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郭国汀编译[1]
   

   南郭点评:苏联布尔什维克是全世界共产党暴政的始作俑者。列宁的残暴,残忍,无法无天从他的众多命令、信件中暴露无遗;列宁并非出于人道主义或同情工农大众的穷困潦倒而投身革命,而是由于他的长兄亚历山大参与暗杀亚历山大三世沙皇,被当作恐怖分子处死,列宁的姐姐同时也因该阴谋而入狱;加之列宁本人因违纪被大学开除,因而列宁是因仇恨沙皇专制而投身革命的。在苏共夺权后一个月列宁即亲自下令谋杀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包括年仅15岁的王子和三个美丽的公主。斯大林则是个残暴致极,毫无人性的家伙。他实质上是个病态狂,自大狂和精神分裂症重症患者。马列斯建立起的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政权,实质上是一小撮共产党人打着工农民旗号,实则以人民为敌的极权专制暴政;共产党迫害全社会所有的阶级,包括其标榜为其代表的工人阶级和同盟者的农民阶级;迫害其革命同盟无政府主义者,迫害共产党异议派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迫害社会精英专家学者教授及各行业知识分子;迫害宗教界人士;共产党成立伊始便奉行秘密警察特务恐怖统治术,采用全面恐怖普遍迫害欺诈等手段,对全民实行极权恐怖统治;强制集体化,故意饿死数百万人,滥定恶法,践踏法律正义,随心所欲反复清洗消灭数千万真实或想象的敌人。一部苏联共产党史就是一部暴力恐怖谎言杀人史,世界各共产党国家的所有罪恶几乎皆能从苏共暴政中找到原创。每位迄今仍对中共暴政心存幻想的国人,应当早日觉醒并做点什么才不至于白活人生。让我们大家一起来,为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建设一个真正自由、人权、法治、宪政的民主联邦共和新中国贡献一份力量。
   
   2010年3月14日第21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秘密警察特务恐怖统治
   
   1917年12月6日,根据列宁之选任一位无产阶级雅格滨的指示,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一致选举德泽尔津斯基(Dzerzhinsky)为首任苏联秘密警察(Cheka即契卡[2])头子。契卡的权力巨大,往往无法无天。(58)托洛斯基(Leon Trotsky)于1917年12月14日指出:“不到一个月内,这种恐怖将发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国大革命那样。不仅监狱,而且断头台皆将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归缩。”(59)几周后,列宁在一个工人聚会上演说,再次号召实行恐怖,并将恐怖解释为革命阶级的正义。“只要我们未能让投机商接受他们应得的待遇,子弹射入他们脑袋,我们将不能获得任何东西。”59
   
   1919年6月由白军领袖邓尼金将军(Anton Denikin)设立的布尔什维克罪行调查委员会,查明1918年1月在塔甘洛格(Taganrog),西维尔的军队(Siver’s)将50名(Tunkers )白军军官手脚捆绑后,投入沸腾的锅炉中;在爱夫帕托里亚(Evpatoria)数百名军官和资产阶级被捆绑后抛入大海。类似的暴行普遍发生于布尔什维克党占领的绝大多数城市,相类的暴行在1918年4月-5月间在哥萨克大城市发生。邓尼金的调查委员会纪录显示:许多尸体手脚被砍掉,骨折,头颅被砍下,阴部被摘除。(61)直至1918年8月至9月,契卡指令的大屠杀才有所闻,它不仅针对武装反抗,而且针对平民敌人。1918年3月,在雅尔塔(Yalta)240名平民被屠杀,其中70人是政治活动家,律师,记者,教师,还有160人是官员。60
   
   消灭“人民敌人”乃是政治和社会革命扩张的逻辑结果。1917年12月28日,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号召各苏维埃建立自已的契卡,结果这种权力不受任何限制的特务机构遍地开花。1917年12月,契卡人数不到100人,但仅6个月便剧增到12000人。61
   
   1918年3月10日,苏联政府从彼得堡迁至莫斯科。3月份契卡总部仅600人,至7月便增加至2000人,还不包括其直接管辖的特种部队。同时,人民内务部有400人。1918年4月11日-12日,契卡展开首次行动,1000名特种兵突然袭击约2000名无政府主义者,激战数小时后520人被捕,25人被立即枪决。64
   
   1918年6月8日-11日,德泽尔津斯基召开全国契卡代表大会,当时全国已有12000名秘密警察,到1918年底增至40000人,而到1921年又增至280000人。会后两天即恢复了二月革命已废除的死刑。1917年11月8日,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本来已废除死刑。列宁怒斥道:“这是一个严重软弱的错误,一个太平的幻想!”但在实践中契卡一直在法外执行死刑。第一个革命法庭判决的死刑案是1918年6月21日(A.Shahastnyi)案,他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
   
   1919年春,德泽尔津斯基被授权组建契卡专门控制军队的特种部队;3月16日德泽尔津斯基被任命为人民内务部委员;所有的军事机构,部队及其军分区全部受契卡控制;1921年一支拥有20万人的特种部队专门负责镇压农民起义,工人暴动,红军哗变。该共和国党卫军成为一支控制和镇压的可怕力量。79
   
   1921年契卡雇用了105000名市民,180000各种人员,包括边界守卫,铁路警察,集中营官员;1925年缩减至26000市民,63000人组成的特种部队及30000名线人。
   
   2.野蛮暴政
   
   1918年1月17日是布尔什维克党专制的一个重要分水岭。1917年11月12日选举产生的宪政议会,布党仅获得707张选票中的175票;因而列宁下令武装取缔议会。而这一任意行为似乎未引起全国任何特别反应。少量示威者很快被军队镇压,造成20人丧生。此时布党的最大威胁来自工人,因经济破产,粮食涨价引发抢粮事件,导致不满情绪漫延。列宁下令所有农民必须交出多余的粮食以换取收据,凡是抗拒不交粮者,就地枪决。(63)特赛乌鲁帕(Tsyurupa)接到列宁的命令后,他认为若执行该命令将会造成大屠杀故放弃未执行。
   
   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无疑比布尔什维克取得了政治上的成功,故选举时大败布尔什维克。1918年3月16日和6月11日,布尔什维克颁布了两项引发内战的指令;前者组建一支征粮军(开始时为12000人,后增至24000人),主要由失业工人组成,予以高工资和分成抢来的粮食;后者由农村中的贫农组成,他们仅分享分成。66
   
   1918年5月6日,205家反对派社会主义报纸被关闭,所有非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组织被取缔;绝大多数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组织被暴力袭击,并在军队和契卡指挥下,逮捕反对派领导人。67
   
   1918年6月14日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在全国各地组织工人罢工示威,在科勒皮诺(Kolpino)契卡下令开枪镇压,10名工人当场被打死;同日,在贝维佐夫斯基(Bevezovsky)工厂,15名工人被红军枪杀;5-6月在苏联许多城市和工人罢工,皆被血腥镇压。(68)
   
   1918年6月20日伏洛达尔斯基(Volodarsky),彼得堡布尔什维克党书记被一名社会主义革命党军人暗杀,布党立即报复逮捕了800余名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工人则举行总罢工抗议。列宁给季诺维也夫的信中称:“我们正在号召群众恐怖,鼓励和利用群众恐怖对付反革命的热情至关重要。”70
   
   3.红色恐怖
   
   1918年厦,苏联暴发了140起大的暴动起议。大多与抗拒抢粮和抗议限制贸易有关。1918年8月6日,列宁在给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Nizhni Novgorod)的电报中说:“你们首先必须成立一个独裁的由特洛伊卡[3],引入群众恐怖,射杀或驱逐出境几百那些引起所有士兵酗酒的妓女,所有前政府官员等;抓住时机,你们必须决绝地行动,采取大规模报复,立即枪决任何被抓住的持枪者,将孟什维克和其他可疑分子驱逐出境。”次日,列宁在给诺夫哥洛德(Nizhni Novgorod)苏维埃中央执委会的一份电报中对屠杀富农作了类似的指令。72
   
   依契卡纪录,唯有三起起义是由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组织发动的;其余绝大多数农民暴动起义,均是由于抢粮政策引发的自发行动。但均被红军或契卡暴力镇压。唯有雅洛斯拉夫勒(Yaroslavl)一地在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下坚持了数周。失守后1918年7月24日至28日五天内,德泽尔津斯基派了一个特别调查组前往处置,立即枪决了428人。73
   
   在苏共官方正式启动1918年9月3日开始的红色恐怖之前的8月间,列宁和德泽尔津斯基向各地苏维埃发出大量电报命令。1918年8月8日,列宁给粮食部长(Tsyurupa)下令抓25个富裕居民做人质,放人以完成当地征粮任务为条件。1918年8月9日,列宁电报朋渣(Penza)中央执委会设立苏联第一个集中营,并将“富农,牧师,白军军官和其他可疑人士”关入集中营。首先被逮捕关押的是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等反对党领导人。(73)1918年8月30日发生了两起暗杀事件。一是针对彼得堡契卡之尤里特斯基(Uritsky),二是针对列宁。芳妮(Fanny Kaplian)是个军事社会主义者,倾向于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的理念。她立即被捕,三天后未经审判即被枪决。随后苏共另枪决了500名人质作为报复。1918年9月3日,人民内务部佩特罗夫斯基(Petrovsky)发布公告:开始红色恐怖。
   
   1917年8月孟什维克领导人阿布拉莫维奇(Rafael Abramovich)与德泽尔津斯基有一段关于宪政的对话:德氏说:“我们将通过暴力将特定的阶级全部消灭。”季诺维也夫于1918年9月日宣称:“处置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制造社会主义恐怖,我们将训练九千万俄国人占在我们一边,对另外一千万人我们无话可说,而是消灭他们。”76
   
   1918年9月5日,布党政府将红色恐怖合法化,此前各地已有500名人质被处决;9月仅彼得堡一地即有800人被屠杀;实际数字远远高于此。一位目击证人说:以最保守估计至少有1300人被处决。在科洛尼斯塔特(Kronstadt)布党对数百名被处死者未作统计,仅一夜之间至少400人被杀。真理报报导仅29名人质,包括两名前部长被处决,但目击证人证明仅在莫斯科9月3日即有数百人质被处决。76
   
   契卡在红色恐怖期间,公开发行过六周周报,披露了恐怖暴行,后因该报导遭报布党领导人谴责而停刊.具体处决数字永远也无法弄清。契卡主要领导人之一拉特西斯(Latsis)证实:1918年下半年,共处决4500人;1918年10月底孟什维克领导人马尔托夫(Yuri Martov)估算受害者超过10000人。(78)红色恐怖标志着布尔什维克从此将任何真实或潜在的反对派当做内战行为中的敌人,执行其自已的法律,即无法无天。除了德泽尔津斯基之外,契卡在布党的主要成员有雅科夫(Yakov),斯维得洛夫(Sverdlov),斯大林,托洛斯基及列宁。列宁说“一个好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契卡分子”。79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