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謝田文集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中国为什么不抛售美国公债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图: 美商的中国观点,反映了他们在利益面前,与中国政府微妙的互动。图为前美国商务部长埃文斯(Donald Evans)六年前在北京的中国美国商会演讲,呼吁中国加快向市场经济的转变。

   美国商人麦健陆(James McGregor) 是中国通。麦氏写了本书,叫《与龙共舞:十亿客户的商机与挑战》(One Billion Customers: Lessons from the Front Line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在台湾发行。书中的观念和内部讯息,注定使它很难在大陆与读者见面,虽然他本人还在中国有投资业务、大陆读者也在纷纷下载书中的内容。

   商业红宝书和经商语录

   麦健陆在中港台生活、工作近二十年,做过记者、报社社长、道琼公司驻中国首席代表,及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的前任会长。来自明尼苏达的麦健陆,曾在越南服役,还有一次穿越中国的背包之旅。九十年代以来,一直住在北京。他任中国美国商会的董事长达十年,人脉广泛,中国商界拼打多年,了解许多内幕。商会职位本身,想必给他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加上他记者的功底和深刻的洞察力,游刃中美商界,自然不在话下。

   麦健陆的中国经商语录,被称为“商业红宝书” ,它比中共前领导人的语录,要精彩多了,充满东西方的商管智慧。比方说,“在中国,能够不用对自己的决策负责,那才是真正的有权” ,“中国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远远超过外部世界对它的了解” ,以及“中国人的合资理念就是在得到你的技术、经验和资本的同时,还要保留对合资企业的控制权” 等等,都非常精辟。

   麦健陆还发现在中国,法律合同推敲得再认真,如果政治上反对,它们也很容易就变得无效。这真是一语中的,道出了中国法律形同虚设的内涵。

   五年前的观察

   五年前,麦健陆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发球权(优势)在中国” (Advantage, China)。文中麦健陆感叹说,美国正在失去对中国的情报战,不是在间谍卫星、电子窃听、和谍报人员方面,而是在如何了解当代中国、探讨中国问题方面,缺乏智慧和能力。

   麦健陆认为,美国人既不知道中国会向哪里去,也不清楚中国为什么要收购美国公司,已及美国人为什么对此保持警惕。麦的见解是,中共对美国的了解,远比美国对中共的了解要多。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在人类史上,永远都是弱小者、觊觎者、试图后来居上、以及希望取而代之者,在仔细研究自己的对手和敌人;而强大者、自满者、安于现状和高枕无忧者,从来都对挑战者估计不足。

   以夷制夷的新用

   麦健陆觉得,中共在沿用明清“以夷制夷” 的策略(Playing the barbarians off against each other),这是一个有趣的的想法。坦率地的讲,虽然笔者在西方居住了二十多年,人生一半在中国、一半在美国度过,却怎么也想不到“以夷制夷” 的“夷‘‘家版本,居然是这样理解的。

   当麦健陆发现,美国国会议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居然在主人面前开始吵架,他觉得这可能向中国人验证了西人都是“野蛮人” (barbarian)的设想。

   麦健陆没想到的是,中国人早已不这样想了,国人其实非常崇尚西方文明、羡慕美国人从总统到议员到出租车司机,都可以直抒胸臆、自由发表见解。他也想像不出,在中南海表面的和谐、九常委齐齐给丧生海地的军人假鞠躬之际,背后是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是每个人都想逃脱、但又逃不掉的梦靥。

   二十年和二百年

   麦健陆敏感的发觉,中国过去二十年所经历的,很像美国过去的两百年。比如,美国历史上的原始资本积累、1920年代的金融危机、30年代乡村到城市的迁移、50年代的汽车和私宅、以及60年代的社会动荡,都在过去的二十年,在中国浓缩、集中式的爆发。

   这个比喻很有意义,可以给研究中国事物的人,一个崭新的视角。谁知道呢,过去中国的二十年间,“时间” 可能的确被上帝之手给拨快了。

   如 果麦健陆的联想具有启迪的作用,那更致命的问题是,相当于美国1 8 0 0年代原始积累的中共特权阶层的新积累,和类似大萧条时代的金融混乱和民权兴起,当它们与中国的财富分化、股市动荡、城乡剧变、以及群体事件频发结合起来时,中国社会有足够的克制和约束力,以保障中共不被淹没在十几亿人民愤怒的“汪洋大海” 之中吗?

   麦健陆记得海湾战争开始时,他在北京火车站,看到黑压压、成千市民在电视上目睹美国导弹咆哮袭击巴格达的烟囱时,目瞪口呆的惊讶表情。他意识到,隔壁中南海里面,那些领导人也是同样的吃惊。麦健陆和美国商人、政治家想像不到的是,中共其实更怕中国老百姓自己。他们知道美国人不会无缘无故把导弹往中国扔,但访民、维权人士、和上访的退伍军人,则会轻易的翻过中南海不太高的高墙。

   遗憾的是,麦健陆精明商人的本性,战胜了他记者的纯真天性,他也接受了中共狭隘爱国主义、拒绝西方民主、抗拒美国阴谋的把戏;甚至不自觉的开始成为中共的说客了。

   五年后的今天

   五年前麦健陆的文章发表后,五年后的今天,他和美国商人们一道,意识到了许多新的发现。外企在中国,虽然带给中国急需的资本、技术、培训、源代码、和管理经验,也建了许多学校、孤儿院、扶贫救灾、和奖学金。但他们现在得到的,是进入中国市场更加困难。中国合作伙伴忘恩负义,甚至会在国际市场与西方伙伴拚搏起来。

   麦健陆也敏锐的感觉到,中国政府和企业现在越来越不稳,游移不定,极端排斥外企。“嚣张气焰的背后,是安全感的缺乏。” 谷歌事件体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对立的加剧。作为投资中国的美国人,麦健陆建议中美抬起头来,寻找解决之道。麦即将在2月1日出版的时代周刊上发表 “解决中国问题” (The China Fix)的新文。但中国会向哪里去?麦健陆如果看过九评,看法可能就不一样了。

   话说回来,麦健陆“红宝书” 中笔者最感叹的,是“你若决定屈服于中国的腐败出卖自己的灵魂,那么想办法卖个好价钱,到老的时候多做些善事。”问题是,凡胎俗子如果不修炼,即使你有足够的钱,谁能保证能活得足够长久、有机会做善事呢?万一在一命呜呼之前没机会行善, 自己的灵魂又给出卖了,那可就糟透了。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59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36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2/6/n2811419.htm

(2010/0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