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满洲文化传媒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四季】
·一幅描写掠夺满洲资源的油画
·合作成立满族文化有限公司
·图伯特人与土拨鼠
·滿洲實錄
·◎满洲原起◎八旗原起◎八旗方位◎满蒙汉旗分◎八旗姓氏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五季】
·欽定滿洲源流考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中的诸神
·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郎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八旗满洲当之无愧的黄金家族
·满洲可汗努尔哈赤的一生
·何世环老人满洲语说部
·满洲尊者皇太极的一生
·旗人作家老舍(关纪新)
·通古斯女真人及其开国历史
·外族统治下的汉族中国人
·简明满语教程满文讲义下载学习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孔子儒教对少数民族就是毒药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五季】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康熙朝国语满洲文奏折选登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图说腐败汉文化对原住民族的残害
·通古斯满洲八旗子弟图赏
·Shamanism
·散失在国外部分清代档案文献概况
·闻名世界的通古斯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六季】
·努尔哈赤是“野猪皮”的意思吗?
·滿族著名小吃薩琪瑪
·1500万满洲族人一起呐喊!!
·满族圣地长白山土改运动纪实
·剑桥中国明代史关于满族崛起建国的描述
·1910:清朝皇族少壮派的"新政"难题
·听听大清国皇帝们说的母语----满洲语
·满洲圣地抚顺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格格与藏族小伙喜结良缘
·满洲吉祥三宝人参 貂皮 乌拉草
·满族人王中军王中磊中国娱乐头号天团(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习俗
·不存在的汉族和人造中华民族
·大满洲国建国功劳章
·中科院满族常务副院长白春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和碩肅忠親王善耆碑原文
·萨满教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心理素质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七季】
·滿洲時代
·满洲风情
·通古斯满洲族人的滑冰国俗
·满洲赤子
·愚昧野蛮道德沦丧的中国人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六季】
·通古斯八旗满洲图赏
·滿洲時代
·通古斯渔猎民族特色鱼皮衣
·满洲语歌曲:跑南海之丰收(萧韩演唱)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通古斯满洲族家族祭祀活动
·满洲文十二生肖剪纸
·满洲人过春节年画
·通古斯满洲族起源和满语源流
·新宾满族剪纸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满洲族始祖武笃本贝子
·Tasha塔斯哈
·寄予少年滿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八季】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长白山,通古斯满洲民族的圣山 ——满族的祖先崇拜与萨满信仰述略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赵本山龙凤胎儿女
·德国的满洲学研究
·亡族奴警示录
·滿洲時代Manchus Time
·亡族奴们的最后记忆
·Šongkoro
·亡族奴们的最后记忆(二)
·海东青的仇与恨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God Bless Manchus
·Manchuria
·亡国奴的100年
·告别酱缸腐败谎言汉文化 重塑通古斯满洲八旗雄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满文档案是清朝一代三百年间用满文记录下来的有关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生活、风土习俗、语言文字、宗教信仰、民族关系和涉外关系等许许多多问题的历史文献资料。不但研究清史与满族史离不开满文档案,就是研究我国其他各兄弟民族的历史,能掌握利用满文档案与不能掌握利用满文档案,出成果见功夫与否,会有很大不同和区别。
   
   人们不禁要问:早一代的明清史专家前辈,他们不懂满文或很少用满文,纯粹用汉文不是也写出了大量高水平的著作,而且享誉海内外,一直至今天仍然受到人们的重视和交口称赞吗?是的,这是事实。前人做出的成绩和任何一点贡献,我们不但要尊重而且不能以现在的水平苛求于古人。但作为一个身处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历史研究工作者,在目前已具备有的条件下,就应尽量学习满文或利用满文档案来从事民族史研究工作。

   
   举例来说,满族史研究能利用满文档案与不能利用满文档案大不一样:例如“抚顺”之改名为“抚西”。明统治者用“招抚”满族人民顺从于明朝的“抚顺”二字,而努尔哈齐改用叫明朝人统统剃头听从于后金的“抚西”二字相对抗。如果不知“抚西”的满文Fusi原意为“剃头”,一定会误会“抚西”是“抚顺”的错别字。又如在努尔哈齐时期(1615—1623年)所设立的都堂衙门,从产生、发展到终结的历程,如果不仔细参考阅读《满文老档》,是不会弄清楚满族八旗制国家的形成和演变过程的。
   
   再拿治蒙古族的历史来说,不言而喻的除必须掌握和利用蒙文文献资料外,同时也应掌握利用满文档案。例如,清入关前从皇太极天聪年间(1627—1635年)开始,蒙古各部相继归附。而皇太极首先下令划定科尔沁地界,原文见于《满文老档》,如东边地界的dagur geljerku(满文,应是达古尔克儿哲库)、Colman(绰尔门,在嫩江与松花江汇流处北岸)和西南边界的Jurcit(珠尔齐特,即蒙古语“女真”),因此,熟谙蒙古语外,兼通满文亦是十分必要的。此外,还有《满文俄罗斯档》,是康熙年间(1662—1722年)用满俄文书写的清俄两国间来往公文书信札,本由北京大学奉宽教授主持翻译,后因抗战中辍,迄未译成出书。
   
   特别是今天锡伯族的历史,自然而然地全部都是用满文编纂的。目前已出版的就有《清代锡伯族档案史料选编》和《锡伯族档案史料》等好几种巨型历史文献资料汇编。
   
   达斡尔族的历史研究也离不开满文文献资料。比如达斡尔族的先世巴尔达齐其人,同名同姓的不止一人。因此,只据现存于北京的一个用满文书写的“巴尔达奇墓碑”,就考定巴尔达齐(或作巴尔达奇)一定是谁,是很难作出最后结论来的。这虽说是有满文原文记载的墓碑实物作证,也不能最终解决多大的问题。
   
   人们都承认搞藏族史研究必须精通藏文和梵文,才能登堂入室,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不懂和不能利用藏文而只靠满文哪怕是最原始的满文材料,也不能写出具有高水平的令人折服的文章来。记得前些年在东京亚非言语文化研究所一次学术报告会上,我根据康熙朝满文原档撰写了一篇文章,讨论到康熙晚年进兵拉萨后,提及青藏僧俗人等对抚远大将军王皇十四子胤祯的良好反映。一位日本专搞西藏史的女青年学者懂藏文,她多次提出我只用满文资料没有用藏文资料不能代表藏族人民的看法。当时一位台湾清史学者也不懂藏文,但他认为这是一次清史学术讨论会,引用了满文材料没有用藏文材料,是足够说明问题的。好几位在座的日本著名清史学者也不懂藏文,只好作壁上观未发一言。一
   
   时这个小插曲,虽以不了了之,而我则年迈未习藏文自愧不如,而青年女史洵后生可畏也。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搞藏族史研究不懂藏文固然不成,如果不懂满文有时也很难深入下去。举一个例子来说,清初第五世达赖喇嘛于顺治九年(1652年)晋京,翌年(1653年)受封金册金印。金册金印上的封号二十四个字是“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这是治清史、藏族史的学者们都熟悉的。这一封号是沿明永乐帝颁给大宝法王得银协巴的封号。所不同的是清朝颁给的印中比明朝的多增了一个“所”字。是什么原因,有无一个“所”字,又有什么不同?大家知道,此印有满、藏文两种印文:藏文印文从满文译为tham kar yod pa de sog povilo tsva bas bsgyur bas gyur milegs;满文印文为Abkai fejegi Fueihi taeihiyan。后者虽无满文“所”字,但fejegi一字是所属格已含有其意,所以将“天下释放”已完全表达出来了。印文原文既为满文是第一手资料,不但所译汉文就是所译藏文也都得依从满文原意为主才是。
   
   综括一句,从事民族史研究的工作者,以能掌握利用多种语文为好,其中以能掌握利用满文档案尤为重要。这是因为我国历史上各民族用自己的民族文字书写而又保存下来的历史文献并不多,但到了清朝,各兄弟民族除能用自己本民族文字书写的以外,他们还有不得不用满文或汉文记载下来的许多历史文献,将它们汇合在一起,成为我们今天由全国56个民族共同创造的中华民族文化中极为珍稀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瑰宝。
   
   (资料来源:《清史补考》,辽宁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王钟翰 )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2010/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