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帘卷西风[126——135]]
罗列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帘卷西风[126——135]

    126,新疆师大的常坤被学校开除,据说他参加了雪莲花艾滋病行动,很招致学校的不满!

    ——但我不了解常坤!雪莲花为什么会和艾滋病联系起来呢?

    ——2007年5月6日晚

    127,独立中文笔会真是一个不错的网站——这几天我竟然发现在那里可以下载电子书:

    下载了以下几本:张戎的《毛:鲜为人知的故事》,《阴阳脸》。

    有的书下载下来却是乱码,比如下载吉拉斯的《新阶级》谢泳的《书生之见》皆是如此!

    ——他们那里有些书根本下载不下来!戴煌先生的《九死一生》我下载下来了,却又不知放在何处?

    羡慕古人雪夜读禁书的享受!也想起吴伟先生(或野渡)先生被48次关闭的网站,我先在那里下载的几本书,也因电脑系统的瘫痪灰飞烟灭了!

    ——2007年5月9日

    128,越来越浸迷于汉字组合的能力!

    ——总共那么几千字,经过不同人的组合排列,意味是那么不一样!我能写出不愧对于现代汉语的文字吗??

    ——2007年5月9日

    129,看,看那电邮新闻!

    知何德普先生在北京监狱遭打,他的妻子贾建英和他的朋友徐文立向外界宣布:在监狱里一个犯人故意抽烟故意大声听收音机,何德普先生当时正学英语,遭那犯人毒打!

    何先生在狱中遭毒打不止一次,他的耳朵因打击而失鸣!——先前他曾被迫在监狱的床上躺80多天!

    据说,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已关注何德普事件。

    第一次听说何先生,印象中是在德国之声,那是诺瓦克来中国调查酷刑事件,德国之声网站上的图片,一个人影面对着墙站着,背上有几道交叉的被鞭子之类打过的残痕!

    后来也知道,德国大使馆派人给何先生送书送短波收音机,但可能没有成功!

    何先生是持不同政见者,中国民主的未来在于他们,而我不行,我太软弱,而且顾虑太多!

    ——2007年5月9日

    130,燕南网关了?!

    燕南网又叫天益社区,它先前被关过——后来又改头换面小心翼翼出笼!

    ——这是一个不错的网站!

    在中国,凡不错的网站,最终都遭关闭的命运,如以前著名的“世纪中国”等,但也有人说是网警休长假!

    131,看到一篇北岛送别蔡其矫的文章!

    ——北岛是带着感恩的心情写的,他的散文,语言精练而优美!

    有些诗人的散文,更令人愿意一读再读!

    ——2007年5月9日

    132,今日获悉,广西持不同政见者莫巨峰被传唤期间结扎!

    ——今日政权官吏也够有意思的了!以往只听说过汉武帝割过司马迁的生殖器,希望莫先生多读司马迁的作品!

    结扎这个词,大概是中国国粹,别国大概不会有吧?查查英语中是否有这个词,竟没有找到!

    ——2007年5月15日

    133,一直考虑那部电影,——《别人的生活》,不知为什么中文通译为《窃听风暴》:

    关于这部电影的评论,参加者日众,我看过的文章至少有沙叶新 、何清涟 、曾金燕、 廖天琪等!

    从高智晟 、陈光诚 、胡佳身上,这电影何曾说的是别人?

    即从自己面前的耳闻目睹,也感到国家政权给人带来的恐怖!

    中国政权不敢面对自己的历史,八九 文革 反右……主流社会有意的遮掩,消费时代大众话语的随喜,甚至被强行代表!

    想发声,而发不出声音——这就是目前中国大众话语的现状!

    ——从没有一个朝代比今天更成功的控制话语了,也从没有一个时代比今天更难以控制话语了,历史的辩证法就是这样!仿佛李大钊说过,没有力量能够控制思想的传播……

    ——2007年5月15日

    134,广西莫巨烽被传唤期间被迫结扎,身体不适呼唤海外关注!他的大儿子13,小儿子10岁——媒体普遍认为这是官方的报复!

    一下子搜到陆文的文章,对此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莫巨烽的被“割”生殖器,其实与王实味的被砍头,林昭的家属被要5分钱的子弹费,张志新的被割喉管,李九莲的被穿腭,钟海源被摘肾脏一脉相承!

    陆先生还指责,严正学的自我辩护缺乏策略性!

    ——2007年5月16日

    135,新的政策规定,中国的殡葬业被定义为非营利性行业!——可见这个暴利性行业又来已久了!

    移风易俗!

    啊!移风易俗!

    ——2007年5月16日

    [2010-2-7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获悉浦志强说2月9日四川谭作人可能被

    判5年左右,日本一家航空公司要求冯正虎离日返沪前先道歉]

(2010/0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