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曾节明文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曾节明:“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黄牛党”之所以在中国富有生命力,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铁路运输产业的滞后和低效:铁路产业在僵硬腐朽的国有垄断体制下,服务质量低劣、列车车次不足、铁路长度不够、运营死板、发展缓慢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2/24/2010
   
   早在二〇〇三年胡锦涛上台之初,中共中央就开始调动媒体资源,为推行乘火车实名制打造“民意”基础;几经造势,中共当局终于于今年春节期间在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两大区尝试性启动实名制。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胡锦涛当局推行实名制,目的根本不在解决“春运难”问题,而是以此作为一个新开端,进一步复辟类毛时代的极权控制;但是意在钳制老百姓旅行和迁徙自由权利的乘火车实名制,如今却得到老百姓的广泛拥护,这岂非咄咄怪事?
   
   这种怪现象之所以出现,主要是因为中国广大老百姓受中共当局欺哄,想当然地认定乘车难、购票难的问题为“黄牛党”造成,他们糊涂地以为:当局试行的“实名制”为的是打击“黄牛党”,是为民办事。
   
   由于长期受中共当局愚弄,中国大陆民众普遍缺乏公民权利意识,许多老百姓意识不到、或者无所谓实行“实名制”之类玩意,会剥夺自己权利;更主要的是:中共胡锦涛当局一直将铁路运输“购票难”、“乘车难”等问题归咎于“黄牛党”,通过党控媒体系统精致化的长期宣传洗脑,成功地伪造出“党和政府是好的,(铁路运输)只是被“黄牛党”搞坏了”的社会假象,藉此,中共胡锦涛中央是一举三得:既成功地将大众的不满视线从腐败低能的政府部门身上,转移到“少数不法分子”头上;同时锻造出大众支持“实名制”的愚民民意,为进一步施行极权倒退“新政”铺路;胡、温等人,还可以藉此大作愚民秀,展现其对民生疾苦的关怀,煽动民粹,骗取体制内外的幻想和支持。
   
   事实上,“黄牛党”根本不是中国铁路运输“乘车难”、“购票难”问题的根源。“黄牛党”是什么?它是转卖火车票一类人的称呼。“黄牛党”分子通过各种方式,平价向政府垄断的铁路运营单位购得一定数量的火车票,然后以较高的价格在市场兜售,牟取差价利润。对此经营行为,中共当局以很贬义的“倒票”一词贯以之,但实际上,一般情况下,“黄牛党”人所吃的差价不大,一张几十元钱的车票,也就吃三、五块钱的差价;黄牛党人通常也不可能把票卖得太贵,因为他们全靠市场生存,票卖贵了没人要。“春运”等短缺时期以外的时间,火车票并不十分短缺,黄牛党人是不可能吃到很多差价的。
   
   虽然“黄牛党”人吃了差价,但应该看到,他们也为之付出了劳动:多数“黄牛党”人其实是报刊亭业主、小店或超市老板、出租房房东...他们得耗费精力和体力搞到车票,由于他们的经营点分散,因此他们的“倒票”行为,实际上大大便利了旅客购票,使之免受奔波排队(甚至是通宵排队)之苦。因此,“黄牛党”所吃的差价,是自己劳动换来的;“黄牛党”能够长期在市场中生存,也证明了社会对其的需求——由于政府垄断铁路经营带来的僵化,社会需要“黄牛党”提供的便捷、灵活的服务。
   
   只有在“春运”等火车票十分短缺的时刻,“黄牛党”才有可能大幅抬高票价、牟取暴利,“黄牛党”这个时候的行为,固然导致问题雪上加霜,但应该看到:“春运”这一老大难问题根源在于铁路产业发展滞后,不能满足国民需求,铁路产业发展滞后是政府的政策(“国家”垄断政策)而不是“黄牛党”造成的。
   
   综上可以看出:“黄牛党”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它并非中共当局所形容的那样十恶不赦。中共当局之所以那样憎恨“黄牛党”,决不是出于对老百姓的同情,而是因为它无法从“黄牛党”的经营活动中获益。
   
   
   
   “黄牛党”之所以在中国富有生命力,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铁路运输产业的滞后和低效:铁路产业在僵硬腐朽的国有垄断体制下,服务质量低劣、列车车次不足、铁路长度不够、运营死板、发展缓慢... ...中国铁路运输依赖的,仍是毛泽东时代建成的几大干线、迄今人均铁路长度相仅相当于一枝过滤嘴香烟,远远落后于人口密度近三倍于己的日本、至今,中国仍未有一条相当于日本“新干线”的高速列车线路...所有这一切,造成了中国火车服务(以火车票短缺的形式表现出来)时常处于短缺状态,这在“春运”等高峰期尤为严重。只要铁路运输服务短缺,“黄牛党”就有市场和生存的土壤。
   
   美国和日本为什么没有“黄牛党”,因为人家铁路产业发达,而且由私人公司相互竞争,经营灵活,不存在短缺问题。
   
   由上可见,“黄牛党”完全是铁路这一“中国特色”短缺经济的衍生物,而中国铁路运输服务之短缺,根源决不在“黄牛党”,在于为中共政府垄断铁路运输产业的落后和僵化。中共当局向来把火车票难买归咎于“黄牛党”,不过是转移其治国无能的视线。多年来,落后低效腐败的中国铁路系统就象一个败坏流脓的巨大溃疡,这巨大的溃疡,完全是中共政府造成的,“黄牛党”的存在,只不过是在中国铁路系统败坏的创口上,撒了一把盐而已。
   
   总之,“黄牛党”的可恶,不及僵化专横的铁路运营体制的百分之一;而僵化专横的现行铁路运营体制之可恶,却不及胡锦涛所行的“学朝鲜”极权倒退的千分之一。胡锦涛等人,把一个并无大害的“黄牛党”推出做专制垄断弊政的替罪羊,借此大作舞姿翩翩的亲民秀,并在此翩翩舞姿的掩护下,欲行比“黄牛党”可恶万倍、真正十恶不赦的极权倒退“新政”,图谋恢复毛共旅行限制,令人感慨:人居然可以卑鄙无耻如斯!
   
   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及时向民众揭露“实名制”的鬼蜮伎俩。
   
   曾节明 写于二〇一〇二月二十二日于曼谷家中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