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小平头夜话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作者:草蝦】
   
   因为刘晓波没有敌人,独立评论家们都忙起来了,热衷于抓共特。我也凑个热闹,而且还让大家轻松一下,到刘晓波话题以外抓一个共特:“民主中国阵线”伪主席费良勇;还有一个女共特--邹海霞,费记的机要秘书兼二奶。证据呢?就是他们刚刚生下的孩子。从白胳膊到生孩子,都有了,热闹啊!首先声明一下,费先生是“被神選出來搞政治”的政治家、未來中国的过渡大总统,所以本文就不属于侵犯公民隐私。
   

   友人从新海洲去德國,回來告訴我:“恭喜恭喜!你們的民阵主席费良勇剛跟女秘书生了個女子。”我說:“弄错了吧?未聞領袖費良勇,只知共特費糧桶。民運領袖哪有女秘書的?還能生孩子?見微知著,就憑這一點,就驗證了我早就侦破的,費記是共特。”友人茫然:“何以見得?”因我關注此人已經很久,只好細說一番。
   
   民運領袖這角色,特別是海外的民運領袖,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因為一般人在海外,所處的自由社會也是個商業社會,需要謀生第一,全力經營才能謀一碗飯吃,關注民運則無法全力經營,只能半飽。民主運動還是個文人運動,參與者必須提出自己的獨特見解,凡事必須研讀大量資料才能在圈內倡言一二,不能修煉的半人半神的人云亦云。
   
   所以在海外被認為“民運”的有幾類:一類是職業民運,諸如魏京生王軍濤之流,大難不死而被人肉貿易出來,因為在國內多年坐牢受苦受難,積了功德,世人憐其悲苦,供他們一碗飯吃,他們也是被匪共宣判了政治死刑,絕無歸國可能,除非匪共崩潰而得平反;二類是六四血卡受益人及六四之后的偷渡客,獲得海外定居的身份就是“民運”,出于良知堅守陣線;第三類是天生有病的票友諸如草蝦草根之流,因為圍觀而被認為是“民運”。所以呢,民運的特點:
   
   第一,窮,吃了上頓想下頓,飛行一次要勒緊腰帶起碼兩年,或者求爺爺告奶奶找贊助,沒有誰像費良勇那樣飛來飛去的,哪里有開會哪里就有他的出場。有人細數過,驚呼“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先生簡直是像達賴喇嘛一樣,飛遍全球趕場子!
   
   第二,堅,民主信念第一,即“建立憲政、保障人權”,到哪里都要問“你是否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化”?沒有誰像費良勇那樣到處為他人陪嫁,要么站樁,要么抱輪,說不出自己的一套理論,以至于圈內人恍惚知道有個民陣主席費記,但是費記持何觀點就不甚了了。
   
   第三,實,只要是個人,不論文憑如何,都能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出發,說專政之惡,唱民主之好。評價時事,更可以結合自己的經歷,以及自己在國內的聯系人的情況,實實在在的說出個子午卯酉。沒有誰像費良勇這樣,到處開會發言,結果讓人不能記住他說了什么,皆因此公從不潛心于研究民主理論和國事實踐,只是拷貝雜燴一些道聽途說。
   
   第四,誠,民運江湖險惡,所以圈中最要以誠相待,相互結交盟友,一有機會讀到某人文章有料或者聽說某人好玩,必定傾心見識,到了一國一城必定探訪當地有哪些“民運人物”,尋機交流,沒有誰像費良勇這樣,居然不知道有個民運師爺草蝦國父,到了新海洲居然不知道應該請草蝦喝茶。為何?草蝦善于見人三分相,一見便知端倪。
   
   第五,苦,涉足民運,就要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哪怕只是保持有興趣的圍觀,也要耽誤生計,也要時常受到老婆的威脅要挾,所以說“當民運難,當民運太太更難”,沒有誰能像費良勇這樣擁紅抱翠,依靠干民運而能發大財包二奶,還包出孩子來了,天底下有這樣的好事嗎?
   
   友人将信将疑,我只好继续往下说:马克思教导我们,一切要看经济基础。费记能在寸土寸金的柏林买下一个街角,真正的民运领袖能有这份财力吗?又是哪来的呢?谜底如下:费记从重庆搞到好多集装箱的料理,运到柏林,向欧洲低价倾销,这么一来柏林就取代马赛,成为欧洲的中国料理的批发中心,所需财力可是天文数字哦。还有他那个女秘书,北京国安的学校出来的,而且能与北京国安的教授同台共舞于阿拉伯半岛电视台,这是民运领袖能做到的吗?还有那个张丹红,也是他的红粉知己。哪个民运领袖能够得到爱国淑女的青睐的?
   
   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中共國安部第十局叫做“對外保防偵察局”,又被海外民運人士稱為“海運局”,因其職能為監控駐外機構人員、操縱海外僑民及留學生、滲透海外民運組織。费良勇出国时的顶头上司是原國防科工委的保密局,该局后来并入了国安部。按照属地管理惯例,重庆国安又成了费良勇的父母官。费良勇的女秘書就是國安部海運局派給他的。2007悉尼的亞太峰會,國安部想要摸清亞太人權大會的底牌,費良勇也去湊熱鬧。由于整體的情報失靈,國安部長許永躍被摘除,連累費記也玩不下去了,他的女秘書也回不去了,只好一起流落。費記在柏林有一個街角的國有資產可以吃,黨國派來的女秘書嘛,當然是不吃白不吃,還要給下一代吃,沒有下一代就要制造下一代。制造人類有何為難?
   
   順便說一下,正牌的費太太是個好人。2006年有朋友去柏林的費府,還被費太太待若國賓說“感謝黨和政府對我們這么照顧”,朋友莫名驚詫。現在呢,黨和政府派來的女秘书有了和諧結晶,費太太已經跑回重慶了,當然要去問問“黨和政府”到底怎么回事?
   
   我們只能祈禱:孩子是無罪的。
   
   草于2010.01.30
(2010/02/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