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昌与娼╱散文]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四、终是穷
·《故国乡土》五、苦中乐(2)
·《故国乡土》六、县城里
·《故国乡土》七、飘零
·《故国乡土》八、困扰
·《故国乡土》九、学业
·《故国乡土》十、死别
·《故国乡土》十一、政治风暴
·《故国乡土》十二、爱情/王先强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昌与娼╱散文

    本来是繁荣昌盛,可人们却都说成了繁荣「娼」盛。昌与娼,音同,意思不同。
   
    前些年走了一回特区的海口市,看昌与看娼。
   
    我曾经在海口市居住了二十年,且参加过海口市的城市规划工作,因而对那里的一街一巷,一木一石,了如指掌。虽然辞别那里十多年,但到了归去飞机着陆的一刻止,我仍自认为我是个海口市人。但是,当踏出机场大堂,面对海口市时,我猛然发觉在视野之内立了许多大楼,宏伟壮观,花绿一片;我犹豫片刻,搭上「的士」出市区找朋友,很快,「的士」在车水马龙中穿插,在高楼大厦间飞驰,我完全的迷失方向了。我问了问「的士」司机;他说了一堆的街名和楼名,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显然全是新的东西。我瞪大眼睛望着,怎么也找不出我脑际间的、过去的海口市的痕来。这时,我明白我不能再一厢情愿了,我已经是个陌路人了。同一时刻,我不能不惊叹:真个繁荣昌盛!

   
    后来我知道,海口市除了几条旧街道还保持原貌外,其它的都改变了,开了很多又直又大的新马路,盖了很多又高又漂亮的大楼,人也多了杂了,车也多了杂了……全都在我意料之外。
   
    晚上,我同我的朋友在新开的马路旁,漫步于影子婆娑的椰树底下;十多年前,我在此地曾经亲手种下过椰树,也许只有这椰树在昭示了我想象中的海口市的特色吧!
   
    朋友笑我,说我还真是个正人君子,目不斜视。我莫明所以。朋友说,你甚么的这个那个特色呀,老套老套,如今真正的特色是「娼」,君不见椰树旁活动着的都是娼,而只见椰树?
   
    我蓦地想起繁荣「娼」盛,脑子里的年代、时间,一下子的跃前了。我留意到穿越树影、与我擦身而过的、单独的或三两成群的女子;她们大多年轻,打扮时髦,且不少甚俱姿色,丽似天人。这确是过往所无的。
   
    朋友说,这便都是北边来的娼,你可以上前去跟她们打招呼,带她们去看电影,去跳舞,或去……要不要呀?
   
    我当然不是甚么正人君子,嫖娼之事是有想过的;但我为人较偏重于感情,觉得就那么干巴巴的去嫖上一回,就走人就算数,未免缺少了点趣味;然而要讲感情,则要天时地利人和兼而有之,还要时间慢熳培养,这就难了,所以一直以来均因此而没有真的去嫖上一回娼。
   
    以后几个晚上,我同朋友在马路旁蹓跶时,一边看娼,一边自然离不开娼的话题。
   
    朋友告诉我,在此地,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都得益于南下的娼了。原来,我们这一代人的最宝贵的青春时期,正处「文革」年代,因而灿烂的年华不免被糟蹋,留下许多缺憾,有许多情感空白,到了如今,有了机会,于是猖狂的发泄,尽情的从娼的身上吸吮,以弥补过往的损失。有人说,「花钱买青春」;也有人说,「谢谢这个年头;如果再迟十年,此生休矣」;兴奋与感激,溢于言表。
   
    朋友竟描绘了下面的一个故事:
   
    他是中学教师,她是小学教师;他与她相恋,天生一对。「文革」风暴刮来,他与她竟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一捧打下,活活拆散,各各下放农村劳动改造。逼于严峻形势和恶劣环境,他与一个失婚的贫农村妇结婚,不对称地相处二十年。他精神麻木了,情感死寂了,人也衰老了。他认识了一个娼,原本也只是交朋友,并不指望啥。可那个娼时时的斜头,微微一笑,问他:你在想甚么?彷佛在分担他的忧愁似的。那神韵,那情意,分明是他的初恋情人般的。终于,他的情感给完全的撩动起来了,进而像火山暴发般汹涌澎湃,与那娼狂热的混融在一起;不,是与初恋情人狂热的混融在一起。他找回了他的年轻时代;他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娼不是挽救了他吗?娼有甚么不好?朋友也斜着头问我。
   
    在我看来,人的情感是神圣无比的,不容藏有丝毫的瑕疵,倘若因环境所迫,或因某种的阴差阳错而在此中留有空白、缺失和遗憾,那是一支尖刺插在心头,终生都会痛苦的;因此我赞同我朋友的讲法,也理解那些为填补所失而去嫖娼的人;同一个年代的人能没有同一个感受吗?人生实在多坎坷,实在苦短,有得「享受」当「享受」!
   
    终于,我也结识了一个娼,初步的交上了朋友。我想深入进去试探一下她的心态,看看值不值得我也豁了出去?
   
    我拿了相机去拍照,她竟招了好几个姐妹来一起拍,使我认识得更多娼。
   
    我与她尚谈得来,谈得投机。
   
    我问她:「你结婚了?性经很丰富?」
   
    她想了想,答道:「还没结婚,但也不是处女了。」
   
    她解释说,她以前有个男朋友,是与男朋友发生的性关系,后来分手了。
   
    我问她:「跟其它人呢,都没有发生性关系?」
   
    她略为犹豫,答:「没有,我不乱搞。」
   
    我问:「那么,你现干的是甚么工作?」
   
    她答:「坐抬,陪人看电影……」
   
    「就是不陪人上床……」
   
    「不乱搞。」
   
    「每月有多少收入?」
   
    「三、四千。如果乱搞,可有一万收入。我宁愿少赚。」
   
    看来,她不似娼,却又是娼;这么个娼,显得清高和文雅,又或是很懂得编故事,不能不叫人赞叹!
   
    我沉思良久,故意的逗她,说:「如果我要跟你搞一下呢,可以吗?」
   
    她笑而不答,落落大方的望着我;不知是甚么意思?
   
    她是四川人,自报芳龄二十三,但看去不止此数;她人长得不高,也不算太漂亮,但却有一定的风度,谈吐也算得体,脉脉含情。
   
    她说她在四川是售货员,但收入太少,每月只有一百多元,现在有了机会,所以出来闯一闯,想赚多点钱。她想在家乡买一层楼,那里的楼大约卖二万元一层;然后,再挣十万八万,她便回去做生意。
   
    她筹谋着她的出路;她的愿望并不坏。她表面上对我似乎无所特求,但实际上对我的相机、金表以至金钱,均感兴趣;说她就是缺点钱!
   
    她的意思我明白了;她实际上是在挣钱,所做所为都是为了钱,与我的相交也不例外。
   
    每一个娼不顾一切的去拼搏,全出于钱,这想来也无可厚非;这就是买与卖,一种的买卖关系!
   
    从她那里,我了解到了,在她们的圈子里,不少人是被人包了。不是被港澳人士包,而是被当地发了达的、年轻时代有缺失的人包了。包分长包短包,长包每月二至三千元,短包价格不一,大约每天百多二百元。至于未被长包短包的,自然少不免乱搞;也就是每天或每晚到外面去兜搭客人,以时计或以次计的让人「包」去,这自然是一种「乱」了。她们的人数不算少,成群结队的,都是半公开以致公开的活动着,没有甚么人来干涉,圈子内也相安无事,没有谁检举揭发谁。我还见了几个包人的人;他们也并不避嫌,落落大方的。总之,正一片娼盛!然而,又必须指出,在正理上来说,这一切又是非法的
   
    我想,不管合法非法,这种娼盛,却确是有促进繁荣的作用!我的朋友不是说,娼有甚么不好?果真如此,那繁荣「娼」盛,就说得有点理儿,没多大错儿。
   
    不过,我终于发觉,在娼之中虽然有很多故事,但要跟娼培育起一定的感情,要她真的奉献出一种心灵上的纯洁,却也是很难的;小说中描写的那种委托终身从而编织美丽爱情的娼,在现实里恐怕是找不到的;于是,我跟那个她终只止于初交,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对不起,我不是说所有的娼都是令人齿冷的;我朋友所叙述的故事就艳美传奇得很,叫人无限神往。
   
    我又同朋友在马路旁漫步,夜风拨动椰叶,摇拽多姿;单独的、三二成群的女子,正从我身边擦过……
   
    从道义上来说,我是同情娼的;她们挣钱并没有错!自有人以来,便就有娼;娼无处不在,娼本也是人。然而,道貌岸然的人,一边搂着娼嫖娼,一边偏要贬娼骂娼捉娼,彷佛人是人,娼是娼,不同种类,水火不相容似的。也许娼是该清除的,但想到娼由贫而来,贫是恶之源,清除娼不如先清除贫吧!人人富裕了,谁还愿当娼?
   
    可不管怎样,祝愿的是繁荣昌盛,而不是繁荣「娼」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