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徐水良文集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关于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2010-2-7)


   
   目录:
   花开一朵:炸药奖害惨了中国人

   花开一朵:你们见坏就上,我们见饭就吃——胡平理论研讨
   余大郎: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
   洪哲胜:“我没有敌人”是如何认定的?有什么好处?
   胡平:你似乎没注意刘晓波的文本……
   季逵:“敌人”是否客观存在
   张鹤慈:也来谈谈【我没有敌人】
   
   
   
            炸药奖害惨了中国人
   
            作者:花开一朵
   
             2010-02-06
   
   
   提起中国人惨,大家想到的就是goon.我这个民运围观的看,中国人
   是让炸药奖害惨的。
   
   在一个专制国家搞反对运动,都是有组织的一种行为。世界各国看,
   真正和平而一点暴力也没有,最终达到推翻专制的,很少。就是印度
   和南非,有甘地和曼德拉那样非著名人物,也出现过暴力活动,而且
   有的暴力活动就是被容纳在这两个非著名领导人的组织里的。
   
   但是中国不一样。64那样的大屠杀以后,到今天,除了杨佳这样的
   个别性的暴力活动,好像就一个王炳章曾经打算要搞暴力革命,最终
   还被自己的同志拱手拱出了海外民运的主流,最终被老共的特务骗到
   大牢里面。
   
   中国民运组织千千万,真正鼓吹暴力的一个都没有。胡平这样的中国
   民运著名的理论家动辄就是一大套的理论。如果你跟他辩论暴力革
   命,他还跟你急:你自己不去做,凭什么叫中国老百姓做?
   
   老大!拜托!我没有叫中国老百姓做,我叫的是:你们这些大佬去
   做。至于我为什么不做,因为我也是老百姓。我已经通过交税,把我
   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钱交给美国政府了,然后通过民主基金会等等,
   钱转到你们这些大佬手里了。
   
   我知道写文章,不是你们大佬的对手。所以我们一直等,看看你们大
   佬的嘴皮子、笔杆子到底能不能推翻中共。等了20年了,等来一句
   话:没有敌人。
   
   你大佬花了我20年的钱,如果觉得自己不是goons的对手,觉得自
   己没有能力推翻专制,不要紧。起身让位,不要占着茅坑布拉斯。自
   然会有人上位,不管他们是冲着每年几十万美金的份上,还是纯粹的
   个人恩怨。咱认。谁叫咱中国人民当初瞎了眼,让你们代表了呢?
   
   但你们不仅不让位置,还要告诉我们说:老表,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我
   们“无敌”。卧槽!这也太扯了吧?老子亲眼看到20年前坦克在家
   门前突突突的,给你这样一说,20年就是一场梦呀?你该不会在梦
   中遗精吧,大佬?
   
   不要跟俺讲什么大道理廖,大佬!20年廖,俺的耳朵都自发产生抗
   体廖。你们所谓的非暴力、所谓的无敌,不过是照抄一直以来的炸药
   奖的模式罢了!难道俺不会说这样的好听话呀?还需要大把银子供着
   你,让你光艳亮丽一下?
   
   20年来,国际上多少的银子进了你们的口袋?美国的你,不用像福
   建那样偷渡客一样在餐馆一天12小时工作。大陆的你,不用像东庄
   的访民那样在这个冬天饥寒而亡。你还真以为这些银子是因为你的锦
   绣文章了呢?告诉你,大佬,没有我们这些在你嘴巴里面“没得做”
   的升斗小民,你那些狗屁文章除了浪费纸张,还真没有其他的功能。
   
   国内不是没有人才,不是没有人在实实在在地做事。高律师、胡佳、
   郭飞雄、艾未未等等等。哪个不是踏踏实实地在干事?但是,为什么
   这些做事的人总是被中共严加打压?因为有你们这些动动笔杆、拿着
   钱在边上说风凉话的大佬。你们垄断了国外的资源,让他们这些踏踏
   实实干事的反而成了中共的眼中钉。你们成了中共利诱那些实在做事
   的人的榜样。刘晓波说的那一套套的坐牢的好处,实实在在的做事的
   人,哪一个能够得到那样的优待?王炳章好像现在都快被中共折磨成
   神经病了。中共要的,就是你们嘴里的赞誉。一方面,做给不明情况
   的老外看看,另一方面,让那些实在维权的看看。你们就是中共要树
   立的反对运动的典型呀。
   
   我敢说,在刘晓波拿炸药奖的问题上,goon比你们还着急。因为这
   样才能一统江湖么。以后那些维权的,实实在在做事的,还敢对你们
   这样文质彬彬的精英民运放个P呀?
   
   人家其他国家的反对运动,都是以实现民主化为主,获得炸药奖为
   辅。只有你们这帮中国精英民运,完全本木倒置。作秀作秀再做秀!
   到了法庭上,还他M做秀!你们不就是想得到一个炸药奖么?看看
   你们所做的,哪一点是能够推翻一个专制政权的?但是,每一点都是
   符合炸药奖的标准的。我老觉得芙蓉姐姐自我炒作恶心。现在看,最
   恶心的就是你们这些精英民运大佬。芙蓉姐姐毕竟用自己的肉体炒
   作,你们用所有被你们代表的中国人的良心炒作。
   
   
   
        你们见坏就上,我们见饭就吃——胡平理论研讨
   
            作者:花开一朵
   
             2010-02-07
   
   
   刘晓波的“无敌”宣言,掀起的不是小波,成了狂澜。经过这段时间
   的辩论,显然,无敌派已经讲不出任何说得出口的道理。但凡知道一
   点羞耻的,连老灯那样对刘晓波死忠的分子,都已经闭口不谈。剩下
   几个鸟人,高来高去地,不过是扯扯一些与“无敌”狗屁倒灶毫不相
   关的“爱”情至上主义。他们应该是太老了,老到只能把“爱”挂在
   嘴边,而不是用在床上了。
   
   无敌派曾经狂妄一时的论点中,最重要的有一点是:刘晓波已经在监
   狱中。批评无敌派,就是对监狱中的囚犯落井下石。
   
   NND,你咋知道,咱不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了20年才抓到这个落进
   下石的机会呢?
   
   咱这里大方一点,送块石头给无敌派:咱就是喜欢听落井下石的声
   音,咕咚。冇办法,听习惯,改不过来了。当初郭飞雄、高律师、胡
   佳,被落井下石的时候,咱还处于“被”训练的阶段。现在,咱已经
   训练有素廖,青出于蓝胜于蓝廖。
   
   咋地?!
   
   这块石头够大吧?要不,你们无敌派现在挖个井还来得急,把咱先推
   下去,然后“咕咚”来一哈喇子。反正你们和goons是打骂一家亲
   么,凭goons的GDP,别说一口井,就是挖个太平洋,把中国装进
   去也不成问题。
   
   刚刚看到余大朗的帖子(狠奇怪,这家伙不在这边上帖子),作为无
   敌派杂七杂八理论总教头胡平的曾经办公室主任,他忠实滴执行胡平
   的“见坏就上”的思想多年,落下一身的毛病。现在看到胡平鼓吹
   “无敌”,思想上转不过弯弯,委屈ing.
   
   天生丽物,人见有尤怜阿。咱险些丢给他两串猴子的眼泪:狼啊,还
   是好色去吧,不要好这个民运廖。
   
   大郎当初身先士卒地实践胡大理论家的“见坏就上”的理论,现在疑
   惑这个“无敌论”。这一点,就说明大郎在民运这样险恶“政治”斗
   争中是一定会出局的。你连大理论家胡平这两个理论的对象都没有搞
   清楚,你着哪门子急,就上了呢?看清楚那是谁的床了伐?
   
   人家胡平的“见坏就上”,是说让北京当年的那些64学生见坏就
   上。就是说,北京的那些学生应该高举胡平的理论大旗,在64坦克
   碾碎的同学尸骨上奋勇前进、前进、前进、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至于大理论家胡平的“无敌论”,隔壁一个叫小乔的网友说得直白:
   “谁要和你‘争得脸红脖子粗’?你的敌人就非得是我的敌人?啥叫
   自作多情”。
   
   好一个“你的敌人不是我的敌人”。这才是胡平大理论家的“无敌
   论”的精髓呢。让“你们”见坏就上,是因为“你们”有敌人,但不
   是“我们”的敌人。“你们”是谁?大郎、64学生、高律师、胡
   佳、共舞台的网友等等等。“我们”是谁?刘晓波、胡平、笔会、能
   够够得上民主基金会的捐助的人、炸药奖的潜在候选人、动辄封杀网
   友IP的毒瓶等等等。“你们”的人血就是“我们”的豆浆,“你
   们”的尸骨就是“我们”的油条。
   
   嗯,至于蹦跶得特欢畅的小乔、老格、看好戏,是不是“我们”的?
   那就要看看“你们”的骨髓还能不能榨出多一点的汤水廖。
   
   什么“无敌”是宗教的最高境界啦,什么无敌是大爱无边啦,不过是
   比石头更厉害的飞矢罢了,用来打击这些还没有落井的“你们”罢
   了。宝宝网友在毒瓶就说:搞了半天原来“没有敌人”是用来蒙人
   的。
   
   对廖!
   
   对内,蒙国内民众,让他们继续做喜羊羊,等着老共的刀叉。对外,
   蒙老外,拿炸药奖!拿了炸药奖,再回去蒙国内的民众,继续喜羊
   羊。
   
   大凡具有大郎那样糊涂不好色的思想的人,都会不明白一个鼓吹“见
   坏就上”的胡平,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胡平:“对于绝大多数人而
   言,非暴力是唯一选项”。但凡有一点点好色猪心思想的,都会明白
   胡平的“见坏就上”是用来待别人滴。对待他自己,胡平可是非常客
   气地呢。如果要用简单的词形容,可能只能用:“见饭就吃”。
   
   理论家胡平虽然糊涂,但是两个不同的服务对象,却是一点也不糊涂
   滴。大郎,你还是忍了你的色心bia.
   
   
   
       余大郎: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
   
         &兼释以“直道”反“枉道””
   
            2010-02-07
   
   
   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兼释以“直道”反“枉道”
   
   既然高刘两支队誓把内战进行到底,我正好气不顺,干脆把话挑明了
   说,而后由你们死掐去。
   
   刘无敌思想,看起来是“恕道”(这并非《08宪》纲领要义,而是
   其“外道”),其实是“枉道”——
   
   因为,我党若搞王道,你个人唱恕道倒又罢了,偏偏我党搞的是霸道
   (而且是把肉票撕了埋了还要你帮着数钱式的超级霸道),那时刘无
   敌唱恕道就是领头羊让羊群行枉道。
   
   更有甚者,这是全面整肃异己打击言论和新闻出版自由、人权大倒
   退,乘内外形势对威权有利时的火力侦察;
   
   一旦得手就将全局铺开,以便倒退回毛专制时代。不唯如此。还有甚
   者的是:
   
   在此关键时刻,刘无敌的狱中自白,更以“亲见亲历”,赞美了我党
   的“仁政”“王道”。
   
   那么,这就是在以身说法,号召大家以此为榜样——
   
   即使被我党官僚资产阶级卖了坑了压榨死掉了,也得宽恕而不可反
   抗,更不用说采取冲击黑金恶法的对抗性手段维权了。这意见超越了
   小人芦笛的“跪求恩赐民主论”的奴才上限,非常不堪。
   
   虽然,偶设想刘动机是美滴,最多是柔性自保以感动专制之刀,或最
   最多是心挂挪酱以改善“改良总队谈判地位”滴(那当然就不是所谓
   的N毛)......
   
   但面对我党落下屠刀之际,又把笑送上,让其还搏得仁政王道美名,
   并借此消弥革命与改良、并使民间反对派军心瓦解,使一箭四雕得以
   落实(得了便宜又卖乖,真是欺人太甚!),
   
   如此“以德报怨”,这无论如何应算“枉道”的等而下之了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