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李咏胜文集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之四四六:
    liyongsheng 李庄案不是人治下的审判,而是丛林法则的再现。 李庄的被判,证明在这个极权统治下,连台面上那点点拿来做戏的遮羞布都不复存在了。

   
   之四四七:
   
    liyongsheng RT @xiaoshu1: 现在全国都在重返人治,但人治有两种:蒋介石那样的有限人治即威权;毛那样的无限人治即极权。全国范围的重返人治,最多是前一种,那种人治下还有弹性,还有博弈空间。后一种人治即全面征服,人皆为奴,重庆是后一种。认为现在够黑不会更黑,重庆无关普罗的判断太可笑。
   
   之四四八:
   
    liyongsheng 北京、重庆两直辖市的法院,先后用法律形式宣布:当地正在穿越时空,向人治时代回归。
   
   之四四九:
   
    liyongsheng 拉什迪:笑吧,只有笑才能与无耻优雅地对峙。
   
   之四五0:
   
    liyongsheng RT @huyong: 李庄案——托克维尔:在美国,几乎所有的政治问题都会或早或迟转化为法律问题,由司法来加以解决。贺卫方:我们的情况正好相反,我们的法律问题都可能最后转变成政治问题。
   
   之四五一:
   
    liyongsheng 新更换的个人推特设置小语: 罗兰夫人说:“我越了解人,就越喜欢狗”。于是,我就成了一支她喜欢的狗。只不过我是一支会思考的狗,不乱叫,不咬人,特喜欢白眼看人世......
   
   之四五二:
   
   liyongsheng 阿克顿曾告诫说:“我所谓自由意指这样一种自信,每个人在 他做他认为是他自己的分内事时都将受到保护而不受权力、多数派、习俗和舆论的影响。国家只有在直接与之相关的领域能够合法地分配职责和划清界限。”由此我想,当我们把某种社会公义推之于他人私人生活的价值选择审问时,是否有走向专制之嫌呢?
   
   之四五三:
   
    liyongsheng RT @ranyunfei: 谢谢老兄,我也做得不够,要学习。RT @larryweiliu: 对个体选择的尊重是自由民主的体现之一,似乎很多人(包括我)都不能在实际生活中完全践行。也许对他人的控制欲是这个体制留给我们每个人挥之不去的阴影吧。联想到你前段时间提到的宽容,更觉珍贵。
   
   之四五四:
   
    liyongsheng 如是,真是一件难以理喻的撼事。RT @_xiaohan: @liyongsheng 据我所知没什么特别的隐情,就是脑子发昏了。
   
   之四五五:
   
   liyongsheng 我不认同他的裂变是由于某些认知上的偏差所致,实际上他在过去的言说风格中,还是对自由与奴役问题感悟较深的,不可能走出这么远了还不自知?其中必有隐情。@_xiaohan:@ranyunfei 冉兄,摩罗的问题确实是思维混乱,他连最基本的形式逻辑都过不了关。他也确实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之四五六:
   
    liyongsheng 这分明是把因果律混为一谈只见,相反律师制度在中国没有起到保护弱势人群的作用,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坏的或不好的。RT @Yanxiaodao: RT @l5d: 这是在骗自己,普通大众什么时候依靠律师保守到了权益?RT @liyongsheng:
   
   之四五七:
   
   liyongsheng @xiaoshu 我不能改变什么,只能改变我自己。所以我总是提醒自己,我反对他们,我就要做跟他们不一样的人。他们野蛮,我必须尽可能文明。要随时警惕自己因为愤怒和仇恨,而堕落到他们的水平,用他们的手段去反对他们。做一个真诚的文明人,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反叛。不能说我已做到,但我尽量努力
   
   之四五八:
   
    liyongsheng 道不同,无法谋。RT @chen_yunfei: 朋友可以谋小利益,同胞可以谋大利益RT @yujie89: @_xiaohan 虽然君子可以和而不同,但如果在基本的价值观上完全对立了,则不必做朋友了,我的立场是,不会跟崇拜毛的人做朋友,不会跟御用或盼望御用的文人做朋友。
   
   之四五九:
   
    liyongsheng 说得更直白一点,律师制度是保护弱势人群的,也就是所有平民百姓的。李庄案之所以特别恶劣,是它打破了弱势人群依赖的最后一道法律底线和屏障。刘晓波案虽然也恶劣,但它摧残的仅仅是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权,而不像李庄案伤的是所有平民百姓的筋骨。@mozhixu
   
   之四六0:
   
    liyongsheng 老莫显然又把你的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给搞混淆了,须知在一个司法死坏的社会里又从何去找言论自由? @aiww 是谁更可笑呢? @mozhixu:李庄被判有罪不过掐死了永远都是幻觉的司法独立,以及某种想象中的政治进程,而刘晓波被重判,则是对普世价值的挑战,以为两者等量其观我觉得非常可笑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达赖、余秋雨(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2010/0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