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随意网友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随意网友商榷

   《与随意网友商榷》随意网友教导曰:“东海立足儒家,集各家之长,说融会贯通已不为过。若是自修,皈依哪门哪派,不关别人的劳什子。但若致力于传道授业解惑,每言必亮身份制服,就是自断生路了。 既然东海讲的良知/本体/真如“放之四海而皆准,质诸古今而不疑”,乃是普遍真理,何不淡化“儒佛道”形式上的称谓?别搞成内厅大门面小。“为儒家争尊严,就是为人性争尊严;为儒家争权利,就是为民众争权利;为儒家争自由,就是为社会争自由,为儒家争地位,就是为良知争地位”----言窄见量小,如何放之四海?绝大多数佛堂、道观应该都不会让你放;佛道两家网上论坛,也不喜让你进。”

   东海敬答:所言不全面。有时候“亮身份制服”有其必要。

   “道”乃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质诸古今而不疑”普遍真理,但对这一普遍真理的认识,不同的学派宗派是不同的,儒佛道三家也是同中有异。儒家良知、佛家真如、道家太极,所指相同,认证有异,各有特色,并非仅仅“形式上的称谓”不同而已。

   比如这句话:“为儒家争尊严,就是为人性争尊严;为儒家争权利,就是为民众争权利;为儒家争自由,就是为社会争自由,为儒家争地位,就是为良知争地位”

   在这里,儒家这一“身份制服”就少不得。儒佛道三家之中,唯有儒家有资格这么说。把句中儒家换成佛道,它们也不会同意。佛道两家乃出世法,一般而言不问政治。它们对于争民众权利社会自由戓有帮助,毕竟间接,不是主导性力量,缺乏指导性功能。

   随意网友又说:“站得高的,一定理解懂得站得低的;看得远的,一定理解懂得看得近的;悟得深的,一定理解懂得悟得浅的。‘体’上着眼,才能跟谁都是哥们儿,具有跟任何人谈话的‘话语基础’”。

   这话很有道理,只是,这个境界太“高”了,孔孟释老未必“做的到”。仁者理解低的、近的、浅的,具有跟任何人谈话的话语基础,固然,却不一定“跟任何人谈话”,也不会苟同“低的、近的、浅的”的东西,更不可能“跟谁都是哥们儿”。否则孔孟就没有“我欲无言”和“不屑教诲”的无奈,释尊也没有“置答”、“默摒”的必要了。2010-3-6东海老人

   《略复随意网友》老子“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说得很好,其实做不到。盖道家主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而民不争”,在社会政治层面如何能够“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其实老子“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这些话讲的是个人修养,也局限于个人修养。由于对道体的认知不够透彻,个人修养也很难达到圆满的境界。我说过:

   道家的政治思想太过理想化,不尊重历史现实,要么适用于原始社会,要么适用于太平世,唯不适用于据乱世及升平世。庄子“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而民不争”之类言论,作为事实陈述不无道理,用以批儒,放在一定的历史环境中,极不当机。大道不行,为应对盗贼纷起、天下无道的社会现实,必须要有基于仁义道德的社会行为规范和制度创新。

   太平世人人有士君子之行,没有大盗了,群龙无首,也无所谓圣人不圣人,当然圣人和大盗之名都可以不立了。但在据乱世和升平世,人性堕落,盗贼难免,道德教化和制度建设缺一不可,此时以“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之言反儒就错之极矣。难道没有圣人,难道把圣贤、把道德之士杀掉,大盗就止了么?难怪荀子斥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

   庄子又说“相濡以沫,未若相忘于江湖”。相忘于江湖固然好,但当鱼儿已脱离江湖,或江湖已变成一片沙滩时,相濡以沫是次优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倘不相濡以沫,只有焦渴而死。(《本体四论》)

   道家于汉初纠暴秦的政繁治苛,及刃一试,不无效果(其实汉初政治还是融合戓吸取了儒法两家的,并非纯道家),此后在政治层面再无表现(当然,道家个人参与政治则有之)。

   佛教“同体之慈”与儒家“亲亲仁民爱物”相通,故两家都热衷于救世度人。但方式方法方向都不同。与道家类似,佛教对政治、社会及制度建设同样缺乏必要的重视,对于人类欲望以及外物的认识也都有偏颇。

   儒佛道三家各有所长,儒家包融彼岸但立足于此岸,故名世间法,佛道并非完全不关注现实和世间,毕竟以“出世间”为重心(佛“入世”,是为了“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把众生救度出三界),故名出世法。否定了这种区别,释尊与老子都不会同意的。

   我说仁者不一定“跟任何人谈话”,更不可能“跟谁都是哥们儿”。这是事实判断,倒不是给自己找藉口。释尊对某些人“置答”和“默摒”,正是如法、“依法”的表现,儒家“誉尧而非桀”,更是正常之至,原则问题,不可不辨。如果孔子跟阳虎们“都是哥们儿”,如果释尊一直跟提婆达多们“都是哥们儿”,那反而有问题了,那反而有问题了。

   “何时穿制服,何时亮制服,何时脱制服?方便善巧,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这句话说得好。领教。东海一向原则有余,一味“泰山岩岩”戓“棒喝狮吼”,通达不足,方便善巧不足,这是值得我反省的。2010-3-7东海老人

   附随意网友帖:在下潜水经年,跟读枭文而得益匪浅。教导不敢,东海兄言重了。交流切磋,互通有无,唯愿共同提高。 “佛道两家乃出世法”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第一胜义不可言说,于是在第二峰顶,就有了“一个真理,不同表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是己持之道不够广大深厚高远的之故。佛教有“同体之慈,无缘之悲” ---- 岂止是哥们儿呢!老子《道德经》:“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水,具有滋养万物生命的德性。一个人要想存于世间,安然处顺,应该效法自然之道,做到如水一样至柔之中的至刚至净、能容能大的胸襟和器度;又持平正衡,调剂融和,具有善于容纳百川的深沉渊博;把握机会,及时而动,做到同水一样随着动荡的趋势而动荡,跟着静止的状况而安详澄止。 “水唯能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及天。”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外忘此身而不顾自己,其实是自己身存天下的最好安排。禅宗六祖惠能因听闻“无所住而生其心”而悟道。就出世入世他说:“法之在世间,于世出世间,勿离世间上,外求出世间。”这当然主要是针对只求出世的人。而对那些没出世就急着入世的人,须要知道的是:没有“缘起性空”的思想,无出尘之旷达,怎能做到跳出来冷静全面地看问题,笑对人生,有所作为?陷世太深,必定沾染世俗习气,当局者迷,胶着在繁琐的生活末节个人利益之中,不可能做到: 把世事、琐事看淡,不恋栈不贪求不被物役,更不用说去实践“仁义礼智信”了。又若出世不彻底,分别心太重,出得拖泥带水,拖多少泥带多少水,入世就会有多少痛苦与障碍。超然高远的心境和投入社会的行为,在一个真正悟道者身上,能得到和谐的统一。与尘同光、不但独善其身,亦能兼济天下 ―――“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立足于高山之巅,所见始广,觉悟人生而能“心出世”;潜行于深海之底,所行始切,奉献人生而能“身入世”。道体是在形而上的自然,道用却是在万事万物。 “没有先圣做到过”,好个借口!不像东海兄的言谈了。应是“依法不依人”吧?何时穿制服,何时亮制服,何时脱制服?方便善巧,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 ----随意随意啰!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3/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