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徐水良文集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网路文摘—4665
   
         leebai:“民运”和“官运”
   

            2010-02-01
   
   
   刚吃完饭,消化消化,写几个字算了。
   
   最近论坛上越来越有“官运”的苗头,这次就连民运理论家胡平都出
   来搞“官运“了,可见“民运”是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比如胡平先生说:【其中还有一条是不可少的,那就是他们相信,虽
   然他们此前没少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
   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
   再进行追究。】(这里提到胡平先生,只是举例,没有其他的意
   思。)
   
   俺这里的“官运”/“民运”,主要说的是我们把谁当作民主运动的
   争取对象,而谁又是阻碍势力。在胡平/格老等人看来是大众的素质
   不够导致中国不能民主化,所以土共倒台以后,这帮没素质的上来很
   可能变成一个新的土共。在他们眼里,大众是民主化的障碍。而他们
   民主化的主要策略,似乎是想说服土共,放下屠刀,“俺们不把你当
   敌人了”,“您也别把俺们当敌人,咱们和谐吧,咱们民主吧。”
   不太夸张的说,“官运”们似乎是以极大的善意和期望来对待土共,
   而对民众则抱有深深的戒心和怀疑。
   
   他们宣扬不要仇恨/不要敌人。直观地看,这个说法和土共是那么相
   似,都是和谐派。而这恰恰和中国民众的态度/选择相反。在民间可
   以说充满了仇富和怨气。你到相对自由一点的国内论坛上可以明显地
   感受到这点。许多话说的对比俺们这里的革命派还要冲。只要是骂政
   府部门,反应社会不公的,都可以看到极端的叫骂。这么看来,按
   “官运”们的思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在于怀有“仇恨”的民
   众;而宣扬“和谐”的土共才是民主化道路上的战友和依靠对象。当
   然他们也许没有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这些意思仅仅是通过他们对土
   共倒台后中国的忧虑来隐含地表达的。他们说的【不要仇恨】很大程
   度上只是跟大众说的。土共对民众对民主人士也没有什么仇恨嘛。那
   么,是不是和土共站一起“教化”大众,让大众放弃了仇恨,中国的
   民主化就有望了呢?
   
   说实在地,俺也不知道他们这么选择对不对,因为这是无法证明的。
   俺只能说说自己的想法。
   
   首先,俺认为仇恨的根源在于社会不公。要减少仇恨就得逐步实现社
   会公平,而不是通过提高大众的“素质”,让大众练葵花宝典,放弃
   仇恨。
   
   第二,你可以自己放弃仇恨,但不能要求别人也放弃仇恨。“仇恨”
   权是受不公待遇者的基本人权,剥夺“仇恨权”既不可实现,本身也
   是一种专制。当“官运”们说“我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们仅仅代表
   他们自己,土共不会附和,大众也不会附和,所以可以想象这个声音
   的苍白与无力了。
   
   第三,民主化对大众有利,而对土共不利。当前民主化的主要任务是
   帮助大众维权,我们的战友是大众,我们的目光应该(主要)放在大
   众身上。应该放在如何更好地帮助大众/倾听他们的呼声,更多地考
   虑民主化的实际操作;而不是整天考虑那些虚头八脑/没有根据的所
   谓民主化后天塌的问题。
   
   第四,民主化本身是个均匀化的过程,就是社会从一极到多级,民众
   的权利平均化的过程。民主化主要是个行动的过程,是权利重新分配
   从而形成制衡的过程;而不(主要)是提高群众“素质”过程。那种
   所谓的群众素质不高的言论,以民众素质为由质疑民主化的言论都是
   错误和有害的。
   
   第五,说到素质,最差的就是土共。在逆向淘汰的中国,最坏的都在
   土共那里。他们是民主化过程中的主要障碍,对他们不应该报以过高
   的期望,不应该投入过多的精力。
   
   总之,我们争取的对象是大众而不是土共,我们搞“民运”而不是
   “官运”。这一点是一定要搞清楚的。
   
   
   网路文摘—4666
   
            给无敌人派说“有敌人”
   
              张三一言
   
   
   本文是对胡平《再谈两句“没有敌人”》回应。
   
   虽则『“没有敌人”可出自大慈大悲,大仁大爱;也可出自非暴力斗
   争必需的自制与宽恕。』但是,宗教旨意、道德意识不能取代政治斗
   争;斗争策略不可导致是非黑白不分;主观愿望不能取代客观现实。
   
   就一般而论,不管有敌人派无敌人派其目的都是变极权制度为民主制
   度;其手段都是以压力(硬力量压力和软力量压力)要极权者在和平
   抗争面前作出有实质意义的退让。问题是,无敌人派的压力很难成为
   压力,或有效压力。请想一下没有敌人派说:你杀吧,你要杀我、你
   杀了我的亲友同胞,你还是我的朋友,我还是爱你。请问这样的“民
   众对抗争的态度”是甚么压力?这种没有敌人的“抗议的规模声势”
   即使这压力大到有十三亿人参加的规模,也是无效的──说句大实在
   的话,这不是压力这是礼送给暴政者的奖励和助力。
   
   “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
   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再进行追究”,意思是说没有敌人是有
   条件的,条件就是你得先“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
   改革要求”。若果真如此,我宣布我不是有敌人派而是无敌人派。但
   是,对照现实,这句话包含了重大误导。我不知道也不代表其它有敌
   人派的思想观点和对这句话的理解。但是,我是在不受这句话误解的
   情况下的有敌人派。误导在于:现实中,刘晓波不是在暴政“放弃了
   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条件下作出没有敌人宣
   示的,而是在自己被囚禁审判下、在民众受尽掠夺迫害的现实中作出
   没有敌人宣示的。所以刘晓波的没有敌人宣示是这样的:即使你现暴
   政坚持武力镇压、坚拒民主改革,即使你视我为仇敌,囚我于牢,我
   还是把你当作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的敌人。有支持没有敌人论者说,没
   有敌人是刘晓波的一贯思想,我提醒:而暴政也一贯没有不视民众为
   敌人;就是说刘晓波是在暴政视民众为敌的前提下宣称他没有敌人
   的,即暴政及施暴政者不是他的敌人。
   
   重复说一下,在抗日期间,若有一个中国人说,我们没有敌人,日本
   侵略者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我们的敌人。不知道中国人作何反应?又
   如果日本投降后,有人说日本不是我们的敌人,这和前此说同样的话
   有何不同?我认为前者不能接受,后者可以容忍。现在刘晓波说的没
   有敌人,正如日本大兵举起军刀向中国人头砍下去的时候,有人大叫
   我没有敌人,日本人不是我们的敌人一样荒唐不可理解不可接受。
   
   所以,问题的实质是现今提出的“没有敌人”的含意是“宽恕那些原
   先干过坏事的人”还是宽恕现在正在干着坏事的人?还是宽恕现在正
   在干着的坏事?是将来暴政者放下屠刀后没有敌人,还是现在暴政正
   在操刀时没有敌人?
   
   『“放下屠刀,你不能杀我们,等我们接过刀来杀你。”那还搞得成
   吗?』这是理论高手对有敌人派作出致命否定的形象说法。不过我可
   以学习理论高手用同样逻辑反其意而用之。我说:『“紧握屠刀,尽
   情屠杀,你越杀,我就越当你是朋友,我就越爱你。”那操刀者还会
   放下屠刀?』
   
   我的主张是:请你放下屠刀,我接过刀来送到博物馆去;你不放下屠
   刀,我就拿菜刀来对付你。
   
   20100202
   
   
   
       胡平「再谈两句“没有敌人”」再谈两句“没有敌人”
   
   
   “没有敌人”可出自大慈大悲,大仁大爱;也可出自非暴力斗争必需
   的自制与宽恕。
   
   要专制者在和平抗争面前作出有实质意义的退让,取决于很多因素,
   例如抗议的规模声势,其它民众对抗争的态度,统治集团内部的分
   化,军警究竟对谁效忠,国际社会的压力,等等;其中还有一条是不
   可少的,那就是他们相信,虽然他们此前没少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
   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
   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再进行追究。
   
   当手无寸铁的民众,公开站出来,以非暴力方式反专制争民主时,如
   果他们对专制者说:“放下屠刀,你不能杀我们,等我们接过刀来杀
   你。”那还搞得成吗?
   
   因此,当民众以和平的方式反专制争民主,他们需要让对方知道,他
   们要求的是改变制度,而不是惩办具体的人;他们要制止罪恶,但不
   是要制裁罪恶的执行者;他们愿意宽恕那些原先干过坏事的人。在这
   个意义上,他们可以说他们没有敌人。
   
   这还涉及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讨论。先说这两句吧。
   
   (作者来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