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或以为“以儒为主,佛道为辅”的方案是东海的“发明”。非也非也。儒佛道三家一主二辅的格局是历史地形成的。

   自汉朝以来直到清政府,可以说,儒家一直保持着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地位,儒家经典的地位,相当于现代的宪法。历代王朝的政治形态和制度格局都是儒家的。即使是对道佛二教特别尊崇的王朝,儒家的主导地位也未曾动摇,例如唐宋尊道,武则武尊佛,宋以来的三教融合、三教合一的努力等,都是在儒家经世致用的整体框架之下进行。

   东海的意见,是希望恢复一主二辅的文化政治格局。克己复礼,责有所归也。

   以儒家为主(就像西方“独尊”自由主义一样),并非要剥夺道佛二教及其它学说、宗教、主义的信仰言论自由,恰恰相反,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各家各派的自由。在中国,也只有儒家或儒化的政权,才是人权和自由的最好保障。

   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具有普世价值,仁义礼智信具有更高的普世性和普适性,而且仁义道德可以包容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只有儒家的仁本主义和王道政治,才能兼具这双重的普世性。

   当今中国,连儒化的官员都没几个,儒家官员几乎一个都没有,要儒化政权,大不易,根本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于一时。(至于儒家政权,更属远期目标,至少在百年以外。)我深深知道,以儒家为主统和正统这个方案,要实现殊不容易。但东海身为儒者,不能不尽心而为,不能不尽我为真理说真话、为儒家献自家的责任和义务。即使这辈子看不到儒化的中国,“为国家保留一丝文化元气”也是好的。

   东海大半辈子出入佛道诸家及西方文化,最后终于归本于儒。自从认识到儒家的优秀,光大儒门就成了我我念兹在兹、魂牵梦萦的事,也将是后半辈子最大的愿望和努力的方向。2010-3-8东海老人

   菩萨入世何为? 随意网友指出:“出世再入世,也即由真空转入妙有。正是大乘教的了义经的教义。”

   这话说的不错。随意网友错在想“借”大乘倡导的菩萨入世行为推翻佛教的出世宗旨,错在借此批驳“出世是佛教根本追求和最高理想,佛教把最终归宿安置于涅槃”这一东海定论。东海的论断如理如实,是完全符合佛教教义的。佛教无论大小乘无论何门何派,出世的宗旨是一以贯之的。(这也是佛教作为宗教的特色所在)

   弄清了涅槃这一概念,随意网友的错误就一目了然了。

   佛教大乘小乘各派对涅槃的解释众说纷纭,兹不详论,借论唯识宗的“涅槃观”唯识宗称涅盘有四种,即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与无住处涅槃四种。

   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即指真如。自性清净涅槃其体本一,只是根据断障的程度不同别立另外三名,所以说为四涅槃。《智度论》曰:“涅槃是第一法无上法。是有二种:一有余涅槃,二无余涅槃。爱等诸烦恼断,是名有余涅槃。圣人今世所受五众尽,更不复受,是名无余涅槃。”

   无余涅槃,障惑已尽,不住生死,自度成功。小乘到此,大事已毕。大乘菩萨则不一样,得无余依涅槃后,不住生死但也不住涅槃(无余依涅槃),故称无住处涅槃。

   菩萨慈悲,自度度人。度人,就必须不舍世间,不舍众生,必须在“迷界”活动,不能滞于涅槃之境。大乘佛教之涅槃观即以此为特色。

   随意网友说的不错:菩萨必须“出世”而又“入世”,将“出世”视为“入世”的先决条件看待。“出世再入世,也即由真空转入妙有。正是大乘教的‘了义经’的教义。”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佛教的出世宗旨和立场。菩萨入世,是为了更好地、更多地度人,将人度离世间火宅,为了更圆满地完成出的工作和任务。出世可不仅仅“是一个解脱者所进入的一个心境”,凭“解脱者的心境”也否定不了佛教出世法的根本。

   大乘认为,自度度人是一体的,不能好好度人,自度也不圆满。无住涅槃,乃是度生的需要和方便。这与儒家类似。儒家也认为, 道德必须从“亲亲仁民爱物”中去体现,要借助“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等各种实践活动去圆满。不同的是,大乘必须“出”而后“入”,儒家则强调下学上达、即用见体(即形色而见天性),不仅不许厌离世间,不把世间视为苦海,且于世间根本不作世间相想----世出世间无二无别、彼岸此岸圆合无间。2010-3-8东海老人

   《与随意网友的对话》随意网友:“站得高的,一定理解懂得站得低的;看得远的,一定理解懂得看得近的;悟得深的,一定理解懂得悟得浅的。‘体’上着眼,才能跟谁都是哥们儿,具有跟任何人谈话的‘话语基础’”。

   东海:这话很有道理,只是,这个境界太“高”了,孔孟释老未必“做的到”。仁者理解低的、近的、浅的,具有跟任何人谈话的话语基础,固然,却不一定“跟任何人谈话”,也不会苟同“低的、近的、浅的”的东西,更不可能“跟谁都是哥们儿”。否则孔孟就没有“我欲无言”和“不屑教诲”的无奈,释尊也没有“置答”、“默摒”的必要了。

   随意网友:“没有先圣做到过”,好个借口!不像东海兄的言谈了。

   东海:我说仁者不一定“跟任何人谈话”,更不可能“跟谁都是哥们儿”。这是事实判断,倒不是给自己找藉口。释尊对某些人“置答”和“默摒”,正是如法、“依法”的表现,儒家“誉尧而非桀”,更是正常之至,原则问题,不可不辨。如果孔子跟阳虎们“都是哥们儿”,如果释尊一直跟提婆达多们“都是哥们儿”,那反而有问题了,那反而有问题了。

   随意网友:释尊跟提婆达多是否哥们儿?读完下文,请自己判断。提婆达多是何许人也?释尊最初发心学佛时的老师。他引导释尊,怕其道心退转,所以生生世世来折磨释尊。释尊预言他终将成佛。请看:《大方便佛报恩经》卷第四(略),《妙法莲华经 提婆达多品第十二》(略)

   东海:随意网友跑题了。请摘要复习一下前面的对话再继续。

   如果说释尊跟提婆达多是哥们儿,也是一种特殊的“哥们儿”,一点不影响释尊在世时与提婆达多的“邪说”作斗争并最后视之为不可救药者,将他逐出教团。

   说提婆达多是释尊前世最初发心学佛时的老师,其分裂教团、发表邪说、折磨并企图谋害释尊是为了“引导释尊”,乃是某些佛经的说法,东海不置可否。(这种说法为某些别有用心之徒的作恶犯罪在义理上大开了方便之门。)即使是真的,释尊也没有因此在提婆达多“叛变”后仍“跟提婆达多做哥们儿”,否则释尊对佛法就太不负责任了。前世是前世,今生一是今生,动机是动机,结果是结果,不能完全混同。

   至于释尊预言提婆达多终将成佛,这在佛教一点不奇怪。因为,究极而言,“一阐提”(佛教指善根断绝者)都能成佛。

   “体上着眼,跟谁都是哥们儿”这话本来没错,这正是儒家 “民胞物与”、“天下万物一体之仁”的通俗化表达。随意网友错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没有分清本体与现象的区别。本体与现象不二亦不一。“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不二;而现在,人人各异,物物不同,“亲亲仁民爱物”,不能不有所分别,区别对待。(另外,在现象界,善是善恶是恶,是则是非则非,在大善大恶大是大非面前一点含糊不得。)

   所以,我说“不一定跟任何人谈话,也不会苟同低的、近的、浅的的东西,更不可能跟谁都是哥们儿”,这是完全符合儒家义理之正和人情事理之常的。2010-3-7东海老人

   《儒家的广大能容-----七复随意网友》制度上的宽容与义理上的精严、维护言论自由与坚持基本原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儒者讲理论道,必须析精辩微,不许苟异苟同,同时又必须尊重各种异端外道的自由人权特别是言论权。

   “人人皆可为尧舜”,因为人人本性相同。然而,由于习深障重,能成为尧舜的人毕竟是少数。在大同理想实现之前,人类社会不可能“人人皆有士君子行”,更不可能“人人皆为尧舜”。异端外道纷纷倒是正常现象。

   对于异端外道,儒家主要以思想引导为主,不主张禁止(除非如邪教触犯法律),更不会政治迫害。对于“方士”,不会苟同是自然的,“允许他成方士”也是理所当然的。

   “能容、广大、深厚、周到”本来就是儒家的精神。儒家的宽容度在各宗各派中是最高的,对于各种异端外道都会给予相当的尊重以及实事求是的评价和定位。例如,佛道两家,对于儒家来说,无疑是异端外道,但都被儒家视为辅统。(特殊时期偶尔有所排斥,手段极为温柔,比如某些理学家禁止门生弟子读佛经之类。)

   另外,邪说邪教是异端外道,但异端外道不一定是邪说,更不一定是邪教。是否邪教,要由良法判定。2010-3-10东海老人附随意网友跟帖:“在大范围内讲这个是异端,那个乃外道一定不可能有百花齐放,百鸟争鸣。教化‘人人皆为尧舜’是第一方案(在尧舜预备班可分辩异端邪说),第二方案必须具备:不能成“尧舜”的,你得允许他成“方士”。当然还须有针对不同人群的第三、第四方案等。结论:具能动性统治力的“道”,必须能容、广大、深厚、周到,方能彻上彻下彻里彻外。”(跟于东海《异端论》)

   《向佛教高人请教》佛教有十四无记之说,指十四个无法说明和回答的见解。对这十四个超越经验认知层面的问题,释尊不予回答。释尊“置答”的理由是:

   “汝等莫作如是论议,所以者何?如此论者,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非智,非正觉非正向涅磐。”(《杂阿含》)

   这些理由其实很难成立。因为佛教最擅探讨“形而上”(本体、本性)问题。那十四个问题与心性、与“涅磐”密切相关,对于一定程度的修行者来说,是非常重要、大有“饶益”的。或者说,这些问题不讲透彻,不利于佛教信仰的广泛树立。

   东海忽想:会不会因为十四个问题深入下去,会涉及宇宙起源,故释尊不敢予以回答?本体(佛性、真如、如来藏等)“不生不灭”是佛教根本教义。释尊不能不承认宇宙有本体、宇宙源于本体,但如果承认宇宙是本体生生的产物,又与“无生”矛盾,那可就动了根本了。儒家说良知“生天生地”(王阳明语),在第一义上,在“体”上,佛教终究是不敢说真如“生天生地”的。释尊置答,或许正因为事在两难?

   关于宇宙起源问题,慧能大师及华严宗都给了答案,只是为出世法所限,终究没能将空寂与生生、无为与无不为统合为一。与易经和儒家相比,佛教确有性相割裂之弊。

   顺及,所谓的十四无记,根据易经及儒家体用论,其实不难圆满回答。(具体答案,没必要在网上公开。恕东海卖个关子,姑且保密吧。)2010-3-10东海老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