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来源:参与 作者:翁艳锋

   (参与网2010年2月2日讯):日前,大陆著名人权活动家李海先生接受参与记者采访,畅谈刘晓波先生精神内涵与气质,李海先生认为,晓波“没有敌人”的思想表明他的精神处在升华的道路上,他已经不再有私人的敌人。

   李海分别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和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他的谈话充满一种哲学的思辨色彩。谈到对“没有敌人”的争论,李海说,“只有不怕有敌人的人才可以自由地选择有敌人或者没有敌人,只有处在自由状态的人才可以正常地选择有或者没有敌人。就是说,没有敌人,应当是自由的选择,私人的选择。”

   李海认为,敌人是个对抗的概念,如果一个人要坚持什么,就可能有敌人。如果有人来改变你的自我,你就会发现敌人。不过,假如你强大到本来不可改变,那些力图改变你的人就算不上敌人,你会可怜他们,而不会恨他们。或者,如果一切都有某种既定力量支配,比如某种历史必然性,而无需人与人之间的其结局不可预知的抗争努力,你也不会有敌人,因为他们自己也不能决定自己,责任不在他们。还或者,如果你不想坚持什么,只是关注一切人,爱他们,你也不会有敌人。因为他们的所爱也会就是你的所爱。

   因此,没有敌人,意味着你和真理在一起,和大爱在一起。意味着你没有偏狭的自我了。没有坚持自我、或者推进什么特定的事业的执着了。所以,对于一个人来说,没有敌人,意味着他离开了自己的特殊处境,而升华到纯精神的领域。在那里,他透彻地通观一切。

   李海认为,对于真正有力量的人来说,他可以在没有敌人的同时,仍然为自己确定敌人。他确定这些敌人,不是因为身不由己地仇恨、无法摆脱的争斗,而是因为他认为这样也是不错的拯救方式:拯救自己和对方。他认定对方是敌人,是因为他并不缺乏对他们的爱,对方也是人,但是他们陷入的处境是非人的,是需要消除的。他们的凶暴虚伪等等,是应该从中脱出而他们没有脱出。这时,爱他们,但是要坚持和他们抗争。这种抗争主要不是在理性层面和情感层面,尽管包括这些层面,主要是在存在层面。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暴力侵害权利就是敌对,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那些执行者是应该去爱的人,这两者并不冲突。

   所以,一个人表明没有敌人,说明他获得了内在的自由。那可以是争取外在自由的起点。当然,外在自由,也可以由其他心态的人来争取,不过,内在自由的心态,实质上是预先为自由状态最后的建立而准备的。

   李海认为,没有敌人,表明争论是在主张之间进行,而不是在私人之间进行的,有时也表明:是在思想上,而不是在人身上进行的,但是,当事实上已经涉及到人身的时候,这表明人身在这里已经被扬弃了。所以,正面来说,这表明在精神上这一代人已经获得了何等的力量,他们已经是精神上的审判者,而对方却已经是内心不相信自己的历史权利。负面来说,没有敌人,意味着抗争从物质的层面退回到内心。这是这个国家的耻辱,这个时代的耻辱。所以,没有敌人,是对小我的扬弃,有时对物质事实的扬弃,所以我说,刘晓波这是走在思想升华的道路上。

   谈到晓波不想成为领袖,而却在是事实上成为了反对派的领袖这个问题时,李海很感慨。他说,反对力量需要自己的精神、自己的旗帜和自己的领袖人物,这就意味着它实际上已经有这些,但是仍然在道路上,不是自然出现的,是在多元化的摸索中显现的,是升华。

   这些,与反对派的荣誉是等价的。这种荣誉不是他们争来的,尽管他们有着动人的牺牲,是他们作为反对派自然拥有的。特别是作为中国这样的国度内的反对派所自然拥有的。

   李海认为,诺贝尔和平奖表明外界对反对派精神领袖这种荣誉的认可。即使没有诺奖,认可也仍然存在,但是诺奖会把这种认可告诉普通人。这种认可不是对某个人的。整个反对派,实际上就是整个在反常环境中坚按正常标准生活的那些人,他们仅仅因为他们的坚持,配得上这个荣誉。而现在,作为用自己的人生自由的牺牲为反对派表明了政治意愿,举出旗帜的那个人,刘晓波是获得它的合适人选。

   李海对诺奖落户中国异议群体充满期待,他说,我们当然希望外界给予中国那些仅仅为坚持起码的正常生活权利而做出巨大牺牲的群体以这个荣誉。同时给那些不顾起码的体面和理性的行为者以耻辱,后者是对他们的爱,前者是对中国大多数人民的爱。所以,诺奖会表明:我们没有敌人。

   而如果没有外界的支持,没有内心的自由,那么,无论我们是否承认,我们都有敌人,就在最近的身边。而如果我们并不以为他们是敌人,那个时候,敌人就将是我们自己。因为那时我们完全忘记的是自由,是自己作为人的本来要求。我们的扼杀者,就首先是自己。所以,我们没有敌人,因为我们首先是自由人。作为自由人,我们爱一切人。图图,哈维尔,他们经历了争取自由的全过程。因此,他们是做出评价的合适人选。由于提名是由他们给出这个事实,以至于最后是否能够颁发给我们,实际上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