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藏人主张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大纪元首页 > 评论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一位祈祷者走在布达拉宫前。中共的高压政策如铁炼一样锁住藏人的希望。(法新社)
   

   
   马淋: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作者﹕马淋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3月11日讯】今天,3月10日是西藏人民于1959年在西藏首府拉萨,中共暴政大规模镇压西藏民众,也就是西藏事件五十一周年,以及2008年3月西藏等地发生非暴力抗争两周年纪念日。
   这让我记起当年,刚刚移民到海外时,一位我家庭的西人朋友送来一本书,名字是《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那时,刚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拿着这本既是繁体字又是竖版的两百多页的书,看着封面上那张注有“一九八九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达赖喇嘛的照片,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翻翻它,草草看过,其内容似乎也看不太懂。这样一放就是十几年。其实里面详细记述了五九年西藏事件的真相。
   
   一次在悉尼大纪元主办的九评研讨会上,藏人朋友们也来参加,一位藏人的发言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他说,中共给我们建铁路、架桥、盖机场,说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状况,可是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当时,我愕然,中共虽然邪恶,但是建铁路等这些事对于西藏地区还是需要的。此后在与藏人更深层的接触中,才了解到,藏人世世代代在这雪域高原生活,他们的根就在这大自然当中,他们尊重,维护自然更胜过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一位藏人朋友曾告诉我在翻越喜马拉雅山,逃离西藏时,他突然感受到他们平时吃的糌粑有很强的能量,吃一点点就不饿。他感叹藏人一直遵循着上天给他们安排的和恩赐的一切来生活,但终于被打乱了。
   
   随后,在改编《金色的圣山》这部小说为电影剧本时,我接触了更多的流亡海外的藏人,倾听着他们的故事,并随着叙述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而藏人他们并不觉得什么,反而被我的眼泪而感动。他们已经习惯漂泊,习惯忍耐,而他们的内心依然纯朴善良。
   
   此时,我又拿起了那本《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我忽然感知到,单单从民族的角度来看,这位西藏民族的领袖人物在五十多年的艰难困顿中,一力承担起了民族苦难的重担。
   
   今天更多的西藏人是生活在寺院以外,想起在采访中众多藏人的故事,暴露了西藏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摧毁的一切,更让人感受到藏人的坚韧,以及藏人们逃离中共魔爪的决心。
   
   一位前印度之声的藏人记者,十几年前翻过喜马拉雅山,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后加盟记者的行列。她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告诉我,在西藏高中毕业前,所学的都是汉文,她只会说藏语,不会写藏文。高中毕业后,一股无形的力量促使她极力说服父母要到寺院削发为尼,家里拗不过她,就同意她在一座离拉萨较偏僻山上的尼姑庵跟随一位老上师学佛。这时她才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藏文。刚到寺院里,需要他的父母给她盖一处住房,还需要定期往山上给她送食物。因为寺院没有经济能力给这些尼姑提供住处和食物。
   
   她说,即使是这样偏僻的地方,中共的所谓干部组每天要到她们的尼姑庵组织学习。她们几个年轻的尼姑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跑到拉萨街头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喊西藏独立。刚喊两句就被公安抓了,判了三年劳教。出来后,她和其他藏人翻越雪山来到了印度……。
   
   一位藏汉双语诗人,高级研究员,在青海时,大学毕业后,在教育部门工作。1993年5月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以西藏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关押四年多获释。他在狱中着有藏文诗集《诗囚集》共103首狱中诗。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兼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特邀“藏中边界”研究员。他在逃离西藏的前夕以安乐业为笔名写了这样一首诗。
   
   魔幻的高原
   
   安乐业
   
   每一次刮风的时候
   云在起舞,夹着雪片,带着雨滴
   惊醒的野牛冲向天际
   那 里如水晶的天堂
   似梦似水似初春的宣言
   
   每一次敞开胸襟的时候
   花在落泪,吐着芬芳,背着露珠
   翱翔的雁群盘旋于山峦
   一 切如回归的奔波
   似显似暗似黎明的笑容
   
   每一次仰望高空的时候
   心在跳动,迎着遐想,牵着思索
   闪烁的繁星流向银河
   沉 默如无边的再现
   似牛郎似织女似远征者的渴求
   
   1998年11月27日,于日喀则
   
   另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五岁的女儿以坚韧的毅力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女儿现在已经上中学了,她说,当时都是妈妈和舅舅轮番的背着她,翻过了一座座雪山。每一批逃离的藏人中都有一些人永远的埋在了雪山中。在与这位母亲攀谈中,得知她是一位业余歌手,朋友们极力的鼓掌让她唱一首,她那柔曼,高旋的歌声,缓缓地刺破了时空,在天际中倾诉着,告诉着人们,每一位逃到海外的藏人首先都要经受翻越重重雪山的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