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摘要:阿勒楚喀为清代东北吉林的重要地区,其现存档案反映了清代同光年间阿勒楚喀地区的丰富的社会状况,并且比较能够代表东北地区的特色。通过阅读阿城档案,再结合清代有关典章制度,可以发觉清代对东北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既有同关外一样的权利保护情形的共性,更有其独特的地区个性。清政府对东北旗人土地所有权的保护,主要的目的不在于“保有旗地”,而在于尽量阻止汉人势力的进入,保持其满洲特色和旗民的纯粹性。
   
   看看今天满族人的生活,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生活权利全面倒退!!他们的土地和私有财产被汉人彻底剥夺而住在70年的契约房里。

   
   一、阿勒楚喀与阿城档案概述
     
     大清国是通古斯满洲民族创建的一代封建国家,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之后入关定鼎中原,在中国建立了具有满族特色的政治法律和文化制度。东北满洲是其故乡,被清朝统治者尊为“龙兴之地”,因而终清之世,其地始终受到格外重视。并且行政建制与关内诸地有很大不同。它直到清末才仿内地建立起行省制度,而在二百余年间,一直以将军作为地区最高行政长官。
   
     欲了解阿勒楚喀与阿城档案,必须对清代八旗建制有所了解。八旗制度为努尔哈赤所创建的一代根本制度,分满洲、蒙古、汉军八旗,共二十四旗。在八旗组织内,不仅有满族(包括同语部族,如锡伯和索伦)、蒙古族、汉族,还有朝鲜族、俄罗斯族(康熙年间雅克萨之战后,俄罗斯投降士兵不愿离开,恳求康熙帝妥善安置,故收入八旗,组建一俄罗斯牛录,后逐渐被汉化)、达斡尔族等民族。满族一般被编入满洲八旗,蒙古族一般被编入蒙古八旗,汉族则一般被编入汉军八旗。
   
     最初,八旗是按照传统游牧民族的方式,按人口来划分势力范围,其制度属于一种“属人法”制度。但是随着政权的日趋稳固以及所占区域的日益扩大,渐渐的,在“属人”的基础上,统治者又加上了“属地”的人身控制。后来旗人所占之地,为其营生所必须的,即称为“旗地”。八旗以满洲八旗为核心,分正黄、镶黄、正白、镶白、正蓝、镶蓝、正红、镶红八旗,其基层组织为牛录,统三百人,五牛录为一甲喇,五甲喇为一固山,每固山又设左右梅勒额真各一协助固山额真工作。[1](P120-217)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清朝定都北京后,以盛京(沈阳)为留都,设文武大臣驻守其地“自山海关以东,留都之地,统以盛京、吉林、黑龙江三将军。”这是清入关初,以留都总管三省一切军政庶务。所以东北的建制与关内各行省大不相同,关内行省以督抚为最高军政长官,基本延续明朝的地方行政统治模式。而东北则依然维持原有统治模式,只不过定一省最高行政长官为将军,然后下设各副都统衙门来管理本省地方。阿勒楚喀即为副都统衙门这一级别的行政区域。
   
     阿勒楚喀城,以阿勒楚喀河(今阿什河)得名。雍正二年(1725年),清廷决定,于金代上京会宁府故址(今阿城市白城),设置拉林阿勒楚喀协领1员,拨兵驻防。雍正七年(1729年),协领衙门移驻新城(今阿城市市区),仍名阿勒楚喀城。乾隆七年(1742年),再添协领1员,“分翼管辖”。乾隆九年(1744年),设置拉林阿勒楚喀副都统1员,驻拉林城。翌年,又将阿勒楚喀原驻协领1员及佐领等官员拨出一半移驻拉林。乾隆二十年(1755年),增设副都统1员驻扎,分地管辖。额辖协领一人,佐领七人,防御八人,骁骑校七人,领八旗满洲兵四百零六名。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将原驻拉林城两员副都统,移驻阿勒楚喀城1员,以阿勒楚喀协领旧署为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并添给阿勒楚喀副都统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裁撤拉林副都统,改设协领,隶属阿勒楚喀副都统管辖。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廷官制改革时,将将军、都统、副都统等都裁撤,建立东北三省,但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则继续存在,直到宣统二年(1909年)才予以撤销。
   
     阿勒楚喀副都统主要掌管所属地区的军政事务及旗务,其内部机构有左司、右司、印务处、文案处、边务营务处等。左司管理行政、民政、财经等项事宜;右司管理军务、边防、司法等项事宜。本文主要选取阿城档案中左右二司的行文,来探讨清代对东北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阿勒楚喀能从原拉林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中分立开来,乃至于最后撤销拉林副都统,改设协领,隶属阿勒楚喀副都统管辖,可见其地位的逐渐重要。根据近年新发现的档案材料,这是和乾隆年间将北京闲散旗人组织到阿勒楚喀进行垦殖的政策是有关的。
   
     原来,清入关后,为巩固政权和加强对全国的统治,清廷把八旗兵视为“固国之根本”,实行“恩养”政策,以至有清一代,八旗子弟,全属旗籍,不务生计。康熙中叶以后,多数旗人无职闲散,经济困窘,甚至负债累累,难于度日。所谓的“生计日绌”。康熙与雍正两朝,为解决八旗生计问题,都曾作过努力,如数次发帑金或赏赐钱粮给贫困旗人,可惜积习难改,于事无补。到乾隆初年,情形日甚,朝臣纷纷上书,痛陈在京八旗“举数十万之众,生齿日繁,聚居京师,不农不贾,优游坐食”,如任其下去,绝非长治久安之策。这就迫使清政府另辟途径,作出决定,将在京的闲散八旗移驻东北。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乾隆六年(1741年),清廷派大学士查郎阿赴东北,勘察是否有可耕屯垦之处,开始了移民的筹备事宜。经勘察,确定在松花江右岸拉林河与阿什河流域的拉林阿勒楚喀地区,作为京旗闲散的移驻区。乾隆七年春,清廷又派一名户部侍郎前往该地区,与地方官员一道负责进行移驻前的准备事宜,包括划拨土地、派当地旗丁代垦、建造房屋、控掘井泉与打造农具碾磨等。经过近三年准备,300户在京闲散旗人首次移驻阿勒楚喀地区。在首批京旗闲散移驻10年后,清政府又作出决定,再移驻3000户京旗到拉林、阿勒楚喀地区,并计划从乾隆二十一年到二十七年分六批派遣,每批500名。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二月,第二批移民到达拉林,于阿勒楚喀东北海沟立屯八处;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十一月,在阿勒楚喀洼浑建第三批京旗移驻房舍,翌年春,500户京旗苏拉如期而至;次年春季,又有500户旗人由北京到达阿勒楚喀西沟(今阿城市杨树乡);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春,拉林霍济墨又迎来了500户京旗闲散。至此,拉林、阿勒楚喀地区共移驻京旗苏拉3000户。
   
     由此可见,阿勒楚喀地区不仅仅是“龙兴之地”,且还属于解决北京旗人生计的垦殖区域,尽管京旗移驻垦殖的规模并不算大,而且此项政策后来并没有完全按照计划执行。但是此项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改变了长期以来,旗人靠战争劫掠、游牧狩猎乃至国家“恩养”赖以生存的状态,体现了国家鼓励旗人按照汉民族进行农耕种植、养殖的一种策略。因此,在阿勒楚喀地区,我们从档案中可以看出因农垦导致的土地纠纷以及国家对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就显得尤其突出。阿勒楚喀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几乎就可以看作是清代对东北乃至对全国旗人土地权利保护的一个缩影,极具有代表意义。
   
     本文所要研究的阿城档案,是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的《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档案全宗选辑出来,由东北师范大学与一档馆合编的《清代东北阿城汉文档案选编》。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全宗档案,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被俄国劫走。1956年9月苏联政府交还我国。该全宗档案共四百三十四卷,起于同治五年(1886年),止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2](P1-3)经过选编,该档案文字虽然不多,但比较全面的反映了清代同治光绪年间阿勒楚喀地区的社会状况,其中就有我们所关注的清代对东北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问题。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二、清代对旗人土地权利主要政策法律保护
     
     清代对旗人土地权利非常重视,并且在政策和法律上给予了特殊的保护,在土地的取得、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各方面制定了详尽的法律制度。
     1. 通过“圈地令”和“互换”政策取得旗人土地所有权
     清入关后,为解决大量涌入京城的八旗贵族及驻扎在京畿附近的八旗官兵对土地的需求,顺治元年下令:
     “我朝定都燕京。期于久远。凡近京各州县无主荒田。及前明皇亲驸马公侯伯内监没于寇乱者。无主庄田甚多。尔部清厘。如本主尚存及有子弟存者。量口给予。其余尽分给东来诸王勋臣兵丁人等。盖非利其土地。良以东来诸王勋臣兵丁人等。无处安置。故不得已而取之。可令各府州县村满汉分居。各理疆界。以杜异日争端。今年从东先来诸王各官兵丁。及现在来京各部院官。著先拨给田园其后至者。再酌量拨给。”[3]
   
     此法令开启了清初“圈地运动”的潮流[4],此后清初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圈地,虽然清朝统治者认为此为“闲置荒地”或者“无主土地”,但是但凡被圈占者,其中原有的人民,被驱逐出自己的土地,导致了原来土地的所有者只能靠租佃圈占者圈占的土地或者投充到圈占者家里充当旗下家奴为生。
   
     因此,清代对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一开始就是建筑在武力强占的基础之上的。在圈占之余,又将闲置的土地,又拨给八旗壮丁。顺治元年又奏准:
     “清厘无主之地,安置旗下庄头。如内有主之地,犬牙相错,势必旗民杂处,争端易生,应按州县大小,定拨地之多寡。务使旗人聚处一方。阡陌庐舍。耕作牧放。互相友助。而后以清出无主之地。与有主之地互换。令旗民我疆我理。”[3]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清政府为了避免旗人被汉人同化,乃至被淹没于广大汉族人民(习惯性我们将他们称为“民人”,以区别于“旗人”)的汪洋大海之中,将一般旗人安置在一处,这些旗人并非贵族,但是也得到了法律的特殊保护,如果这些人所占的是贫瘠的土地,那么他们在所谓“互换”的法令之下,本着“旗民我疆我理”这样一个旗民聚居政策,将此土地与民人耕种的肥沃土地进行互换,无形中剥夺了原有民人的土地所有权。
     对于分配给旗丁的土地(大部分是由其旗主通过圈占再进行分配),清初规定业主只有使用权,而没有土地所有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常年使用的土地渐渐成为旗人心目中的自由土地。”[5(P249)这样通过类似于“先占”的原则,最终旗人拥有了此类土地所有权。
   
   2. 制定法律禁止旗人将旗地出典及卖于民人(禁止旗民交产)
   
     康熙八年,为了调和满汉关系,正式颁布法令停止圈地。“至于旗人无地。亦难资生。应否以古北等口边外空地。拨给耕种。”[6]此时,旗地基本上已经划定,客观上京畿地区此时基本上也无地可划了。正如我们上文所讲的那样,随着八旗子弟生齿日繁,不得不考虑迁徙外地去屯田垦殖。此时该如何保有已经被确定的旗地,是政策法律着重应该考虑的问题。康熙九年,题准定例。“官员兵丁地亩。不许越旗交易。其兵丁本身种地。不许全卖。”[10]后来此规定扩展到所有的旗地,不准私自买卖及出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