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现代“黄祸”]
喻智官
·《福民公寓》 后记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福民公寓》被上海邮局海关没收记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黄祸”


    江泽民的异常许诺
   
   今年三月十日,江泽民在接见日本联合执政的自民、公明、保守三党干事长时,除了大谈中日关系的大政方针,还特别提及日趋加剧的在日中国人犯罪现象,强调中国政府极为重视这个问题,将与日本治安当局密切配合予以打击,竭尽全力减少在日中国人犯罪案件。中国元首向外国人坦承自己公民在对方国度严重犯罪,不仅开了中国外交史上的先例,而且由一贯重视脸面的江泽民说这番不光彩话,可见事态的严重。
   去年中日建交三十周年,“日本民意调查会”就两国关系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国民认为中日友好的不到半数,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数字维持在七、八成左右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在对中国不友好的理由中,因中国人在日犯罪占了近四层(37%),高于因历史问题和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歧见(28%)。这就是即将卸任的江泽民对日承诺的背景。

   时下,如果你生活在日本,又保持着中国人的自尊,那么得有点勇气才能坦然自若。每天打开电视看新闻,几乎少不了在日中国人的事,又是负面的居多,随着恶性案件增加,成为主要新闻的愈来愈多,报道的规格也愈来愈大。虽然日本人的民主和人权意识不断提高,但大量外国人涌入不过近二十年,他们的心理承受还有限,又不具备美国等移民国家的“政治正确”,所以由鄙视犯罪的中国人到鄙视中国也就难免了。
   
   东洋的魅力
   
   回溯起来,八十年代中期大陆青年刚开始赴日留学时,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热情要让人“受宠若惊”了。留学生们在求学打工住宿诸方面,受到大多数日本人的关照,碰上许多经过抗战的老人,常外加一份亲切,他们一改感情不外露的习惯,主动和中国人搭话,语言不通,就在纸上写汉字“交流”。因大多数日本人虽不愿公开认罪,内心还是对中国充满愧疚和感激的:日本侵略中国十几年,使中国人遭受那么多痛苦和灾难,战后中国政府却十分优待日本战俘;国共两个政府先后代表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款;东北人还抚育了成千上万的日本孤儿,如此胸襟开阔以德抱怨,难得啊。终于有大陆中国人来日,他们要借机向中国人聊表心意。
   可惜这段好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
   那时正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顶峰期,中国人随便在什么地方打一天工的收入,就是他们在中国任何单位干一月的工资。信息反馈回去,在穷急了饿慌了的中国人听来,等于东京街头的黄金俯拾即是,他们就争先恐后地去“宝岛”“镀金”。赶巧日本不满足于经济大国的地位,要争做文化和政治大国,前首相中曾根仿效美国的留学生的政策,提出到二00年招收十万留学生。日本政府为此对外国学生敞开大门,他们知道日语不是英语,没有那么多人会自学,就让私人开设语言学校,招收大量就学生作留学生的后备军。
   因无需高学历也没有特别的年龄限制,只要支付半年学费就可成行。一时间,四十岁以下的中国人都去充当学生,不少年纪不轻的妈妈也扔下孩子去“留学”,让那些习惯于在家相夫教子的日本主妇们惊得目瞪口呆。不到一年,中国人就去了几万,仅东京一地,语言学校增加到五百多所还忙不暇接,每所学校报名的人数是容纳学生数的几倍。日本入国管理局很快看出,按中国人“学习日语的热情”,不用二年就可完成十万人的指标,他们不得不制定对中国人的限制措施,还由此引发上海人在日本领事馆外的抗议集会。
   尽管大多数中国人以留学之名行打工之实,因日本劳力短缺,只要与日本人一样辛勤劳动,也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但有一部分人在国内的大锅饭里好吃懒做惯了,干不了苦力活就想到了歪门邪道;其中不少在国内就是偷鸡摸狗之徒,进了日本恰似老鼠钻进了米仓,能不尽兴饕餮?
   
   走上犯罪之路
   
   对有贼心邪念的人,日本实在太诱人了:在繁华商业街的商店里,无论是高档摄像机照相机手表,还是高级西装和名贵皮毛衣类都开架销售;又因犯罪率低(即使近年罪案增加,到去年为此,一亿二千多万人的国家,包括拘留所的在押者受刑人数只有七万多人。)日本人缺乏防范意识。
   中国人的犯罪活动起先在同胞中间进行:有人把商店里的摄像机照相机手表高级衣类等“搬”回家,在自己家里开黑店兜售;有人专门制造可以偷打的假电话卡贱卖;因日本可在自动取款机无限制的提款,有人摸准“黑户口” 不敢报警的心理,就集伙拿刀威逼那些发了一笔的人交出银行卡,提走相当几万美金的存款,常由此闹出人命。随着对日本社会的熟悉,中国人的黑手开始伸向日本人,有人组成集团专事别锁撬门的勾当,如意外碰上屋里有人,难免引发血案。
   九十年代中期日本经济开始不景气,打黑工的人失落了的天堂,中国人的犯罪也随之加剧。九十年代末大陆掀起第二波留学热,其中经济发展迟后的东北人,取代十年前的上海北京福建人,成为留日学生的主力,他们中少有父母能提供经援的,如果不能靠打工维持,就很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中国人的犯罪行为五花八门:他们暗设地下银行,非法转移黑金;开办别锁撬门的“工具厂”、信用卡“制造所”;组织贩毒偷渡,无所不干,由于心狠手辣,中国人的黑社会击败了东京的红灯区新宿占山为王的日本黑社会。一些来日的中国女子,在性开放的“盛世”长大,从事与色情相关的行业,被称为“黄色娘子军”。
   杀人不眨眼
   
   尤为令人发指的是中国人动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杀人。
   去年一月十八日,在日本大分县山香町发生的血案震惊了全日本。被害者吉野谕是建设会社会长,他战时作为“勤劳学生”赴吉林电站工作,战后在逃离苏联红军的追捕中,受到许多中国人庇护,他终身铭记吉林人民的救命之恩。从一九八五年起的十几年里,吉野谕一直悉心照顾中国留学生和残留孤儿,主动为留学生做保证人,还出钱为他们找房子买生活用品,受过他照顾的中国留学生有30多人,被称为“中国留学生之父”。但由四个中国人为主组成的强盗团伙,为了谋财丧心病狂地杀害了吉野谕,凶犯中还有正在受吉野谕夫妇照料的来之吉林的二十三岁的留学生。
    也是来自东北的另一个中国留学生,在今年一月十五日一天中连续两次强盗杀人:凌晨,他潜入京都市伏见区的普通民家,持刀对主妇加藤郁子的头部和腹部猛刺100余刀,被害人当场身亡,他抢得现金2万5000日元。午後,他又潜入附近的另一户人家,用花盆砸伤主妇黑岩静子,至其濒临残废,抢得9万5000日元。
   大部分日本人不去细想,当年善良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残虐,因翻出战前深入人心的旧意识——“支那人是劣等民族”,就可以复活他们对中国人的嫌恶,这就是民调的来由。抚育了无数日本孤儿的中国先辈积下的厚德,被他们的忤逆后代消耗败坏殆尽。
   
   犯罪的原由
   
   一些在日中文媒体对此作“深层分析”,把中国人犯罪原因归结为:一、日本打工难,使许多自费学生为生存所迫铤而走险,上述两例的学生就是为学费杀人。二、不少持假文凭素质不高的中国人,化高价通过类似蛇头的人中介,以就学为名行偷渡之实,他们具有许多犯罪的潜在因素。
   第一条理由不合逻辑,出国留学的目的,是学习别国的先进知识和学问,包括他们的优良品质。实在缺乏经济能力,就退学回国,这种事在富裕的美日欧之间互相留学的学生中也经常发生,没听说他们有人为了学费去杀人放火。
   其实真正的原由很浅显,只是大家出于啊Q心理不愿说破罢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留学的目的是移民,至少去发一笔洋财。所以除了发横财的和贪官,许多人倾家荡产地集资送子女出国,犹如放鱼饵为了捕大鱼,孩子们带着全家的希望和重托,不达到目的怎能回头。再加大多数人出国不回这种异常情况已成为国人心中的正常心态,就是为面子他们也不愿无功而返。
   与去美国留学的中国人相比,去日本的平均学历确实普遍较低,如果承认学历和(易犯刑事案的)“素质”有关。但一百多年前去美洲谋生和闯南洋的华侨,论文化素质他们大部分是文盲,和现在的偷渡客没什么两样,最初在落脚地连温饱也难以维持,也没听说他们去行凶抢劫。直到今天,在世界各地的老华侨和他们的子女,绝大多数人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因中国人历来有“饿死也不行窃”的传统自律,即使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也把这个老本吃至上世纪六0年左右的三年“自然灾害”,那时中国人饿死了几千万,但人们仍然维系着这个道德底线,犯罪率也没有大幅度增加。
   是毛泽东的文革,冲决了中国人的道德基石,是邓小平的六四,无情地扼杀了中国人残存的良知,再受江泽民的权贵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击,中国五千年承传下来美德毁于一旦。所以过去十年在日中国人犯罪的日趋疯狂,和国内的贪污腐败和各类恶性刑事案件发生率飘升成正比。不仅在日的中国人犯罪触目惊心,凡是中国人大量涌去的国家都存在同样问题。爱尔兰几年前对中国人开放语言学校,不到三年时间,仅百万人口的首都都柏林就来了二万多中国人,很快涉及中国人的斗殴凶杀事件频发,成为当地警察关注的重点对象,对中国人的签证也已收紧。另一个小国新西兰的情况也类似。打开新闻网页,那些中国留学生集中的国家,诸如此类的消息无日无之,形成一股可怕的“黄祸”。
   
   中共是“黄祸”的根源
   
   德皇威廉二世鼓吹的“黄祸”论盛行于上世纪初。一百年后的今天,他的谬论已经不攻自破。在典型黄种人的东亚——日本、韩国和台湾、香港,以及华人为主的东南亚的新加坡,不仅没有因经济原因大量移民,日本、新加坡等地因生育率降低,还是移民的需求国。
   惟有大陆中国人,因政治和经济原因四方逃难,形成遭别国嫌弃的“黄祸”,其祸原就是统治大陆五十多年的中共,从五十年前的错误的人口政策到最近的萨斯,数不尽的人为灾难把中国人变成鬼变成贼。
   现在江泽民要配合日本惩罚自己的公民,是窃国大盗处置窃钩小贼的现代版,其结果可想而知。尽管有中国公安协作,在日中国人犯罪并没遏止,在五月二十六日到二十七日一天多的时间里,至少九名在日中国留学生因刑事犯罪被捕或被通缉。所以不根除中共这个祸根,切断输往外国的犯罪源头,任何解决在日中国人犯罪问题的对策都难以收效。
   
   原载《动向》二00三年第七期 刊载时署名 郁申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