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徐水良文集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按]一下子产生了这么多的"没有敌人"派,而这些人的绝大多
   数,原来都是有敌人派。有这么大的力量让这么多的人一瞬间转换,

   很有点像有些势力习惯策划的"战略步骤"。
   
             ——网路文摘编者2010-2-11
   
   目录:
   张三一言: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徐水良: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胡平:还有谁讲过“没有敌人”?
   张三一言:还原“杨佳抗暴”争议之真相(答洪哲胜)
   洪哲胜:对于“杨佳抗暴”之争议的小检讨
   哀怨人:问胡平﹑格丘山的四个问题
   刘国凯给王希哲的三点回应
   曹长青: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
     附评论:
      鸡头肉:用虚幻的“正确之路”来挤兑实际抗争的无聊文字
      贝苏尼:曹长青这篇不错
   楼上楼:可以分道扬镳
   Zwgixe:当河蟹遇到螃蟹
   
   
   
          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张三一言
   
   
   "有敌人",民运就是对敌斗争,这是胡平的一贯民运思想。我这并
   非凭空判定,而是根据胡平的民运理论《中国民运反思》里面白纸黑
   字得出的结论。这些白纸黑字语录转摘在下面。大家看看能不能得出
   胡平是"没有敌人"论者的结论。
   
   不但胡平一贯是有敌人论者,如果有人化些时间,大概同样可以找到
   这次没有敌人派其它主力者在以往所写的东西里面,和胡平一样,都
   是肯定有敌人,而且主张和敌人斗争的。
   
   为甚么胡平等一大批有敌人论者突然否定昨天的我,做一个"非我"
   呢?我来想去,只想到一个理由:一只看不见的派手在作怪。因为他
   们心中的"派头"说了一句无厘头的"我没有敌人",意想不到的是
   受到人们的质疑评议,于是情急之下,"派仔"们为了"对敌斗争"
   的需要,就"急不思理"地把它化为普遍真理:普天之下没有敌人!
   于是一大批原本的有敌人论突然变成没有敌人论了。这是策略产物,
   或者说是机会主义的产物。
   
   且看这些突然没有敌人论者今后如何写反暴政反极权的文章。
   
   20100212
   
   附:
   
   胡平的有敌人说语录
   
   激进革命与民主改革是两种很不相同的运动。两者都需要凸现矛盾。
   革命者要竭力使矛盾激化,使敌我双方壁垒分明,使所有的政治力量
   向简单的两极化发展:改革者则需要努力使矛盾分离和多样化。(胡
   平:中国民运反思——第二章:关于八九民运失败的结局)
   
   我目标提得好,我们就会有较多的朋友和较少的敌,我们就会胜利:
   目标提得不好,我们就会有较少的朋友和较多的敌人,我们就会失
   败。(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三章:八九民运的失败并非必然)
   
   八九民运受挫,当然是由于敌强我弱(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三
   章:八九民运的失败并非必然)
   
   从敌强我弱的事实,并不能得出民运必败的结论。敌强我弱,充其量
   表明民主力量还不可能在短期内取得全面胜利,但那决不等于说我们
   不可能打赢一场又一场的『有限战争』。(胡平:中国民运反思——
   第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上))
   
   你得学会满足于那种强敌在侧的不可靠的胜利,保持戒备,随时准备
   回击敢于再次入侵之敌。(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八九民
   运失败的主要教训(上))
   
   想想看,这批儒生一度都很有力量,权奸阉宦无不畏避三分,到头来
   却搞得家破人亡,让敌人几乎全盘赢了去。这等政治才能怎么能让人
   服?(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
   (下))
   
   在战争中,敌分明,你死我活。在寡众不敌时,跑似乎并无不当。
   (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
   (下))
   
   当一方将士宁死不逃、全部捐躯沙场时,对方会为之震撼。对方会对
   你方更尊重,但他们仍然会把你们枧为敌人——因为这是战争。(胡
   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下))
   
   作为一个持不同政见者,他应当不怕孤立,『举国皆吾敌而不改其
   度』:然而作为一个政治家,他必须要有群众,他必须把敌人限制在
   最必要的和最少量的范围之内。(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
   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下))
   
   五.一七宣言的不智之处在于它给民运不必要地增加了敌人:它使得
   一些原先可能中立的人(不是指邓本人)对民运反感,又使得另一些原
   先就反对民运的人对民运更加敌视。…但遗憾的是它同时也助长了大
   家的轻敌情绪。(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
   主要教训(下))
   
   因为你会听到同样高昂乃至更为高昂的呼声,但仔细辨认便可发现,
   那并非喊口号的人在数量上增加了,而是他们在音量上增加了,数量
   也许倒在减少。这是对民运力量方面而言。至于它在增加敌人的数量
   和强度上的消极作用则是显而易见的。(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
   四章: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下))
   
   严格意义上的勇敢。本身就包含有明智或智能的成分。即所谓大智大
   勇。因此它仍然是勇敢。由于这种勇敢会吸引一般人的追随参与,能
   够克敌制胜,故而是政治活动(包括民主运动)最需要的一种勇敢。
   (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六章: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
   
   
   有人说,由于敌强我弱,所以八九民运的失败是必然的。不可避免
   的。对这一观点的反驳,主要见之于第三章。如果说敌强我弱就必输
   无疑,那么天下就不可能有甚么新兴力量初战告捷的任何先例了。
   (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七章:从头再来)
   
   如果人们果真相信了在现阶段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民运的失败是客观
   必然,那么谁个还会再去投入民主运动呢?一个不可否认的心理事实
   是:大多数人在投入一场运动时,内心总是抱持着对成功的相当信念
   的,否则他们宁肯退避忍耐。(胡平:中国民运反思——第七章:从
   头再来)
   
   在共产党的敌人名单上,地主富农总是名列榜首(所谓四类份子,是
   指地富反坏;所谓黑五类,是指地富反坏右;所谓黑九类,是指地富
   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他们受到的迫害最为深重。一场土
   改,就有超过200万地富死于非命。其中有些是由政府宣判处决的,
   有些是在斗争会上被活活打死的。一般人只知道文革中的批斗会野蛮
   残暴,但若和土改中的斗争会相比,文革批斗会就太"温良恭俭让"
   了。(胡平谁来写《中国地富调查》?)
   
   政治犯是为了自由民主的理想而受难,自由民主的实现本身就是对他
   们所受苦难的最大补偿,因此,政治犯及其亲属通常都比较宽宏大
   量,比较能宽恕放下屠刀的敌人;可是,那些遭到权贵们抢劫的大
   众,一旦得到讨还财产的权利,他们凭什么要自动放弃而不去尽力讨
   还呢?南韩的全斗焕,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都曾经残酷镇压民运,
   但后来他们在民运的压力下让步,人们就赦免了他们以往的罪行;可
   是不久后他们又都因经济腐败而送上法庭。可见,在财产问题上,一
   般人是不容易善罢罢休的。(胡平:从"丧父之痛易忘,夺财之恨难
   消"说起)
   
   观众津津乐道溥仪被思想改造,从皇帝变成公民。在有意无意之间,
   人们得到一个印象,似乎中国共产党对政敌不象俄国共产党那么凶
   狠。(胡平恐怕王希哲并没有读过王友琴的<文革受难者>吧。建议
   希哲读一读。)
   
   
   张三一言
   
   再想到另一个理由:改变信仰。
   
   这些今天的忽然没有敌人论者,是因为刘晓波首道出了真理,在真理
   面前放弃前信的伪理念。这在宗教信仰中是常见的现象。例如,发现
   B教比自己前所信的A教更善更真,或者甚至觉得B教是邪教,A
   教才是正教,所以改信A教。今天的忽然没有敌人论者,若是基于
   类似理由,那没有甚么可以指责的;虽则我不会因此同意没有敌人论
   的观点,但是总得尊重别人的选择或信仰自由。
   
   问题只在于,我从未见今天忽然没有敌人派对曾经选择的有敌人理念
   作过任何检讨。给人的印象是:我信有敌人理念时,我没有错,你反
   对就是你错;现在我信没有敌人时,我也完全正确,你反对有敌人论
   就是你错。即是,我永远对,你永远错。是不是霸道一些了?
   
   
   同日补充。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徐水良
   
             2010-2-11
   
   
   某种思想对不对,是否错误,例如没有敌人说法对不对,并不在于有
   多少人说过,而在于它符不符合事实。如果这种思想不符合事实,是
   错误的,那么,说的人越多,问题越严重,就越是需要纠正。
   
   这一次有没有敌人的争论,就是这样。如果仅仅是国凯兄说的那样,
   是个别人不够恰当或欠妥的言语,那么,问题并不大。问题在于,那
   么多人有组织地统一地主张没有敌人,并且形成喧然大波,产生一场
   巨大的辩论,问题就严重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国凯兄的说法就
   不成立,不符合这次争论的实际情况,因为这不是个别人不够恰当或
   欠妥的言语问题,而是一场重大争论。我的说法 ,即捍卫启蒙成果
   (至少其中一半)的说法,符合实际情况。
   
   一个人,号称搞理论的人,竟然不从某个思想本身看这个思想,却要
   用有多少人说过这句话来为自己主张这种思想壮胆,那说明他根本不
   懂理论,同时对自己主张的这种思想没有把握。
   
   胡平的说法,他以为这是为自己主张背书;实际上,恰恰相反,他的
   说法,是为对立面,即主张有敌人、并且将没有敌人作为重大问题重
   大错误进行讨论加以纠正的做法背书。因为主张错误思想的人越多,
   问题越严重,越需要解决。说明有敌人派的做法正确。
   
   一种主张正确与否,在于客观实际,和论证逻辑正确,而不在于人多
   人少。用人多来背书,是完全不懂理论的人们,如某些小市民的习惯
   做法。
   
   
   
         胡平:还有谁讲过"没有敌人"?
   
   还有谁讲过"没有敌人"?你要去查,古今中外,很多很多。下面列
   出几位我们熟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话。
   胡平
   
   
   郭飞雄:
   
   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象"太石模式"昭示的那样,在中国大陆推动
   "法治下的政治改革",渐进、有序地实施宪政民主。我们的手段也
   非常明确:"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地扩张公民权利运动。
   
   刘水: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郭国汀:
   
   2003年6月12日至2005年2月23日,我作为郑恩宠律师的辩护律
   师及政治良心犯和法轮功的辩护律师,前后受到中共上海司法局,上
   海市国安,公安,上海律协等单位人员共33次谈话,交朋友等。其
   中上海市司法局局长当着数十位司法局官员的面明确警告我说:我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