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藏人主张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大纪元首页 > 评论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一位祈祷者走在布达拉宫前。中共的高压政策如铁炼一样锁住藏人的希望。(法新社)
   

   
   马淋: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作者﹕马淋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3月11日讯】今天,3月10日是西藏人民于1959年在西藏首府拉萨,中共暴政大规模镇压西藏民众,也就是西藏事件五十一周年,以及2008年3月西藏等地发生非暴力抗争两周年纪念日。
   这让我记起当年,刚刚移民到海外时,一位我家庭的西人朋友送来一本书,名字是《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那时,刚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拿着这本既是繁体字又是竖版的两百多页的书,看着封面上那张注有“一九八九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达赖喇嘛的照片,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翻翻它,草草看过,其内容似乎也看不太懂。这样一放就是十几年。其实里面详细记述了五九年西藏事件的真相。
   
   一次在悉尼大纪元主办的九评研讨会上,藏人朋友们也来参加,一位藏人的发言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他说,中共给我们建铁路、架桥、盖机场,说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状况,可是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当时,我愕然,中共虽然邪恶,但是建铁路等这些事对于西藏地区还是需要的。此后在与藏人更深层的接触中,才了解到,藏人世世代代在这雪域高原生活,他们的根就在这大自然当中,他们尊重,维护自然更胜过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一位藏人朋友曾告诉我在翻越喜马拉雅山,逃离西藏时,他突然感受到他们平时吃的糌粑有很强的能量,吃一点点就不饿。他感叹藏人一直遵循着上天给他们安排的和恩赐的一切来生活,但终于被打乱了。
   
   随后,在改编《金色的圣山》这部小说为电影剧本时,我接触了更多的流亡海外的藏人,倾听着他们的故事,并随着叙述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而藏人他们并不觉得什么,反而被我的眼泪而感动。他们已经习惯漂泊,习惯忍耐,而他们的内心依然纯朴善良。
   
   此时,我又拿起了那本《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我忽然感知到,单单从民族的角度来看,这位西藏民族的领袖人物在五十多年的艰难困顿中,一力承担起了民族苦难的重担。
   
   今天更多的西藏人是生活在寺院以外,想起在采访中众多藏人的故事,暴露了西藏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摧毁的一切,更让人感受到藏人的坚韧,以及藏人们逃离中共魔爪的决心。
   
   一位前印度之声的藏人记者,十几年前翻过喜马拉雅山,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后加盟记者的行列。她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告诉我,在西藏高中毕业前,所学的都是汉文,她只会说藏语,不会写藏文。高中毕业后,一股无形的力量促使她极力说服父母要到寺院削发为尼,家里拗不过她,就同意她在一座离拉萨较偏僻山上的尼姑庵跟随一位老上师学佛。这时她才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藏文。刚到寺院里,需要他的父母给她盖一处住房,还需要定期往山上给她送食物。因为寺院没有经济能力给这些尼姑提供住处和食物。
   
   她说,即使是这样偏僻的地方,中共的所谓干部组每天要到她们的尼姑庵组织学习。她们几个年轻的尼姑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跑到拉萨街头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喊西藏独立。刚喊两句就被公安抓了,判了三年劳教。出来后,她和其他藏人翻越雪山来到了印度……。
   
   一位藏汉双语诗人,高级研究员,在青海时,大学毕业后,在教育部门工作。1993年5月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以西藏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关押四年多获释。他在狱中着有藏文诗集《诗囚集》共103首狱中诗。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兼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特邀“藏中边界”研究员。他在逃离西藏的前夕以安乐业为笔名写了这样一首诗。
   
   魔幻的高原
   
   安乐业
   
   每一次刮风的时候
   云在起舞,夹着雪片,带着雨滴
   惊醒的野牛冲向天际
   那 里如水晶的天堂
   似梦似水似初春的宣言
   
   每一次敞开胸襟的时候
   花在落泪,吐着芬芳,背着露珠
   翱翔的雁群盘旋于山峦
   一 切如回归的奔波
   似显似暗似黎明的笑容
   
   每一次仰望高空的时候
   心在跳动,迎着遐想,牵着思索
   闪烁的繁星流向银河
   沉 默如无边的再现
   似牛郎似织女似远征者的渴求
   
   1998年11月27日,于日喀则
   
   另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五岁的女儿以坚韧的毅力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女儿现在已经上中学了,她说,当时都是妈妈和舅舅轮番的背着她,翻过了一座座雪山。每一批逃离的藏人中都有一些人永远的埋在了雪山中。在与这位母亲攀谈中,得知她是一位业余歌手,朋友们极力的鼓掌让她唱一首,她那柔曼,高旋的歌声,缓缓地刺破了时空,在天际中倾诉着,告诉着人们,每一位逃到海外的藏人首先都要经受翻越重重雪山的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