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李芳敏144000
·你們應該作行道的人,不要單作聽道的人,自己欺騙自己;23因為人若只作聽道
·唯有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他不是聽了就忘記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你們要謹慎,如果相咬相吞,恐怕彼此都要毀滅了。
·我是順從啟示去的;在那裡我對他們說明我在外族人中所傳的福音,私下講了給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希伯來書13:5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
·在這末後的日子,卻藉著他的兒子向我們說話。 神已經立他作萬有的承受者,
·神在古時候,曾經多次用種種方法,藉著先知向我們的祖先說話;2在這末後的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磨難、作傳福音者的工作,完成你的職務。
·你也要提防他,因為他極力抵擋我們的話。
·銅匠亞歷山大作了許多惡事陷害我,主必按著他所行的報應他。
·我第一次申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支持我,反而離棄我。但願這罪不要歸在他們
·如果有人傳別的教義,不接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純正的話語,和那敬虔的道理,
·其實敬虔而又知足,就是得大利的途徑,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
·有些人偏離了這些,就轉向無意義的辯論,7想要作律法教師,卻不明白自己講
·因為我們聽說,你們中間有人遊手好閒,甚麼工也不作,反倒專管閒事。
·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自食其力。
·這不法的人來到,是照著撒但的行動,行各樣的異能奇蹟和荒誕的事,
·叫所有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不要讓人用任何方法迷惑了你們,因為主的日子來到以前,必定有背道的事,並
·弟兄們,我們求你們要敬重那些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警戒遊手好閒的人,勉勵灰心喪志的人,扶助軟弱無力
·要常常喜樂,17 不住禱告,18 凡事謝恩;這就是 神在基督耶穌裡給你們的旨
·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20 不要藐視先知的話語。
·凡事都要察驗,好的要持守,22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神的旨意是要你們聖潔,遠避淫行
·神呼召我們,不是要我們沾染污穢,而是要我們聖潔。
·我們若信耶穌死了,又復活了,照樣,也應該相信那些靠著耶穌已經睡了的人,
·又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正如我們從前吩咐過你們,12
·我們現在照著主的話告訴你們:我們這些活著存留到主再來的人,絕不能在那些
·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時,有發令的聲音,有天使長的呼聲,還有 神的號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心,貪心就是
·我怕我來的時候,見你們不如我所想的,你們見我也不如你們所想的。
·難道不知道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面嗎?
·因為我是個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人民中間,又因為我親眼看見了大
·又對他們說:“經上記著:'殿要稱為禱告的殿。’你們竟把它弄成賊窩了。”
·他們來到耶路撒冷。耶穌進了聖殿,就把殿裡作買賣的人趕走,又推倒找換銀錢
·照樣,你們外面看來像義人,裡面卻充塞著虛偽和不法。
·我必用潔淨的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必潔淨你們的一切污穢,使你
·不要給別人用空言欺騙了你們,正因為這些事,神的震怒必定臨到那些悖逆的人
·除去身體和心靈上的一切污穢,存著敬畏神的心,達到成聖的地步。
·那時,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18你要對君王和太后說:“你們應從寶座下來,
·狡詐的心思,我要遠離;邪惡的事,我不參與。
·他愛咒詛,願咒詛臨到他;他不喜愛祝福,願福樂遠離他。他以咒詛當作衣服穿
·至於你,主耶和華啊!求你為你名的緣故恩待我;按著你美好的慈愛拯救我。因
·任憑他們咒詛,只願你賜福;願起來攻擊我的都蒙羞,你的僕人卻要歡喜。
·願敵對我的披戴羞辱;願他們以自己的恥辱為外袍披在身上。30我要用口極力稱
·其中的先知叛逆,像吼叫的獅子撕碎獵物;他們把人吞吃,搶奪財物和珍寶,使
·其中的官長好像撕碎獵物的豺狼,流人的血,滅人的命,為要得不義之財。
·這地的人民常常欺壓人,慣行搶掠,虧待困苦窮乏的人,毫無公理地去欺壓寄居
·所以我把我的忿怒倒在他們身上,用我烈怒之火消滅他們,把他們所行的報應在
·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地站在破口之處,使我不毀滅這
·改變世界的九個觀念 zt 這是ㄧ個每個人都有夢想,而且夢想都可以成真的年代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因為當時耶穌吩咐他:“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祭司啊!要與你辯論的是我。
·他們吃,卻吃不飽;行淫,人數卻不會增多;因為他們離棄了耶和華,不遵守他
·我的子民求問木頭,由木杖引導他們,因為淫蕩的心使他們走迷了路,他們就行
·因為你們男人自己離群與娼妓在一起,又與廟妓一同獻祭。這無知的人民必遭毀
·責備不肯悔改的城 “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
·還有你,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
·耶穌說:“我看見撒但,像閃電一樣從天墜落。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去踐踏蛇和蠍子,勝過仇敵的一切能力。絕對沒有甚麼能傷
·神說:“水要滋長生物;地上和天空之中,要有雀鳥飛翔!”
·神說:“地上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和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
·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殖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
·於是,神造了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各種昆蟲,各從
·於是,神創造了大魚和在水中滋生各種能活動的生物,各從其類;又創造了各種
·神說:“在天上穹蒼中,要有光體來分晝夜;這些光體要作為記號,定節令、日
·創世記1:16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體,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了星星。17神
·11神說:“地上要長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在地上
·7神造了穹蒼,把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分開了。8神稱穹蒼為天。有晚上
·是誰有能力,使一個天生沒有耳朵的聾啞原住民,在瞬間變得能聽、能說?
·創世記1: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神的靈運行在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4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開了。5神稱光為
·如何破解反動的修辭? zt
·臥軌事件凸顯的反動修辭(楊虔豪) zt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的有男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
·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Lahad Datu diceroboh kerana menuntut TANAH yang dijanjikan? zt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盼扁釋放, 友人提供公寓供住 zt
·美國前司法部長克拉克探監, 呼籲釋放陳水扁總統 zt
·從扁案透視馬英九的人權迫害!口說不干預實際介入! 文件曝光!扁家、扁朝
·誰說蔡英文不反核? zt
·所以,你們要除掉謊言,各人要與鄰舍說真話,因為我們彼此是肢體。
·黃德:“ 如果愛國家是錯,那我寧願不要對 ”。 Wong Tack: “Jika cinta N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启示录的14万4千人 2/5【奇妙真相 道格牧师】
·親愛的,不要每個靈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否出於神,因為有許多假先知已經
·凡是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不是出於神,而是敵基督者的靈;
·我們是屬於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於神的就不聽從我們。這樣,我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這种情形,對他們來說,确然可怕之至,
   因為權力中心一直以為所有人都在控制之下,尤其是那六十人,被挑選出來,
   負有重大任務,被認為是忠誠可靠分子,卻接受了背叛指令,
   要他們在組織的監視下消失。
   可怕的不止是六十個人的叛變,而是叛變的過程,權力中心一無所知!

   權力中心更感到害怕的是完全不知道叛變的指令者,是甚么身分,為何要發動叛變。
   本來權力中心以為一切它都了若指掌,現在卻發現它有太多的不知道!
   而最令權力中心憤怒和害怕的是,它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叛變,
   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叛變之中,
   不知道這种在他們掌握之中的叛變行動已經進行了多久。
   這是對權力的挑戰──而他們感到這個挑戰他們將無力應付,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存!
   生命配額還沒有到手,權力基礎卻已經動搖,這如何不令他們心惊肉跳!
   [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菲律賓的那一個,運气還好些,可以流亡外國;羅馬尼亞的那一個,
   就硬是從車上被拉了下來,被子彈射了個腦漿四濺。
   常言道: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同樣身分的人,看了這樣的下場,能不心寒?]
   
   ---------------------------------------------------------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買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index.html
   
   ---------------------------------------------------------
   九、叛變的震撼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010.htm
   
   九、叛變的震撼
   
      她說了之后,頓了一頓,才道:“大胡子很是沮喪,
    他想了半天,才說:除了衛斯理之外,只怕沒有人可以找出那個征求者來了。”
      我啼笑皆非:“多謝他看得起我,只可惜我是泥菩薩過江,
    自身難保──對了,你們三個人,又是怎么會走在一起的?”
      柳絮的回答,有一大半在我的意料之中。
    她道:“我知道天下對生命配額轉移最有興趣的是兩种人,一种是富豪,一种是權貴。
    所以我先去找朱槿──大亨對這個可以令他長命百歲的征求啟事,一定有所行動,
    我想了解一下他們行動的結果。”
      朱槿接下去說:“大亨和陶啟泉這兩大豪富,這次總算同心合力,攜手合作。
    他們聯合了一干豪富,第一步是去找衛斯理,听說在衛斯理那里,
    豪富們碰的釘子不小。”
      我笑了一下:“各人立場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我仍然答應有結果就告訴他們,
    可是他們后來又勾結上了權貴,自然不必再在我這里找結果了。”
      雖然我明知權貴那一方面也沒有結果,可是我由于不知道何以會如此,所以我還是道:
    “現在全世界只有你們掌握了一千多個應征者的資料──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聯絡?”
      朱槿神情苦澀,連水葒也收起了一直挂在她俏臉上甜蜜的笑容。
    朱槿道:“事情很怪──”
      這已經是她第好几次說“事情很怪”了。
      小郭不耐煩:“你別老是說事情很怪──究竟怪在何處,請詳細說來。”
   
      朱槿不理會小郭的搶白:“我要從頭說起。那些應征者雖然都是經過挑選,
    忠誠可靠,但是在他們寄出應征信之后,還是受到了嚴密地監視。”
      我冷笑一聲:“這是你們一貫的行事方式,不足為奇。”
   
      朱槿裝作沒有听到,繼續道:“監視范圍很廣,他們的通信、電話、
    電腦等等都在監視之列。他們的行動有人跟蹤──他們之中任何人,
    和外界的接触,全都在監視之中。”
   
      這一次,我沒有表示意見。
      這些人既然是權力中心挑選出來的,受監視也是自愿,
    在一個主人和奴隸分得清清楚楚的社會中,總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反抗,
    也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討好主人。
   
      朱槿強調:“總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
    征求者要和他們聯絡,我們一定會知道。”
      我點頭:“我明白,總之一切都在控制之中──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消息,
    沒有和應征者聯絡?”
      朱槿現出迷惘的神色,說話也支吾:“我們……不知道……”
      我和小郭齊聲道:“這像話嗎?一切全在你們掌握之中,怎么會不知道?”
      朱槿還沒有回答,水葒先說:“情況有意料之外的變化,
    在那一千一百二十六人之中,有六十個人失蹤了!”
      我霍然起立,一時之間,竟不知說甚么才好。
      我總算知道她們為甚么要來找我了──凡是有想像中不可能發生的事發生,
    人們總會想到我,這當然是由于許多年來,我遇到的怪事甚多之故。
      像水葒剛才所說的情形,就是在理論上來說,絕對不會發生的事,可是實際上卻發生了。
      被監視的人,有上千個之多,听來很駭人听聞,好像也很困難,
    但是對慣于監視億万百姓一舉一動的權力中心而言,卻是簡單不過的事。
      而且事關權力老人万歲万万歲,那是頭等大事,辦事人等,豈敢怠慢,
    怎么會讓其中六十個人,失去了蹤跡?
      小郭的反應比我更強烈,他惊訝得連站也站不起來,怪聲叫道:“你再說一遍!”
      第二遍是朱槿說的,還是同樣的一句話:“有六十個人失了蹤。”
      事情放在那里──六十個在嚴密監視下的人不見了。可是我還是不能相信,
    因為這實在難以想像。
      我把心中的疑問提了出來:“貴地對百姓的控制如此嚴密,就算是普通老百姓,
    要玩消失,也不是容易之事,何況那六十個人是在監視之下!”
      水葒做了一個鬼臉:“要是事情容易解釋,我們也不會在這里了。”
      她說得很有道理,當然是他們遇到了不可解決的困難,才會找上門來的
    ──而且可以相信,他們必然試過各种辦法,最后逼不得已才來找我,
    因為他們知道我不會有甚么好臉色給他們看。
    對他們來說,到我這里尋求答案,已經是最后一條路了。
      由此可知,那些權力老人是多么急切想要買命曰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算買命可以成為事實,當然也只對活人才有作用。
    如果人已經死了,買來的命,只怕也派不上用處了。
    對于行將就木的老人來說,這是真正”只爭朝夕”的事。
      想到這里,我竟然很是幸災樂禍──雖然我們從小就被教導不可以這樣,
    可是偶然幸災樂禍一下,還真是感覺不錯。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
      除了小郭之外,三位女將顯然明白我為甚么忽然之間笑得那樣歡暢,
    她們不便表現心中的怒意,只好木然。
      我一面笑,一面道:“對不起,我真的感到好笑。”
      這時候,小郭也知道我為甚么那樣好笑了,
    他道:“我的感覺和你不一樣──我只感到可悲。”
      我道:“對他們來說,可悲;對我來說,可笑!”
   
      水葒笑嘻嘻道:“等到你自己死到臨頭的時候,你就不會感到可笑了。”
      這三個女將之中,看來還是水葒最厲害──她竟然能把攻擊性如此強烈的話,
    伴隨著如此甜蜜的笑容一起說出來。
      我也效法,用滿面笑容來說嚴肅的話。
    我道:“我并不習慣用任何方式,掠奪屬于他人的一切,所以和豪富們不同。
    豪富的成功,就是運用他們的智慧,千方百計把他人的歸于自己所有
    ──這是他們積聚財富的方法,所以他們才會想到買他人的生命,
    放在自己的身上。至于那些權力老人,比豪富更不堪,
    他們甚至于把剝奪老百姓的基本人權,當作是天經地義的事。
    對他們來說,如果可以強搶,就算死一万個老百姓,
    能令他們多活一天,他們也會毫不考慮去做!
    我就算要死了,也知道那是生命必然的結果,會坦然處之。
    并不是我有甚么特別──普通人都是如此,
    特別怕死的只是豪富和權力老人,所以他們感到可悲,我感到可笑!”
      我一口气說下來,居然仍舊笑容不減,小郭首先笑起來:
    “我修改剛才的話:我替他們感到可悲。”
      三人之中,反應不同。柳絮到底已經跳出了那個圈子,
    所以她對我的話,可以有同感,她低歎了一聲,沒有說甚么。
      朱槿和水葒卻不相同,她們不但在權力中心的范圍之內,
    而且又和超級大豪富有密切的關系,全是我的話攻擊的對象。
      (一個聲稱并且堅持是“無產者”建立的強權統治,卻和豪富們打得火熱,
    關系如水乳交融,這是人間最怪的怪事
    ──比起來,我經歷的那些事情,簡直不值一提。)
      朱槿和水葒齊聲道:“不說這些!”
      我伸手指向水葒:“是你先挑起話頭的。”
      水葒還真是能屈能伸,她站了起來,向我深深行了一個禮,
    用動听之极的聲音道:“是我的不對,請原諒。”
      我經歷過的場面之中,以這种場面最難應付,
    我只好揮了揮手,含糊不清地說道:“算了。”
      朱槿也像是甚么都沒有發生過,接著道:“那六十個人,几乎在同一時間失蹤──”
      小郭糾正她的話:“應該說:几乎在同一時間,
    你們發現那六十個人失了蹤──因為他們究竟是甚么時候失蹤的,你們并不能肯定。”
      朱槿點頭:“你說得對,他們是在同一天不見的,确切的時間不能肯定。”
      我心中更是大奇:“具体情形如何?他們都應該有專業人員跟蹤,怎么會不見了?”
      朱槿吸了一口气:“六十宗在跟蹤中失去目標的報告,
    都大同小异──目標在跟蹤途中消失。”
      我沒有出聲,等她作進一步的說明。
      我已經感到,事情有异乎尋常的怪异,也感到這六十個人的消失,
    和世界各地當日跟蹤搬去鐵箱的小貨車,遭到失敗,似乎有一些關系。
      不過我還說不出所以然來,需要朱槿提供更多資料。
      朱槿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卻令我莫名其妙。
      她道:“大霧──很濃的濃霧。”
      說了這一句話之后,頓了一頓,她才又道:“极濃的霧,衛先生,
    你生平見過最濃的霧,到甚么程度?當時情形又如何?”
   
      我耐著性子,回答她的問題:“有一次,夏天,清晨日出不久,
    在上海一個叫龍華的地方附近,我過一條小河,走在獨木橋上,低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