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拈花时评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黄光裕萝卜上的泥
   
   天罗地网,在黄光裕落马之前,早已布下。
   
   重拳打击的目标,并非黄光裕,而是已经威胁到国家根本的“贪腐联盟”——政要、商人与掮客环环相扣,金融、工程、公检法系统路路畅通,尤以公安、司法两界为重灾区。相对这个令人发指的“贪腐联盟”,黄光裕或许只是萝卜上的泥。

   
   但这个“中国首富”,以其“织网-扩张,扩张-织网”的生存逻辑,和黑金攻势,最终成为整个贪腐联盟中,可以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人。推倒了这张多米诺骨牌,十几名部局级高官随之悉数落马,更多的官员人人自危。
   
   而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场追捕行动的第一个突破口,竟然来自一段感情纠纷:痴情女通缉负心汉。(张 静)
   
   黄光裕背后的“贪腐黑社会”
   
   拿“中国首富”开刀,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记者/张 静
   
   小说《驻京办》里有一句话:“一个问题富豪的背后站着一群问题官员。”谁都不知道黄光裕背后悄然隐现的关系网安全边际在哪里,绳结上还扣着哪些如雷贯耳的权贵。
   
   64岁的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被免职,检察系统的朋友第一时间揣测:莫不是与黄光裕窝案有牵连?
   
   逻辑推理如下:“涉黄”落马的原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相怀珠是临沂人,曾任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队长,2007年方调任公安部经侦局,上任即主办了“中行骗贷案”,助黄氏兄弟逃过一劫。而孙淑义在山东政坛一手遮天,据传与40亿非法集资案以及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炸死情妇案皆有染。
   
   这似乎有些捕风捉影,只能怪首富案持续发酵。前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案发,中纪委尚未证实之前,坊间便盛传此事与黄光裕有关,理由很简单:他们是潮汕同乡。圣诞节前夕,原分管经侦的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被刑拘,也有传闻称,他的擢升主要仰仗于“北京的关系”——郑少东。
   
   既然黄光裕案已经顺藤摸到了“潮汕帮”之外的问题官员,那拔出这些萝卜的同时,是不是也会带出他们各自地盘上的一砣泥?
   
   泥潭到底有多深?恐怕只是有多少能浮出水面,而不是水有多深的问题。就在大家普遍认为接近“大结局”的时候,黄光裕案在2009年的圣诞节并未开庭,更成为衡量该案水深的一大风向标。
   
   这个女人不简单
   
   “很多人都猜测2009年12月17日是黄光裕案审查起诉的最后期限,甚至有传言会在圣诞节那天开庭。但事实上像黄光裕这么大的案子不会按照一般的刑事案件来计算开庭时间,调查几年很正常。”年前曾有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如此向记者断言。事后果然验证了他的判断,此案第三次退回补充侦查。
   
   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案件水落石出,以贪污、受贿510余万元判处其无期徒刑,并未涉及传说中的“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与黄光裕案有牵连以及中诚广场执行案。上述人士认为,对“首富”的量刑,也很可能止于内幕交易罪和非法经营罪。
   
   黄光裕被捕的消息最初通过手机短信,病毒一样地迅速扩散。媒体普遍“轻敌”,纷纷将疑似目标对准“涉嫌操纵曾经连续拉出42个涨停的*ST金泰的股价”。
   
   随着这场新闻大战进入白热化,中关村和三联商社两支动作诡异的股票被拎入公众视野。胡舒立的 “财经系”则迫不及待地抛出存了两年的“骗贷说”:虽然黄氏兄弟读的书少,他们自有一套生存逻辑,屡屡靠行贿套取银行巨额违规贷款。2006年,已退休的原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行长牛忠光因他案意外触发被捕,供出了与黄光裕勾结骗贷13亿元的往事。黄氏兄弟的命运一时陷入危机,最终靠上下打点躲过一劫。如今不过是有关部门“放完长线”,该钓大鱼了。
   
   赌王讨债的版本则更为离奇,言之凿凿地指出导火索是黄光裕在澳门与何鸿燊豪赌,输掉巨款后赖账不还,何鸿燊一怒之下向大陆报警。
   
   由于官方始终没有给一个比较正式的、全面的说法,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为揭开黄光裕被捕之谜,媒体从各个角度搜寻蛛丝马迹,各种“解密”、“揭秘”也成了书肆热销的“主旋律”。而外界公认最接近事件核心的,便是《证券市场周刊》主任李德林与尹峰合著的《黄光裕真相:欲望驱逐下的首富困境》。
   
   “那本书只有第一章是我写的。” 这位因《德隆内幕》一书而闻名的资深财经记者是个性情中人,一照面就吐露实情。实际上该书最有价值的部分也就是那独家的第一章,因为李德林第一次将黄光裕与一名“神秘女人”结合到一起。就像晃妈在章子怡泼墨门中跳出来建议去找“幕后交际花”一样,及时指明了八卦的方向。
   
   李德林通过朋友的关系接近了一个小圈子。他获知,将中国首富直接推向深渊的女子便在其中。
   
   在外界,甚至是老李的这本书中,神秘女人都被塑造成了一个悲情的弱女子。
   
   此前大家认为黄光裕在资本市场的“财技”,来源于他的潮汕老乡、香港“壳王”詹培忠的指点。但李德林认为,詹培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掮客,实际上帮助黄光裕将国美在香港成功上市的幕后高手,乃是思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玉栋。
   
   区区一名律师,怎有如此能耐?最多不超过10人的律师事务所,为什么每年的营业额高达几千万元?原来张玉栋和他的老同学——商务部条法司巡视员郭京毅,有一个利益联盟。
   
   外资能否进入中国市场,商务部条法司的意见非常重要。郭京毅表面上百般刁难,但只要张玉栋出面给外资企业担任法律顾问,程序就会走得非常顺利。“一个项目成功之后,张玉栋就会约郭京毅在东三环的一栋单位宿舍打麻将。一夜麻将搓下来,这钱也就顺理成章地‘输’给郭京毅了。”
   
   神秘女人离异之后在亚洲交友网上认识了张玉栋。在李德全看来,虽然张大律师长得丑,但不见得玉树临风才是“杀手”。此人深谙寂寞女性心理学,对女人特别真诚。张玉栋曾带她回家见过父母,女人以为这表达了诚意,殊不知男人大献殷勤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另一番“合理解释”——忌惮,因而需要稳住她。
   
   当李德林在咖啡馆初见这名“穿着白色貂领毛衫的美貌少妇”时,非常不职业地脱口而出:“你不会吧?”对方嫣然一笑:“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此女身世不凡,不仅有国家安全机关的背景,还是某公司的老总。据说这位昔日“银广夏”的炒家正酝酿着一项新计划,其玩法恐怕会令投资界一震。李德林跟她多次预约,方才得以一见。人家并非担心曝光身份有所顾虑,而是跟着新男友出了一趟差分身乏术。记者在圈内打听,她的身份并不是个秘密。
   
   就是这样一名女子,在偶然的机会发现号称离异的张玉栋实际上并没有签署离婚协议书。更令她不能容忍的是,在和她同居的两年间,张玉栋不仅在网上换着“马甲”与多达七八个不同女人互通邮件,交流“互相的性爱状况和结婚要求”。甚至在她怀孕期间,张玉栋还在欺骗别的女孩并与她们同居。而郭京毅夫妇更担心这名能量极大的女子会撺掇张玉栋甩掉他们独吞利益。
   
   记者在网上检索,至今还能看到2007年2月13日她在网络上发出的“通缉令”:《通缉情感骗子张玉栋》,被多家网站转载。因为受到质疑,这一情绪激动的女子甚至留下了自己在富力城的住址、手机号码和姓名:张雅慧。
   
   一名与张玉栋相识的人透露,张玉栋因妻子和他人有染而离异。他感情上受了创伤,便经常会在网上找些“固定的性伴侣”。
   
   据说张雅慧曾到事务所要求张玉栋给她一个解释,但被郭京毅派去“监视”张玉栋的刘阳给逐出了办公室。此后二人曾短暂和好,但在张雅慧的生日宴上,张玉栋居然当着所有朋友的面宣布他和张雅慧不可能结婚。此举激怒了张雅慧。
   
   她请了京城最好的私家侦探,详细记录了张玉栋的一举一动。将郭、张之间的秘密勾当写了一封举报信,并附上了从电脑中调出来的大量的“财务往来”。
   
   “张雅慧为张玉栋流过两次产,这个记忆是不可磨灭的。她检举张玉栋并不单纯是出于报复,而是觉得这样的人渣应该清理掉。”李德林说。
   
   张玉栋想不到,欺骗女人的后果很严重。张雅慧也是做梦都想不到,她“冲冠一怒”的结果,不但让“负心汉”身陷囹圄,还灭了一个“中国首富”,甚至掀起了整个政界的地震,导致十几名部局级高官落马,上千名官员人人自危。生活,原是比小说更戏剧!
   
   织网
   
   李德林的“神秘女人说”一出,因为再无更多内幕可挖,整个财经界在黄光裕案上的喧嚣一度沉寂。
   
   然而老李却对记者透露:实际上神秘女人不过是黄光裕谜团中的一个线头而已。“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就是黄光裕的辩护律师与检察机关签署了保密协议,这意味着本案很有可能涉及到高层次的机密。”
   
   据书中所言,此女在检举信中主要阐述了郭京毅联盟对国家商业安全的危害。但这封理应出现在安全部门案头的信,最终却经过了一番周折,送到了中纪委。当她和张玉栋一起被控制后,来人开口便问的是“黄光裕还跟什么人有接触?”这让她非常意外。
   
   曾有人士对记者透露:此窝案性质之恶劣,如果听之任之,会上升到耸人听闻的高度,早已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
   
   而如此大网如何收线?这让人想起阿基米德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黄光裕便是那个支点。但撬动黄光裕的又是什么?据说有关部门盯上黄光裕已经很久了,就差一个明确的导火索。李德林也认为:“神秘女人的检举信所透露出来的一系列涉案细节,恰好是推倒一套多米诺股牌中不可缺少的几张。”
   
   这印证了记者在黄光裕被捕之初的判断:拿“中国首富”开刀,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黄光裕一案牵连的官员级别之高、地域之广,可以说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贪腐案推向了一个可怕的高度。将这些官员细细捋一遍,不难发现,赫然呈现两条线索:一条代表着金融腐败,助其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如郭京毅、商务部原副司长邓湛、国家外汇管理局检查司司长许满钢等等;另一条集中于公检法系统,帮他消灾解难,如郑少东、相怀珠、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浙江纪委书记王华元等等。
   
   事实上,正是郑少东和相怀珠同时被“双规”,才令案情超出了“在商言商”而陡然升级。
   
   很多人以为是黄光裕案意外触发了郑少东案。更多人扼腕而叹:黄光裕利用黑金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络,把上千名国家精英和栋梁拉下了水。实际上,仅仅一个黄光裕,哪能有如此能量?这样一个金融官员、公检法系统、商人与掮客环环相扣、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在黄进入之初便已存在。他只不过是为了寻求保护伞,千方百计挤进了这张网,并利用手中的金钱和关系,更勤于织网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