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谢谢刘东超先生的答复和批评,憾多不中的,不一一点明了,只说刘东超先生下面这句话吧:

   “如按东海先生的逻辑和办法,将他自己确定为“贼”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比如,他一方面激烈批评别人的“不容”和“攻伐”,另一方面又大力提倡“不容”和“攻伐”,并自评为“不容”见君子,这不是将他批评的“贼”揽上自身、据为自有吗?”

   东海说的很清楚了:“必须说明“不容一丝碰撞”是怎样“不容”法。对于“批评或意见分歧”,是坚持儒家义理予以反批评,还是采取其它非正常渠道、方式和手段施加压力,甚至压制、侵犯对方的言论权。后一种“不容”,不仅狭隘,而且违背了基本的文明规则,某种意义上也是违宪的。”(《“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刘先生如果真的“赞赏民主原则”,就应该能够理解东海对“后一种‘不容’”的反对,就应该能够赞赏东海对异端外道“坚持儒家义理予以反批评”的“不容”。不论是否真的“赞赏民主原则”,刘先生堂堂教授,应该不会分不清两种“不容”的性质,何必一再混淆起来呢。

   思想是可以“并行而不悖”的,在文明社会,异端外道也应该享有言论自由,这也是儒家王道政治之题中应有之义,致力追求和尽力维护言论自由,更是东海的一贯宗旨。所以,如果说东海“将儒学设置为‘不容碰撞’的意识形态”,那么,我用来对付异议和异端的唯一武器是“道理”而不是别的。

   任何人都有对我进行“理论攻伐”的自由。我不仅不反对,而且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攻伐”者,那可以更好地“衬托”儒家义理和东海思想的真理性。我怕的是“攻伐”者太老弱病残,东拉西扯乱放空炮,逼我“失礼”-----一一回击毫无意义,时间精力亦顾不过来,只好失礼。

   思想争鸣的时候,能做到温良恭谦让当然可敬,但是,我认为,如果态度上不够温良恭谦让,只要不超逾言论的范畴,只要遵循“理论问题理论解决”的原则, 就无妨,至少仍然值得我尊敬。言论的“气势”不论大到什么程度,都好过“采取其它非正常渠道、方式和手段施加压力,甚至压制、侵犯对方的言论权”的行为。至于思想、理论方面的气势,更是越大越好,越大越值得我尊重。不知刘先生以为然否?

   刘教授这个自许的“剔头挑子”真有本事“剔”动枭张天下的东海之头,岂但“耸动江湖”,天下后世敢不望风拜服者几希,正苦于马瘦旗破的“庙堂”食肉(鹿肉)群雄,也势必对刘教授刮目相看了,呵呵。至于刘教授言辞是温柔还是激烈,谁还会计较呢。只是东海思想,根于孔孟,融摄释老,兼汲西方精华,拔一毫毛比拔泰山更难也。便孔孟释老重来,只怕也要望木鸟之头而兴叹也。

   刘先生对学界尤其是儒学界“五子”现象的批评,令我心有戚戚焉。只是何为“五子”,如何区分和“定义”,往往会因“眼光”不同而异。如果事实依据不足或根本没有,意气用事,难免误判。关于刘先生所“批评的三位学者的表现”具体是不是“五子现象中的典型者”,兹不予论,只想好友提醒一下:

   当心误将道德自尊与文化自信看成架子、误将“学业有专攻”谈话有重心看成矮子、误将坚持真理不动摇看成鸭子、误将热心于社会活动和公益事业看成花子、误将同道之间切切偲偲看成门子。否则,既“冤枉”他人又有伤自己的“知人之明”也。当然,这是每个人包括东海都要当心的,让我们共勉。东海老人2010-3-17匆匆

   附刘东超:论“五子”儒学_兼答东海先生论“五子”儒学——兼答东海先生一在当前网上和报刊上的儒学讨论中,存在所谓“五子”儒学。即架子、矮子、鸭子、花子、门子也。所谓架子者,就是仅是把儒学作为自己摆谱的工具,仅仅是热衷于搞点仪式、拿个样子之类。其本腹内空空,兴趣不过是儒服儒仪而已。所谓矮子者,就是心量浅短、目光如豆,只知世上有儒学(还只是他井窥到的所谓儒学),其他一概不知。所谓鸭子者,就是肉烂嘴不烂,明明错了,就是在那里硬挺着不承认,或者干脆默不作声。也有只在嘴上硬说自己才是真正的儒学或儒家,其他一概是假冒伪劣,却在行动上没有多少儒行者。所谓花子者,就是借儒学之名四处找好处、寻利益,甚至直接向人伸手要钱。所谓门子者,就是拉帮结派,党同伐异,形成各种门阀或山头。在当前儒学思潮中,这只是五种比较典型的现象,另外还有其他有趣的荒唐表现。拙文《警惕儒学成为“不容碰撞”的意识形态》仅是就五子儒学中部分现象提出一点分析。既不全面,可能也不一定准确。而且,我批评的三位学者的表现并不是五子“现象”中的典型者。我只不过借他们尚可以讨论的一些言论(当然还有许多无法讨论的言论)想展开议论而已。有必要说明的,这“五子”现象并非仅在当代儒学复兴思潮中存在,其他学派中也能看到许多类似现象。只不过我自己的兴趣目前只关心儒学的变迁,故所言也只是针对儒学而已。二东海先生对拙文提出商榷,非常感谢。兹仅做几点简复。1、东海先生将“贼喊捉贼”的评语加于拙文,我之所感想必读者和东海先生都明白。在此我只在逻辑的层面谈几句,“贼”字所表述当然是东海先生所激烈否定的,这也就是我文中提到的“言辞相当过激甚至无理”、“非理性情绪”、“‘不容一丝碰撞’的意识形态” 之类。请问东海先生,在当代复兴儒学的思潮中有没有这些现象?如果没有,那是我的妄言。如果有,那就说明我所言确凿。如我视野所及,不仅还相当多。是不是有人在把儒学建构成为意识形态?是不是有所谓儒家“不容一丝碰撞”?因此,东海先生所言之贼在儒学中的确存在。或者说,我的批评是确有所指的。也就是我在“捉贼”,这是我和东海先生都肯定和赞同的。还有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贼”?东海先生将我的工作单位引出,暗示我属于马克思主义,属于意识形态。对此以前我曾说过,别人如何认定是别人的事,我管不了。至于我自己,只是一个就学理问题谈自己真实想法的论者而已。坦率地说,如按东海先生的逻辑和办法,将他自己确定为“贼”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比如,他一方面激烈批评别人的“不容”和“攻伐”,另一方面又大力提倡“不容”和“攻伐”,并自评为“不容”见君子,这不是将他批评的“贼”揽上自身、据为自有吗?2、至于东海先生所谈采取“非正常渠道、方式和手段施加压力,甚至压制、侵犯对方的言论权”,“违背了基本的文明规则,某种意义上也是违宪的”。我当然知道所指何事。我的判断如下:第一,我确实听到有关事例;第二,从总体上看大有改观,历史的确在前进;第三,有些问题涉及具体政治层面,我不愿置喙。第四,毫无疑问,我赞赏民主原则。3、实事求是地说,东海先生的文章清晰表现出我文题所言:将儒学设置为“不容碰撞”的意识形态。三关于儒学的讨论我参加过一些,有的所谓儒者(东海先生也是一例)表现出的唯我独儒、对人则“拳头相向”的气势不可谓不大,但是这是真正的儒学吗?温良恭谦让去哪里了?仁义礼智信去哪里了?如果连这些基本的儒家素质都没有,您还是儒家吗?很清楚,“儒”字只是一些人的架子、牌子、刀子、门子而已。也可以说,在网上我们能看到一些伪儒、贱“儒”、陋“儒”在横行。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在当代儒学复兴思潮中,真正的儒者太少了。最后想到陆复斋的一句诗:“珍重友朋相切琢,须知至乐在于今。”不管东海先生如何看待,我愿以前贤之意寄于先生。也许这也我成了“一子”——剔头挑子了。一笑。2010-3-17

(2010/03/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