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不比鲁迅]
徐沛文集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比鲁迅

   
   在我因应和清水君的《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为网络撰写了第一篇女人之见《挡道的鲁迅》后,招来鲁迅迷的骂声,令我哭笑不得。为了变坏事为好事,我曾想依骂人者的指点,把我和鲁迅比一比,俗话说得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然而象绍兴酒的鲁迅作品,对只想修身养性的我没一点吸引力。更何况每天想法无限,能被输入电脑的则极其有限。但我还是写了篇《再别鲁迅》。可惜,无济于事,要想不见鲁迅,除非不想中国。
   
   为了完成一篇谈“五四”的约稿我不得以去看鲁迅。是人都有良心,鲁迅也不例外,但遗憾的是鲁迅惯于中伤他人,诋毁先贤,可谓言行不一,缺乏道德。因此我在和一位网上名人的交流中说,清水君和我不仅不认同中共作风也不认同鲁迅精神。我比清水君大八岁,这好比我在德国哲学系攻读的八年,所以,我自认比清水君坚定深刻。可惜我的中文没清水君流畅,有待提高。并表示他对鲁迅的赞赏令我深思。我思考尚无结果,就见另一位和他一样因“六四”入狱、流亡的人在获知蒋彦永公开呼吁“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后感动之余,想起了鲁迅,并认定鲁迅和蒋彦永在人道主义精神上一脉相承。
   


   这位被迫流亡的同行还相信鲁迅编造的所谓弃医是为了从文来医治民族心灵的谎言,虽然清水君等的研究成果证明鲁迅是中共树立的偶像,一点经不起推敲。鲁迅堪称造假能手,而蒋彦永却在讲真话。我既和鲁迅是冤家对头,又无路可避,我的骨头也不软,那就让大家看看我这个渺小却真实的女人为何瞧不起毛封的鲁“圣人”,也算怀念身陷囹圄的清水君。
   
   鲁迅死于1936年,一年后就被毛泽东封为“现代中国的圣人”而大力推广,靠这尊偶像为中共吸引了更多的象王若望和李慎之一样的热血青年。在同样热血的红卫兵们也同样听从鲁迅并痛打落水狗王若望和李慎之们时,我才呱呱坠地。在他的去和我的来之间这三十年正是我二舅的一生。我落地那年(1966),二舅被迫自杀。二舅是父母辈直系亲戚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从事中文教学并写作,宁死不屈前正准备出一本谈“师道尊严”的书。依此看来我不是家中推崇传统文化的第一人。但我比二舅生得逢时。我30岁时,在德国教授的引导下学会用《道德经》来审人度事而获得海涅大学哲学系的博士学位,并在27岁时已有抒发故乡情思的德文诗集问世。
   
   我和鲁迅一样都是22岁出国,但鲁迅在日本呆了八年(1902—1909),弃医后不见他有像样的作品,遑论任何道义活动,也未获得学位。而我在六四惨案发生后,凭良知投入反共抗暴的民运,并从此发表作品。在八年(1988—1996)的留学生涯里,我边攻读德国学位边弘扬中华文化。学成后我曾在1996年试图归国到北大执教,但脏乱差的自然和社会环境让我身心不适,所以,从此后靠作家身分赖在德国。2001年,再度努力海归又以身心不适告终。2002年初回德国后炼法轮功重获健康,从而得以满足心愿,揭露中共的罪恶并弘扬法轮功的神奇。
   
   鲁迅25岁时,专门回国结婚,但在20年后却和其学生许广平搞婚外恋,并抛弃糟糠之妻。在这之前他曾借同在一个屋檐之便侵犯大弟和其妻的性生活而造成兄弟反目并分家。鲁迅却倒打一钉耙说他弟媳铺张浪费。即使他不再有别的恶劣行为,也不够君子的资格。更何况古人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作为现代女性,我没有做到司马迁所说“男女之际,人道之大伦也,礼之用,唯婚姻为竞竞。夫乐调而四时和,阴阳之变,万物之统也,能不慎乎?”相反,我有不分男女界限的毛病。小时候我钻兄弟们的被窝,大了后结交各种男友,也曾恋爱并偷食禁果。我至今未孕未婚但乐天知命。曾有几位德国教授有心抬举我,我都坦诚我缺乏六感(性感),只有第六感(灵感)。(此话源于英文的“六”和“性”的发音雷同。)我乐于陪伴他们,但难于和谁亲密无间。他们也不为难我,自讨没趣,后来我还和其中的一位合作出了一本诗画集。我算不上冰清玉洁,但光明正大,不曾伤害他人,破坏任何家庭。
   
   我的第六感也表现在鲁迅的作品让我一看就不舒服,虽然在我2003年上网前一点不了解他的人品。清水君、孙乃修、张耀杰等对鲁迅的研究证明我的感觉不错。鲁迅确实是个知行不一的伪人。他不知敬天拜佛求道尊孔,但会讽刺挖苦造谣污蔑。
   
   鲁迅作为长子,在父亲去世后,被迫承担长子如父的义务,也因此对弟弟大打出手。可惜鲁迅不是一个乐天知命的君子,对此怀恨在心。当他1918年,38岁时才在钱玄同的邀约下为《新青年》杂志撰稿时,便开始用文字宣泄其阴暗的心理和狭窄的心胸。他把父亲的死亡算在医生的头上,恶意诋毁中医,殃及传统文化,连“仁义道德”也遭到他的笔伐。这个假日本鬼子拿着文明棍疯狂地打击为真日本鬼子觊觎的中华传统文化,甚至口吐狂言“中文不灭,国无希望”!
   
   鲁迅上个世纪初回国时,虽然没有学位,却能成为高薪阶层,养家买房不在话下,甚至还可以支助生活在日本的家人。足见那时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和价值何其高也!然而他无事生非,编造“铁屋子”等谎言惑众。他住在铁屋子里能享受的人权和自由,却令1949年以后的全体中国知识分子可望而不可及。这个世纪初学成的清水君一归国就先被跟踪后被逮捕。鲁迅臆造的铁屋子以中共法西斯专政的形式降落在神州大地。中共的大牢更以惨无人道著称!站在鲁迅对立面的清水君无愧于知行合一的典范,但代价即如此沉重。
   
   拜读了《鲁迅全集》的清水君发现“鲁迅的百万雄文中没有一个字眼的抗日言论”,相反有不少令他难以启齿并义愤填膺的辱国歌谣,“简直就是日本鬼子配合军事侵略的心战传单,把国民政府说得天下最黑最无能,但是对于日本鬼子,却一个骂字也没有!”。连有“汉奸”之名的周作人在二十年代就认识到日本军国主义的“亡我之心”,写下《排日平议》、《排日》等文章,而这位被毛共冠以“民族魂”的哥哥却只会恶毒攻击梁实秋、梅兰芳等一切能骂之人。
   
   在1932年日本人进攻上海时,鲁迅则躲进日本人的书店并能在十九路军抗日最惨烈的时候心安理得地整理《三闲集》和《二心集》。这才是鲁迅的真实表现,麻木不仁的是鲁迅,非民众。而这位毛式的鲁“圣人”却还让上述流亡作家以为:面对淋漓的鲜血,救助过许多年轻人的鲁迅,一直开展对国民性的批判,即“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的目的是启发民众觉悟,去反抗压迫与压迫者,他把自己的批判锋芒最终引向奴役者与奴役制度本身。
   
   没想到这位流亡作家提到鲁迅居然也落入中共的窠臼,写出如此假大空的“党八股”。不错,鲁迅曾救助过以“害群之马”自居的许广平,并帮着她和其校长斗,明明是鲁许有奸情,可鲁迅却污蔑站在女校长一边的同事们与女校长有不正当关系。在18年的创作生涯里鲁迅使用了一百几十个匿名与当局和他人唱对台戏。凭我获知的几台戏来看,鲁迅演的都是挑拨离间造谣中伤的角色。我想鲁迅可以算作开创用匿名泼赃水的先锋。那些把博讯因清水君而创设的清水论坛搅的浑浊不堪的匿名者继承的难道不就是鲁迅遗风?
   
   狂人、阿Q、孔已己等算鲁迅塑造的名角,面对鲁迅精心设计的精神病患者、地痞无癞等下三流我过去一直莫名其妙,因为我遵从“亲君子,远小人”的古训,竭力完善和提高自己,不会把心思浪费来编造小人。现在了解到鲁迅的为人后,我觉得他们是鲁迅精神的形象化,而非什么“国民性”!可惜鲁迅却在国际共运的扶持下,象毛泽东一样骗取了头脑发热的民众的信任。大救星实为大灾星,这是饱尝苦难后头脑终于清醒之人的共识,但愿大家能进一步明白为共魔夺取和维持政权立下最大功劳者,非鲁迅莫属。而这位伪君子却还占据着无数知识分子的心灵,也令他们不能理解高行健。我却为高行健获诺奖而高兴,因为他是五四后中国知识分子中少有的知道珍惜中华传统文化并因此赢得国际成就的第一人。更何况我不仅推崇传统文化,更敬神畏天,知道自己渺小,不敢奢谈救人和救国,只求真实地写下个人的心得体会,这也就注定我既不会与共魔同舞,也本能地反感鲁迅。
   
   可喜的是那位不识鲁迅真面目的网上名人因为学过物理,对宇宙起源这样的难题特感兴趣,而宇宙是如此地简单优美协调,所以,他相信有造物主。就是说,他的世界观超越了鲁迅,虽然他不知鲁迅是个伪人,不值得崇拜。事实证明象鲁迅那样恶意地批判世人,而不管好自己不会带来任何进步,否则,中华民国不会被颠覆,我们的祖国不会倒退到连封建王朝都不如的马列红朝。
   
   2004年4月首发
   2016年6月审定

此文于2016年06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