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小龙女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何方: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话题背景:中日关系中的“政冷”已经对“经热”的状况造成了伤害;中日经济互补的基础和中日两国政府改善政治关系的努力有利于中日经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中日经济关系的前景依然光明。2008年,我国不仅迎来了北京奥运会,也迎来了改革开放的第三十个年头。回首我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对外经济关系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其中,与日本的经济关系在我国对外经济关系中处于重要的地位。
   
   60年来的中日关系发展进程有几大阶段。第一阶段,建国开始直到60年代,中日仍处于敌对状态,民间交往时断时续,微弱地存在着;第二阶段,70年代到80年代,中日建交,两国关系缓和,80年代是中日关系的高潮时期;第三阶段,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日本感到了威胁,同时两国经济关系大大加强。

   
   资料链接:何方,1922年生,陕西临潼人,1938年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和工作。1950年任职外交部,一直在张闻天指导下从事国际问题和对外关系研究。197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1989年调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国际问题和中共党史专家,中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学者。
   
   精彩语录——
   
   建国初,中国跟着苏联跑,日本跟着美国跑,中日处于敌对状态是自然而然的。但是如果当时中日不是敌对状态,起码中日人民联合起来对抗美国是可能的。
   
   日本有对中国有负罪感,80年代是中日关系的高潮,80%—90%的日本人还是热爱中国的。
   
   我现在讲了,你们将来要骂我汉奸了
   
   实际上,日本和我们国内学校使用统一教材的制度不一样。在日本,只要是个人都能写教科书,只要文部社同意。其实,不承认南京大屠杀、降低侵略破坏性的课本被学校采用的不到1%,真正在日本街上开大喇叭反华的“极右”势力也不到一万人,其余老百姓对我们还是非常友好。
   
   民主党上台以后眼光看得远一点,在中国问题上提出 “脱美入亚论”,和美国保持一定距离,提出修改日美合作的地位问题,要和中国搞好关系。
   
   如果能抓住机会,宣传各方面友好一点,互相少揭对方的短,中日关系应该会好转。
   
   任何双边国家都有历史问题,不能让它阻碍两国关系的发展。
   
   出品:李玉霄 监制:赵国臣 制片:郭法德 统筹:vingie 本期编导:丁森兴 张丽萍 本期后期:吴林涛 本期摄影:张贺庆 魏笑一(腾讯新闻荣誉出品版权所有)
   
   50年代初,我们认为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今天我们请到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何方老师,介绍新中国60年来的中日关系。有请何方老师!
   
   何方:60年的时间很漫长,抗战的时候我在延安,抗战胜利以后我到了东北,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我也在东北,应该说跟日本人打交道的时间不断。这60年中,前30年我是旁观者,后30年是参与者,80年代当了10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后来调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第一阶段,双方处于敌对状态,这是由我们战略决定的,也是由日本国情决定的。当时中国的外交策略是“一边倒”,倒向苏联方面。新中国成立的第五个月,中苏就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明确提出“当缔约国任何一方受到日本或日本盟国之进攻时,另一方即尽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和侵略。苏联把日本当作敌人,日本也把苏联当作敌人,中国加入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自然就和日本、美国为敌。
   
   那么,新中国一成立就决定“一边倒”,是不是合适?按照张治中的观点,我们本来可以在日苏之间打第三军,成为平衡日苏的第三方力量,这样我们不仅不需要依赖谁,反而是日苏有求于我们。
   
   主持人:但事实却是日本与我们为敌,为什么会这样呢?
   
   何方:50年代初,日本两部“反动影片”《啊!海军》《山本五十六》很火,我们把这两部电影当作教育片给老百姓看,看了之后就觉得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了。其实,当时对日本的估计不准确,对日本的看法也是错误的,日本军国主义永远也不会复活,也不可能复活。如果当时能准确预测,我们和日本关系不会搞得那么僵,搞得那么坏。
   
   主持人:当时美国是以占领国的身份对日本进行统治的。
   
   何方:对。一方面,我们对日本的态度和苏联对日本的态度持不同意见;另一方面,日本民众反美情绪很浓厚,经常游行示威,所以日本也并不是完全跟着美国跑的。美国两颗原子弹把广岛、长崎炸了,日本平民都住木板房,战后剩了不到一半,美国战后又占领了日本,群众很多情绪。谈判时,美、苏、英、中同盟国对法西斯非常痛恨,决定要把轴心国的工业基本搞垮,让法西斯再也起不来,办法就是拆工厂。同盟国把德国、日本的大工厂都拆了,苏联在中国东北也把工厂拆了。虽然我们意见很大,但这是一个整体规定,也没办法。
   
   但在1950年的朝鲜战争中,美国依靠日本,从压制日本变成了扶持日本,日本的工业产业开始恢复。在此期间,中日基本没有任何来往。
   
   主持人:民间交往如何?
   
   何方:很少有民间贸易。这是第一个阶段,中国跟着苏联跑,日本跟着美国跑,中日处于敌对状态是自然而然的,很难怪中国,也很难怪日本。
   
   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如果中日不是敌对状态,起码中日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国是可能的,而且后来也存在、甚至现在都存在中国对日本的态度影响日美关系、中日关系,这个三角关系是互有连带的。
   
   中国开了一扇门,但门缝很小
   
   主持人:中日关系什么时候开始缓和呢?
   
   何方:实际上,在建国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一方面中日敌对关系仍然存在,另一方面中日民间关系逐渐发展。1952年4月,莫斯科举办国际贸易促进会,旨在促进东西方贸易,当时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兼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南汉宸率团出席,邀请了同时参加会议的几个日本国会议员高良富等一行来中国访问,并签订了第一个《中日民间贸易协定》。这就开启了50年代的中日民间来往,也是对日本打开的第一扇门。门虽然开了,但是门缝很小,因为中日一直处于敌对状态,我们仇恨日本,因为它侵略了我们,日本也敌视我们,因为中苏联合起来收拾它。
   
   朝鲜战争后,中日关系又进入了一个历史低点。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日贸易和人员来往有了一定的恢复。50年代末,梅兰芳率领代表团访问日本,到日本去演戏,中日间开始有一点缓和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根本性地使中日关系缓和呢?中苏交恶。中国在美苏之间相当于一支平衡力量,我们和苏联一闹僵,自然就和美国缓和一些,和日本的敌对状态也就不那么厉害了。
   
   从反对苏联修正主义以后,我们和日本的关系就逐渐缓和了,和日本来往增多了,当时的考虑是拉日本一起对付苏联。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前,来往就已经不少了,1954年李德全、廖承志率领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访问日本;1956年梅兰芳率领访日京剧代表团访问日本。在政治视野里,中日关系出现重大改变的标志事件还是中日建交,但两国贸易和民间来往一直存在,建交后活跃起来。
   
   放弃日本赔偿是毛主席不要外国人的东西
   
   主持人:中国为什么没有要日本赔偿?
   
   何方:不仅政府的赔偿不要了,民间的赔偿基本上也不要了。按道理国家赔偿可以不管,民间赔偿应该要,老百姓的房子倒了,日本军队干的,日本政府应该赔。
   
   中国为什么没有要日本赔偿呢?当时主要有两点考虑。
   
   首先,从日本那里我们根本要不来大额赔款,如果要一点小赔偿,那么点小意思对咱们这么大个国家根本没什么大的帮助。另外,日本那个时候还是比较神气的,日本和蒋介石断交、和我们建交,蒋介石都已经放弃赔偿了,我们总不能比蒋介石小气吧?
   
   其次,毛主席一直有个习惯,一般不要外国人东西。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我们不仅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麦克马洪线),而且后退了20多公里;我们跟苏联的借款一律归还;针对日本赔款,用世界革命阶级斗争的观点来看,日本老百姓也是受害者,也是被压迫的。
   
   中日建交有相当的突然性
   
   主持人:中日建交背后有没有什么突出的故事?
   
   何方:中日建交有相当的突然性,背后说不上故事。尼克松访华是关键,外交上把这个功劳归于毛主席,开辟了中国外交新局面。新中国成立十多年来,建交的国家只有四五十个,大部分是社会主义国家,非社会主义国家建交的只有三四十个,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只有几个和中国建了交,没几个资本主义国家和中国建交。已建交的50来个国家中好几个后来又断了交,非洲三个国家、亚洲的印尼、缅甸就和中国断绝了关系,三年后中缅关系恢复,印尼过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建交。60年代的中国非常孤立。
   
   主持人:所以,中日建交很迫切。
   
   何方:文化大革命时建交国很少。尼克松为什么访华呢?这是从美国战略意义出发,美苏冷战,虽然苏联GDP是美国的十分之一,但军事力量超过了美国,原子弹、导弹数目都超过了美国。苏联集中力量建设军事工业,80%以上工业服从军事,牺牲很多才形成苏攻美守的局面;苏联还向外扩张,西面出兵到捷克、伊拉克,东面打到阿富汗。美国所在的西方联盟不太稳固,苏联又雄心勃勃,美国就紧张,希望利用中国在美苏之间平衡一下。从杜鲁门开始,美国历届政府都想做这件事情,到尼克松才躬亲来到中国谈判中美建交事宜。
   
   主持人:也就是说中日建交是在中美建交的大背景下。
   
   何方:中美建交的作用是破了冰,中日建交就是在这大背景下进行的,也拉动了一大片国家与中国建交。从尼克松访华到中美正式建交,期间7年大概就有80来个国家和中国建交,拉丁美洲一下子就有二三十个,亚洲十多个,非洲当时独立国家不是太多,但很多独立了的国家都和中国建了交。中国和法国的建交很波折,法国方面不和谈、不公开宣布断交,而且还准备承认两个中国,为了突破帝国主义封锁线,我们也很忍让。
   
   主持人:中日建交对两国关系有什么影响?
   
   何方:中日建交影响可大了,正式的外交关系有了,民间可以随意来往了,贸易也可以进行了,但是发展不快。
   
   主持人:中日建交并没有明显提升中日关系,为什么?
   
   何方:因为中国没有开放,所以没有什么明显的提升。中日建交是因为尼克松访华,这么大的事,美国本应该但并没有通知它的同盟国日本,日本是后来才知道的。
   
   日本一方面对美国表示不满,另一方面也确实想和中国建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