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翻拍常识(访谈录)]
阿钟文集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翻拍常识(访谈录)

   阿钟: 我们总是用一种习惯的看法去读很多东西,我们怎样从一种习惯的看法中走出来,这是我们在阅读艺术作品的时候首先会遇到的问题。那么,你的作品是不是自觉地承担起这方面的责任?
   
   刘新华: 是的。清算、清理视觉概念。
   
   阿钟: 那么,我们从哪里去取得这个概念?是从概念里面取得概念,还是从世界本身取得?

   
   刘新华: 应该说我们是翻拍概念,翻拍常识,我们取材于概念本身。
   
   阿钟: 你能解释一下“工具摄影”的含义吗?
   
   刘新华: 因为概念就像我们的词典一样,在一本词典里有许多词,这些词汇其实是被常识概念化了。我们怎么去解释它?比方说鞋子、天、思想,这些都有一个概念性的解释。而我们的视觉世界也是被概念化、被常识化的。政治、商业、宗教、艺术、我们的日常生活都会去运用它。比方说照相,一个姿势一个动作,不管是迎宾小姐还是一个官僚,他们的动作都有常识的造型。对这些常识的造型,我就要从美术、或者视觉艺术的角度去清理它。因为政治和商业都在操控和利用这个东西,不仅来欺骗我们,还阻碍了我们的审美行为。我在美术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在其他老师嘴里,我能听见大量这样的话。其实,全世界都是这样。这个清理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从远古时期,历史上过来,我们人类无法回避造型。这是人类的一个本能。我们把本能常识化了,或者是把它夸张。我们今天的广告设计人员,他们都有广告图库可用。开始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我没有想到图库。我有一次在上海,在一个设计公司随手翻到一本图库,哇……,天空,你要找天空,就有成百上千的天空,各种的天空,里面全有。晚霞、爱情、爱的真谛(笑),都有图示。太有意思了!我马上着手翻拍“爱的真谛”。要是在这个展览里边,我把这个“爱的真谛”放大展示出来,人们一定会笑死。这就是我的意义所在。所以我为什么要说“工具摄影”,实际是一个词典。
   
   阿钟: 也就是说,我们人类所有的情感都可以归类。
   
   刘新华: 没错。我要让我的艺术、我的作品变得更加枯燥。怎么枯燥?枯燥得让你都无法看下去。我拍爱情,我就寻找爱情的照片;甚至我还找一些非常中性的词,用图示来代替,把它归类,编成词典:视觉词典。当我们在阅读它的时候,就会感到,我们人类是多么的荒谬。
   
   阿钟: 你觉得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探索真实?
   
   刘新华: 不,真实在这里已经不是最重要的。
   
   阿钟: 那么你的视觉词典是不是就是一种本义的还原过程?
   
   刘新华: 在造型的美学意义上说,我们在进行一次大清理。因为我是从事造型艺术的、从事美术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太敏感了。我们看中世纪的绘画,那些表现圣经题材的绘画,那些造型,或者说任何一个民族,他们都有自己的仪式,仪式就有形式感,这种形式就延续下来阻碍了我们,当然也给我们带来了审美。这种审美已经固定到僵化的程度。
   
   阿钟: 我问一个常识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审美?请你谈一下。
   
   刘新华: 其实这是一个高深的问题。我认为审美就是仪式。所以,我这项工作,它存在一个悖论,本来人类不可回避的问题,我去追踪这个问题,那对艺术家、思想家来说具有巨大的魅力。
   
   阿钟: 有人说诗人就是思想家,我觉得可以把这句话扩充一下:艺术家也是思想家。
   
   刘新华: 当然。我们的宗旨就是思想和艺术。牢牢地抓住这两点,就是对人类文明和道德最好的坚持。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艺术能监督法律。这句话说得非常粗糙,但它有一种含义在里面。但尽管这样,我想要把这句话写成横幅,写成标语。我觉得有必要去阐述这句话。比方说,什么是常识?常识比习惯这个词更具有思想性和理论性,概念性也更强。
   
   阿钟: 思想家的一个责任,就是对概念进行清理。
   
   刘新华: 对。
   
   阿钟: 那么,你开始做这个作品大概是什么时候?
   
   刘新华: 我真正和王浪开始做这个作品是在2005年。
   
   阿钟: 准备期应该更长?
   
   刘新华: 那太长了。2004年的时候,我和苟红冰谈,我们准备合作。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合作下去。2005年又到上海补充材料,与王浪继续合作这件事。
   
   阿钟: 那么你在这个作品中是不是已经充分表达了你想要表达的东西?
   
   刘新华: 没有。怎么说呢?只能说很多想法越来越清晰。我今天说话老是表达不出我心里想说的话。有一个美妙的说法,就是你总是够不着彼岸。满脑子的想法,在这些作品里面始终没有实现。下一步作品里面可能可以实现一点,再下一步再实现一点……
   
   阿钟: 对你的作品,作为一个观众、或者读者,他怎么来介入?
   
   刘新华: 很多人拿着这本画册,总是说:“哦,你们是在拍……”。我对王浪这么说:“我们这书啊,编这本画册,就把它当做一年级到六年级这么一个初级阶段,一个小学读本。我们下一步要进到初中、高中、研究生、博士生,最后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从主观考虑的艺术家。”很多人说你们做的作品有点不像艺术家做的东西。我只有沉默。我不想多解释,因为我自己清楚。
   
   阿钟: 这是我们对艺术家、对艺术本身怎样去认识的一个问题。
   
   刘新华: 对。
   
   阿钟: 他提这个问题有他的角度。
   
   刘新华: 所以我不想多说,我只说了一句:“我这是小学教材”。说到教材,我编这个画册,应该有一定的历史性、叙述性、系统性和类别性。果然,很多人看了以后觉得基本上达到了。大量的图片,有一定的叙述性,有一定的历史性,有一定的条理性和类别性。我们花了半年时间编这本画册,最后明确了这个想法。很多人说,你们这本画册不应该编这么厚。我不同意。因为这是一个系统工作。
   
   阿钟: 还有一个教育工作。
   
   刘新华: 一定要让普通老百姓都能看懂。因为它是常识,因为我们的命题就是翻拍常识。
   
   阿钟: 所以有时候一个概念的提出很重要。
   
   刘新华: 因为一个概念可能就是一个思想的觉悟。
   
   阿钟: 是我们认识事物的一个关键。
   
   刘新华: 一个切入口。一个“工具摄影”,一个“翻拍常识”,人们就有了一个理解的路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明白,嚯,他们原来早下过定义,思想已在那个地方被确立下来。
   
   我痛苦的时候说话没有对手。有时候我想,一个重要人物的出现,一个重要思想的产生甚至能导致一场革命。这是一个污秽的世界,也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在一个多元的世界里,一个人很容易被另一个人嘲笑。因为无知。多元带来了大量的无知和垃圾,就会嘲笑一种心灵的感受。
   
   阿钟: 一个真正的思想家是应该站在一个高度进行俯视。如果你不能站在一个高度,你就很难看清我们这个现象界,因为这个现象界是错综复杂的。你如果陷在这个现象界里面,你就很难达到一种宏观的把握。真正的思想家是罕见的。而我所说的思想家是一个泛指,它应该包括艺术家、文学家。
   
   刘新华: 也包括科学家。上次我们俩曾谈到那个印度思想家……
   
   阿钟: 克里希那穆提。
   
   刘新华: 我读了他的书以后,我说,他永远是我的一面镜子。
   
   阿钟: 他有一个与藏密大师的对话,谈关于冥想的话题,一般人很难把握他们所达到的那种精神维度。你必须去感应,而不是通过语言、通过概念。他们的谈话很简洁,简洁到没有逻辑。那是一种真正诗化的交流,而不是对现象的常识性的、或说习惯性的表述。
   
   刘新华: 我给他一个绰号:反人类的恐怖分子(笑)。这是我对他由衷的赞美。
(2010/03/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