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素子文集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我曾擁有潘師畫二幅,其一為《墨蘭圖》,那是上世紀六○年代初,我們初到蘭州時我哥昌穀所贈者,與墨蘭一起,還有鄭板橋書聯一副,並別的三兩幅前人的畫,板橋那副聯,有些蟲蛀殘蝕,然屬贗品。穀哥的本意是知道我們不免生活困厄,那些書畫,在急需時,可充斥賣,以解眉急。當時蘭州方面,文物部門有時尚收購舊字畫,還值些錢。自然那幅墨蘭我和陳朗是捨不得賣的,遂寶藏之,留下自己欣賞了。當時家中其他字畫,在「文革」抄家中,我以尼龍布包裹,埋藏於室外煤堆之下,得以躲過劫難。至一九六九年輾轉帶回杭州。時我哥昌穀字畫已全數被抄未還,為慰其寂寥,我遂將潘師此幅墨蘭「借」與欣賞,他張貼於韶華巷寓舍壁間,後來竟不翼而飛。想不到經千辛萬苦保存下來帶回杭州者,又遭毒手,痛惜至今!
   
   又七十年代初,我哥見陳朗寄存他處的書篋中有黃賓虹小幅山水花卉並書法共六幅,還有一些碑帖,我哥原自藏黃賓虹小幅山水數頁,他想可與我們的那六幅合成彙裱成冊,他遂以所藏一幅潘天壽的《睡烏圖》作交換。其實我之某些藏品多為我哥所贈,何須談交換,贈與他也是應該,但我哥憐我,以此圖交換,我們也就愉快地「成交」了。此畫為手卷形式,上畫睡烏兩隻,縮蹲於一塊大石上,有芭蕉覆蓋,蛛網牽掛,襯以淡月。上以隸書題詩一首曰:「靜夜生明月,團欒照入帷。玉階涼露重,秋思沁羅衣。」
   

   除此幅《睡烏圖》,尚有潘師多幅臨池習字,寫於毛邊紙者(原也是昌穀哥所贈),與那圖,遂同為「朗素園」鎮園之寶矣!臨池習字幅則接裱為卷,曾請夏承燾先生題耑,與請諸樂三先生題跋。
   
   潘天壽先生是陳朗的受業師,且是其四叔父浙江第一師範時期的同學和詩友。陳朗少年時即喜繪畫,在家鄉時即仰慕潘師。一九四三年,抗日戰爭時期,他從浙江溫嶺長途跋涉入蜀,擬投考在重慶的國立藝專,經浙江雲和,時潘師在遷於雲和的英士大學任藝術專修科主任,陳朗曾拜謁過他,承賜一日之傾談。次年潘師蒞渝任國立藝專校長,陳朗在渝即到嘉陵江對岸的磐溪國立藝專進謁潘師。在陳朗考入國立藝專前,即曾在磐溪小住,時聆教於潘師。一次偶然談起弘一法師和浙江第一師範時,才得知自己的四叔是潘師的同學和詩友。遺憾的是,抗日勝利藝專回杭州後,在時代的「洗禮」下,陳朗未曾在繪畫上繼續追求下去,再未曾多聆教於潘師,後來「改行」了。且碌碌無成。
   
   上世紀七十年代期間,陳朗在邊陲大通河畔牧豕,有一同鄉小友回杭州探親,陳朗請其代候昌穀,小友帶來潘師長逝之耗並昌穀附言,謂:潘師(被迫害)病重時,很少有人看視他,昌穀則時相伴在床側,師常說他心部常感痛結難受。大約在逝前之二、三日,他突然問起來,「陳朗現在什麼地方」?昌穀自未敢提「邊陲牧豕」事,只說在西北,早改行了,搞一般「文化工作」。潘師說:「咳!當初他對畫畫多麼的熱心啊!」陳朗聞後,非常傷心而感動!不久就寫下了一首古風〈憶壽行致昌穀〉。詩中憶述到五十年代陳朗在北京,為某國家「大飯店」代向潘師求得一巨幅畫(畫鸕鶿、巨石、紫藤、雜草),題為〈小憩〉事。景雲村是潘師杭州住宅所在。遺憾者自己沒有潘師畫,「空箱無處索」,因而「求昌穀」。看來,昌穀哥之所以將《睡鳥圖》與我巧「交換」,便不是泛泛的事。啊,此一幅《睡鳥圖》!
   
   憶壽行致昌穀
   陳朗
   我昔負笈向西南。雲和一謁先生顏。敷陳指劃促膝談。回首紅日沉西山。明年重見磐溪畔。量裁鑒別聆剖判。春蘭秋菊擬同看。迴車尚及相躋攀。三載西湖意竟左。先生畫筆案頭閒。京華畫跡慣曾睹。抽青妃白何足數。附書史君轉致亦偶爾,丈幅忽然自天墮。眼前巨石移九垠,空齋此日愁塞破。豈知匠心架構綽有餘,石上鸕鶿七八箇。雌雄委翅毛濕濡。縮頸閉眼態各殊。上頭錯落瓔珞珠。紫藤繞繞虬屈舒。離靡欹傾草間隸。題以二字曰小憩。人生恨無喙三尺,安得居止長清閟。心生終得使傳神。神物早化延平津。先生畫稿示人少。十年五年常睡覺。興來走筆不停留,千幅百幅皆奇妙。橫塗直抹濕以枯。脫胎當自青藤徐。臨書翻從黃石齋,寫生欲駕个山驢。早年走出荊棘叢。搜奇歷險窮變工。老來意境更從容。仍在慘澹經營中。前年昌穀逢人白。先生臨謝君在側。病榻纏綿幾轉思,病中問到遐荒客。顧我零落久棲遲。每有餘閒唯詠詩。宿昔豪情固尚在,委翅近亦一鸕鶿。渴思欲見先生墨。空箱翻倒無處索。側身遙望西州路,景雲村外煙漠漠。藏舟夜壑未厭深,我今附書求昌穀。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睡烏圖》潘天壽
(2010/02/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