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涤尘居
[主页]->[人生感怀]->[涤尘居]->[中国出土古玉鉴定的不传之秘——简论沁色]
涤尘居
·涤尘居话古玉收藏与研究
·玉翼虎神
·文物在鉴赏与鉴定中的关键问题
·鉴定师、徒玉环
·以方法论探究中国出土古玉的鉴定——实 例 研 究 法
·中国出土古玉鉴定的不传之秘——简论沁色
·对纹饰鉴定良渚古玉的质疑
·研究与鉴定红山文化玉(C字)龙
·红山文化太阳神之精品
·玉异形C字龙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出土古玉鉴定的不传之秘——简论沁色

主题词:“沁色”为现场科学考古挖掘器物和非现场挖掘流散后被征集器物上的共性,这是被大自然烙上的历史性痕迹,在鉴定器物中,由于“沁色”的天然性无法伪造,就此成为事物的本质问题!
   

中国出土古玉鉴定的不传之秘——简论沁色


(初稿,提要与结构)


沈纯理


   
   沁色是大自然留下的历史性痕迹,也是器物在地下变异后的结果。虽不被学院派所重视,却成为传统派鉴定时必不可少的依据。可是传统派很难把“沁色”的心得体会与经验之谈上升为理论,更无法形成体系性理论及其系统性的确认指标,现已被突破,并就“沁色”简论如下:
   一、沁色使“土古”器物产生了独特的功能与反应
    (一)器物的局部泌浆:……。
   (二)器物的整体泌浆:……。
   (三)器物的温差与湿度反应:……。
   二、沁色使“土古”器物出现颜色与形态及其它的变异
   (四)器物的玉表内受沁:……。
   (五) 器物的玉表外受沁:……。
   (六)器物的玉表外受蚀:……。
   (七)器物玉表内、外受沁、蚀共生的现象:……。
   (八)器物玉表的原生皮壳及其异常……。
   (九)器物玉表外能化解的附着物:……。
   三、沁色能使“土古”器物发生材质上的异化
   (十)使器物变异的各种不同条件:……。
   (十一)器物的正向相关性质变:……。
   (十二)器物的反向相关性质变:……。
   综上,“沁色”既可分述又可为概念词,沁与蚀都是历史性痕迹,器物埋藏在地下数千年,玉质内、外必有变异!
   交流与联系:[email protected]
   

中国出土古玉鉴定的不传之秘——简论沁色(初稿)


上海涤尘居沈纯理


   
   “土古”是入土古玉的简称,应与“传世古”(指流传有绪的古玉)共同并存于古玉的范畴内。“土古”又涵盖了新石器时代的“‘高’土古”。要是“土古”是沁色的载体,那么“‘高’土古”更是具备最典型沁色的载体,沁色是大自然烙上的岁月痕迹,也是器物埋藏在地底下,变异后被“写”成颇为神秘的“编年史”,因此,要解读“土古”中沁色的奥秘,好比是从事于历史性问题的研究,就要把该奥秘尽可能地在求证中解释清楚,求证又可分为:理论、实践以及实践与理论相结合者,拙文即攲重于第三种形式。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在台湾与香港地区,由学院派与传统派中的精英,在汇丰银行专项经费的赞助下,成功地联袂跨国出访,从事于国际社会文博专业中的器物鉴定活动。在香港有人谈到关于鉴定中“土古”器物的沁色问题,其有偿服务的要价每五分钟港币1000元,说明该专业本领确实到了“奇货可居”的程度。这是开创了高雅文化后在考古专业交流中前无先例的,是创新理念与崭新谋生技能相结合的产物。对此学院派中有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有的人闻及大笑之,真是“不笑不足以为道”!有的想要遵循这一潜在规则,又苦于没有这方面的教材与理论。但这一切早已成为传统派在鉴定时必不可少的依据,可传统派们对此也不能详尽,无法把沁色中的心得体会与经验之谈上升为理论,更无法形成体系性理论及系统性的确认指标。现在已由笔者率先突破了这一局限性,当能完整地解读沁色后,就能了解到大自然“写”在器物上,留有哪些历史中标记性的记录,并且使人们的判断能力,行之有效地纳入较为完整的、正规的,属于正式被定义为传统性的范畴之内,组成不容忽略的体系性理论之一,很容易成为鉴定中各项指标的确认系统,更有便于传统派们在今后的鉴定中,针对器物本质上存在的事实,切实可行地、有操作性地、准确地寻找切入点。由于谈沁色既繁复又难以尽善,所以笔者只能阐述其梗概,也有便于今后继续修正与补充。现在经过整理与归纳,仅简叙如下:
   鉴于传统派是在学院派们缺乏科学的直接的检测方法下,才提倡使用“沁色”来鉴定器物的真赝,学院派们对此还要疑虑重重,有些人甚至形而上学地认为:只有现场挖掘的器物才是真品。然后传统派们清楚地认识到:现场科学考古挖掘的器物和非现场挖掘流散后被征集器物的区别,仅在于有无现场具体的测定记录,即出土时有无确切地点上的差异而已。需要更加进一步认识的是:只要器物被归属于“土古”类,不论是现场与非现场挖掘的器物,都会留下由“沁色”造成的历史性痕迹,从而说明:这两种器物在本质问题上其共性都是一致的!因此,我们不能采取两种不同的态度:厚此现场的挖掘物而薄彼非现场的挖掘物,因为这在文物定义上其主体资格都是平等的!要是不能应用同一标准性的法则,即用“沁色”来鉴定器物真赝(不能入行则是另外一回事)或主观故意歪曲器物的本质和恶意否定非现场挖掘器物的存在,那就是明摆着已经违背了事物中的基本常理!之所以我们敢于客观地评价“沁色”的可靠性,也就在于两种器物都拥有这一共性。更何况学院派中早已有了闻名遐迩的、原辽宁省考古研究所已故名誉所长 孙守道先生,他的实践证明:谁找准这个共性的规律,谁就解决了鉴定器物真、赝的根本问题。据推断他也是依据器物的“沁色”才能下此结论的,在事后与他的学生交流中,也印证了笔者这一看法。孙先生是我国第一个把非现场挖掘器物认定为真品的人,之后学院派中再也没有出现第二人公开确认非现场挖掘的器物,这是问题存在的梗结处!孙先生的征集品就是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沁塔拉的玉C字龙和辽宁省建平县的玉猪龙,现都成为辽宁省国家博物馆一级品的馆藏文物,而非现场挖掘的器物并没有终止出现,由此认为:这两件馆藏品也不可能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文物性器物!现在学院派们首先应该以这样的老一辈为榜样,其次必须大力为国家开发非现场挖掘的文物性器物,而不是竭力排斥非现场挖掘器物的存在!在目前鉴定非现场挖掘器物滞后于形势的状况下,反而促进了我们传统派的深入研究,就此现实而言,笔者更认为:有必要专题谈及“土古”器物中的“沁色”,也就是解决鉴定器物中的关键问题,即需要归纳出古玉考古鉴定中主体属性的大体上的规律性。
   “沁色”是个俗成约定的概念词,该词又可以分别诂释,如:“沁”为被腐蚀后的形态,继续发展为蚀或单独为蚀,从而可以涵盖蚀的现象,而“色”只是器物中的原、次生色,也就是指颜色中色相(梗、糯性的成熟度)、色质度(色的渐变色阶)以及色明亮度(色的透晰度增深)的变化与否,它能证明其活态性(下简称活性)的存在。这是两种属性各有区分又有关联,相互矛盾还可以组合使用却又容不得混淆的概念,给理性与感性认识都带来一定的困难。由于“沁色”的含义甚广,除了正常用于器物中泛大自然的现象外,还被延伸到造假作旧的方面,致使该词的应用到了定义不清与含意混乱的地步。但是在单独解释“沁”字时,已经作为动、冠名词在使用,应该看作为一种腐蚀现象,所赋于的意义也就不同,也因此要深邃多了。而对于“色”字理解就较容易,在任何器物中除了单色就是多色,一般都是以玉质本质中的颜色为原生色,当原生色除外余下的就是次生色。目前最混乱的就是把颜色也当作为“沁”,可是“色”容易仿造而“沁”难于作伪,最终导致“色”被夸大其说,对于“沁”的正确理解却遭遇疏忽。故长期以来,使得人们的思维与认识处于极度混乱中。况且社会中以讹传讹的惯性思维依然在发展,害得现有的许多国家级专家在内,对于器物的真、赝问题都是在勉为其难地应付着,拥有的头衔与鉴定技能则成反差,有的在文字性论说时索性规避了事物内涵中的本质问题,有的缺乏实践鉴定能力,还要将错就错地公开对人误导,似乎都在毫无畏惧地自我暴露着,岂不是作贱了名不副实的权威性吗?由此说明,“沁色”的复杂性足以使人觉得难以理解,当应用于个人技能性鉴定器物时,从考古专业到社会效果的总体上看:现今对其认识能量的体现,令人感到由衷地忧虑,笔者认为:所有的这些现象,都是容易造成鉴定中最大化鉴错率的误区所在!但是最终的关键,还是要归结到个人认识事物本质的能力上!
   曾经有位心术不正者问及器物的好坏,笔者只能含糊其词地加以搪塞,现在本文作为专项性的研究,那么就应该实言相告了。沁色最基本的品质属于自然形态,在鉴定器物中受“沁”后的玉质,总的可分为:外沁与内沁,以及内、外沁共存的三种形式。大部分器物的玉质是受外沁与内、外沁,不用放大镜就能作出判断,这是可以与人共享的知识资本,也就是应该普及与推广的部分。而纯粹是玉质内受沁的器物仅是极小部分,有的在直观下几乎难以作出判断,即便使用放大镜其分辨难度仍然很高,玉贩们有时就当作统货处理,外行者还以为是用新玉做的,但这往往都是形制精良材质较好的器物,则属于不予人共享的、私密性较强的知识资本,可能是其可分辨的程度及他人手中缺乏标准器所造成的吧!看来也只能成为行家们永远把玩的高端器物了(对此笔者另有专论表述)。为此,器物已经存在着:有的不仅是有单色与多色的差别,更有的是具备显性与隐性在受沁、蚀形态上的差异。而玉质外沁与内、外沁易见于器物的反向相关性质变,玉质内沁多见于器物的正向相关性质变,不论是什么形式的质变,器物进一步发展只有两条路,要么依旧是极好的器物,要么就成为“蚀”或者是单独地形成为“蚀”,以及“鸡骨白”与(钙)白化,最终乃至于器物局部或整体的分解。还可以分析其成因,这一切都是因为器物埋葬在地下数千年,接触各类物质后(包括各种矿物质与生物体)所引起化学的、物理性的变化,并顺应着玉表分子结构疏松处而渗入,在成为次生色的同时,还会形成各种自然形态,其中包括了沁浅与蚀有深浅的规律,最终导致了器物局部或整体的正、反向的质变。也能说明了:第一、“土古”问世只要不是人为地伤害它,一般情况下器物都算是终止了反向性的质变。第二、玉表经氧化而易于上色,仿制古玉者虽能利用这一特性,却无知与无法仿真其自然中产生的状态。诚如“土古”因其玉质软硬,土质条件的差异(即无法等同的、物理作用下的环境),以及经历年代长短的不同,由而出现受沁面积大小与受沁、蚀程度深浅的不一,使器物的质变不可预测,也使器物各自具备了相同与不同、不等程度与规律的可比性,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不可预测和不确定性。由此得出:这样才会构成其共性中特有的:功能、形式、变异等本质性的特点,这些都是天合之作,成为真品器物的基本要件,这是无法仿造的大自然经过岁月记录下的历史性痕迹。
   这些都是十分具体化的内容,首先要求我们理顺事物中各种关系的属性问题,其次再来下足功夫,去认识与掌握好器物在鉴定时“沁色”存于“土古”中内在的规律与特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