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
盛雪文集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作者:陈奎德 盛雪
   
   

    (整理自《自由亚洲电台》《中國透視》节目)
   
   
   
   各位聽眾,這里是自由亞洲電臺中國透視專題節目。我是陳奎德,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是,2009年年終回顧——關于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我們今天請的座談人是,加拿大阿爾伯達大學住校作家,埃德蒙頓市駐市流亡作家,同時也是獨立中文筆會和加拿大筆會會員盛雪女士。
   
    盛雪你好!
   
   
   
   盛雪:陳博士好,各位聽眾好!
   
   
   
   陈奎德: 各位聽眾,我們今天想回顧一下2009年中國和世界的關系以及它的演變。這一年大家知道有几點重要特征,當然一個最大的背景是全球金融危機。中國雖然也受到影響,但是與其他國家相比較,相對而言比較輕一點。這就是說,它是相對獲利者。所以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就在這個基礎上發生了一些變化,我們中國过去有句老話說某人發了“國難財”什么的。在某種意義上,目前中共在世界上顯得聲音比較大,也可以說它是發了“球難財”吧。好,言歸正傳,我們先請盛雪女士來給我們介紹一下,2009年中國在社會經濟、政治上與全球關系發生了哪些變化,請。
   
   
   
   
   
   盛雪: 我一直認為2009年發展的態勢是2008年的延續。金融危機毫無疑問是2009年全球最大的一個事件。在這個事件當中,中國確實是表現非常突出。可是,中國在整個過程當中的突出表現,實際上確實是從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開始的。在那個過程當中我也多次強調過,我說,如果让中共以這種共產極權的姿態,来主辦這一全球性的體育盛事,以此進入一個國際秩序的話,將無疑給這個政權一個極其錯誤的訊號,就是說這個政權會有更大的信心,會感覺到在國際領域當中有一種萬方來儀的一個架勢,而且他是大搖大擺地走上了國際舞臺,大張旗鼓的去公開地宣揚中共的意識形態。我也好幾次地做出過這樣的評論和預測,就是,如果說國際社會是以當時那樣的一種態度來任由中國迫害壓制人權,迫害壓制言論自由的這么一個基本的事實的情況下來辦奧運的話,那么中國的民主肯定會倒退,中共的權力會膨脹, 言論自由的空間會縮小,言論自由會受到打擊。而且中共對于敢于抗爭的人一定會秋后算帳。
   
   
   
   可是在同期,爆發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這樣的一個經濟政治后果我們現在都已經看到很多。民主制度在應對這樣一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的做法上,大家都有方方面面的看法和不同的評論。到底是因為民主制度對貪婪的人性防范不足,所引起的美國由抵押貸款而起的這個危機;還是說金融監管的漏洞或是債務經濟的這種模式的一種負面效應;以及說金融界的這種大膽嘗試可能已經逾越了某些界限;包括像美國銀行放貸的不負責任或者是沒有節制的消費等等,都可以作為我們今天來評判整個全球金融危機的一些參照的系數。
   
   
   
   
   
   但是,有一點是我們不得不非常重視的,就是說,中國的金融系統和經濟發展模式跟民主政治、民主國家的模式有著極大的不同。它的不同就是說,我們現在可能看到它的優勢是不用計算給人民所帶來的打擊而要承擔的成本。比如,我現在生活在加拿大,當金融危機襲來的時候,政府必須要擴大基礎建設,要增加失業救濟,要增加技術培訓,增撥社會救濟款,增加社區服務,增加安撫措施等等。甚至有一天我接到一個廣告,說如果你要是進行房屋裝修的話,現在政府有優惠補貼。總之,這個政府必須要讓人民把日子正常的過下去,政府來負擔這個時期的財政赤字。而中國社會正好相反,這一年以來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社會的惡性事件爆發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可以說是每天、每時、每刻,在這些的惡性事件當中呢,很多是這個政府對社會大眾的基本權利的剝奪而造成的。比如說官權的征地以及暴斂民間的財富等等的惡行所引發的事件。所以,實際上從金融危機的這個視角來看,中國政權對整個社會民間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問題或者說是金融危機的問題,它本身是根據它的政治、經濟、文化包括法律、信仰等等以及信息傳播方面都是相關的。那么,我們可以看得到,在這一年當中,可以說是政權對整個社會展開了一個嚴厲打壓的態勢,全面圍堵和壓縮了民間的空間。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論證一下。比如說,在政治上鎮壓的這種態勢。最典型的事件當然是08憲章和劉曉波先生被判刑。劉曉波是2008年12月8日被逮捕,當時有很多預期他被逮捕之后可能的命運,不外乎那幾種。因為當時是在整個國際社會的關注之下,有不少人認為中國現在沒有必要跟民主、人權拉開架勢一定要干一場。所以說很可能會走過場的判個兩、三年等等的。而事實上,你看,他是在2009年的12月24日將劉重判了十一年。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在判決詞當中說:“2008年9月到12月間,被告人劉曉波還伙同他人起草炮制了08憲章,提出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等多項主張是試圖顛覆中國政權。” 說實在的,如果我們回顧一下中國社會在過去一百年的發展歷程的話呢,像這樣的判決詞恐怕要倒退80年你都找不到一個跟這個判決詞相同的一個版本。就是說它已經完全明目張膽地要跟民主架構、民主自由理念作對了,它完全不介意了。以前甚至包括文革期間,那些判決詞還是用什么反革命罪啊等等的一些它覺得在社會上還說得過去的一些說法來公诸于眾的,可現在呢?呼吁建立聯邦制也成了一種可以判十一年的重罪了。還有,像對南京師范大學的郭泉副教授的審判也是一樣的,他們所列舉的全部都是他的言論,全部都是號召中國社會進行民主改革,進行憲政改革的言論。這樣也被冠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判處郭泉教授十年的有期徒刑。接下來,我們看張博樹博士被中國社科院哲學所限期調離,剝奪他的工作權利和公職。還有范亞峰,是一位著名的憲政學者。他也是不被續聘,等于被解除了公職。所以說中共在政治層面的一系列的做法是非常直接的、非常公開的、非常不加掩飾的擺明了他們的姿態,就是我們就是要鎮壓你們的。有任何人對現政權的質疑,我們就用鎮壓的手段。當然在政治上的這種強權的迫害一定要伴隨著其他方面的配合,最主要的還是信息。在過去的這一年當中我們看到,尤其是后半年。中共政權在信息封鎖上可以說是變本加厲,比如剛剛發生的事件,就是谷歌說,如果不能在中國使用不受檢測審查監控的搜索引擎的話,它就可能決定要撤出中國。這個事件最有趣的不是說谷歌的這種表態。因為在這么多年他們中國市場的運作當中,他們一直非常非常的矛盾,常常有被觸及到道德底線的一種感覺。這畢竟是因為它的基地是在一個民主社會,而且他們也一定要在一定程度上保守一些基本的社會的道德底線。谷歌說出的這個表態如果說在計算了經濟成本上或者說在利益上那些損失,它覺得還是可以表態的話,可有意思的是中國官方的反應。我們看到媒體報道,中共宣傳部門的官員說,整頓互聯網是已經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其實,這個說的是不錯的。我們所看到的中國在過去的這些年的一些松動、變化、民意等等,毫無疑問是跟信息流動的程度是有關聯的,這當中是互聯網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現在中國官方說,一個谷歌簡直是螳臂擋車。意思就是說你如果要用你那一套民主、自由的信息流通的價值觀在我中國是根本就行不通的。而且還說整頓互聯網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把谷歌這種在中國有巨大影響力的搜索引擎完全的管理起來,也就是說你如果不受我管你就滾蛋,就不要來中國市場。那么現在中國在這個方面我根本就不需要、不依賴于你這些外來的技術啊、資金啊、企業等等。因為中共已經完全開發好了自己的市場和資源。比如百度,如果說谷歌也像百度一樣聽話的話,谷歌可以在中國社會生存下來。那么百度做了什么呢?我們看到報道講,百度可以在中宣部規劃好的策略甚至包括步驟把中國官方的像新華社、央視等中國這些完全是政權所控制的這些媒體的搜索信息放在最前面。所以說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搜索引擎,根本就不是按照民間真正的搜索方式所獲得的結論,而只是官方給你的結果。這些如果是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當中,這有可能行得通么?完全不可能的。如果這樣早就被起訴了,早就破產了。但是在中國行得通。
   
   
   
   陈奎德: 對,谷歌這個事件是個重要的信號。我想北京方面現在是采取非常強橫的手段,它可能強作鎮定地說,谷歌你要退就退吧,我不要你啦,反正我中國是大得不得了,沒什么了不起。但如果它不考慮一切政治、經濟后果的話,連鎖反應會發生的。這個邏輯后果就是,中國互聯網自成一個體系,自我封閉。這個體系跟全世界其他的網絡不聯通了,就像北韓一樣。如果是谷歌事件發酵,這樣的趨勢再往下繼續發展的話,孤絕于世界的中國局域網是可能出現的。因為谷歌之外有二十家大的公司,也同樣受到審查,受到攻擊。谷歌沒有講名字,但紐約時報已經登了,點了一些公司的名字了。
   
   
   
   盛雪: 其實現在在中國市場運作的所有的外來公司都應該會面對同樣的困境的,只不過在應對上有不同程度的做法而已。
   
   
   
   陈奎德: 本來雅虎就有個事件,大家都知道是師濤的事件。現在谷歌這次做的,是占了主動,而且是非常主動,它避免了雅虎式的尷尬命運。
   
   
   
   盛雪: 當然這些事件在它發展的趨向、方向或者程度會引發一種什么樣的后果呢,我們可以一會展開來講。
   
   
   
   陈奎德:剛才說的中國內政方面的緊縮,中共方面的幅度都是很大的。文化方面擴張軟實力,法律領域、信仰領域等很多方面都在壓縮民間力量。
   
   
   
   盛雪:實際上還有一個大事,我們所看到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后,不同的國家對這個事件的應對。我們看到中國的做法是,中國官方用四萬億來救市。很多人對這樣一個做法感到歡欣鼓舞。可是不久我們就看到,幾乎全部的救市資金都進入了國有企業,其中還包括一些重復投資的現象。實際上是再一次說明了中國現在整個的經濟模式基本上是國有和官有。
   
   
   
   陈奎德:大家說到國進民退,這個事情主要是從經濟領域開始的,實際上我們現在發現它是全方位的,不光是經濟,政治上剛才說了,還包括文化上,包括信仰領域都是黨國向民間緊逼壓縮太深,這樣的態勢它能過持續多久?它能做這么樣一個強橫的態勢,表面上看來它似乎有很大的信心了,但實際上是它最沒有信心的表現。
   
   
   
   盛雪:其實我是不太認同您的這個“國進民退”的這樣一個感念。因為不論是在一個什么樣的事情上,就算過去的三十年的時期,中國也都沒有過國主動讓出社會空間的這樣一個民進國退的這樣一個時期。但是我也承認在客觀上在過去的三十里整個這個專制政權的框架是有松動,而且民間社會的空間確實是比以前大了很多。您的意思就是說,強調在過去的這一年當中這個趨勢被阻斷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