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现在正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作者:Hannah Pakula), 帖在博讯博客上。我用的栏名是「平宽译室」。由于这「译室」以前曾登过冀朝铸回忆录,所以被编辑分类为「历史资料」。(老实说,正因为编辑把这拨入「历史资料」分类,我才把本来什么都译的「平宽译室」集中在翻译历史题材方面。)

   为什么翻译这本书?纯属偶然,就像我翻译第一本书《张申府访谈录》一样。(此书是我偶然在夏威夷州图书馆发现,经联络作者后翻译,最后由北京图书馆在2001 年出版。) 事缘去年十一月我随妻子往Hawaii Kai 的 Costco 购物,在专摆放图书的柜台上发现此书,立即引起我的兴趣。此书卷秩浩繁,连索引近800页,光是正文也近700页。但不要以为它这样厚重便没人问津,因为我见到台面上放了几十本,显示有一定的吸引力。

   对于宋美龄的名字,虽然「如雷贯耳」,坦白说我对这个人物认识不多。平常也不会刻意找她的资料看。但既然一本关于她的巨著摆在面前,便不由得你掉头而去。

   关于中国现代人物的传记,特别是中国人写的传记,我读过不少,但大部分都是立场偏颇的。如果是自己写自己的自传,则不是自辩便是自我赞扬;如果是他人写的传记的话,则不是诋毁便是褒扬。两种情况,都属一面倒。我对于外国人写的传记,比较有信心。他们多是就事论事,立场比较客观中肯。职是之故,我没有怎样犹疑便把这书买下了。

   当时我正在翻译冀朝铸的回忆录,也是在「平宽译室」上连载。本来打算把这翻译完后才考虑是否再译《 宋美龄传》的。但是这本冀朝铸个人的故事,正是犯下了我前述的毛病,不够客观,且无深度。而且还有一个对翻译者是很难受的毛病,是语文欠佳,特别是语意衔接的方面,经常出现空隙,逻辑松散。把它译为通顺的中文,要花相当的工夫。要知道,任何一篇文字,读得最仔细、了解得最透彻的,是翻译它的人。因此,翻译冀书,我经常要分析和揣摩原意,补上必需的连接语句,这样读者才能明白。这使翻译进度较为艰缓。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令我反感的是,我愈译下去,愈发觉传主是在替自己说话,而虽然他曾替毛泽东、周恩来当翻译,也没有什么秘闻可言。我想,翻译冀书,当然是想给读者一些讯息或给他们一些阅读乐趣,但我却没有义务给他人脸上贴金。我已经开始对这书有不满的感觉,因此宋书的出现使我兴起「换马」之想。

   如前所述,宋书正文有700页,翻译此书,是一项两三年的大工程,不是开玩笑的。不过,我现在退休在家,平常也是读书、写作,翻译本书对我的机会成本不大,即是说译与不译我都没有什么损失。我倒担心的是,不要中途而废,若然的话,则意味失败。(冀传我虽然没有译完,但我不认为是失败,因为并非是我没有恒心,而是觉得不值得浪费时间再译下去。) 所以开译宋书之前,我要问自己是否值得?

   现在,《 宋美龄传》的连载,已译到第39篇了。这表示我已经解决了这个价值问题。简言之,是以下的原因促使我愿意执笔进行本书的翻译:第一,好奇。我对宋美龄这个人认识不多,翻译可助我了解她和她这个时代。第二,本书由外国人写作,相信会较为客观和公正。第三,本书篇幅大,可对传主有较全面和深入的介绍。第四,也正因为本书篇幅大,正合我的心意。我过去所翻译的三本书中,后两本都是篇幅较为大的,(每本约二十余万字),但比较本书而言,仍属「小儿科」。(估计全书译好后,当达五十万字左右) 我是喜欢「大制作」的,因为这才够「过瘾」。第五,最后一个原因,也是我个人的一个小小心愿,便是由于宋美龄逝世的时候,已是过百岁的人了,她经历了中国的多事之秋和发生了重大社会变迁的近代和现代,我希望透过宋美龄这个人的经历和生活,让年轻人对中国的近现代史有一个粗略的认识。

   本书我由去年十一月底起译,到现在约完成了十分一。就已翻译出的内容而言,正如我所料,作者的立场是较为公正的。例如对清末列强的侵华,她有责备之意。但由于作者是女性,她对中国传统男尊女卑的社会,颇不以为然。这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但平心而论,中国传统社会的实际运作,女性也并非全无地位,不能引孔老夫子的说话便可一笔抹煞。我在期望阅读,她怎样介绍国共之争。

   如上述,我用了三个月,完成书的十分一,则全书的译竣,或需时两年半。这是略长一点,我希望两年内完成。现在我每出一篇,(大约1200字),需三小时。(一小时翻译和查资料,两小时电脑输入。) 我如无其他事务,可每天出一篇。然而,因为我还有其他笔耕工作,间亦或外出旅游,(如有十天八天不见跟帖的话,读者可估计我是出门了,请耐心等候) 故不能保持每天一篇。不过,走着瞧吧,我希望「愈战愈勇」。

   最后,仅就栏名「平宽译室」略作解释。「译室」是毋须解释了,这是登载我的翻译文字的地方。「平宽」是我大学时代所用过的笔名,原名是「陈平宽」,和我本名相差甚远。这其实是我母亲的名字。她原名「陈萍欢」,「平宽」和「萍欢」广东音相同。所以,「平宽译室」的取名,是纪念我母亲的,以志不忘。

(2010/03/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