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阿]
半空堂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第二十一回 寫家書情同手足 得佳廚義若父子
·第二十二回 昏天黑地找眼醫 說古道今論茶藝
·第二十三回 得是眼複明 失為國寶丟
·第二十四回 王之一辦僑報歎難 大風堂設壽宴談吃
·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第二十六回 中秋賞月翠華輪 夤夜看戲白蛇傳
·第二十七回 賣畫賑濟故鄉人 新春閒談蘭亭序
·第二十八回 老嫂陳情家中事 長詩追憶舊老情
·第二十九回 王之一獻圖說荒唐 張大千狂塗辨清濁
·第三十回 香港聚會說緣分
·三十一回 哀老妻長別節寒食 畫巨荷閒聊鑒古墨
·第三十二回 楊浣清一屙升天 孫家勤千里投師
·第三十三回 鐵幕難阻師生情
·第三十四回 循循善誘教子女 振振有詞說忠義
·第三十五回 馬連良說話身不由己 孟小冬畫像綽約多姿
·第三十六回 心慶稟告家中事 大千拒賣俗客畫
·第三十七回 含飴弄孫享天倫 世事滄桑歎流光
·第三十八回 九牛一毛上等好筆 四維八德絕代名園
·第三十九回 林語堂問傅增湘軼事 張大千說琉璃廠淘寶
·第四十回 提張學良那段舊事 看萊茵河這片風光
·第四十一回 大千因緣識“天才” 少帥慷慨贈“紅梅”
·第四十二回 老友訣別一掬英雄淚 結伴雲遊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见义勇为

   却说老记跟着人群,看见两位阿O扭在一起厮打,一个拖着对方的衣领,一个拉着对方的衣袖,推推搡搡,好不热闹,那场面和当年他们的祖宗阿Q和王胡在土谷祠前开架一样,勇猛异常。奇怪的是,旁观者在一旁助威呐喊,竟然没有人劝架。老记实在看不惯,上前拖住凶猛的一方问:“你为什么打人?”
   这厮抹着划破的脸蛋,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忿忿道:“他说我娘拉的屎是臭的。”
   那厮也不相让,推了推对方道:“难道你妈拉的屎是香的不成,我说了真话有什么过错?”
   那厮的话,激怒了众人,大家齐声道:“打死他!打死他!我们阿O王国是讲究孝道的国家,做儿子的怎么可以议论老娘屎的香臭!”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自古是儿不厌娘丑,当儿子的怎么可以这样,反了,反了。”一位戴眼镜的老夫子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一个读书人模样的人叫得特别响:“不得了,不得了,如今真的如老祖宗阿Q说的,儿子骂老子,连娘老子的屎都敢评论了。”
   那厮了听众人的咒骂,知道犯了众怒,赶紧松开双手,撒腿就逃,边逃边骂:“都是一批糊涂蛋,难道娘老子和洋和尚通奸,也不让儿子说!”
   众人听了,更是怒气冲天,大吼:“用坦克车压死他!用坦克车压死他!”有的甚至追上去,扔石子,吐唾沫。
   老记看到这副闹剧,心想,这阿O王国的糟粕文化已经根深蒂固,绝非是几代人可以改造的。于是叹息一声,朝别处走去。
   老记才走得几十步,忽见前面有条大河,河边聚着一群人,对这河面指指点点。老记推开人群,挤到前面,只见一个儿童正在水面上挣扎,可是围观者没有一个肯跳水拯救,一位老太太在一旁哀求一个青年道:“求求您救救我的小孙子吧!”
   那青年人把眼珠朝天一翻,右手一摊:“拿钱来!”
   “多少?”老人说着,往口袋里掏钱。
   “一千元!”
   老人数了数说:“我只有八百元,您先拿着,过一会我再给你补上二百。”
   “不行。”青年人傲慢地摆摆手。
   “人命关天,那容得你讨价还价!”老记一声怒吼,脱掉外衣,朝河里跳去。可怜那孩子喝足了水,正慢慢向水里沉去。幸亏老记年轻时练得一身好水性,双腿击浪,一手拖住孩子,使劲往前推,才算化险为夷。
   当老记救上孩子时,被前来看热闹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老奶奶扑上前对老记磕了几个响头。老记赶紧扶起她道:“别客气,别客气,救孩子要紧,见义勇为的事是每个公民的责任。”说罢,弯下腰为孩子做人工呼吸。
   不一会孩子醒过来了。
   人群中一阵欢呼,老记听到这声音,心想,这民族的胸膛里还有一丝余温,或许有拯救的希望。
   孩子救过来了,老奶奶一定要请老记去她家中作客,老记百般推辞,老奶奶就是不肯。经过几个回合的客气,老记想,不妨假次机会,了解一下民情,于是半推半就地背上孩子,跟着老奶奶回家去。
   绕过成堆的垃圾小山,穿过晾在巷子上空旗幡飘拂般的衣裤,来到一间破旧歪斜的小屋前,老记发现这里离土谷祠不远。
   这是一间破旧的老屋,一个壮年人躺在床上,看见老记背着孩子进门,勉强坐起来招呼。老记放下孩子,老奶奶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前几天给警察打伤了,躺在家里休养。”
   老记诧异道:“警察怎么可以打人,这是违反法律的。”
   老奶奶道:“警察打人是合法的,老百姓不给警察打,给谁打?”
   老记想,这天下还有甘愿给警察打的民族,这O王国的百姓实在是没救了。
   “唉——”躺在床上的壮年人叹了口气。
   老记上前问:“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壮年人指指半间坍塌的破屋道:“一伙房屋商人,伙同政府官员领了一群警察前来拆房,我前去阻止,硬被打了。”
   老奶奶道:“他们看中这块地皮,要盖一座歌舞厅。”
   老记纳罕道:“政府不是给你们补贴的吗?”
   壮年人道:“政府给的钱,经过各级官僚层层扣克,到了我们手里,还不够买市里的一间厕所。”
   老记问:“看你年纪,也应该工作多年了,难道没有积蓄,不能自己补贴些吗?”
   说到积蓄,壮年人愤怒道:“这几年工厂那些当官的只管自己捞钱,哪顾工人的收入。他们老总在一起不是商量将企业搞好,而是相互勾结,设法将国家的财富弄到自己的口袋里去。”
   正说着,门外进来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人。壮年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妹夫,在一所中学当老师。”
   老记主动和他寒暄几句。中年人朝窗外扫视一阵,愤愤道:“不将马主邪教驱除出去,我们阿O王国不会有希望。”
   老记好奇问:“何以见得?”
   那人道:“人本来就有劣根性,贪婪、自私、虚荣、残杀……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的先哲要教导我们‘和为贵’,以和治国,不料这个马主教的理论是提倡人类内斗,相互残杀,自我们王国信奉马主教的邪教理论后,不知牺牲了多少条无辜生命……”
   这时候门外出现了可疑人影,那人放低声音道:“阿O一世是马主教的忠实信徒,他把王国带进邪教的的死胡同,然后变着法儿杀戮人民,这还不够,还公然下令教唆人民说‘不斗行吗?’,他活着的二十多年,把阿O王国整得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到了阿O王国第十三世祖的时候,看这局面实在维持不下去了,搞了个个高压政策转移,所谓转移,只是变着个法儿,表面上看是放松了,实际上内里对百姓看管得更紧,尤其是对你们外来的人,表面上客气,内底里是一句一动都有看管,你们的电话有人窃听,你们的行动都有人监视,希望你多加小心为是。”说罢,连招呼不打就走了。
   老记正感纳罕,壮年人劝慰道:“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吧,在这里时间待长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老记掏出一只红包,塞给老奶奶道:“您老多保重,现在民主世界已经发展到新世纪的地步,少数人搞一手遮天,不会长久的。”
   
   五、道听途说
    如此是非之地,看来不是久恋之处,老记出了老奶奶家,迎面开来一辆出租车,大白天开着大光灯。老记因刚才把车停在广场上,又不认得路,只得招拦来车。
    一上车,老记问:“你为什么大白天开大光灯呀?”
   司机没好气道:“你不看这世界多黑呀,不开灯行吗?”
   老记凭着职业嗅觉,觉得又是一个采访的好时机,问道:“你说这世界黑暗,举几个列子给我听听看。”
   司机朝他望一眼道:“看你这派头就是从大唐国来的,说给你听了也不会有麻烦。我们吃这行饭的,上不懂天文,下不懂地理,就是懂人间。”
   那你就讲些人间的事让我长长见识吧。老记央求道。
   “咱阿O王国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司机忿忿道。
   老记惊讶道:“你们王国戒严啦?”
   司机笑道:“那倒没有,我说的是收税岗哨,没开几千米就设一个收税口子,简直是岗哨林立,雁过拔毛,老百姓反感透了。”
   “这些岗哨都合法吗?”老记问。
   “哈哈。”司机笑起来了,在我们阿O王国谁有权,谁说的话就合法,这村村寨寨,长年来都穷花了眼,十三世说要改革开放,村寨都要装点门面——”
   “装点门面干啥?”老记不解问。
   “你这人真天真,不装点门面,外商怎么会上当受骗,来投资呀!”
   “对,对,你说下去吧。”老记恍然大悟。
   “下级向上级要钱,上级的钱都给贪官污吏捞走了,只得发个命令,叫做‘要钱没有,但可以给政策’。”
   “给政策就是下级政府可以胡乱指令老百姓要钱。”司机解释道。
   “哦,我懂了,所以各级政府都有权可以设立岗哨,从百姓头上刮钱。”老记明白了。
   司机接着道:“自从设立岗哨以来,全国管制这一行的官员没有一个不出问题的,开始时,还在媒体上曝光,后来因为太多,上面下令索性不报道了。”
   老记道:“这些事大唐都知道。”
   说着,前面就有一个岗哨,司机交罢钱,刚开出一公里来地,后面追来一辆摩托车,一位戴钢盔的警察拦住司机道:“刚才你踩了线,罚款二百元。”
   司机争辩道:“刚才我踩线在甲地,现在已是乙地的界域了。你是甲地的警察,还管这件事吗?”
   警察推推大盖帽,吼道:“我们甲乙两抵的警察是联手的,你要不主动罚,我给乙地的警察打个电话,教你加倍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司机见警察动真格了,陪笑道:“先生您别发火,咱们谈个条件,我给你一百元现款,不要收据,大家了事,好不?”
   警察脸展笑容,顾不得旁边有人,连连称好。
   司机塞过一张百元大钞。警察连看也不看,接过钱就发动摩托车掉头回去。
   司机也踩动油门,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路无话,开了大约五公里地,司机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道:“现在他追不上来了。”
   老记奇怪道:“既然你罚了款,为什么还怕他追上来?”
   “嘻嘻,我刚才给了他一张假币,那家伙贪赃枉法,连看也不看,就塞进口袋。”司机得意一笑,回头做个鬼脸。
   老记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暗暗道:“可怕,无赖政府,刁民百姓。”
   
   六、后 记
    车子又经过几个交费口,不一会就到了刚才停车的地方。
   刚下车,看见攻关大臣已经带领一批下属守候在那里了,看见老记过来,连忙迎上前握手道:“辛苦,辛苦!”
    老记诧异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来啦?”
    公关大臣道:“外来人到我们王国,犹如鱼儿落进金鱼缸,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这要感激现代科学技术,所以我们马主教的江山永垂不朽。”
    “嗬嗬,”老记只有干笑。
    攻关大臣递过一叠资料,交给老记道:“你们当记者的,写文章是件很辛苦的事,我这里有篇统一稿子,是对外宣传的,你拿回去照抄就是了。”
    老记知道,阿O王国宣传部门早就臭名昭著,但又碍着面子不好回绝,只得道谢接过。
    攻关大臣见老记掏出钥匙开车门,着急道:“你要回去了?”
    “真是,我今晚还要发稿。”
    攻关大臣一把拖住他,嚷嚷道:“我们阿O王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历史,是礼仪之邦,你不吃饭就回去,是万万不能的。”
    身后的小罗罗也起哄道:“你不吃,我们也吃不成了。”
    老记纳罕道:“你吃你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位小罗罗直言道:“我们这里有规定,请客人吃饭,我们陪吃的可以报销,否则我们也吃不成了。”
    小罗罗的话被攻关大臣听见了。他瞪起眼珠呵斥道:“这是国家机密,你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罪,回头我跟你算帐。”
    小罗罗哭丧着脸,哀求老记道:“您如不留下吃饭,我的罪孽就更重了。”
    见这阵势,老记只得应允留下。
    众人转忧为喜,由公关大臣领了,进入一家叫“翠蜓轩”的酒楼。
    要说吃的,阿O王国堪称天下第一,这里从蚂蚁到猴脑,无一不上筵席,就是蝎子、蚂蚱也是珍馐美肴,恕笔者不在这里浪费笔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