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据报道,新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何亚非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表示,儒家思想同人权标准同等重要,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而是一种相互补充和相互促进的关系。据说,这是中国官员首次在国际场合公开表达类似观点。

   这个表态,同时肯定了人权标准和儒家思想的重要性,值得“肯定”,我们应该表示欢迎。不过我也要依理如实地指出,将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同等”起来,对儒家的认知仍然是肤浅的,仅从政治的、制度、“外用”的层面理解儒家,没有分清体用关系,不知根本,不识“大体”。

   如果说人权是普世价值的话,维护人权、尊重人格、特别关注人格建设的儒家仁本主义,无疑具有更高的普世性和普适性,可以涵盖、主导人权价值。注意,在民主制“出现”之前,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历代儒化的政权在尊重人格、维护民权的方面做得都算是好的。古代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人权、人格标准,我们不能以此苛求古人。

   人权标准作为一种现代性的制度规范,属于“礼”的范畴。礼以义为质、以仁为本,故其精神具有普遍性,而标准则有一定的可变性,古今标准不可能完全一致,把古代标准放在今天,当然落后,以现代标准要求古代,未免苛刻。

   可以说,人权标准仅是“仁”这一根本原则在政治层面的现代性表现,堪称现代仁政的主要标准。现代西方的人权标准体现了高度的政治文明,无意中默契了儒家外王学的精髓。

   从清朝中后期开始,“华夷”已经颠倒,在政治上,西方越来越趋于文明,趋于华,中国却越来越退向野蛮,变成夷,这真是:中华非华,西夷非夷,中华变夷,西夷变华。

   尊儒,将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同等”起来,可以视为中国重新回归“中华”的一种努力,只可惜目前这一努力太也“有限”,犹豫不决,进一退三,原因在于缺乏文化、道德力量的支持,儒家被工具化了,说是尊儒,实为利用---即使利用也是最肤浅、最恶劣、最“不经心”的利用,比古代儒化的王朝差老鼻子远了。

   真正的儒家,对仁义原则、良知本性,信解行证,缺一不可。就是尊儒,首先也必须建立在一定的了解和理解的基础上。现政府各级领导中没有一个真正的儒者,连略微儒化的领导也十分希有,大多数人身上根本没有儒味,也根本不了解儒家,不知道儒家好在那里。怎么可能真正尊儒呢。

   别说上达“大体”,便是儒家“下学”层面的“用”,纵有了解,也极肤浅,便是能发“儒家思想同人权标准同等重要”之类肤浅之言的官员也万中无一。所以话说回来,知道“儒家思想同人权标准同等重要”并说出来,在现体制内,算是很难得的有识之士了,比那些将两者对立起来的学者,更是高明十万倍。2010-3-20东海老人

(2010/03/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