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卵腔]
东方安澜
·从范文澜评曾国藩看个人在历史中的局限性
·白发渔樵江渚上——读《往事并不如烟》
·出外=偷窃——读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卵腔

                    卵 腔

      文/东方安澜

   在常熟码字圈,近年活跃着一位通人。说他通,是指民间和官方能通吃。此君近年来风头飒飒。在官方渠道,常熟所有的征文、公款旅游之类,属于码字圈的蜜糖都有他的份;在民间,他又是一副义愤填膺的面孔,说“逢中必反”有点夸大,但每逢社会上有风声雨声,他必然高举民主正义的大旗,在民间力量出没的网络上扮演苦大仇深的角色,这样很是博得民间力量的钦佩和赞赏。

   这是一位貌似玲珑儿。

   大多数人观察事物只及表象而不及骨子,常熟俗话说“看戏看卖甘蔗”。这几日,这位玲珑儿又转帖了一篇《陈有西在上海律师协会的演讲》,他在网络上评李庄谈打黑,一副上帝的口吻。这样的演技,引起一位不识好歹之徒的力挺。

   说不识好歹,是有原因的。一是这位玲珑儿喝官方的蜜糖喝的嘴巴抽搐。据说,在一次征文中把自己的文章挂老婆的名字,自己做评委,只是我不知后来结局如何。自己炒股,输掉了就怪GCD出老千,但轮到公款旅游,小脚甩到屎眼里,跑得比谁都快。就这户头,网络上总是公平民主正义,迷惑了一大批人。五十岁的人了,应该是“起而行”的年纪,不应该再“坐而言”了。不要说别的,照他的经济条件,资助一个大别山的贫困儿童,绰绰有余。但这户头的“行”,“行”在喝蜜糖,为社会“行”,“行”止于嘴巴。

   说白了,这是个极端自私自利的势利鬼。玲珑、通达在喝蜜糖事业上,不是为改变社会注入一滴水的温情上。所以这户头,很使人怀疑他的所有正义动机都是为他更好地通吃黑白两道服务的。

   这个户头,在网络上装正义扮愤青,几次指责别人的陋见,和人网络酒桌上大吵大闹拍桌子。一转眼,当大便面孔换成了春风得意的潇洒,却又和别人某兄某兄称兄道弟,眉来眼去割头刎颈和好如初的热络。让我这个曾经为他劝和的感觉对这户头无法把握,这根本就是一个随风而倒得墙头草、杨树头么,一个双重或多重性格的户头。当时我盯着他的大便面孔劝慰他:无事少上网,有闲多看书。但遗憾的是这两年也不见他文学上多少长进,蜜糖却喝得嘴角上流油。写了个小屁文,论坛上四处贴,害怕别人不知道,或者害怕别人把他这位大文学家给遗忘了。唉,人要懂得反省,人贵有自知之明。

   就这样个户头,当我们同声指责他时,不识好歹之徒却力挺他。网络上挺一个人,本来是个人的自由。但看到这户头被大家同声谴责的时候,从江湖门槛上来说,也应该看看风向,了解了解这户头值不值得挺。如果不江湖,那就要从心灵层次上说了。

   我一直说,技术层面可以教,心灵层面是教不会的,只能靠个人的悟。语言、图片、影像,都无法还原已发生的真实,只能借助于传播工具表达出的东西与你的心灵碰擦的程度,这就是“悟”。对一个人,象我说的这户头,挺与不挺,最起码要“观其言”、“察其行”,尔后才可以对他下菜单。

   不识好歹之徒应该懂得,当所有人都对这户头有意见的时候,必然有反对他的理由,更应该谨慎观察,小心求证,不要瞎挺八挺,以便不至于使自己的卵腔轮为大众的笑柄。

                              10/3/20

(2010/03/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