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现代“黄祸”]
喻智官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黄祸”


    江泽民的异常许诺
   
   今年三月十日,江泽民在接见日本联合执政的自民、公明、保守三党干事长时,除了大谈中日关系的大政方针,还特别提及日趋加剧的在日中国人犯罪现象,强调中国政府极为重视这个问题,将与日本治安当局密切配合予以打击,竭尽全力减少在日中国人犯罪案件。中国元首向外国人坦承自己公民在对方国度严重犯罪,不仅开了中国外交史上的先例,而且由一贯重视脸面的江泽民说这番不光彩话,可见事态的严重。
   去年中日建交三十周年,“日本民意调查会”就两国关系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国民认为中日友好的不到半数,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数字维持在七、八成左右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在对中国不友好的理由中,因中国人在日犯罪占了近四层(37%),高于因历史问题和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歧见(28%)。这就是即将卸任的江泽民对日承诺的背景。

   时下,如果你生活在日本,又保持着中国人的自尊,那么得有点勇气才能坦然自若。每天打开电视看新闻,几乎少不了在日中国人的事,又是负面的居多,随着恶性案件增加,成为主要新闻的愈来愈多,报道的规格也愈来愈大。虽然日本人的民主和人权意识不断提高,但大量外国人涌入不过近二十年,他们的心理承受还有限,又不具备美国等移民国家的“政治正确”,所以由鄙视犯罪的中国人到鄙视中国也就难免了。
   
   东洋的魅力
   
   回溯起来,八十年代中期大陆青年刚开始赴日留学时,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热情要让人“受宠若惊”了。留学生们在求学打工住宿诸方面,受到大多数日本人的关照,碰上许多经过抗战的老人,常外加一份亲切,他们一改感情不外露的习惯,主动和中国人搭话,语言不通,就在纸上写汉字“交流”。因大多数日本人虽不愿公开认罪,内心还是对中国充满愧疚和感激的:日本侵略中国十几年,使中国人遭受那么多痛苦和灾难,战后中国政府却十分优待日本战俘;国共两个政府先后代表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款;东北人还抚育了成千上万的日本孤儿,如此胸襟开阔以德抱怨,难得啊。终于有大陆中国人来日,他们要借机向中国人聊表心意。
   可惜这段好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
   那时正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顶峰期,中国人随便在什么地方打一天工的收入,就是他们在中国任何单位干一月的工资。信息反馈回去,在穷急了饿慌了的中国人听来,等于东京街头的黄金俯拾即是,他们就争先恐后地去“宝岛”“镀金”。赶巧日本不满足于经济大国的地位,要争做文化和政治大国,前首相中曾根仿效美国的留学生的政策,提出到二00年招收十万留学生。日本政府为此对外国学生敞开大门,他们知道日语不是英语,没有那么多人会自学,就让私人开设语言学校,招收大量就学生作留学生的后备军。
   因无需高学历也没有特别的年龄限制,只要支付半年学费就可成行。一时间,四十岁以下的中国人都去充当学生,不少年纪不轻的妈妈也扔下孩子去“留学”,让那些习惯于在家相夫教子的日本主妇们惊得目瞪口呆。不到一年,中国人就去了几万,仅东京一地,语言学校增加到五百多所还忙不暇接,每所学校报名的人数是容纳学生数的几倍。日本入国管理局很快看出,按中国人“学习日语的热情”,不用二年就可完成十万人的指标,他们不得不制定对中国人的限制措施,还由此引发上海人在日本领事馆外的抗议集会。
   尽管大多数中国人以留学之名行打工之实,因日本劳力短缺,只要与日本人一样辛勤劳动,也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但有一部分人在国内的大锅饭里好吃懒做惯了,干不了苦力活就想到了歪门邪道;其中不少在国内就是偷鸡摸狗之徒,进了日本恰似老鼠钻进了米仓,能不尽兴饕餮?
   
   走上犯罪之路
   
   对有贼心邪念的人,日本实在太诱人了:在繁华商业街的商店里,无论是高档摄像机照相机手表,还是高级西装和名贵皮毛衣类都开架销售;又因犯罪率低(即使近年罪案增加,到去年为此,一亿二千多万人的国家,包括拘留所的在押者受刑人数只有七万多人。)日本人缺乏防范意识。
   中国人的犯罪活动起先在同胞中间进行:有人把商店里的摄像机照相机手表高级衣类等“搬”回家,在自己家里开黑店兜售;有人专门制造可以偷打的假电话卡贱卖;因日本可在自动取款机无限制的提款,有人摸准“黑户口” 不敢报警的心理,就集伙拿刀威逼那些发了一笔的人交出银行卡,提走相当几万美金的存款,常由此闹出人命。随着对日本社会的熟悉,中国人的黑手开始伸向日本人,有人组成集团专事别锁撬门的勾当,如意外碰上屋里有人,难免引发血案。
   九十年代中期日本经济开始不景气,打黑工的人失落了的天堂,中国人的犯罪也随之加剧。九十年代末大陆掀起第二波留学热,其中经济发展迟后的东北人,取代十年前的上海北京福建人,成为留日学生的主力,他们中少有父母能提供经援的,如果不能靠打工维持,就很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中国人的犯罪行为五花八门:他们暗设地下银行,非法转移黑金;开办别锁撬门的“工具厂”、信用卡“制造所”;组织贩毒偷渡,无所不干,由于心狠手辣,中国人的黑社会击败了东京的红灯区新宿占山为王的日本黑社会。一些来日的中国女子,在性开放的“盛世”长大,从事与色情相关的行业,被称为“黄色娘子军”。
   杀人不眨眼
   
   尤为令人发指的是中国人动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杀人。
   去年一月十八日,在日本大分县山香町发生的血案震惊了全日本。被害者吉野谕是建设会社会长,他战时作为“勤劳学生”赴吉林电站工作,战后在逃离苏联红军的追捕中,受到许多中国人庇护,他终身铭记吉林人民的救命之恩。从一九八五年起的十几年里,吉野谕一直悉心照顾中国留学生和残留孤儿,主动为留学生做保证人,还出钱为他们找房子买生活用品,受过他照顾的中国留学生有30多人,被称为“中国留学生之父”。但由四个中国人为主组成的强盗团伙,为了谋财丧心病狂地杀害了吉野谕,凶犯中还有正在受吉野谕夫妇照料的来之吉林的二十三岁的留学生。
    也是来自东北的另一个中国留学生,在今年一月十五日一天中连续两次强盗杀人:凌晨,他潜入京都市伏见区的普通民家,持刀对主妇加藤郁子的头部和腹部猛刺100余刀,被害人当场身亡,他抢得现金2万5000日元。午後,他又潜入附近的另一户人家,用花盆砸伤主妇黑岩静子,至其濒临残废,抢得9万5000日元。
   大部分日本人不去细想,当年善良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残虐,因翻出战前深入人心的旧意识——“支那人是劣等民族”,就可以复活他们对中国人的嫌恶,这就是民调的来由。抚育了无数日本孤儿的中国先辈积下的厚德,被他们的忤逆后代消耗败坏殆尽。
   
   犯罪的原由
   
   一些在日中文媒体对此作“深层分析”,把中国人犯罪原因归结为:一、日本打工难,使许多自费学生为生存所迫铤而走险,上述两例的学生就是为学费杀人。二、不少持假文凭素质不高的中国人,化高价通过类似蛇头的人中介,以就学为名行偷渡之实,他们具有许多犯罪的潜在因素。
   第一条理由不合逻辑,出国留学的目的,是学习别国的先进知识和学问,包括他们的优良品质。实在缺乏经济能力,就退学回国,这种事在富裕的美日欧之间互相留学的学生中也经常发生,没听说他们有人为了学费去杀人放火。
   其实真正的原由很浅显,只是大家出于啊Q心理不愿说破罢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留学的目的是移民,至少去发一笔洋财。所以除了发横财的和贪官,许多人倾家荡产地集资送子女出国,犹如放鱼饵为了捕大鱼,孩子们带着全家的希望和重托,不达到目的怎能回头。再加大多数人出国不回这种异常情况已成为国人心中的正常心态,就是为面子他们也不愿无功而返。
   与去美国留学的中国人相比,去日本的平均学历确实普遍较低,如果承认学历和(易犯刑事案的)“素质”有关。但一百多年前去美洲谋生和闯南洋的华侨,论文化素质他们大部分是文盲,和现在的偷渡客没什么两样,最初在落脚地连温饱也难以维持,也没听说他们去行凶抢劫。直到今天,在世界各地的老华侨和他们的子女,绝大多数人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因中国人历来有“饿死也不行窃”的传统自律,即使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也把这个老本吃至上世纪六0年左右的三年“自然灾害”,那时中国人饿死了几千万,但人们仍然维系着这个道德底线,犯罪率也没有大幅度增加。
   是毛泽东的文革,冲决了中国人的道德基石,是邓小平的六四,无情地扼杀了中国人残存的良知,再受江泽民的权贵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击,中国五千年承传下来美德毁于一旦。所以过去十年在日中国人犯罪的日趋疯狂,和国内的贪污腐败和各类恶性刑事案件发生率飘升成正比。不仅在日的中国人犯罪触目惊心,凡是中国人大量涌去的国家都存在同样问题。爱尔兰几年前对中国人开放语言学校,不到三年时间,仅百万人口的首都都柏林就来了二万多中国人,很快涉及中国人的斗殴凶杀事件频发,成为当地警察关注的重点对象,对中国人的签证也已收紧。另一个小国新西兰的情况也类似。打开新闻网页,那些中国留学生集中的国家,诸如此类的消息无日无之,形成一股可怕的“黄祸”。
   
   中共是“黄祸”的根源
   
   德皇威廉二世鼓吹的“黄祸”论盛行于上世纪初。一百年后的今天,他的谬论已经不攻自破。在典型黄种人的东亚——日本、韩国和台湾、香港,以及华人为主的东南亚的新加坡,不仅没有因经济原因大量移民,日本、新加坡等地因生育率降低,还是移民的需求国。
   惟有大陆中国人,因政治和经济原因四方逃难,形成遭别国嫌弃的“黄祸”,其祸原就是统治大陆五十多年的中共,从五十年前的错误的人口政策到最近的萨斯,数不尽的人为灾难把中国人变成鬼变成贼。
   现在江泽民要配合日本惩罚自己的公民,是窃国大盗处置窃钩小贼的现代版,其结果可想而知。尽管有中国公安协作,在日中国人犯罪并没遏止,在五月二十六日到二十七日一天多的时间里,至少九名在日中国留学生因刑事犯罪被捕或被通缉。所以不根除中共这个祸根,切断输往外国的犯罪源头,任何解决在日中国人犯罪问题的对策都难以收效。
   
   原载《动向》二00三年第七期 刊载时署名 郁申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