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喻智官
·《福民公寓》 引章
·《福民公寓》 第一章
·《福民公寓》 第二章
·《福民公寓》 第三章
·《福民公寓》 第四章
·《福民公寓》 第五章
·《福民公寓》 第六章
·《福民公寓》 第七章
·《福民公寓》 第八章
·《福民公寓》 第九章
·《福民公寓》 第十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一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二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三章
·《福民公寓》 第十四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五章
·《福民公寓》 后记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福民公寓》被上海邮局海关没收记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胡温亲民镜头的背后
   
   周恩来擅长“亲民秀”
   

   胡锦涛访农民贫,温家宝问矿工苦,一时成为海内外的美谈。仿佛浑浊的政坛上吹起了清风,又值三九腊月,有人心里试问:大概“冬天已经来临,春天不会远了吧?”
   然而我在胡温的亲民镜头后面,看到另外一个身影——周恩来。
   在中共执政后的历史上,论领袖人物扮亲民角色,周恩来堪称鼻祖。关于他的此类佳话,在他身前就有不少见诸报端;在他死后各方人士的回忆中更是车载斗量;最难得的是大陆中年以上的人几乎都能道出他几则感人的传闻。
   而我亲见的一次,堪称史无前例。
   依稀是一九七一秋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来访,周恩来陪同他到上海后,市委的领导对周恩来说,上海人民非常想念总理,想安排一个场面见他。比起后来江泽民之流“代表上海人民”拍邓小平马屁的话,当时说的倒是实情。因为文革前外国总统或总理来沪,少不了组织市民载歌载舞地欢迎,照例是刘少奇或周恩来和外宾站在敞篷车上接受欢呼,使上海人能经常看到国家领导人。文革后取消这个仪式,也就失去了这样的机会。时值文革动乱稍息,忍辱负重的周恩来更加令人注目,熟悉周恩来的上海人民怎不怀念他。
   于是,体察民情的周恩来临时决定,次日和齐奥塞斯库坐敞篷车去参观江南造船厂。过去,正式迎宾场在近宾馆的市中心,那里马路宽阔梧桐树高大,两边都是豪华楼宇,不仅景观漂亮而且安全可靠。这次不同了,造船厂在边缘地区,途经许多狭窄的街道,这里都是一层两层的破旧房子,楼上窗户伸出一根竹竿可以戳到敞篷车。然而那天不仅没发生任何意外,场景还十分感人。因为少有的事先宣布“总理想见上海人民”,那天几乎倾城出动围观,附近工厂的工人甚至停工赶去。敞篷车队紧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缓缓驶来,周恩来站在车上向民众频频招手,没有鲜花也没有欢呼,只有清脆朴实的拍手声,甚至看不到警察。这次别开生面的检阅,把周恩来的亲民形象推上无人企及的辉煌。
   
   唯一善终的中共巨头
   
   所以不同毛邓,他们在许多老百姓的怨咒声中死去,尽管官方封了他们堂皇的谥号;也不同于胡耀邦和彭德怀,他们虽得到人民的景仰,但离世时已失职或在受官方批判,更不提死有余辜的罪人刘少奇和林彪。只有周恩来故世时,不仅带着现职和官方哀荣,还赢得了亿万民众发自内心的痛悼,是在上下称颂中善终的唯一中共巨头。
   有海外中国人说,只要今后中共的内部档案一公开,周恩来的光辉就会全部失色。也许未必,疾恶如仇又熟知内情的胡耀邦,彻底否定了毛泽东,却恭恭敬敬在办公桌上放着周恩来的遗像,在周恩来手下工作过多年又真诚反思的李慎之,在回忆文章中也对周恩来充满了感念。可见由于周恩来处于第二、第三把手的地位,即使翻出所有铁案,只会增加周恩来的多面性和复杂性,而不可能沦入毛泽东的下场。
   由此,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共虽然打着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旗子,但深知文革祸首和六四元凶无法让人心服,所以就拿在人民心中还没破相的周恩来撑门面。
   
   江李东施效颦
   
   因此后辈领导都声称以周恩来为榜样,而没人坦言步毛泽东的后尘。
   李鹏更是当仁不让,他是周恩来的养子,当了总理就是双重接班。可花房里揠大的公子哥儿,哪里把握得了先父的精髓。他只知当年邢台一发生大地震周恩来就赶去,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誉,所以长江发大水时也姗姗去灾区,却站在一块高地上听汇报作指示,临别才想到没留下与灾民共苦的镜头,赶紧卷起裤子站到浅浅的水里让记者拍照,活脱脱一个学不会的“阿斗”。
   李鹏在演技上是周恩来的“不肖儿”,但毕竟还带几分崇敬的亲情。最可笑的是江泽民,他喜欢讨洋人的巧,刻意模仿周恩来的外交风度。按熟识周恩来的司马璐老先生的精当评语,周恩来是“政坛梅兰芳”,他在外交舞台上天然浑成的表演,岂是一个二、三流政客能模仿的。这下惨了,江泽民英俄西语杂用,走到哪说哪国话;不分场合地拉二胡弹钢琴唱歌剧;甚至赤膊上阵扮“浪里白条”。不料,十多年奔波,周游列国,使尽浑身解数,只得了个“江戏子”的绰号。想想也替他“不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至于如此呢。但就凭这蹩脚演出,他有头有脸地混到交班还不算,竟还发挥余热,坐上了太上皇的交椅。
   苦了新皇帝新宰相,按中国的传统,老百姓要看上任新官如何放三把火,胡、温怎样过这道关?承江(泽民)李(鹏)百姓不乐意,学胡(耀邦)赵(紫阳)太上皇不允许,有了!还是拿周恩来的法宝上阵。于是,胡锦涛在农家付三十元饭费;温家宝与矿工呆两个小时,果然,一学就灵,两面摆平:有江泽民的经常出洋相反衬,老百姓认为胡温体恤民情;而太上皇也不得不在人大小组会上表扬后任“关心群众生产生活”。
   
   周恩来亲民的来由
   
   他们好象忘了或从没分析过周恩来亲民的来由和背景。
   论治国之道,周恩来确实远胜毛泽东,从他解放初年和陈云一起制定的务实经济政策,到临终前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方针,表明他掌握经济规律了解国际潮流。不幸,这个政权是武夫打下的,谁拳头硬听谁的,而周恩来早年负责中共军事,从指挥南昌起义到组织反围剿一路惨败,不得已把军权叫给毛泽东,等于是毛的手下败将,如今在毛的江山做宰相,他即使有孙悟空的本领,也只能在如来佛的手掌上翻跟斗。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六年,周恩来两次纠正经济工作中不切中国实际的冒进计划。由此开罪了喜欢用豪情浪漫搞经济的毛泽东,他要反“反冒进”,不仅让周恩来写检查,还针锋相对地提出加快冒进的“大跃进”,闹得周恩来差点下台。周恩来从此接受教训,凡是遇到党性(其实是维护毛的权威和保住自己乌纱帽,)与人民性发生冲突时,就豪不犹豫地站到“党性”一边,所以在反彭反刘反林的斗争中,他始终紧跟毛泽东,才没再失节直到寿终正寝。
   但周恩来毕竟是超一流的政治家,他担着总理的名分,在迎合毛泽东之后总得设法展现自己的实绩。外交场合不用说,中共里也没人能替代他,只要领会了毛泽东的基本原则,他就可大显身手。难的是国内这一头如何发挥?他就想出演亲民剧这一招:他带着口罩坐公共汽车体验市民生活;他与农民在炕头同吃喝;哪里出现地震水灾,他就立即赶到现场。
   这着棋实在聪明绝顶,它以虚掩实一举多得。老百姓看不清总理的政绩,但看到总理哪里有困难出现在哪里,再穷也无怨言了,所以周恩来让老百姓口服心服。毛泽东虽然介意他买弄人心,但无法抓他的把柄,况且党和政府也需要这一手来安抚民心。而周恩来在人民中的威望成了他的护身符,毛泽东再狂妄也不能不顾这个压力,这大概就是毛至死没扳倒他的原因之一。
   但是,丧失了人民性的亲民,不可能带给老百姓多少实惠,堂堂一国总理,捧着农民的破饭碗“哽咽”,可惜周恩来二十六年多的总理生涯,差不多始于这种“哽咽”也止于这种“哽咽”。
   
   朱镕基重蹈覆辙
   
   这是周恩来的无奈和变通(其实是政治权术),是毛泽东手下才华横溢的领袖难免的悲剧,谁知二十年后朱镕基重蹈覆辙。
   正值朱镕基离任,出现了评点前总理的热潮,国内是谄言颂词居多,海外在表达一片失望的同时,也为他的失职寻找了制度等原因。而以我之陋见,朱镕基之所以“功亏一篑”,皆因他在关键时刻“以周恩来为楷模”。
   当初朱镕基登台誓言:以一口棺材对付九十九口,谁不为之动容,这下新总理动真格了,中国有救了。尤其是好事的外国人,根本不谙中国国情,把朱镕基称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真是好心办坏事。戈尔巴乔夫是苏联总书记、第一把手,又是搞改革推翻苏共的始作俑者。朱镕基如担此重任,不仅功高盖主还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再加政治改革,其中任何一条都刺着江泽民和李鹏的死穴,江李能不豁出来拼。经过不到一年的“磨合”,朱镕基决定退却,而最冠冕的台阶就是宣称“学习周总理,兢兢业业当好副手。”只要挂上周恩来的名字,一切事情就不失体面了。
   从此,朱镕基牢牢遵循周恩来精神,坚持“党性高于人民性,维护好江泽民的绝对权威”。他言必称“江核心”,在涉及几千万人生存权的法轮功问题上,他先是违心的默认,然后无动于衷地看着成千上万练功人遭受文革式迫害,最后竟和江泽民一个调门疾言厉色地怒斥法轮功了。许多文章彰显朱镕基治理经济的功勋,强调在他任期年增长率百分之七到八等业绩。却没人质问,既然增长率这么高,怎么九亿农民五年中生活几乎没有改善,那些增长率长到那里去了?难道九亿农民不属于他“总理”的范畴。粗粗一算,他的经济增长率倒和成几何级数增长的贪官腐败成正比,如他负责到底的话,至少要背九百九十只以上的棺材下台。
   本来朱镕基不仅人望才能高于江泽民,资力也和江不相上下,他只要把人民性放在首位,再请李瑞环协助,帮他做一口决不食言的棺材,不说中国现状就此彻底改观,但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末世相。
   
   周恩来之路行不得也
   
   当年周恩来附庸毛泽东,使中国的经济倒退到崩溃的边缘,今天,朱镕基附庸江泽民,使中国人的精神堕落到崩溃的边缘。
   如今轮到胡锦涛和温家宝了。
   不过,中国已不是二十几年前的周恩来时代,浮浅的亲民举措对病入膏肓的中国,连万金油的作用也起不到。上帝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挽救垂死的中国,除了继承强调人民性的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未竟事业,别无他途。
    如继续走周恩来之路,朱镕基是前车之鉴,敬奉胡锦涛和温家宝:“行不得哟,哥哥!”
   
   原载《动向》2003年6月号 刊载时署名郁申树
(2010/0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