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徐水良文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徐水良


   

2010-2-10


   
   
   你那个理论旗手没几个人承认,你诈骗来的名声,我拼命躲还躲不及,哪会有妒忌?你那上帝之子,弥勒佛转世,大家也不相信,认为是诈骗。你要大家相信你不是诈骗,那最好的办法,是回天堂去,让上帝给你一个身份证明,证明你是上帝的儿子,那我们一定信服你,皈依你。但据说,那个天堂的身份证,是用25公斤黄金制作。那天上帝梦中给我指示,说你们人间有个小小恶魔,冒充我儿子,你不仅不要信,还要揭露他,除非有人有我给他的25公斤黄金制作的身份证明,否则你们不要信。
   
   所以,你即使要充上帝的儿子,最好先找25公斤黄金,制作一个身份证明。你有了身份证明,我们一定皈依你,承认你是人间的主。至于黄金和证书哪里来,自然你该先回天堂去取。但千万不要去偷。知道了吗?另外,还要请佛祖在证书上盖个章,证明你是弥勒佛转世,以作旁证。
   
   这样,我们也不用争论了。你去找黄金证书。我们呢,安心等你的黄金证书。
   
   你对教皇和宗教领袖下命令,也应该先出示你的身份证明,人家才会相信。
   
   这样,不要争论了,好不好呀?
   
   赶快去找证书,不要为了骂十恶不赦的徐水良,浪费你的宝贵时间了。
   
   至于你那个书名,你过去都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现在你说原名是什么,没用,我们认1979年公开发表时的原名,为什么1979没用这个名字?国外图书馆即使有馆藏,也是在你1979年发表以后的事。
   
   你用被你欺骗的人或你们同一组组员的话来美化你自己,也没用。这些都是小事。把上帝的证书拿来,才是第一大事。别浪费时间了,懂吗?
   
   
   
   附: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原题《请看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的丑恶与卑鄙》
   
   
    陈泱潮(陈尔晋)
   
    2010-2-9
   
   在当代中国推行民主革命,没有正确的思想理论作为统一中国民运步伐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根本不能成功的。拒不承认拒不确立正确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中国民运迄今为止一盘散沙的重要原因。
   
    那么,是不是中国民运迄今还没有正确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呢?
   
   后人以及当代任何一位客观看待中国思想理论状况的有识之士,都会看到从毛泽东时代就形成的先知书《特权论》发端而成的【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整套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是抗击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瓦解中共专制独裁党文化的不可取代的利器,是挽救社会道德、彻底摧毁枭雄黑道党文化核心思想无神论的无价之宝。
   
   可惜,当代中国民运队伍深受毛泽东枭雄黑道的影响,大佬们一个个要做王伦式山大王,不做开创东方美利坚民主宪政的华盛顿!可惜,毛泽东-邓小平枭雄黑道党文化狼奶灌输喂养出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相当部分也已经被毒害被异化成“一切向钱看”的唯物论经济动物,良知丧失,两眼一抹黑,看不见亮光,缺乏甚至丧失了追求真理热爱真理的兴趣和热忱,无视上述事实。
   
   在这当中,立场旨在争名夺利的嫉妒狂病患者徐水良表现尤其典型、尤其恶劣。
   
   历年来,徐水良之所以极力台前幕后疯狂地攻击我诬蔑我,主要原因就是他毫无自知之明硬要霸王硬上弓充当中国民运的“理论旗手”,把我当作他充当“中国民运理论旗手”的障碍。
   
   今天,他在没有人替他做打手的情况下,只好赤裸裸地跳出来,充分暴露了他这极其丑恶极其阴暗的心理。
   
    请看他公然如此造谣:
   
    “你1979年发表的那个《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现在改名《特权论》重新修改出版……”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原名《特权论》,因为上书毛泽东,为了易于为毛泽东接受,同时也为了适应当时党政军干部及大众的接受程度,才使用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一书名。质问嫉妒狂徐水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不是自始至终紧紧围绕着特权问题展开论述的?中心思想是不是特权论?是不是紧紧抓住共产国家共产社会特权产生的根源、演变过程和根治之道这一主题?恢复忠实于这样的主题思想的书名《特权论》,怎么是“重新修改”?
   
   更何况,除了国家机关公安部门《陈尔晋卷宗》保留有《特权论》原刻本以外,《特权论》以《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书名,于1979年6月以四五论坛重印本在北京民主墙公开发表。四五论坛重印本流布海内外。美国大学一些图书馆就收藏着四五论坛重印本。英国有根据四五论坛重印本翻译成英文的书《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2001年中华联邦网站全文发表《特权论》,增补了原来四五论坛重印本删除的部分。而这些部分正是由著名的1989/6.4学生领袖王超华女士,根据原手稿一字不易打出来的。工作态度非常严谨负责的王超华女士,在打字上网过程中,为了克服手稿磨损有的地方字迹模糊的问题,对照四五论坛重印本认真辨识核对,而且一一标明了手稿页码(《特权论》定稿手稿稿纸上每页都印有“1975年”字样,可见当时文字狱的严重存在和威胁)。读者有目共睹。质问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今日大家看到的《特权论》,无论正文,还是《重印前言》,有哪一个字是“重新修改”的“马后炮”?
   
    你说你徐水良无不无耻?!你说你徐水良卑鄙不卑鄙?!你说你徐水良是不是阴暗心理的化身?是不是小农意识极其严重的嫉妒鬼?是不是口上抹蜜、脚下使跘、大搞阴谋诡计的宵小?
   
   为了贬低《特权论》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理论基础的价值和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指导意义,你一会儿造谣胡说《特权论》抄袭了你的观点,一会儿又造谣胡说今日大家看到的《特权论》是经过“重新修改”的“马后炮”,目的就是要混淆视听,造谣诬蔑《特权论》不是在毛泽东时代冒着杀头危险写出的先知先觉文字,从而误导民众和青年人以为只有你徐水良才是中国民主运动思想理论的“先行者”,只有你徐水良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论导师”!
   
   可惜,中共却没有把你打成中国民主运动的“祖师爷”“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更没有指认你徐水良的文章“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你争什么?你凭什么争?就凭你这样不顾大局、为一己之私争名夺利丧心病狂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造谣诬蔑老陈?
   
   更何况,研究文革青年思潮的权威性力作《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在全面收集原始文字进行认真比较研究之后,明确得出了历史性的结论:在文革期间形成的陈尔晋《特权论》“标志着社会和制度批判思潮的高峰” ——路人皆知:你徐水良心心念念不忘的是文化大革命中 “标志着社会和制度批判思潮的高峰”的地位!难道你通过这样刻毒地诬蔑攻击陈尔晋(陈泱潮),就能够达到你可耻的目的?你当时为什么不敢提出、不敢表述,或者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通过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民主制度的意义?
   
   又更何况,中国问题专家杰克.格雷在其《透视毛泽东》一文中也指认:“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徐水良,刻骨怨恨别人不承认他徐水良的文章是“民主墙运动的基调”!难道你徐水良通过诬蔑攻击我陈泱潮,就能够改变历史形成的事实?
   
    尤其可恶、尤其刻毒的是,小农意识极其严重因而也极其狡诈极其狡狯的的徐水良,紧接着又这样自欺欺人、故意制造混乱、混淆视听:“有熟悉情况的79民运人士为你背书吗?他们有人相信你吗?除了不知道79情况、想利用你的可疑人物,或者被你欺骗的人以外,没人相信你!”
   
   质问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上述中共中央(包括在贯彻1981年中共中央第9号文件过程中,我被打成“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中共司法机关指控我“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并据此重判我等等……)、《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的作者印红标博士、《透视毛泽东》作者中国问题专家杰克.格雷,了不了解79民运的情况?写文章肯定和介绍过《特权论》和我本人的胡平、刘青、牟传恒、刘青山、傅申奇……是不是79民运人士?范似栋、王雍罡等等,算不算得79民运人士?为我申请政治庇护尽了力的王希哲、王炳章等人(包括当时的你),难道也不熟悉79民运?你亲眼看见的严家棋先生和夫人高皋对我的态度,请问嫉妒狂徐水良:严家棋先生高皋女士,算不算得熟悉79民运的人士?他们是不是如你所说是“想利用”我陈尔晋(陈泱潮)的“可疑人物”?中共中央以及以上这些人士,对《特权论》的评定和对我本人的态度,是我欺骗得来的吗?
   
   更不要说,我早在胡耀邦时代,1980年就因为《特权论》而被破例上调中央机关进行理论和政策研究的这一序列事实了……
   
    面对以上铁一般的大量事实,你徐水良却胡说“有熟悉情况的79民运人士为你背书吗?他们有人相信你吗?除了不知道79情况、想利用你的可疑人物,或者被你欺骗的人以外,没人相信你!”
   
   ——是的,自2007年以来,你徐水良台前幕后疯狂组织和指挥对我的大肆围攻诬蔑,你现在所发表的如此刻毒的文字,你徐水良挖空心思处心积虑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没人相信你(陈泱潮)!”
   
    只可惜,你徐水良这样一个旨在争名夺利的嫉妒狂的阴谋诡计鬼蜮伎俩,是根本不可能得逞的!
   
   中国民运中的不良分子沉沦在枭雄黑道里无力自拔。建议你们在高叫“打倒”别人的同时,是不是也该看看你们自己也存在着别人同样的尾巴?你们要不要革革你们自己的枭雄黑道不惜一切手段争名夺利、顽固抗拒真理、顽固抗拒天命的愚顽不灵的命?
   
   百年枭雄黑道隐性帝制无神论已经严重祸害了中国广大的国土,更已经严重毒害了数代中国人的人心!要匡扶世风,成功地救世、救心、救中国,只有高举【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旗帜,才能真正从根本上拨乱反正,才能前进!
   
   徐水良之流争名夺利枭雄黑道竭力抹杀和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必然要自食恶果——天下不会是你们这一类枭雄黑道无神论无道无德无思想理论信仰感召世人、无德高望重杰出领袖人物凝聚民心者的天下!永远不会!
   
   陈泱潮(陈尔晋)在前进!陈泱潮(陈尔晋)在 上帝的保佑和差遣、使用、启迪下,正英勇无畏、意气风发、朝气勃勃地在向前进!
   
   一切荣耀、权柄、国度,归给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 上帝!
   (2010/02/10 发表)
   
   
   我从大局出发,在批评你之后,也确曾经把你当作应该团结的人,表示过善意。我想众人对我的这种立场是会理解的。你今天竟然胆敢阴阳怪气地拿来作为攻击我诬蔑我的话把,说什么“老朋友了,何必一会儿好,一会儿吵”--你含沙射影把我诬蔑成什么人了?老陈顶天立地,是反而复,复而反的小人吗?你不要自以为高明,你是典型的小农意识!不要太自作聪明了!不要太自以为了不起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