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藏人主张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大纪元首页 > 评论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一位祈祷者走在布达拉宫前。中共的高压政策如铁炼一样锁住藏人的希望。(法新社)
   

   
   马淋: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作者﹕马淋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3月11日讯】今天,3月10日是西藏人民于1959年在西藏首府拉萨,中共暴政大规模镇压西藏民众,也就是西藏事件五十一周年,以及2008年3月西藏等地发生非暴力抗争两周年纪念日。
   这让我记起当年,刚刚移民到海外时,一位我家庭的西人朋友送来一本书,名字是《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那时,刚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拿着这本既是繁体字又是竖版的两百多页的书,看着封面上那张注有“一九八九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达赖喇嘛的照片,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翻翻它,草草看过,其内容似乎也看不太懂。这样一放就是十几年。其实里面详细记述了五九年西藏事件的真相。
   
   一次在悉尼大纪元主办的九评研讨会上,藏人朋友们也来参加,一位藏人的发言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他说,中共给我们建铁路、架桥、盖机场,说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状况,可是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当时,我愕然,中共虽然邪恶,但是建铁路等这些事对于西藏地区还是需要的。此后在与藏人更深层的接触中,才了解到,藏人世世代代在这雪域高原生活,他们的根就在这大自然当中,他们尊重,维护自然更胜过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一位藏人朋友曾告诉我在翻越喜马拉雅山,逃离西藏时,他突然感受到他们平时吃的糌粑有很强的能量,吃一点点就不饿。他感叹藏人一直遵循着上天给他们安排的和恩赐的一切来生活,但终于被打乱了。
   
   随后,在改编《金色的圣山》这部小说为电影剧本时,我接触了更多的流亡海外的藏人,倾听着他们的故事,并随着叙述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而藏人他们并不觉得什么,反而被我的眼泪而感动。他们已经习惯漂泊,习惯忍耐,而他们的内心依然纯朴善良。
   
   此时,我又拿起了那本《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我忽然感知到,单单从民族的角度来看,这位西藏民族的领袖人物在五十多年的艰难困顿中,一力承担起了民族苦难的重担。
   
   今天更多的西藏人是生活在寺院以外,想起在采访中众多藏人的故事,暴露了西藏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摧毁的一切,更让人感受到藏人的坚韧,以及藏人们逃离中共魔爪的决心。
   
   一位前印度之声的藏人记者,十几年前翻过喜马拉雅山,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后加盟记者的行列。她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告诉我,在西藏高中毕业前,所学的都是汉文,她只会说藏语,不会写藏文。高中毕业后,一股无形的力量促使她极力说服父母要到寺院削发为尼,家里拗不过她,就同意她在一座离拉萨较偏僻山上的尼姑庵跟随一位老上师学佛。这时她才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藏文。刚到寺院里,需要他的父母给她盖一处住房,还需要定期往山上给她送食物。因为寺院没有经济能力给这些尼姑提供住处和食物。
   
   她说,即使是这样偏僻的地方,中共的所谓干部组每天要到她们的尼姑庵组织学习。她们几个年轻的尼姑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跑到拉萨街头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喊西藏独立。刚喊两句就被公安抓了,判了三年劳教。出来后,她和其他藏人翻越雪山来到了印度……。
   
   一位藏汉双语诗人,高级研究员,在青海时,大学毕业后,在教育部门工作。1993年5月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以西藏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关押四年多获释。他在狱中着有藏文诗集《诗囚集》共103首狱中诗。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兼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特邀“藏中边界”研究员。他在逃离西藏的前夕以安乐业为笔名写了这样一首诗。
   
   魔幻的高原
   
   安乐业
   
   每一次刮风的时候
   云在起舞,夹着雪片,带着雨滴
   惊醒的野牛冲向天际
   那 里如水晶的天堂
   似梦似水似初春的宣言
   
   每一次敞开胸襟的时候
   花在落泪,吐着芬芳,背着露珠
   翱翔的雁群盘旋于山峦
   一 切如回归的奔波
   似显似暗似黎明的笑容
   
   每一次仰望高空的时候
   心在跳动,迎着遐想,牵着思索
   闪烁的繁星流向银河
   沉 默如无边的再现
   似牛郎似织女似远征者的渴求
   
   1998年11月27日,于日喀则
   
   另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五岁的女儿以坚韧的毅力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女儿现在已经上中学了,她说,当时都是妈妈和舅舅轮番的背着她,翻过了一座座雪山。每一批逃离的藏人中都有一些人永远的埋在了雪山中。在与这位母亲攀谈中,得知她是一位业余歌手,朋友们极力的鼓掌让她唱一首,她那柔曼,高旋的歌声,缓缓地刺破了时空,在天际中倾诉着,告诉着人们,每一位逃到海外的藏人首先都要经受翻越重重雪山的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