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徐水良文集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谈“没有敌人”派宣扬的新理由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徐水良


   

2010-2-5


   
   
   “没有敌人”问题的争论,我们事实上已经把问题讲得非常清楚了。可是,没有敌人派仍然不断地提出一个又一个新的诡辩,坚持宣传他们“没有敌人”的理论。他们首先把有没有敌人这个客观事实问题,说成主观认定问题,或者有没有爱的问题。接着,他们又把有没有敌人的事实问题,与革命和改良的策略问题混为一谈,接着又把它与暴力非暴力这个工具手段问题,混为一谈。最近胡平兄又把这个问题说成是一个语文问题,或是不懂哲学的问题,共产党语言的问题,等等等等。所以我们有必要再简单谈谈这个问题,因为胡平兄提出的新“理由”最多,所以本文批评胡平兄也最多。
   
   他们最纠缠不清的做法,是把有没有敌人这个客观事实问题,一定要说成主观观念问题。
   
   例如胡平兄,先是把有没有敌人的问题,归结为爱心问题,有爱,大慈大悲,就没有敌人。我当时驳斥说:“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主观上有爱有慈悲敌人就不存在?佛有大爱,可仍有妖魔存在。至多是用大慈大悲化度妖魔,使之转化向佛而已。”
   
   于是,胡平又转个向,把这个问题说成暴力非暴力问题,说:“批评者实际上是反对非暴力抗争,但自己又决不搞暴力”。
   
   我回答:“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用不用暴力是主观策略。两者完全属于不同的问题。而对不同敌人,不同情况,用不同策略。暴力、和平都可能。”
   
   最近两天,胡平兄又把他的重点拉回到否定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把它说成是主观认识问题,并且接连提出连串新的说法。
   
   事实上,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是由复杂的社会因素决定的。并不因为你主观上不把敌人看作敌人就变成没有敌人。
   
   胡平兄又把没有敌人的问题说成语文问题,也是同样手法。客观事实难道竟然可以用语言语文来改变?这真是一个奇谈!
   
   胡平反驳说:“‘敌人’不是客观存在,因为‘敌人’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指一种关系,‘敌人’是主观-客观的存在。”并且要反对“没有敌人”理论的人,“读一读分析哲学。这对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统大有好处。”
   
   笔者回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难道就不是客观存在?我已经说了,敌人由复杂的社会因素造成,其中主观认定因素,并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例如,共产党杀你,你再不把他当敌人,事实上客观上它仍然是你的敌人。”
   
   这一次,颇为虚伪的“没有敌人”派,口头上说“没有敌人”,实际上,却把坚持认为“有敌人”的一派,当作敌人谩骂。并且,有人口头上也公开认定反对派派中的激进派是敌人,只是他们用攻击这个敌人来论证没有敌人,来支持没有敌人的理论。他们恶心反对派中的激进派、有敌人派,却不恶心中共(也是有敌人派)。他们把自己的阴暗心理强加给激进派——有敌人派,却美其名曰“坦荡心怀”。因此,并不因为没有敌人派口称没有敌人,甚至个别人心里也认为没敌人,他们的行为就不是敌对性行为了,他们就不存在敌人了。
   
   再举个例子,大跃进中共饿死几千万,尽管全国人民当时基本没有认识到共产党毛泽东是全国人民的敌人,甚至很多人还把中共和毛泽东当救世主。但客观事实,中共和毛泽东仍然是全国人民的敌人。并且早已是人民的敌人。
   
   我们有的主张有敌人的朋友,过分信任词典上考虑不周的定义,把主观因素当作敌人的决定因素,本来就是误解或上当。让没有敌人派利用,混淆是非。
   
   这次争论,没有敌人派,例如洪哲胜先生,还千方百计把这个客观问题变成主观看法或“界定”,但客观存在的敌人,你用主管“界定”,就能把它“界定”掉?
   
   实际上,没有敌人派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中共不是敌人。这里并无多少学术和理论。可惜他们是一批极度虚伪的人,不敢明白说这句话,却千方百计,曲里拐弯,故意在理论,学术和逻辑上制造混乱,以便让别人接受中共不是敌人的观念。
   
   很简单的逻辑问题,非要曲里拐弯,搞得异常复杂。没有敌人派的简单结论:即共产党不是敌人,一句简单的话,非要绕着大圈子来说,累不累?即使为中共当说客,有必要这么卖劲?这么卖劲能起什么作用?
   
   至于胡平兄要别人“读分析哲学”。“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等问题。
   
   我读过胡平兄的大量东西,觉得胡平兄在哲学和逻辑上水平太低太低,所以逻辑上轻易败于小学学历的高寒。这恰恰正是他自己的一个薄弱环节。以这里的争论为例,如下面所述,他连这里最最简单的哲学和逻辑都没有搞清楚,他却要在这个薄弱环节上装强者,教训别人,在行家眼里,未免好笑。
   
   这里的问题,这次争论,纯粹是最最普通低档的逻辑问题。没有什么学术问题,没有高深的哲学问题和逻辑问题,也没有共产党语言问题。共产党语言之类的大帽子,沾不上边。用共产党语言,思维之类的大帽子,纯粹是不讲道理,不懂理论。在自己没有道理的情况下故弄玄虚。
   
   而且,敌人这个词,用了几千年了,没有文字以前就有了,与共产党语言有什么关系?
   
   胡平兄连这种最最简单的逻辑和哲学问题也不能判断,还要教训别人去“学分析哲学,摆脱共产党话语体系”?
   
   如果说谁有共产党思维和语言问题,没有敌人派到恰恰是受共产党严重影响。有人明显是受命为共产党当说客。
   
   另外,有人把有没有敌人这个争论问题,与完全不同的革命与改良问题混淆起来,混为一谈。例如:
   
   原心先生说:刘晓波的“无敌”宣言,是将零八宪章定调为改良而非革命。
   
   洪哲胜先生说:“没有敌人”派到底是革命派、还是改革派?问题有点复杂。无敌是要采取改革,达成革命派的目标。
   
   这是把完全不同的事情混淆起来。
   
   实际上,无论改良革命,都有敌人。美国南北战争日本明治维新,还是暴力改良。
   
   改良与革命目标一致,敌人一致,区别主要是是用什么方法达到目标,是用革命的方法,还是用改良的方法。而不是两者的目标和有没有敌人这两个问题的区别和不同。
   
   而革命和改良,两者都有暴力方式和非暴力方式。
   
   没有敌人派既反对革命派,也反对改良派。因为革命改良两派有共同的敌人。
   
   中共是革命派和真改良派的共同敌人,而没有敌人派,与改良派革命派全部对立。没敌人派是中共同盟军,为中共到反对派中当说客,散布幻想。
   
   这,就是没有敌人派的本质。
   
   
   
   附:
   
   
   胡平:张三老说的对。
   
   当一个人说“我没有敌人”时,那可以是指两种不同的意思。
   一种意思是没有人敌视我,另一种意思是我没有我敌视的人。
   
   刘晓波的意思当然是后一种。他说得很明白:他是“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可见,刘晓波清楚地知道而且承认,政权是敌视他的。在这个意义上,他当然是有敌人(=敌视自己的人)的。他只是说他不敌视对方。在这个意义上,他没有敌人。
   
   这就是说,中共政权把刘晓波当敌人,但是刘晓波不把政权当敌人,准确地说,刘晓波是不把组成这个政权的那些具体的个人当敌人。
   
   
   胡平
   
   
   胡平:这不是观点问题。这是语文的问题。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没有敌人”这句话的意思,我们不妨把“敌人”换成“爱人”。
   
   当一个人说“我没有爱人”时,那可以是指两种不同的意思。
   
   一种意思是没有人爱我,另一种意思是我没有我爱上的人。
   
   譬如,某位美女说她没有爱人,但那并不是说没有人爱她,她知道有不少人爱她,她只是说她没有爱上任何人。
   
   
   
   胡平:“敌人”不是客观存在,因为“敌人”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指一种关系,“敌人”是主观-客观的存在。
   
   我们说"“张三是男人”,这话的意思是清楚的。我们说“张三是敌人”,这话的意思就不清楚,因为它不完整。敌人,对谁而言?是谁的敌人?可见,说敌人,不是在说某一个人,它必定还牵涉了另一个人,必定是在说一种人与人的关系。既然是在说人与人的关系,那就不但和对方有关,也和你自己有关。所以它不是客观的存在,而是主观-客观的存在。
   
   建议读一读分析哲学。这对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统大有好处。
   
   胡平
   
   
   (原发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0/0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