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陈破空文集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来源:RFA
    3月23日凌晨,美国谷歌公司(Google),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其中文搜寻服务,由中国大陆转往香港。供中国民众使用的谷歌中文页面(google.cn),将自动转到谷歌香港页面(google.com.hk)。
   谷歌同时宣布,将保留它在中国的“研发和销售部门”,这是出于最后的商业考量;而中共当局,出于政治考量,对此大抵默许,毕竟,它不愿看到谷歌完全撤出中国。
   谷歌退出中国,直接挑战中共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审查制度。针对谷歌的撤出,表面上,中南海显得“满不在乎”,但从它对谷歌的冷嘲热讽、以至于逐渐升级的猛烈抨击来看,中南海实在是十分在乎,耿耿于怀。中共新华社,甚至用了“跳上台面”、“闹剧”等文革语言,咒骂谷歌和美国政府,调门如泼妇骂街。
   中共方面声称,“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且不说,这个“中国法律”,乃共产党家法,与中国人民无关,与国际通则相抵触,等同无效“法律”;就说,这个由中共自订的“法律”,连中共本身,都并不遵守,常常自我违反,更证明其无效性,凭什么强求他人遵守?再说,中共并没有在其任何“法规”中载明,引擎公司应该怎样封锁互联网,应该屏蔽或过滤哪些内容和字句。(中南海心虚,封锁互联网,至多发“内部通知”,而不列法规。)

   中共又声言:“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但,将商业问题政治化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因为,作为全球最大引擎公司,谷歌在世界范围内,都有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模式,在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通行无阻;唯独,在中国境内,展开同样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时,却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政治压力,中共竟要求谷歌配合,实施信息过滤、信息屏蔽和信息封锁。这是中共的政治要求,赤裸裸地,将商业问题政治化。
   中共喉舌进一步指控,谷歌“借助互联网输出思想,进行文化渗透、价值观渗透”,“试图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谷歌果真能起到如此作用?中国网民求之不得,恐慌不安的,惟中共腐败集团而已。
   但,中共的大言不惭和振振有词,却提醒世人,中共本身,为了“输出思想”,对他国搞“文化渗透和价值观渗透”,正忙得不亦乐乎。共产党味道的“孔子学院”,比比皆是。中南海甚至猛砸450亿巨资,要把中共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推向国际;还要打造一个类似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的英语新闻频道,24小时狂转,对外倾销中共的垃圾价值观:独裁与腐败。
   事件后期,中共媒体甚至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却并未罗列证据。中南海反应,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论用意,中共是要挑拨中国网民,削弱他们对谷歌的信任。但,在中国,对互联网实施过滤、屏蔽和封锁的,恰恰就是中共安全部门、情报机构,中共喉舌的指控,仿佛针对中共自己。
   谷歌撤离中国,事发于中共的网络间谍活动。中共通过潜伏于谷歌的“中国员工”,复制谷歌代码,盗取谷歌的商业机密和核心技术;而中共网络特务,明目张胆地攻击中国异议人士设立于谷歌的电子邮件,也令谷歌不堪忍受。
   讽刺连连的,还包括,带头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的中共媒体,乃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世人心知肚明,这个《环球时报》,正是中共以“办报”为名的驻外情报机构!
   谷歌退出中国,中南海最恐惧的,是其示范效应。假设有朝一日,雅虎、微软、思科等公司,也群起效尤,四面楚歌的中共,其尴尬、窘迫与恐慌,可想而知。
(2010/03/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