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徐水良文集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短文两则


   

徐水良


   

2010-2-19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徐水良


   

2010-2-19


   
   
   因为牵涉到哲学和逻辑问题,很多朋友不太懂这个问题的争论。所以这里再解释一下。
   
   制度化=固定化常规化有序化规范化。
   
   而不确定性=不可预见的变化性、无序性、非规范性,如何制度化?
   
   “不确定性”不可能制度化。
   
   你可以用制度化来减少不确定性,但绝不可能把不确定性本身制度化。
   
   胡平兄这篇文章,反映了他对民主、专制、制度、非制度、规范化、非规范化、确定性、不确定性、不变性,变化性、固定化、常规化、暴君意志、民意、民意决策中的制度化(确定性,固定性)和非制度化(不确定性,不固定性、变化性),常规化,非常规化,无序和有序,以及其他一系列概念一窍不通。
   
   胡平兄这个理论笑话的精髓和经典意义,就在于:根据字面意义,不确定性制度化,也就是无制度、非规范的无序制度化。就是使全社会的杂乱无序,没有制度的情况,成为制度。“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就是说,民主就是把杂乱无章,没有制度,没有规范的无序状况变成全社会的常规和制度。
   
   但这种全社会不确定无序非规范状况,恰恰是理论上的最极端反复无常的暴君的绝对专制化、并且是没有任何法制法治的社会。这种状况,是其他任何社会都做不到的。
   
   而民主则相反,民主恰恰是使确定性的有序状况规范化,变成社会的制度。
   
   胡平兄的辩证法,颇为独特。
   
   很多朋友比较重视胡平兄理论的细节,不过我们这里先解释胡平理论的总体和标题。
   
   
   

驳牛乐吼


   

徐水良


   

2010-2-19


   
   
   不确定性,无论过程还是结果,怎么制度化?过程不能制度化,结果就能制度化?真是一派胡言。
   
   你只能说,民主制度规范决策过程,不规范决策结果。因为决策结果的不确定性,无法规范,无法制度化。
   
   所以,实际上的意思,恰恰与你们说的相反。
   
   事实上,民主社会,对决策结果仍然有规范,因为它仍然有确定性固定性的一些情况,例如对是否违宪的审查,对投票争议的审查等等。
   
   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不确定性制度化都是胡言乱语。
   
   无论是谁,错就是错。搬教授有什么用?你们自己没有分辨能力?搬教授,最多把胡平笑话,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的理论笑话,扩展命名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而已。
   
   我早已说过,你只是插科打诨,扮演丑角搞笑角色,大家喜欢。如果因此有了一点虚名,就以为自己懂理论,要扮演正角,那只会出丑。
   
   胡平多少还懂一点理论,而你是基本不懂。
   
   我对你的劝说是好意,不是恶意。
   
   
   附:
   

牛乐吼:胡平读书确实蛮粗鲁


   

2010-02-19


   
   
   楼下胡平引了亚当.普里泽沃斯基一段话,招来一对冤家大郎和水良的胡言乱语,两位老人家沦落到了我“不读书,不看报”的悲惨境地。
   
   胡平兄的意思是民主制度并不保障结果,而只保障过程,结果的不确定性予以制度化正是民主的要点。
   
   这是原文:
   
   The process of establishing democracy is a process of institutionalizing uncertainty, of subjecting all interests to uncertainty. In an authoritarian regime,some groups,typically the armed forces,have the capacity of intervening whenever the result of a conflict is contrary to their program or their interests. Therefore the situation may be uncertain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some groups --thoses that are excluded from the power bloc and that must consider the intervention of armed forces as an eventuality. But some groups have a high degree of control over the situation in the sense that they are not forced to accept undesirable outcomes. In a democracy, no group is able to intervene when outcomes of conflicts violate their self-perceived interests. Democracy means that all groups must subject their interests to uncertainty. It is this very act of alienation of control over outcomes of conflicts that constitutes the decisive step toward democracy ...
   
   This brings me to my principal thesis. Democracy compromise cannot be a substatntive compromise; It can be only a contingent institutional compromise.
   
   很简单的文字,很简单的道理,望余,徐两位认真阅读,不懂可问。
   
   看来胡平读书确实厉害,远在众人之上,可是他后面那段激进派温和派嫁衣裳铺路的发挥有点莫名其妙。
   
   妥协宽容在民主制下比比皆是,内战结束格兰特将军让南军士兵解甲归田,李将军欢度晚年就是一例。眼下少数人鼓吹的和共匪和解的温和道路与民主制下的妥协毫无关联,实则是毛主席当年对国民党的花招,咱打不过先装孙子,举举“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子,日后抖起来了,宜将剩勇追穷寇,一个都不放过。这样的策略我是支持的,但装孙子不要装的太过份,不要装着装着成了真孙子。
   
   什么是妥协,妥协是进一步两败俱伤,退一步皆大喜欢的时候才有的事,现在民运对中共,进是挨打,退也是挨打,激进挨打,温和也挨打。你对中共说,“别打了,我不记仇,等我以后发了,我保证不报仇”,或者说,“你使劲打吧,我这里先记着变天账,以后我发了,一定不饶你”,哪种说法会让对手有所震慑,而手下留情一点呢?当然各人可以想法不同,但是无论如何同妥协搭不上界,何来什么“不确定性”?

此文于2010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