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徐水良文集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可变性与民主革命


   

华夏一叶


   

   文章摘要:只要有比较成熟的民主革命组织和民主革命理论,就将群
   众中潜蕴的巨大的武力抗暴的热情与力量最大限度地转化为民主革命
   的热情和力量——这是顺应历史潮流而又能将历史潮流的负面冲击效
   应减至最低的唯一的可行方案,是决定中国迈进民主之途的最佳策
   略。
   
   
   發表時間:11/20/2009
   
   在中共专制暴政及附于其身的大小官僚集团和大小利益集团为私心所
   使、被私欲所驱,变态着魔般地进行对大陆各阶层民众尤其是广大底
   层民众进行敲骨吸髓般的直接欺压和间接盘剥之时,在大部分国人已
   明白中共专制暴政全无自行改弦易辙之可能而必须以强烈外力予以摧
   灭的今天,在大陆底层社会怒火积聚、将临总爆发的大变革前夜,所
   有关怀大陆未来命运的有良知的人们也都在为大陆社会能在不久将至
   的大变革之中最大限度地减少民主转型代价而竭尽一己之力。在当
   下,所有关怀大陆未来命运的有良知的人们都要注意一点,那就是:
   如果没有有效努力介入的话,未来大陆社会必将被广泛的民众武力抗
   暴席卷。
   
   2009年4月至11月,我利用这半年多的时间,遍走所居地的县市,
   穿梭于街巷之间,栉风沐雨,力克艰难,以谈话方式对千余名下层民
   众进行了比较广泛而深入的调查。调查的主要方式是谈话,目的确定
   而随机应变的谈话。选择谈话方式进行调查,是为了以防万一(如:
   被愚民告发、被狼犬注意),不给某些人留下任何可用来迫害我的证
   据。并且,谈话调查方式灵活、不怎么受人注意,虽然在交谈之中多
   数情况下要由我首先抛出“话引子”,但交谈起来最多会被一切留意
   到的人认为是在闲扯说笑。实践证明这样的谈话调查方式是很好的。
   想针对一些特殊目的进行调查的民主同道可考虑此方式。
   
   我的调查目的只有一个,即,面对中共邪恶政权的重重压迫、欺凌,
   民众参与武力抗暴的热情有多高、倾向于采用不同强度的抗争手段的
   人数比例是多少,也就是说,由官民之间的小矛盾转为大规模武力抗
   暴(规模最大,则是全国性的;至少也是连绵数县)的可能性有多
   大。我之所以要苦耗数月进行这样的调查,就是一定要弄清楚这样一
   个关键问题:决定未来中国社会沉浮的必定是广大民众,民众对参与
   未来反专制的斗争的热情有多高、是倾向于暴力方式还是非暴力方
   式。在这个关键问题基本搞清楚之后,再来分析、思考一些基于社
   会、时政、宪政、历史等各方面的细节问题。我以为,在明白大势所
   趋的基础上通览全局、兼顾局部,是进行反专制理论、文化建设的较
   好方式。
   
   调查结果已经明确。我最近数月调查过千余名的各行业的下层民众。
   被调查群体的男女性别比约为二比一。被调查群体中,男性平均年龄
   在三十多岁,女性平均年龄三十岁左右。在对被调查群体的整体性选
   择问题上,我所选择中年群体(三、四十岁这一块)近半数,青年、
   老年群体分别约有百分之二十多。另外还有少量的少年群体(有六十
   余人)。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在绝大多数的武力抗暴群体运动
   中,基本以中青年人为主。被调查群体中,对当今中共专制政权怀有
   憎恶、厌恨之情的,整体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男性为百分之九十五左
   右,女性接近百分之七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男性具有参与未来
   反专制斗争的热情,倾向于以一般暴力来反专制的约有百分之六十,
   热情度(我根据被调查对象的情绪倾向制定了几级“热情度”,最高
   为五级)接近三级;倾向于以激烈暴力来反专制的约有百分之四十,
   热情度达四级多。在女性被调查群体中,倾向于以一般暴力来反专制
   的接近百分之二十,热情度接近二级;倾向于以激烈暴力来反专制的
   约有百分之五,热情度三级多。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非要大多数或半数以上的人具有以暴力反专制
   的热情度才会产生以武力抗击为主的群众运动。如果你以社会学、心
   理学、行为发生规律等知识去仔细研究中国式的群体抗暴事件(尤其
   是近几年的)之发生、发展规律,你便不难看到,绝大多数的充满愤
   怒的民众群体,只要有接近百分之十的人以武力抗暴,就会点燃大多
   数人们的潜在的武力抗暴热情,从而产生势不可挡的武力抗暴浪潮。
   从我的调查结果来看,虽然,中国女性对武力抗暴的热情并不高,但
   这并不代表下层女性就不憎恨专制暴政,更不代表下层女性就不会间
   接参与武力抗暴运动。既然大多数下层男性都有比较强烈的武力抗暴
   的热情,那么,如果丈夫(父亲)拿起石头痛击那些专制帮凶者,妻
   子(女儿)给他们搬石头总是可以做的到的。如果武力抗暴要持续比
   较长的时间,男性搏击于前,妻女则照料于后。未来的大规模武力抗
   暴群众运动定然是男女皆参与的,绝没有只是男性参与的道理。
   
   分析这样的调查结果,不难看出,民众以暴力方式进行反专制斗争是
   大势所趋!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任何想阻挡这一潮流的想法和做
   法都是徒劳的。只是,如果没有引导性的努力和策略性的组织,中国
   大陆未来历史的必然走向是大范围民众武力抗暴而不是民主革命。
   
   排山倒海的武力抗暴民众未必能将民主宪政抬到专制废墟之上。民主
   革命是唯一能够彻底有效的在最短时间内粉碎专制机器、建立民主宪
   政的方式,这一点是无疑的;如果说民主革命有破坏性,民众武力抗
   暴所造成的破坏必远大于民主革命所造成的破坏。民众武力抗暴是没
   有统一目的的,民主革命是有统一目的的;民众武力抗暴是铁定要用
   暴力的,民主革命对暴力选项是审慎的、对不得已的暴力选项也是要
   反复权衡利害的;民众武力抗暴是缺少计划性和步骤性的,民主革命
   是有计划、有步骤的;民众武力抗暴缺少一致性策略,民主革命的策
   略会比较一致;民众武力抗暴的攻击目标是广泛而不甚明确的,民主
   革命的攻击目标是明确锁定而范围较小的。所以说,现在最关键的问
   题不是要不要民主革命的问题,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努力用民主革
   命取代必将发生的大规模的武力抗暴!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将民众
   武力抗暴的历史必然转化为民主革命的历史必然!
   
   民众武力抗暴不等于民主革命。但,在民众武力抗暴的热情中,潜蕴
   着大量的可转为民主革命动力的积极因素。据我这段时间调查、分
   析,可以说,只要有比较成熟的民主革命组织和民主革命理论,就将
   群众中潜蕴的巨大的武力抗暴的热情与力量最大限度地转化为民主革
   命的热情和力量——这是顺应历史潮流而又能将历史潮流的负面冲击
   效应减至最低的唯一的可行方案,是决定中国迈进民主之途的最佳策
   略。
   
   一说老百姓造反,缩在书斋里的大部分民运人士都会以为,老百姓造
   反是功利的、现实的,为己成分较重,且时而不分良莠,盲目打击进
   步力量。很多民主人士还每每将当代的民变和“义和团”“太平天
   国”等联系起来进行等似分析。我如果不是走出去苦苦调查几个月,
   我现在可能也抱着这样的思想去看待民变。但是,今年3月份,我从
   阅历丰富的民运志士那里获得了深刻的启示。我意识到,一个只会叩
   击键盘的异议作者,纵然学识再丰富、思维再敏捷、见地再深刻,如
   果不去深入了解社会、不去广泛调查实情,绝无可能把准时势的脉
   搏,绝无可能获得救国之真谛。当然,这并非说但凡书斋民运人士就
   写不出好文章。再好的好文章,如不能最客观地反映现实,便无法最
   大限度地产生良性的政治效果和社会作用。我怀此初衷,决定硬下心
   肠,力克艰难,奋身一试。为了省点路费也为了相对的方便,我骑着
   自行车,在纯粹乡音的地域里,晨沐朝霞,暮浴斜晖,穿街过巷,由
   郭臻野,饥则吞随身所带之干馍,渴则饮车筐所备之冷水。时常胃疼
   如烧,尚可承忍便不欲稍歇。紧握力蹬,胼手胝足,而犹时时兴奋,
   素无悔退之意。伴朴实商贩畅谈于闹市,与憨厚农夫笑说于阡陌,感
   民生之多艰,知希望之无边。
   
   在调查过程中,我随身备一本,扉页自书“我愿平东海,身沉志不
   改”。每欲记录,乃见自书,以为自励。调查之详况,每半天一记。
   凝聚了我的心血的调查记录本,和我一起挨淋,和我一道受晒,与我
   贴身伴,陪我半年多,陪我东达苏北边镇,西至黄河岸边,南抵黄河
   故道,北近郓城黄安。所作最深入最详尽之调查,是在几个偶然机
   会,我偶遇了既是助我者也是被调查对象的几个善良民众。今夏,路
   遇大雨,身无雨具,避于路畔陋店檐下,被店内一女子喊进,虽上下
   将近透湿苦不堪言,而心中温暖若畔火炉,每忆起则感怀嗟叹。今
   秋,薄暮而返,车坏于道,幸得一驾拖拉机的老农的帮助,载我至家
   附近,记忆之中更添无尽感动。女子,老者,皆为无意中所遇之调查
   对象,其时,因感动等情绪所致,思维极是敏捷,调查极为周详。嗣
   后详记于本。一整夏的栉风沐雨,半年多的心血汗水,凝聚成五、六
   万字的调查记录。秋风萧瑟之际,调查暂告一段落。我于调查暂时结
   束之后,徜徉郊野,踏着土路边的落叶,在秋风微寒中极目茫茫原
   野,深吐一口气,终于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在这几个月的调查过程中,我每感震惊、屡感意外。总起来说,老百
   姓并不如多数民主人士所认为的那样功利和俗浅。看样子,只是窝在
   书斋里观览网络并对一些无关宏局的小问题指指点点,并无大益处。
   下面,我根据自己的调查,对民众之武力抗暴热情与力量转化为民主
   革命之热情和力量的可能性作以简析。
   
   在我与被调查的下层百姓交谈时,当谈到一定程度,感觉谈得很投
   机,彼此都边笑边说之时,我便开始将欲调查的问题引进谈话。当谈
   及“把那些本地的狗官、贪官都赶跑了之后怎么办”之类的问题之
   时,对方大多做出“再找一个好官”“再选一个好官”之类的回答。
   当然也有的做出了“我来当当”“俺也过过官瘾”之类的回答,但为
   数不多,千余人中大概有三、四十人而已。由此可见,当今老百姓武
   力抗暴的冲动大部分是激于义愤,公心使然,渴望政治清明,在此基
   础上能使自己获得应有的权益。民心纯正至此,正是建立民主中国之
   希望所在!
   
   很多民主人士都说当今少年不关心国家大事,沉溺于物欲、迷醉于声
   色犬马。而我经过调查,认为这种看法实不足取。我调查过的六十余
   名少年中,大部分都有着明显的或潜在的良性政治倾向。造成一些少
   年不关心国家大事的主要因素,是其生活环境所致。我认为,很多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