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李芳敏144000
·“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心”
·19 所以,我們總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造就的事。
·神能依照我所傳的福音和耶穌基督所傳的信息,照著他奧祕的啟示,堅定你們。 26 這奧祕自古以來祕而不宣,但現在藉著眾先知所寫的,照著永恆的 神的諭旨,已經向萬國顯明出來,使他們相信而順服。 27 願榮耀藉著耶穌基督,歸給獨一全智的 神,直到永遠。阿們。
·羅15:17所以,在神的事上,我在基督耶穌裡倒有可以引以為榮的18別的我不敢說,我只說基督藉著我所作的事,就是用言語行為,藉著神蹟和奇事的大能, 以及聖靈的大能,使外族人順服;這樣,我從耶路撒冷直到以利里古,把基督的福音都傳開了.19 20我立定主意,不在宣揚過基督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立在別人的根基上
·弟兄們,你們想想,你們這些蒙召的,按人來看有智慧的不多,有權勢的不多,出身尊貴的也不多。
·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
· 11 但現在我寫信告訴你們,如果有稱為弟兄,卻是行淫亂、貪心、拜偶像、辱罵人、醉酒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和他來往,連和他吃飯都不可。 12 審判教外的人,跟我有甚麼關係?教內的人不是你們審判的嗎? 13 至於教外的人, 神會審判他們。你們要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
·attention to evil & rubbish TV 2 media program :
·15 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就是基督的肢體嗎?這樣,我們可以把基督的肢體當作娼妓的肢體嗎?當然不可以! 16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17 但那與主聯合的,就是與他成為一靈了。 18 你們要逃避淫亂的事。人所犯的,無論是甚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唯有行淫亂的,是
·39 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受約束的;丈夫若死了,她就可以自由地嫁給她願意嫁的人,只是要嫁給主裡的人。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
·他期望的是公平,但看到的只是流血的事
·他期望的是公平,但看到的只是流血的事;他期望的是公义,听到的只是哀叫声。
·讚 美 、 尊 崇 、 恭 敬 天 上 的 王 ; 因 為 他 所 做 的 全 都 誠 實 , 他 所 行 的 也 都 公 平 。
·因 為 我 們 成 了 一 臺 戲 , 給 世 人 和 天 使 觀 看 。 20 因 為 神 的 國 不 在 乎 言 語 , 乃 在 乎 權 能 。
·她就可以自由地嫁給她願意嫁的人,只是要嫁給主裡的人。
·2 如果有人自以為知道些甚麼,那麼,他應該知道的,他還是不知道。
· 7 有誰當兵要自備糧餉呢?有誰栽種葡萄園,不吃園裡的果子呢?有誰牧養羊群,不喝羊的奶呢?
· 13 你們所受的試探,無非是人受得起的; 神是信實的,他必不容許你們受試探過於你們抵受得住的,而且在受試探的時候,必定給你們開一條出路,使你們能忍受得住。
·这个就是一个恶魔[真理之家]反击的方法吗?
·羅 馬 書 3:3 即使有人不信﹐又有甚麼關系呢﹖難道他們的不信會使神的信實無效嗎﹖
·这是我anneleefm先知的話
·启示录16 :18於是有閃電、響聲、雷轟和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發生過這麼大的地震, 19 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它。20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21有大冰雹從天上落在人的身上,每塊重約四十公斤。由於這冰雹的災,人就褻瀆神
·。 55 死亡啊!你的勝利在哪裡?死亡啊!你的毒刺在哪裡?”
·24 再後,末期到了的時候,基督把所有的統治者、掌權者和有能者都毀滅了,就把國度交給父 神。 25 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直到 神把所有的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 26 最後要毀滅的仇敵就是死,
· :( better end time now
· :( better end time now
· :( better end time now
· :( better end time now
·:( better end time now
·:( better end time now
·:( better end time now
·詩 篇 8 :9 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詩 篇 5 :11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樂。
·15 於是我稱頌快樂,因為人在日光之下最好是吃喝快樂。這是人在日光之下, 神賜給他一生的年日裡,從自己勞碌中所得的享受。
·1 何西阿贖回不忠的妻子耶和華對我說:“你再去愛一個婦人,這婦人是為情人所愛,又是個淫婦,就像耶和華愛以色列人,雖然他們轉去跟隨別神,喜愛葡萄餅。”
·以色列人/华人的罪行。 以色列人/华人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要與這地的居民爭辯,因為在這地上沒有誠實,沒有慈愛,也沒有認識 神的知識;2 只有起假誓、撒謊、殘殺、偷盜、姦淫、行強暴,以至流人血事件相繼而來。3 因此,這地必悲哀,地上所有的居民、田野的走獸、空中的飛鳥都必衰微、枯萎,連海裡的魚也要滅亡。
·18 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也不能救他們,全地都要被他的妒火吞滅;因為他要徹底毀滅地上所有的居民,真是可怕的毀滅。
·10 由於他們的狂傲,這事就臨到他們;因為他們自誇自大,辱罵萬軍之耶和華的子民。 11 對於他們,耶和華是可畏懼的,因為他要消滅地上一切神祇;那時,列國海島上的居民,都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他。
·15 耶和華已經除去你們的刑罰,趕走你們的仇敵。以色列的王,耶和華在你們中間,你們必不再懼怕災禍。
· 8 因此,在一日之內她的災難必然來到,就是死亡、悲哀和饑荒;她還要在火中被燒掉,因為審判她的主 神是大有能力的。
·9 他們唱著新歌,說:“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 神, 10 使他們成為我們 神的國度和祭司,他們要在地上執掌王權。”
·17 我這樣決定,難道是反覆不定嗎?我所決定的,難道是體貼肉體而定,使我忽是忽非嗎?
· 7 倒不如饒恕他,安慰他,免得他因憂愁過度而受不了。
·2 你們就是我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裡,是眾人所認識所誦讀的, 3 顯明你們自己是基督的書信,是藉著我們寫成的,不是用墨,而是用永活 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而是寫在心版上。
·11 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為耶穌的緣故常常被人置於死地,好讓耶穌的生也在我們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19 就是 神在基督裡使世人與他自己和好,不再追究他們的過犯,並且把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
·10 好像憂愁,卻是常常喜樂的;好像貧窮,卻使很多人富足;好像是甚麼都沒有,卻是樣樣都有。
·1 所以,親愛的,我們有了這些應許,就應該潔淨自己,除去身體和心靈上的一切污穢,存著敬畏 神的心,達到成聖的地步。
·13 這不是要別人輕省,你們受累,而是要大家都均等。
· 7 各人要照著心裡所決定的捐輸,不要為難,不必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 神所喜愛的。
·林後6:14分別為聖.你們和不信的人不可共負一軛,義和不法有甚麼相同呢?光明和黑暗怎能相通呢?15基督和彼列(“彼列”是撒但的別名)怎能和諧呢?信的和不信的有甚麼聯繫呢?16神的殿和偶像怎能協調呢?我們就是永生神的殿,正如神說:“我要住在他們中間,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13 我就必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回轉歸向你。
·6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神啊!求你為我造一顆清潔的心
·有福的人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
·勇士啊!你為甚麼以作惡自誇呢?
·神在教會裡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
·7 你們看事情,只看表面。
· 18 既然有許多人按著世俗的標準誇口,我也要誇口。
·9 他卻對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讓基督的能力臨到我的身上。
·8 我們不能作甚麼事違背真理,只能維護真理。
·Why Jiaoyou8 add so many 鬼佬?
·are you sure you know上帝是西方文明统治人类的一种欺诈工具而已啊?
·以賽 亞 書 66 :24 他們要出去,觀看那些悖逆我的人的屍體;因為他們的蟲是不死的,他們的火是不滅的;他們必成為所有人恨惡的
·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耶十七 9)
·我說話,你們都不聽,反倒行我眼中看為惡的事,選擇我所不喜悅的事。6 聽啊!有喧嚷的聲音出自城中;有聲音出於殿裡。這是耶和華向他的仇敵施行報應的聲音!
·我現在所作的,將來還要作,為了要斷絕那些投機分子的機會,不讓他們在所誇的事上,被人認為是跟我們一樣的。 歌 林 多 後 書 11: 12
·9 我們已經說過,現在我要再說,如果有人傳給你們的和你們以前所領受的福音不同,他就該受咒詛。 10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歡心,還是要得 神的歡心呢?難道我想討人歡喜嗎?如果我仍然要討人歡喜,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4 這是因為有些混進來的假弟兄,暗暗地來偵查我們在基督耶穌裡享有的自由,為的是要轄制我們。 5 對這些人,我們一點也沒有讓步妥協,為了要使福音的真理存留在你們中間。
· 3 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你們既然靠著聖靈開始,現在還要靠著肉體成全嗎?
·28 可是,弟兄們,你們是按著應許作兒女的,好像以撒一樣。 29 不過,當時那按著肉體生的,迫害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
·1勇士啊!你為甚麼以作惡自誇呢? 神的慈愛是常存的。 2 你圖謀毀滅,你的舌頭鋒利像剃刀,常弄詭詐。 3 你喜愛作惡過於行善,喜愛撒謊過於說實話。4 你喜愛你詭詐的舌頭,所說一切毀滅人的話。
·34 你們理當醒悟過來,不要犯罪
·25 如果我們靠聖靈活著,就應該順著聖靈行事。 26 我們不可貪圖虛榮,彼此
·6 在聖道上受教的,應該和施教的人分享自己的一切美物。 7 不要自欺, 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8 順著自己的肉體撒種的,必定從肉體收取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定從聖靈收取永生。
·3 如果有人本來沒有甚麼了不起,卻自以為是了不起的,就是欺騙自己。
·7 不要自欺, 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8 順著自己的肉體撒種的,必定從肉體收取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定從聖靈收取永生。
·7 不要自欺, 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l Know Who Holds Tomorrow ZT
·所以,我也必選擇迷惑他們的事,使他們所懼怕的臨到他們身上;因為我呼喚你們,卻沒有人回答
·9 我們已經說過,現在我要再說,如果有人傳給你們的和你們以前所領受的福音不同,他就該受咒詛
·丈夫(TCH)若死了,她就脫離了律法的約束,如果她(anneleefm)歸屬別的男人,也不是淫婦。
· 19  神照著他強大的力量,向我們信他的人顯出的能力,是何等的浩大。 20 這力量運行在基督身上,使他從死人中復活,並且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 21 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作主的,和今生來世所能舉出的一切名銜。
·你的时刻将来临!ZT 我的时刻将来临!^^
·1 論信心.信就是對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還沒有看見的事的明證。
· 8 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 神所賜的; 9 這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10 我們原是 神所作成的,是在基督耶穌裡創造的,為的是要我們行各樣的善事,就是 神預先所安排的。
· 5 這奧祕在以前的世代並沒有讓世人知道,不像現在藉著聖靈啟示了聖使徒和先知那樣。 6 這奧祕就是外族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可以同作後嗣,同為一體,同蒙應許。
·8 我本來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 神還是賜給我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族人, 9 並且使眾人明白那奧祕的救世計劃是甚麼(這奧祕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的 神裡面的), 10 為了要使天上執政的和掌權的,現在藉著教會都可以知道 神各樣的智慧。
·Hugo: 陽奉陰違與陰奉陽違 ZT
·You are wrong! 回应 :[心灵创新欺诈是人类第一生产力 胡祈胡想 you are wrong!
·You are wrong! 回应 :[心灵创新欺诈是人类第一生产力 胡祈胡想 you are wrong!
·You are wrong! 回应 :[心灵创新欺诈是人类第一生产力 胡祈胡想 you are wrong!
·我是外族人的使 徒!
·回应 ;胡祈胡想. 我是外族人的使 徒!
·do this is the reason why no one look for me in jiayuan?
·13 直到我們眾人對 神的兒子都有一致的信仰和認識,可以長大成人,達到基督豐盛長成的身量; 14 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騙人的手段,給異教之風搖撼,飄來飄去,
·6 要作光明的兒女.不要給別人用空言欺騙了你們,正因為這些事, 神的震怒必定臨到那些悖逆的人。 7 所以,不要與他們同流合污。
·14 因此,你們要站穩,用真理當帶子束腰,披上公義的胸甲, 15 把和平的福音預備好了,當作鞋子,穿在腳上, 16 拿起信心的盾牌,用來撲滅那惡者所有的火箭; 17 並且要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起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這种情形,對他們來說,确然可怕之至,
   因為權力中心一直以為所有人都在控制之下,尤其是那六十人,被挑選出來,
   負有重大任務,被認為是忠誠可靠分子,卻接受了背叛指令,
   要他們在組織的監視下消失。
   可怕的不止是六十個人的叛變,而是叛變的過程,權力中心一無所知!

   權力中心更感到害怕的是完全不知道叛變的指令者,是甚么身分,為何要發動叛變。
   本來權力中心以為一切它都了若指掌,現在卻發現它有太多的不知道!
   而最令權力中心憤怒和害怕的是,它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叛變,
   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叛變之中,
   不知道這种在他們掌握之中的叛變行動已經進行了多久。
   這是對權力的挑戰──而他們感到這個挑戰他們將無力應付,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存!
   生命配額還沒有到手,權力基礎卻已經動搖,這如何不令他們心惊肉跳!
   [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菲律賓的那一個,運气還好些,可以流亡外國;羅馬尼亞的那一個,
   就硬是從車上被拉了下來,被子彈射了個腦漿四濺。
   常言道: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同樣身分的人,看了這樣的下場,能不心寒?]
   
   ---------------------------------------------------------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買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index.html
   
   ---------------------------------------------------------
   九、叛變的震撼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010.htm
   
   九、叛變的震撼
   
      她說了之后,頓了一頓,才道:“大胡子很是沮喪,
    他想了半天,才說:除了衛斯理之外,只怕沒有人可以找出那個征求者來了。”
      我啼笑皆非:“多謝他看得起我,只可惜我是泥菩薩過江,
    自身難保──對了,你們三個人,又是怎么會走在一起的?”
      柳絮的回答,有一大半在我的意料之中。
    她道:“我知道天下對生命配額轉移最有興趣的是兩种人,一种是富豪,一种是權貴。
    所以我先去找朱槿──大亨對這個可以令他長命百歲的征求啟事,一定有所行動,
    我想了解一下他們行動的結果。”
      朱槿接下去說:“大亨和陶啟泉這兩大豪富,這次總算同心合力,攜手合作。
    他們聯合了一干豪富,第一步是去找衛斯理,听說在衛斯理那里,
    豪富們碰的釘子不小。”
      我笑了一下:“各人立場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我仍然答應有結果就告訴他們,
    可是他們后來又勾結上了權貴,自然不必再在我這里找結果了。”
      雖然我明知權貴那一方面也沒有結果,可是我由于不知道何以會如此,所以我還是道:
    “現在全世界只有你們掌握了一千多個應征者的資料──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聯絡?”
      朱槿神情苦澀,連水葒也收起了一直挂在她俏臉上甜蜜的笑容。
    朱槿道:“事情很怪──”
      這已經是她第好几次說“事情很怪”了。
      小郭不耐煩:“你別老是說事情很怪──究竟怪在何處,請詳細說來。”
   
      朱槿不理會小郭的搶白:“我要從頭說起。那些應征者雖然都是經過挑選,
    忠誠可靠,但是在他們寄出應征信之后,還是受到了嚴密地監視。”
      我冷笑一聲:“這是你們一貫的行事方式,不足為奇。”
   
      朱槿裝作沒有听到,繼續道:“監視范圍很廣,他們的通信、電話、
    電腦等等都在監視之列。他們的行動有人跟蹤──他們之中任何人,
    和外界的接触,全都在監視之中。”
   
      這一次,我沒有表示意見。
      這些人既然是權力中心挑選出來的,受監視也是自愿,
    在一個主人和奴隸分得清清楚楚的社會中,總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反抗,
    也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討好主人。
   
      朱槿強調:“總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
    征求者要和他們聯絡,我們一定會知道。”
      我點頭:“我明白,總之一切都在控制之中──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消息,
    沒有和應征者聯絡?”
      朱槿現出迷惘的神色,說話也支吾:“我們……不知道……”
      我和小郭齊聲道:“這像話嗎?一切全在你們掌握之中,怎么會不知道?”
      朱槿還沒有回答,水葒先說:“情況有意料之外的變化,
    在那一千一百二十六人之中,有六十個人失蹤了!”
      我霍然起立,一時之間,竟不知說甚么才好。
      我總算知道她們為甚么要來找我了──凡是有想像中不可能發生的事發生,
    人們總會想到我,這當然是由于許多年來,我遇到的怪事甚多之故。
      像水葒剛才所說的情形,就是在理論上來說,絕對不會發生的事,可是實際上卻發生了。
      被監視的人,有上千個之多,听來很駭人听聞,好像也很困難,
    但是對慣于監視億万百姓一舉一動的權力中心而言,卻是簡單不過的事。
      而且事關權力老人万歲万万歲,那是頭等大事,辦事人等,豈敢怠慢,
    怎么會讓其中六十個人,失去了蹤跡?
      小郭的反應比我更強烈,他惊訝得連站也站不起來,怪聲叫道:“你再說一遍!”
      第二遍是朱槿說的,還是同樣的一句話:“有六十個人失了蹤。”
      事情放在那里──六十個在嚴密監視下的人不見了。可是我還是不能相信,
    因為這實在難以想像。
      我把心中的疑問提了出來:“貴地對百姓的控制如此嚴密,就算是普通老百姓,
    要玩消失,也不是容易之事,何況那六十個人是在監視之下!”
      水葒做了一個鬼臉:“要是事情容易解釋,我們也不會在這里了。”
      她說得很有道理,當然是他們遇到了不可解決的困難,才會找上門來的
    ──而且可以相信,他們必然試過各种辦法,最后逼不得已才來找我,
    因為他們知道我不會有甚么好臉色給他們看。
    對他們來說,到我這里尋求答案,已經是最后一條路了。
      由此可知,那些權力老人是多么急切想要買命曰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算買命可以成為事實,當然也只對活人才有作用。
    如果人已經死了,買來的命,只怕也派不上用處了。
    對于行將就木的老人來說,這是真正”只爭朝夕”的事。
      想到這里,我竟然很是幸災樂禍──雖然我們從小就被教導不可以這樣,
    可是偶然幸災樂禍一下,還真是感覺不錯。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
      除了小郭之外,三位女將顯然明白我為甚么忽然之間笑得那樣歡暢,
    她們不便表現心中的怒意,只好木然。
      我一面笑,一面道:“對不起,我真的感到好笑。”
      這時候,小郭也知道我為甚么那樣好笑了,
    他道:“我的感覺和你不一樣──我只感到可悲。”
      我道:“對他們來說,可悲;對我來說,可笑!”
   
      水葒笑嘻嘻道:“等到你自己死到臨頭的時候,你就不會感到可笑了。”
      這三個女將之中,看來還是水葒最厲害──她竟然能把攻擊性如此強烈的話,
    伴隨著如此甜蜜的笑容一起說出來。
      我也效法,用滿面笑容來說嚴肅的話。
    我道:“我并不習慣用任何方式,掠奪屬于他人的一切,所以和豪富們不同。
    豪富的成功,就是運用他們的智慧,千方百計把他人的歸于自己所有
    ──這是他們積聚財富的方法,所以他們才會想到買他人的生命,
    放在自己的身上。至于那些權力老人,比豪富更不堪,
    他們甚至于把剝奪老百姓的基本人權,當作是天經地義的事。
    對他們來說,如果可以強搶,就算死一万個老百姓,
    能令他們多活一天,他們也會毫不考慮去做!
    我就算要死了,也知道那是生命必然的結果,會坦然處之。
    并不是我有甚么特別──普通人都是如此,
    特別怕死的只是豪富和權力老人,所以他們感到可悲,我感到可笑!”
      我一口气說下來,居然仍舊笑容不減,小郭首先笑起來:
    “我修改剛才的話:我替他們感到可悲。”
      三人之中,反應不同。柳絮到底已經跳出了那個圈子,
    所以她對我的話,可以有同感,她低歎了一聲,沒有說甚么。
      朱槿和水葒卻不相同,她們不但在權力中心的范圍之內,
    而且又和超級大豪富有密切的關系,全是我的話攻擊的對象。
      (一個聲稱并且堅持是“無產者”建立的強權統治,卻和豪富們打得火熱,
    關系如水乳交融,這是人間最怪的怪事
    ──比起來,我經歷的那些事情,簡直不值一提。)
      朱槿和水葒齊聲道:“不說這些!”
      我伸手指向水葒:“是你先挑起話頭的。”
      水葒還真是能屈能伸,她站了起來,向我深深行了一個禮,
    用動听之极的聲音道:“是我的不對,請原諒。”
      我經歷過的場面之中,以這种場面最難應付,
    我只好揮了揮手,含糊不清地說道:“算了。”
      朱槿也像是甚么都沒有發生過,接著道:“那六十個人,几乎在同一時間失蹤──”
      小郭糾正她的話:“應該說:几乎在同一時間,
    你們發現那六十個人失了蹤──因為他們究竟是甚么時候失蹤的,你們并不能肯定。”
      朱槿點頭:“你說得對,他們是在同一天不見的,确切的時間不能肯定。”
      我心中更是大奇:“具体情形如何?他們都應該有專業人員跟蹤,怎么會不見了?”
      朱槿吸了一口气:“六十宗在跟蹤中失去目標的報告,
    都大同小异──目標在跟蹤途中消失。”
      我沒有出聲,等她作進一步的說明。
      我已經感到,事情有异乎尋常的怪异,也感到這六十個人的消失,
    和世界各地當日跟蹤搬去鐵箱的小貨車,遭到失敗,似乎有一些關系。
      不過我還說不出所以然來,需要朱槿提供更多資料。
      朱槿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卻令我莫名其妙。
      她道:“大霧──很濃的濃霧。”
      說了這一句話之后,頓了一頓,她才又道:“极濃的霧,衛先生,
    你生平見過最濃的霧,到甚么程度?當時情形又如何?”
   
      我耐著性子,回答她的問題:“有一次,夏天,清晨日出不久,
    在上海一個叫龍華的地方附近,我過一條小河,走在獨木橋上,低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