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毒奶粉”未销毁竟是技术原因
   
     没人监督企业走完销毁和处理最后一步
   
     含有三聚氰胺的问题奶粉,到底是如何在“潜伏”一年多后重新出现在市场上的?新华社前日报道说,销毁三聚氰胺奶粉很难,焚烧、生产水泥、填埋都遇到了问题,一些本该销毁的问题奶粉竟在技术层面被搁浅,“没有人监督企业走完销毁和处理的最后一步。”

   
     2008年的问题奶粉为何有那么多没销毁?2月3日,陕西警方公布渭南一起乳制品三聚氰胺超标案件,早在2008年被要求销毁的10吨问题奶粉再次流入市场,真美公司即购买了其中的3吨。新华社记者发现,对问题奶粉的处理并没有那么简单。从2008年9月底开始,石家庄市就组织市内发电、热电和水泥生产企业进行环保销毁实验。但据知情人透露,对问题奶粉的处理尝试最后大多以失败告终:用作燃料对锅炉损伤太大,最后清理锅炉的费用还不如烧煤,作为水泥配料又发现生产的水泥不合标准,大批量填埋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挖出来……总之,一些本该销毁的问题奶粉竟在技术层面被搁浅。
   
      为什么三聚氰胺超标的乳制品还能卷土重来?行业监管存在哪些漏洞和缺陷?新华社报道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监管人员告诉记者,当时三鹿奶粉事件有牵头部门会同相关部门处置,但在问题奶粉的处理这一环节并没有明确责任。当时各部门都在忙,农业管奶站、质检管生产、工商管流通,除了特殊时期的监管任务,还要建章立制,地方政府也是焦头烂额。一方面是暂时没有好的办法来处理,另一方面也是分了轻重缓急,但事情一拖就这样拖下来了。
   
      到底还有多少当年的问题奶粉没有被妥善处理?新华社报道说,根据公开的资料,仅当年三鹿集团尚未出库的婴幼儿奶粉就达到了2000余吨,而当时对这批奶粉的处理也只是四个字:全部封存。有关人士估算说,还有10万吨问题奶粉在市场上流通。并强调,该数字仅是“保守估计”。目前,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已派出8个督查组,分赴16个省市区彻查这一事件。
   
   博主评论:毒奶粉无人监督销毁,居然是技术问题,真亏得小共门想得出如此“销魂”的借口。我自己就亲手销毁过问题奶粉,数年前,我所在的公司经销的某国际著名奶粉有一个批次的质量出了问题,解决方法毫无争议-销毁。因为产品在我所主管的物流中心,所以是我协同物主一起负责监管。数量很不小的,有上千箱价值数十万的。
   
   技术问题?可笑。销毁奶粉需要什么最新技术?首先将奶粉全部从容器中倒出大垃圾袋里,然后销毁包装物(避免品牌损失)。然后联系垃圾填埋场,交费,把垃圾袋运到填埋场,用挖掘机挖个大坑,将奶粉全部撒进去,然后用垃圾填满。工作就完成了,有技术问题吗?销毁奶粉需要特别的技术吗?要是害怕被人挖起来,那更简单,奶粉最怕的是水,用水均匀地浇一遍,神仙都挖不出来。
   
   这是我亲手管理的,从头到尾都是,根本不存在任何难度。那么这么简单的事情,执政党和政府官员门居然还能扯出什么技术问题,实在是令人齿冷啊。环保问题?什么时候开始中共政权开始重视环境问题了?在大城市附近建剧毒化工厂的时候?垃圾焚烧厂的时候?还是把长江黄河都污染透的时候?还有上千人化验出血铅严重超标的时候?
   
   也难怪,连政府总理都能公开推卸责任,何况下属?当影帝先生高举一只手指声称“企业家身上应当流着道德的血液”的时候,不正正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企业身上了吗?只有无能的饭桶才最喜欢推卸责任,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施行政策,当然只好推卸责任以自保。这个政党,这个政府,难道不就是这样一只硕大的饭桶吗?
   
   毒奶粉事件究竟是企业的责任大还是政府的责任更大?绝对是政府。政府的唯一职责就是为国民服务,而且接受国民的供养,凭什么加税的时候就有千军万马积极工作,到承担责任的时候就都跑了?拒绝结石宝宝家长的诉讼,打压国民的政党诉求,逮捕赵连海的时候,共产党就适时出现了,积极作为了。销毁有毒奶粉的时候就没人管了?难道共产党政权的唯一职责就是圈钱?第二是保命?假如没有那个本事管理好这个国家,那就该早点滚下台,让位给能者。
   
   老毛子焚烧中国国民价值数百亿的资产的时候,外交部的人难道死光了?不开记者会、不抗议,不交涉,这样的政府是什么政府?是狼心沟肺的政府,是丧权辱国的政府。发现数百吨有毒奶粉居然不监督销毁,容忍商人赚黑心钱的是什么政府?是饭桶政府、无能的白痴政府。明知有过,却隐瞒事实,推卸责任,甚至打压揭露真相的国民,这是什么样的政府?是变态的政府,是无耻的政府。
   
   胡温两位先生,还有姓吴的姓李的姓习的家伙,难道你们身上流的是不道德的血液吗?

(2010/0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