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盛雪文集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香港聯合作家出版社推出盛雪女士的新書《覓雪魂》。十多年來,我給自由亞洲電臺做書評節目和給《北京之春》雜誌寫書評文章,涉及到的書籍少說也有一百多部。但對於純文學作品,尤其是詩集,卻很少涉及。因為那非我所長,不敢妄加議論。盛雪這本《覓雪魂》是部詩集,先前又已經有陳奎德先生寫了一篇十分精彩的序言,我更是沒有沒什麼可說的了。不過我很願意借此之機,表達對盛雪女士的敬意。

   
   我和盛雪是在海外民運中認識的,算來已有十七八年了。我對盛雪女士最強烈的印象是她對自由民主理念的執著與堅持,高潮時不張揚,低潮時不消沉,始終如一。盛雪參與過很多組織活動,既有領導能力,又有合作精神。作為知名的民運人士,盛雪也遭受過很多誤解乃至惡意的攻擊和誹謗,但她能不動聲色,淡然處之。然而正如她一首小詩所說:"只是能夠承受打擊/並不是感受不到傷害",此所謂堅強。此等堅強,令人肅然起敬。
   
   我曾經說過:詩人,就是過了四十歲還寫詩的人。因為一般有文化、愛文學的人,大概在年輕時都寫過點詩。中國素有詩國之稱。在過去,每一個文人幾乎都是詩人。中國的語言文字,單音節、四聲、平仄、方塊、象形、表意性強,一字多義;天生就是為了寫詩用的。中國的詩歌藝術之發達,早在古代就登峰造極。於是就有布魯姆所說的"影響的焦慮",連李白這樣的天才詩人,登上黃鶴樓,尚不免擲筆興歎:"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灝題詩在上頭。"前人的成就既然是難以超越,後人就必須在形式上追求突破和革新。二十世紀的中國產生了新詩革命。盛雪的詩屬於新詩,但和某些當代詩人的風格不一樣,她的詩不晦澀不詭異,文字優美而樸實,不故弄玄虛,且重韻律。她的詩都是可以觀,也可以誦的。我喜歡詩有節奏有韻律,不用眼睛看,單靠耳朵聽就能懂,就能留下印象。
   
   盛雪的詩的基調是憂鬱的,但盛雪本人並不像是一個憂鬱的人。一般人都偏愛憂鬱的詩,因為他們總是在憂鬱的時候才想起讀詩,所以他們自然總是找憂鬱的詩來讀。另外,人也常常是憂鬱的時候才想起寫詩。所以,不要僅僅根據一個人的詩就去貿然地判斷整個一個人,因為一個人的詩常常只反映這個人的一部分。
   
   在《生命的價值》這首詩裏,盛雪寫道:"假如有一天我突然死去/你不必為此而悲寂/這絕然的死/一定是出於我對生命太強的珍惜//如果當我活到了垂暮之際/仍耽擱人世/你才應該為此而感傷/也可讓你的眼淚滾落兩滴/因為 此時的我/一定是對生命早有了倦意。"這首詩表達的意思,恰與"好死不如賴活"的人生哲學截然相反,針鋒相對。這首詩寫於1983年,二十五年來,盛雪以她走過的路履行了她的價值追求。
   
   盛雪的有些詩頗含哲理。譬如這首小詩《路與樹》:"做一條路,哪怕蜿蜒到不知名的去處/不做一棵樹,就算活得很燦爛/也終生被束縛。"從文字到意境,從視覺到聽覺,都很出色。盛雪幾首描述流亡心態的詩,把那種故鄉成他鄉,他鄉非故鄉的感受刻畫得很深入。另外,我也很喜歡那首《務實》:"悲觀是本質 樂觀是態度/用一顆悲觀的心樂觀地活著。"正如陳奎德先生指出的那樣,1989年8月,盛雪從北京來到加拿大,詩風為之一變。愈到後來,盛雪的詩愈顯出沈鬱與滄桑。詩人的視野也更加開闊。這和很多詩人在"六四"後收回原本還伸向社會、伸向政治的觸角,退縮進一己的小感覺、小思緒恰成鮮明對比。
   
   現代社會,物質豐饒,餘暇增加,按說人們應該有更多的時間從事藝術的創作與欣賞。然而偏偏是在現代社會,人心卻格外的浮躁。詩歌在我們生活中好像越來越沒有地位。不過我仍然堅信,人生需要沉思,需要感受。我們需要詩歌。因為真正的生活是思想和心靈的生活。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2010/0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