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宗教信仰与新闻
[主页]->[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与新闻]->[宗教信仰与经济增长:如何解释中国奇迹?]
宗教信仰与新闻
·《今日喜言身后事》
·中国天主教徒表示爱国会是中梵关系的真正障碍
·末世论《厚葬久丧》
·末世论《何处来何处去 ?》
·美国将印度列入侵犯宗教自由观察名单
·末世论 .耶稣基督何时再来?
·越南主教们呼吁政府进行对话,实行公正的土地法(图)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五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四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三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二
·人啊!你在找什么?科学 宇宙 谦逊 收获
·人啊! 你在找什么? 牛顿的逻辑推理(图)
·人啊!你在找什么? 生物圈一号 地球 (图)
·人啊!你在找什么?宇宙奥秘 造物主(图)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一
·人啊 !你在找什么?一场辩论会(八)
·
·浅谈基督信仰中真理与爱德的对立与统一
·《人啊!你在找什么?》(七)
·《人啊!你在找什么?》(六)
·《人啊!你在找什么?》(五)(图)
·浅谈基督信仰中真理与爱德的对立与统一
·《人啊!你在找什么?》(四)图)
·《人啊!你在找什么?》(三)
·人啊! 你在找什么?(二)什么是人所渴望的最终目标?
·《人啊!你在找什么?》
·对信仰的认识
·天主教传播缓慢的原因分析
·信仰上帝的著名科学家
·异端与正统---同陈日君主教的交谈
·陈枢机表示是到了不惜一切代价落实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信的时候了
·春风化雨润人间
·和尚当官’是中国预防腐败的最好途径
·一个美好心灵的自述
·宗教在公共危机中的角色与功能
·中国崛起的软肋:信仰
·谁传福音谁有福
·《在真理中的爱德》通谕纲要
·《在北京与梵蒂冈紧张关系的背後》
·关于地上地下教会之争
·对司铎圣召的一项综合性考察
·社会文化处境中的民工基督徒及教会
·科技带给这一代社会和信仰的威胁
·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
·市场经济下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 中国文化与基督精神(转载)
·宗教改革与人文主义的决裂--《文艺复兴,还是宗教改革?》
·现代无神论的根由(信仰天主的理由)
·无神论对宗教的伤害(信仰天主的理由)
·信仰与生活:偏差与腐败
·在逼迫中经历磨难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教会(1958年至1980年)
·
·信仰与生活:建立与挣扎
·俗化现象,宗教的维护,多元主义(1870年至1939年间政治社会中的教会)
·天主教的改革(第十六至第十七世纪)
·欧洲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第十五世纪末至第十六世纪)
·基督信仰世界的叶落与成熟(十四、十五世纪)
·基督信仰世界的扩展、遭遇的抗议和自卫(十一世纪末至十叁世纪)
·第八章 基督信仰:社会生活的基础(十一世纪末至十叁世纪)
·信仰的自白
·第三章 初世纪的基督信徒(第一至第叁世纪)
·第二章基督信徒生活在不了解他们的世界中(第一至第叁世纪 )
·自由的存在与感恩──马克思人观与基督宗教人观之比较
·宗教信仰中的集体主义取向与个個人主义取向
·中国天主教徒表示爱国会是中梵关系的真正障碍
·对非官方教会兄弟姐妹们的进言
·信仰到底是什么
·为维护信仰
·周恩来赢得世人尊敬的六大惊人之处
·大陆信仰得不到自-由成为福传一大砠碍——濮阳教会不流血的教难
·妇女的尊严与圣召
·信仰人生
·维护信仰自由
·官方与非官方教会的不同处境
·看得真些,爱得深些》读後感想
·宗教良心自由与服役正义
·《转》反思并警惕华苏拉《主内真生命》等私人启示
·是谁制造了中国大陆教会的混乱——重读梵台听众来信
·信仰的目的不是为了行善,但信主耶稣基督一定得行善,这个善也不是外教人的所谓的善!
·信仰与理性相辅相成
·梵蒂岡 聖職部獲特權處理神父還俗免職程序
·宗教信仰与廉洁风尚
·追求信仰是理性思考的过程
·中国宗教更新与社会现代化
·保障宗教人权,重在政府
·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合法限制
·信仰自由的原则
·有关范主教十三条现在是否有效问题
·评《梵蒂冈的乱世抉择(1922-1945)》一书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图)
·司铎要做反潮流的记号,以语言和生活来为人们指示天国的道路
·不爱惜性命的人
·关于印发《龙岩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局2008年度民主评议政风行风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天文年紀念伽利略 論者稱有助信仰科學對話
·教宗本笃十六世会见法国修道院的师生,谈到教会严格要求司铎爱基督和天主的子民
·我的中国教会经验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组图)
· 怎样看待中国宗教问题 ——在大同市委统战部的讲座
·宗教需要理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信仰与经济增长:如何解释中国奇迹?


    张志鹏
   
   [摘要]虽然实证研究表明,宗教信仰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具有相关性,但中国的宗教状况与近30年的经济增长却挑战了这一命题。为了解释这一现象,论文深入讨论了宗教信仰影响经济增长的渠道和机制。认为中国与西方世界的经济增长都是产权制度转变的结果。由于价值观成为合约的一部分,在推动产权制度转变和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不仅要实现价值观的转变,还要得到信仰的支持。
   

   关键词:宗教信仰;经济增长;合约;价值观;中国奇迹
   
    世界历史的两大构成力量,就是宗教和经济的力量。
   
    ——马歇尔
   
    一、问题的提出
   
    自从马克斯•韦伯(1906)提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命题以来,关于宗教信仰是否影响经济增长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今天,这一讨论热潮已经从宗教研究进一步扩散到经济学领域,经济学的理论方法和分析工具也被用于检验这一命题。只不过这些早期研究所关注的大多是欧美国家,对于中国的深入讨论并不多。
   
    然而,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社会的急剧转型对韦伯命题提出了挑战。联系到更早一些时候其他亚洲国家的崛起,必须重新在东方世界思考宗教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毕竟,东亚地区是一个儒学化世界或儒学世界,在“后儒学价值 (post-Confucian values)”影响之下的现代东亚的社会发展是如此地别具一格,以致有些学者将其称为“工业资本主义的第二种情形”或“东亚现代性”。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新教伦理在中国和亚洲地区的信奉者毕竟是少数,特别是对于中国而言,经济增长在开始之时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基本上没有公开存在。即使在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杨凤岗教授等人(2006)的研究表明,“总结起来,我们可以说,我们的调查研究基本上支持韦伯的论题。就是说,当代中国基督教伦理和现代理性市场经济制度的精神是相符的。”“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基督徒在中国还是个很小的少数人群体。因此,基督徒伦理的社会影响还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被当前的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政策和法规而人为地加以限制的。”
   
    那么,是不是说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出现就完全否定了韦伯命题,拒绝了宗教影响经济增长的假说?解答这一问题需要在两个方面作出努力,一方面是要超越具体的宗教形态,从信仰(faith)、精神(spirituality)和价值观(values)的特征上来理解宗教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在借鉴增长理论的基础上探索出宗教影响经济增长的内在渠道和机制。前者要求我们跳出新教伦理的框架,考察多种宗教(包括有争议的儒教(家)在内)以及受其影响的意识形态、伦理道德的重大作用。后者则要求结合中国实践,放弃新古典增长模型和内生增长理论的局限,从制度变革的角度来理解经济增长,并将宗教等“无形”因素纳入分析框架。
   
    基于上述认识,在本文第二节对已有的文献进行了回顾,简要描述了理论观点和实证结果;第三节进一步总结评析了宗教信仰影响经济增长的多种可能机制;第四节从合约结构的角度提出了一个统一的解释框架;第五节应用该分析框架对中国及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现象进行了初步解释。第六节是结论和展望。
   
    二、文献回顾
   
    用最简要的话来说,马克斯•韦伯(2002,第174页)的基本论点是“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以及全部现代文化的一个根本要素,即以天职思想为基础的合理行为,产生于基督教禁欲主义”。虽然韦伯的思想要比这一论断丰富得多。但这一突出的观点却引致了一系列的争论,核心是对该命题进行检验并得出真伪的结论。
   
    历史研究基本上否定了韦伯的论点。R•H•托尼(2066)对中世纪经济发展与新教转变的叙述表明,几乎所有韦伯所强调的资本主义制度都先于新教改革而存在,而韦伯却把宗教改革作为资本主义制度产生的原因。萨缪尔森(1993)进一步发现,早期的新教神学家对经济事务并没有特别的兴趣,他们似乎对市场也缺乏了解。与其天主教的同事一样,他们对信用和利息的认识并不清晰。最后,萨缪尔森反驳了韦伯对欧洲经济史所作的程式化的解释,他表明,在韦伯所引用的区域,经济进步与宗教并无联系,或者在时间上与韦伯的论点不相符,或者与韦伯所提出的格局正好相反。Delacroix(1992)通过对欧洲的新教和天主教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进行对比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一方强于另一方。Delacroix(1995,p.126)还观察到的:“阿姆斯特丹的财富集中在天主教的家里;在经济上比较先进的德国莱茵河地区,天主教比新教更盛行;全部为天主教的比利时是第二个工业化的国家,比新教国家早了六年多。”
   
    尽管有上述的反证存在,经济学家还是尝试着寻找各国宗教信仰与其经济增长状况之间的联系。从这一视角出发,宗教活动和信念被看作是非独立的或外生变量,研究者集中考察宗教活动和信念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与历史研究方法有所不同,经济学将检验的对象确定为现在的世界各国,所利用的工具主要是价值观调查和计量分析。这样做,好处是解决了数据获取问题,但只是在后果上显示了宗教差异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并不能回答在资本主义兴起时宗教的作用如何。
   
    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和韦恩•贝克(Ronald Inglehart and Wayne Baker, 2000),运用“世界价值观调查”的结果描绘了一幅“全球文化地图”,从中发现宗教传统对所研究的65个社会的当代价值观体系有持久的影响,在基督教新教、天主教、拉丁美洲、儒学、非洲和东正教这几个不同的文化区域内的各社会有着相似的价值观。将价值观地图与经济发展地图重叠起来,则可以发现富国的价值观体系系统地不同于穷国的价值观体系。例如,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水平之间有很大的相关关系。
    另一个著名的实证研究是由巴罗和麦克拉瑞(Barro and McCleary 2002)所完成的。他们利用跨国数据研究了宗教参与率和信念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发现相信地狱的人数的比例与经济增长之间有着明显的正相关关系,而参加教堂活动人数的比例越高,经济增长越缓慢,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其结论是:宗教信仰正相关于经济增长且负相关于宗教参与率。他们的解释是,宗教本质上是一个类似于俱乐部的共同体。如果一种宗教能够在人的心理或性格上产生积极的作用,使人们能够更加努力地工作,提高劳动效率,那么这种宗教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然而,在一定的信仰程度下,过于频繁地去教堂做礼拜对经济发展反而越不利,因为过多投入资源在宗教活动中,产出即信仰的虔诚程度却没有改变,那么对经济的投入就有限制,所以是不利的。
   
    Esa Mangeloja(2005)的研究应用了时间序列数据,面板估计方法以及将分析范围扩展到单个国家层面(利用8个OECD国家的数据)重新检验巴罗和麦克拉瑞的研究。面板估计结果发现支持“强有力的宗教信仰对经济增长具有正面影响”的观点。具体来说,在一些具有很强宗教基础的国家(如美国、西班牙、芬兰),宗教信念和宗教参与率变量看上去支持巴罗等人的假说,即宗教信仰对经济增长有正面影响,但宗教参与率对经济增长却有负面影响。然而,这一研究并未能发现广泛支持“宗教生产效率”观念的证据。
   总之,按照Iannaccone, L.R. (1998)的评论来说,宗教影响经济行为被发现是基础性的重大而且显著地满意。虽然这些发现对于评判韦伯命题并无直接的意义,但却在更广泛的领域上提出了宗教是否影响经济增长以及如何影响经济增长的问题。
   
    三、进一步探讨:机制何在?
   
    即使我们能够确认宗教对经济增长有显著影响,这还不够,重要的是揭示出宗教影响经济增长的内在渠道和机制。事实上,许多经济学家都注意到了宗教信仰对经济增长的多方面影响。阿瑟•刘易斯(1983,第28页)将影响经济增长的态度分为两类,一是人们对财富的态度,二是人们对取得财富所需作出的努力的态度,即工作态度,他认为人们的不同态度往往与宗教信仰的不同有关。最突出的例子是印度教对待圣牛的态度。冈纳•缪尔达尔(2001,第42页)认为,“从现代化理想的角度看,所需要的仅仅是消除非理性信仰及有关价值观的形成基础。”但是当宗教成为这一信仰和价值观的一部分时,就需要对它进行改革。而南亚各国的事实是,没有一个国家攻击宗教,因为宗教成为整个生活与工作方式的感情容器,通过宗教约束,宗教又使它对变革具有刚性和抗性。阿马蒂亚•森(2002,第61页)也认为,“事实上,资本主义经济的高效率运行依赖于强有力的价值观和规范系统。” 这些论述表明,经济学家是将价值观和态度作为传输渠道,从而分析宗教对经济增长影响的。
   
    从现有的研究来看,基本上都借鉴了新古典增长模型和内生增长理论,集中从生产要素的角度来看来宗教因素。所隐含的机制是:宗教并不能够直接影响经济增长,但是可以通过影响那些生产要素从而间接地约束或促进经济增长。这些生产要素通常而言主要是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以及制度资本。
   
    第一种潜在的机制是:宗教信仰影响物质资本积累,从而制约着经济增长。简单地说,就是认为宗教信仰也许影响了人们节俭方面的价值观,从而改变了储蓄率、资本积累水平以及经济增长。例如,Guiso, Sapienza and Zingales(2003)的研究发现,在把教育孩子节俭当作一个重要的价值观方面,天主教和新教要比不信教的人分别高出3.8和2.7个百分点。其他宗教的影响常常是在量值上较大,但却没有统计学意义。
   
    第二种被重视的机制是认为宗教信仰会改变人们的人力资本积累状况。具体而言,宗教通常会影响到不同群体的教育、健康状况。研究表明在个体和家庭的微观层面,经济行为和产出与宗教相关。宗教也许会导向一个更为健康的标准(通过反对一些不良习惯,如吸毒、暴食、赌博、酗酒等),更高的健康水平能够通过劳动生产效率提高生产力。在一些医学研究中也表明,具有严格宗教的群体看起来享受更长的寿命和更低概率的癌症、中风、心脏病等,因为他们每天都遵循严格与健康相关的活动。一些经济学家观察到具有更高宗教群体的地理区域暴力和非暴力犯罪活动都比较少。而且,特定的宗教似乎能够提高教育水平,如美国犹太人作为基督群体具有显著的更高的工资和收入,主要由于他们具有更高标准的教育。当然,他们在学校教育上也具有很高的回报率(Chiswick, B.,1983、198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