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徐水良文集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一点补充


   

徐水良


   

2010-2-19


   
   
   实际上,制度化本身就是确定化,固定化。也只有确定化、固定化的东西才能制度化。不确定性,即不确定、不固定,随时变化的东西没办法固定化、制度化。能够固定化制度化的东西,只是变化不拘的东西中包含的相对固定的东西。例如变化不拘的民意决策中,多数决定和尊重少数等自由和民主原则,才能由民主制度来制度化,固定化。
   
   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纯粹是不懂什么叫制度化,什么叫不确定性。根本不懂相关的一系列基本概念。不确定性制度化了,今天这样,明天那样,那还是制度吗?制度就是相对固定的东西,今天必须遵守,明天也必须遵守。
   
   把民意变化的变动性提出来,不是与专制的不确定性相对照,而是把固定化确定化的民主制度,如多数决定和保护少数等原则和制度,说成变动不拘的民意本身,把固定化确定化的制度,说成是不确定性本身。因此把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两种概念,完全颠倒了。
   
   自己最基本的哲学和逻辑都不懂,还要教训别人学习分析哲学,让人感到有些好笑。
   
   前发信件中有衍文错别字,这里纠正重发。
   
   徐水良
   
   2010-2-19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徐水良


   

2010-2-19


   
   
   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总是把事情搞反了!
   
   你老是搞这种诡辩的东西。总是抓住一个小的次要方面,把主要方面
   搞反了。总是故意把事实说反了。
   
   民主恰恰不是使不确定制度化,而是使法律、法治等等非常确定的东
   西制度化。
   
   专制由暴君的一时的个人意愿作决断,连法律也往往是废纸。谁也搞
   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愿,只能猜,非常不确定,可预见性非常小。而
   且,暴君随时可能改变态度,谁也搞不清他态度何时改变,也是非常
   不确定。
   
   例如谁也不会想到毛泽东会搞公社化,大跃进那一套;谁也不会想到
   他会搞文革。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打倒刘少奇,谁也不会想到他改变由
   宪法确立了的接班人林彪,打到林彪。
   
   相反,民主制度,是法治社会,一切服从法律,一切依法办事,非常
   确定。至少宪法和法律是可信的。至于决策,由民意决定,民意不会
   像暴君的意志那样,顷刻改变。即使改变,也比暴君的改变要慢得
   多,绝不会像暴君意志那样,顷刻反过来。老百姓生活在民众之中,
   随时都能感受到民意的变化。相对于暴君的意志,民意的可预见性,
   也要比暴君意志的可预见性大得多。
   
   因此,无论如何,民主要比专制确定得多。
   
   还有,中国当代反对派的历史,都是温和派缓进派攻击和反对革命,
   反对激进;激进派从来没有反对改良和缓进,从来主张两条腿走路。
   如果激进派不得不反击,那是因为缓进派对激进派的攻击污蔑或对中
   国民主事业的破坏。在这一点上,你也是闭着眼睛把事实说反了。
   
   
   附:
   

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


   
   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譬如说,我们无法在实行民主的情况下
   保证某政党必定总是当选执政。
   
   亚当.普里泽沃斯基(Adam Przeworski)指出:民主不可能产生于实
   质性妥协;因为在民主制下,实质性妥协不可能具有约束力。
   
   他举了好几个例子说明这一点。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关于保证免予
   追究威权主义权力机构的成员曾经犯下的镇压人民的罪行的问题。假
   定该权力机构以得到豁免保证为条件才同意放弃权力甚至自我解散。
   它这么做了,首次大选也进行了,但复仇党随后组织起来,并在选举
   中获胜,把威权主义权力机构的成员全部投入监狱。”
   
   假如现有的反对派代表人物对执政党领导人说:只要你们同意开放民
   主,我们将既往不咎。但是,执政党领导人还是有理由担心。问题不
   在于反对派方面是否有诚信,是否会遵守诺言。问题是,一旦开放民
   主了,结果就是不确定的了,到头来会出现什么结果,由不得你也由
   不得我,而取决于那时的民意。如果在开放民主后,冒出个复仇党,
   赢得大选,那时候,连你们这些原来的反对派代表人物都被边缘化
   了。你们原先许下的诺言还有什么用呢?
   
   既然如此,民间反对派中的激进派干什么还要对温和派那么不高兴
   呢?毕竟,在局面没有打开之前,反对派方面,激进派几乎没有存活
   空间,所以照例是温和派唱主角。如果激进派真的有自信,相信沉默
   的大多数必定会在自己一边,你们就该知道,温和派其实是在给你们
   作嫁衣裳,他们其实是在为你们铺路。你们乐观其成还来不及,还起
   劲地反对他们干嘛呢?
   
   (原发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0/0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