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满洲文化传媒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满洲语语音和字母
·满洲清国开国元勋--何和礼
·现代满洲语使用者地理分布与历史渊源
·满洲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以及满语遗存的体现
·喂,说你呐!
·Savannah Outen Official Goodbyes Video
·满洲文十二字头
·漂亮的刺绣满洲文十二生肖
·一个满族人的满洲语学习之路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在古代的明朝,有一个罗罗村,村中住着一位有名的员外巴勒杜巴彦,他家称万贯,奴仆骡马数不胜数。到了中年,生了一个儿子,养到十五岁,一天带家奴们去横廊山打猎,半路上得病死了。
   

    从那以后,员外夫妇因无子嗣而十分焦急,只得一心行善、修葺寺庙、求神拜佛、四处敬香,还帮助穷人、救济孤寡。由于善行卓著,上天慈悲,让他们在将五十岁时又养了一个儿子,员外夫妇非常高兴,就起名叫色日古带费扬古,象东珠般的疼爱他,目不转睛地守着他。这孩子到了五岁,聪明伶俐、口齿清楚,于是就给他请了师傅,在家教他读书;还让他习武射箭。
   
    光阴荏苒,像箭一样飞快。色日古带到了十五岁,忽然有一天见他父母恳求说:“我想出去打一次猎,试试我所学的骑步射本领,不知父亲意下如何。”父亲说:“你上边原有个哥哥,十五岁时去横廊山打猎死了。我觉得还是不去为好。”费扬古说:“人生在世,何处不去?岂能永远守在家里?生死都是命中注定、无法逃脱的。”员外无法,只得接受他的请求,嘱咐道:“若要出去打猎,就带阿哈勒吉、巴哈勒吉他们一起去,别去得太久,谨慎行事、快些回来,别辜负了我挂念你的一片心。”色日古带应声“是”,就叫来阿哈勒吉等吩咐说:“咱们明天出去打猎,备齐人、马和鞍子,准备好武器和弓箭,把帐幕装上车,把鹰犬喂养好。”阿哈勒吉们应声“是”,就急忙准备去了。
   
    第二天,色日古带拜别了父母,就骑着白马,带着阿哈勒吉等人,架着鹰、牵着狗,众家奴身背撒袋、弓弩和弓箭,前呼后拥、车水马龙、热闹非常。全村老少无不出门观看,交口夸赞。众猎手拍马疾驰,转眼就到了有名的围猎山,于是支起帐篷、挖灶安锅,留下伙夫做饭,色日古带带领众家奴,吩咐阿哈勒吉等人:“撒围!环山打猎!”于是撒开围,射箭的射箭、使枪的使枪,放鹰唤狗追猎,每次射鸟兽都箭不虚发。
   
    正在兴头上的时候,色日古带忽然全身发冷,接着又全身发烧,头晕目眩,患起病来。便叫来阿哈勒吉等说:“快把围收了,我身体很不舒服!”人们吃了一惊,赶紧收了围,来到帐幕前,让阿哥进去,点上火让他烤烤发汗。但因阿哥发烧时出了许多汗,身体已支持不住了,不能再烤,家奴们就砍来山上的树做成轿子,让阿哥躺在里面,轮流抬着,飞也似的往家走。色日古带哭着说:“我自己觉得病很重,恐怕到不了家了。阿哈勒吉、巴哈勒吉你们兄弟哪一个都行,快回家去给我父母送信,把我的话明白无误地转告父母,就说我自己已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本想在父母百年之后服丧尽孝心,谁知我的寿数已尽,已不能相见了。眼看就要夭亡,让我 切莫过度悲伤,保重身体要紧;这是命中注定的,请父母节哀。替我明白无误地转达罢。”他还想说话,却已不能张开嘴,牙关禁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他下颚抬起,目光僵直,气息已绝。阿哈勒吉、巴哈勒吉与众奴仆们围着轿子放声大哭,哭声在山谷间回响。后来,阿哈勒吉止住哭,对众人说:“阿哥已经亡故了,再哭也不能使他复活,还是载着阿哥的遗体启程要紧。你自己带领众人载着阿哥的遗体慢走,我自己带领十名骑手先回去,给咱们员外老爷报信,在家准备发送阿哥的一应物品。”
   
    阿哈勒吉带领众人骑上马飞也似的向家疾驰,转瞬间已到家门口。阿哈勒吉下马进了门,就在员外面前只是号啕大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员外老爷心里着急,骂道:“这奴才是怎么了?打猎去为什么哭着回来?或许是你阿哥有什么重要事情派你先回来?为什么光哭不说话?”一再追问,阿哈勒吉不回答,还是哭,员外老爷生气了,骂道:“这无赖的奴才,为什么不告诉原委只管哭?光哭就完事了吗?”阿哈勒吉止住哭,磕了头说:“阿哥在路上得病身亡了,我自己先回来送信。”员外没听清,便问:“什么东西完了?”阿哈勒吉回答:“不是,是阿哥身亡了。”员外一听,如同头上响了个霹雳,叫了声:“亲儿呀!”就仰面倒下了。老太太急忙赶来,向阿哈勒吉询问,回答说:“员外老爷听到阿哥的死讯,就昏倒了。”老太太听说后,如同眼前划过一道闪电,呆住了。她唤着:“妈妈的儿呀!”也昏倒在老爷眼前。仆人们见状惊慌不已,忙把他们扶起来,这才清醒过来。 全家听到这个消息都放声大哭,村里的人们听见哭声齐集到员外家,正哭得不可开交,巴哈尔吉哭着走进来,向员外磕头报告:“阿哥的遗体运回来了。”员外夫妇和村里的人们一齐来到门外,将阿哥的遗体迎进屋里,放在床上,众人环绕在四周,哭声震天动地。 哭了一会儿后,众人劝道:“巴彦老兄,你们何必这样哭泣 ,人已经死了,岂有哭活的道理?倒是应该准备一下入殓的棺木。”员外夫妇这才止住哭,说:“你们的话很有道理,虽说是这样,可我的心里实在是难过得受不了啊。我那聪明可爱的儿子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惜的?我现在这份家业又给谁留下呀!”员外叫来阿哈勒吉、巴哈勒吉吩咐道:“这些奴仆老张着嘴哭,你们预备一下给阿哥首七上坟的东西、骑的马赫楼库等物品,千万不要吝惜。”阿哈勒吉、巴哈勒吉止住哭,按照吩咐,预备好阿哥骑的斑斓毛色的花骟马十匹、火焰毛色的红骟马十匹、黄金毛色的银合骟马十匹、追风的枣骝骟马十匹、纯白毛色的白骟马十匹、墨色的黑骟马十匹。员外又吩咐:“用三十匹马驮皮色、蟒缎和衣服,用余下的马驮撒袋和弓靫,给那匹聪明的雪白毛色的青骟马披上红色的鞍鞒何缇胸、鞴上镀金的辔头牵过来!”又叫来放牧的头目,告诉他们:“从牛群中牵十头、从羊群中牵六十头、从猪群中牵七十头,都宰了预备着!”放牧的头目们和阿哈勒吉应声“是”,就分头准备去了。
   
   员外又叫来使女阿兰珠和莎兰珠,告诉她们:“你们俩人带领村里帮忙的女人们,赶快备办出七十桌白面饽饽、六十桌馓子、五十桌搓条饽饽、四十桌荞麦条饽饽、十瓶烧酒、十对鹅、二十对鸭、三十对鸡、五种果品各一、二小桌;倘若耽误了,都要笞责的。”众人应声“是”,就各自准备去了。 没过多久,院中人声鼎沸,抬东西的人们接踵而至,摆了满满一院子,看起来像座山峰。各种肉堆积如山,盛的酒如同大海。果品桌依次排开,楼库、金银纸锞摆得满满当当。众人们洒酒祭亡灵,哭泣着。员外在一旁哭道:“阿玛的阿哥,五十岁上,我生养的,色日古带费扬古,我一见你,欣喜若狂,这些匹马儿,成群的牛羊,谁来执掌?魁梧的阿哥,智慧超常,寄托我一切的希望,骑乘的骟马,哪位阿哥驱骋?奴仆与婢女,即使都有,哪位主任豢养?猎鹰啊,虽然还在,哪个儿子擎放?黧狗啊,虽然还在,哪个孩子牵放?”言毕呜咽不止,母亲又哭道:“额莫聪明的阿哥,我那独生的,承宗的儿子,为你把善事,都行遍,祈求福禄,五十岁上,生得聪明的,睿智的阿哥,身手敏捷,矫健的阿哥,射姿英武,光彩照人的阿哥,读书的声音,柔和动听,额莫聪慧的阿哥,现在我指靠谁,一起生活?体恤奴仆,魁梧的阿哥,身材长相,俊美的阿哥,仪表相貌,恰似潘安,漂亮的阿哥,额莫在街上,若是漫步,你像鹰一样,追寻听见,额莫的声音,若在山谷行走,叮当的铃声,额娘俊美的阿哥,如今我还能和谁,美满地生活?”她呼天抢地,涕泪横流。 这时,门口来了一个驼背弯腰行走的濒死的老头,他呼叫着:“守门的各位老兄请听,去告诉,你们的主人,大门外,来了个快死的老头,想是来,见见员外,略表心意,烧些纸钱。”守门人进去向巴勒杜巴彦秉报,员外说:“多可怜啊,快让他进来!给阿哥上供的山一样高的肉食、饽饽,海一样多的烧酒,让他随便吃喝!”守门人跑去叫那老人进来,那老人进来后对那些上供的酒、肉和饽饽看也不看就径直走了过去,站在阿哥棺前,手拄着棺材,顿着脚高声哭道:“亲爱的阿哥,多么短暂啊,你的寿命,我曾听说,你生来聪慧,我,一个明智的奴仆,无比喜悦;阿哥睿智的名声,早就风闻,我,一个愚笨的奴仆,甚有希望;有德行的阿哥,听说你的降生,我,一个庸劣的奴仆,有了寄托;我惊奇地听说,阿哥颇有福分;可如今为何故去了?”他拍掌痛哭、顿足号啕,旁边的人都禁不住流出了眼泪。 员外见了,觉得凄切可怜,便脱下自己身上穿的缎袍送给那老人。老人接过衣服,披在身上,面对着棺头而立,环视了一遍屋内,深深地叹了口气,责怪道:“巴彦老兄,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发送你儿子色日古带吗?还是去请个本领高强的萨满来救救阿哥吧!”员外说:“哪儿有好萨满呢?我们村子里倒有三、四个萨满,可都是混饭吃的,他们只会用一点酒、一只鸡、几块饽饽上供、拿糜子饭祭祀而已,别说把死人弄活,就连他们自己何日何时死都不知道。老爷爷你若知道哪儿有本领高强的萨满,请给我指点一下吧。”老人说:“巴彦老兄你怎么不知道呢?离这儿不远的尼希海河畔住着一个非常有名的女萨满,这萨满道行高深,能把死人救活。何不去求她?那萨满若是能来,别说一个色日古带,就是十个也能救活啊,你们快求去吧!”他说着,缓缓地走出大门,驾着五彩云霞腾空而去。
   
   守门人见此情景,急忙近来告诉了员外,巴勒杜巴彦高兴地说:“必是神仙前来指点我的。”便望空参拜,立刻跨上银蹄貉色骟马,带领家奴向尼希海河岸奔去。不久就到了,只见尽东头有一间小厢房,外边有一个年轻的格格正往栏杆上晾挂洗过的衣服。巴勒杜巴彦上前寻问:“格格,尼山萨满的家在哪儿?请给我指点一下。”那女人笑嘻嘻地指给他:“就住在尽西头。”员外骑马跑去一看,院子里有个人站在哪儿抽烟,员外急忙下马上前寻问:“老兄您好吗?请告诉我究竟哪儿是尼山萨满的家?”那人说:“你干吗这么慌慌张张的?”员外说:“我有要紧的事才向阿哥打听的,请发发慈悲告诉我吧。”那人便说:“你方才在东边寻问得那个晾洗衣服的女人就是尼山萨满,老兄被她蒙骗了。你要求她,就得毕恭毕敬,这位萨满擅长降鬼引魂,别的萨满根本比不上她。”巴勒杜巴彦向那人道了谢,骑上马重又来到东头,下得马来,进屋一看,南炕上坐着一个白头发老太太,灶口处一个年轻的女人站着抽烟。员外心想:这炕上坐的老太太肯定是萨满。便跪下恳求,老太太说:“老兄你弄错了,我不是萨满,站在灶口的我媳妇才是萨满。”巴勒杜巴彦又给这位格格跪下求道:“萨满格格大名鼎鼎,遐迩共闻,只因二十个萨满道行不深、四十个萨满法术浅薄之故,特来恳请萨满格格给我指点天数,倘使格格为难,亦请略发恻隐之心,让我们借您的名声吧。”那女人笑嘻嘻地说:“巴彦老兄,我不哄你,我是新学的萨满,时间还不长,恐怕还看不明白天数。你还是趁早请别的道行高深的萨满看看吧,别耽误了大事!”巴勒杜巴彦流着眼泪再三叩求,萨满才说:“看在你初来的份上,就给你看一次吧,要是别的人,无论如何是不看的。”便洗面净目,排列香案,将一枚圆棋子扔在水里,在屋内地中央放上一把杌凳,右手持鼓,左手挥动榆木鼓槌,坐在杌凳上开始击鼓、唱曲、请神。她用清脆的声音呼唤“豪巴格”,用高亢的声音反复祈请“德扬库”,神魂就已附体。巴勒杜巴彦跪地而听,尼山萨满开始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喻示道:“姓巴勒杜的,属龙的男人,你用心听,为看天数,而来的阿哥,你仔细地听,如果说得不对,就说不对;如果说得不真实,就说不真实;说假话的萨满不可信。我来告诉你:二十五岁时,你曾养过,一个男孩,长到十五岁,在横廊山,围猎之际,恶鬼库木如,将你儿子的魂,抓去吃掉,他的身体,患了疾病,死在山上。从那以后,再无子嗣,五十岁上,又生养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因为生于,五十岁时,故起名为,色日古带费扬古,他的智慧超群,他的大名皆知。十五岁时,因在南山,大肆杀生,依勒门汗闻知,派遣恶鬼,捉拿他的灵魂,再想复活,实属不易,再想救活,实在为难。如果对就说对,如果不对就说不对。”巴勒杜巴彦连连磕头说:“神仙所说的和这些明示给我的话,全都对。”萨满举起一根香醒了过来,收拾起手鼓和鼓槌,巴勒杜巴彦跪在地上再三哭求:“萨满格格既然能看得这么正确,请您发发慈悲,劳您的驾到我家救救我的犬子,如能活命,岂能忘记神袛的祭祀?我既来相求,岂能不备办酬礼?”尼山萨满说:“我估计你家大概有一只和你儿子同一天出生的狗,还有一只三年的公鸡和黄酱了。”巴勒杜巴彦说:“确实是有的,你看得这么准,真是神奇的天神一样的萨满啊,我想现在如果可以就把大件的沉重的神器驮回去,好请你救救我儿子一条小命。”尼山萨满笑着说:“以我一个卑微的萨满,怎能承担这样的重任,别在无用之处破费银子,无益之处耗尽钱财啦,你还是去求别的有能力的萨满们吧,我才学的萨满,还未得到要领;我新学的萨满,还未得到职事,能知道什么!”巴勒杜巴彦磕头痛哭,哀求道:“萨满格格若救我儿一命,我要把我的金银绸缎和骟马牛羊分出一半来报答你的恩情。”萨满无奈,只得说:“巴彦老兄请起,我就去一次看看吧,万一成功了也别高兴;万一失败了也别抱怨。这些话得先说明白。”巴勒杜巴彦非常高兴,翻身起来给她们逐个敬烟,然后出门骑上马赶回家,叫来阿哈勒吉、巴哈勒吉:“快鞴轿马,去接萨满!”立刻就鞴齐了车马,阿哈勒吉、巴哈勒吉带人前去迎接萨满,不多会儿已来到尼希海河畔的尼山萨满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