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2010年2月9日,博讯网上转载一篇文章,题为:“崩溃论不绝于耳,中国模式为何能横空出世”,作者冼岩。其中有一段文字值得评析一番,现抄录如下: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发端于民间的自组织化进展或基层运动,也不会发端于地方分权或纳税人权利意识的觉醒。相信这些路径的人,都是怀揣着华盛顿、伦敦或华沙的地图,在寻找北京的王府井。在中国,由于政府相对于民间的巨大力量优势,除非发生严重经济衰退致使这种优势消退,否则改革的发动力只能来自于权力高层内部。民间的躁动,只可能延迟这种发动。在中国推进政治民主化的最现实可行途径是:等待权力上层的“多头化”。当唯一“核心”变成多个山头并列时,虽然他们之间首先必然进行同盟、合谋与分肥,但继而总会出现“摆不平”的时候,此时就会有人(往往是力弱一方)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原来封闭运作的坚冰,就会出现裂痕,最终在竞相争取更多助力中破碎。民主的对立面和最大障碍是政治上的唯一绝对权威。只要这只拦路虎不在,前面就是一片坦途。民主的到来,只是或早或迟而已。显然,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曙光已现。”

   
   这段文字,比较完整地表达了作者关于民主化的看法,所以从文章中摘引出来予以评析,不会有断章取义之嫌。按我的体会,这段文字说出了以下几层意思:
   
   一是,民主迟早要来,但还没有来。就是说,不管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时期,还是毛泽东、邓小平等为首的共产党统治时期,直到如今,中国从未有过民主,这与有些人认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已经实施多年的观点完全不同。对这一层意思,我表同意。
   
   二是,民主虽然还没到来,但“曙光已现”。可是,这“曙光”是什么呢?是民间的觉醒?不是!是民间的运动?不是!是民间的自组织化进展?不是!这一切,不但不是“曙光”,恰恰相反,只能有碍于“曙光”的出现。作者把民间这一切努力概括为“民间的骚动”,认为它“只可能延迟这种发动”(指发动民主化)。民间民主意识、公民意识的觉醒,民间自治组织的成长,民间反抗政府侵害人权的运动,应该说是促进民主化的重要而强大的推动力,而作者却视之为民主化的阻力,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三是,民主化的发动力“来自于权力高层内部”,当“权力上层的‘多头化’”开始出现时,就可以见到民主“曙光”。作者十分扼要地描绘了从“多头化”到“民主的到来”的“路径”:这多个山头,先是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然后“权力高层”将“出现裂痕,最终破碎”,即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
   
   以上三层意思,是作者冼岩在那段文字中明明白白写着的,我只是整理一下而已。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冼岩所宣扬的“路径”究竟要把我们引向哪里?
   
   熟悉历史的人,也应该熟悉冼岩所说的“路径”。说近一点,二十世纪,国民党和共产党有两次合作,这两个党,就是“权力上层”的“两个山头”。这两次的合作到破碎,都经历了“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的“路径”。这“路径”把中国引向民主了吗?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了吗?冼岩自己在上述文字(的第一层意思)中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共产党争得天下、争得江山、争得最高权力以后,出现了毛、周、刘、邓、林等“权力上层”的“多头化”现象,这“多个山头”也同样经历了“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出现裂痕,最终破碎”的“路径”,这“路径”把中国引向民主了吗?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了吗?众所周知,迎来了所谓“文化大革命”,而后是邓小平时代,按冼岩文字中第一层意思,也没有迎来民主化。说开一点,说远一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社会及其政治演变的过程,不正是这种“路径”的循环反复吗?所谓“天下各路英雄好汉”争夺江山,无非就是少数强者自拥而立,形成“多个山头”,然后经过“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总会‘摆不平’,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出现裂痕,最终破碎”的“路径”,最后,由其中一个山头清除其它山头,建立一统天下。在中国,人们已经非常熟悉这个“路径”,它早已反复持续地沿袭至今,以致中国的“天下各路英雄好汉”们始终在专制政治的圈子里团团转。冼岩却还要到处宣扬,一次次地发表文章炒这个冷饭,口头上说着“民主是个好东西”,实际上却要中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循环。“民间的骚动”与“冼岩式的文人”,究竟是谁在“延迟”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现代民主化的进程,起始于经历过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的欧洲,从此,人类社会及其政治的演变,走上了新的路径,它是由两个路径合成的:其一是精英强者争夺最高权力的路径,大致就像冼岩说的那个路径;其二是民间针对侵权行为而抗争的路径,大致就像冼岩说的“民间骚动”那个路径。但是,当这两个路径开始合一的时候,它们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样子,它们都经历了某种变化,或者说它们都符合了同一个条件。具体地说,这条件就是,一方面,在那些争夺最高权力的精英强者中,起先只是极少数,后来则是大多数,接受并树立“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接受并确立一个目的,即要在实践上或法律程序上落实该理念的目的;另一方面,民间也接受并树立“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接受并确立一个目的,即要在实践上或法律程序上落实该理念的目的。在两方面逐步具备这个条件的过程中,两个路径也就逐步合成为新的路径,这就是通向民主化的路径。民间的运动如果没有精英强者去组织、领导,恐怕只能被冼岩们讥讽为“骚动”,成不了气候;但如果要蔑视、否定、甚至压制、扼杀民间的抗争运动,就如冼岩在同篇文章中所说:“坚持一党执政,反对的力量和声音基本被压制在原子状态”,那么,中国民主化的路径将被堵住,社会及其政治的演变只剩下冼岩们宣扬的单一路径,也就是在专制政治的圈子里循环反复的路径。
   
   “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是现代民主的要义之一(请注意,我说的是“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这提法不同于“人民统治”、“人民当家作主”、“人民主权”等提法,后几种提法容易引来歧义)。自古以来,中国争夺最高权力的精英强者,是难以理解和接受这一理念的,他们总认为最高权力是靠自己的本领用武力从对手那里夺过来的;刘家的最高权力被曹家用武力夺过来,李家的最高权力被赵家用武力夺过来,国民党的最高权力被共产党用武力夺过来;他们把政治看作是天下英雄强者争夺最高权力的活动,他们视民众为愚昧、无知、低能、盲目的大多数,视民众为被管治、被领导、被教育、被恩赐、被利用、被驱使的对象,把民众排斥在政治活动之外;他们极为看重的理念是“王道”,就如冼岩在同篇文章中所说:“‘中国模式’成功的关键----综合才是现实中的王道、成功之道”。以“王”为中心的“道”,与以“民”为中心的“道”,二者是截然相反的。蔑视“民间骚动”的冼岩们,怎么能接受“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
   
   我希望向往民主的人们,要擦亮眼睛,看清像冼岩这样的一大批文人,他们的葫芦上贴的是“民主是个好东西”,卖的却是维护专制政治的药。
(2010/02/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