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温家宝与楼价]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楼价有关系吗?当然有,绝对有,待我慢慢道来。
   
   首先讲一个地产发展商空手套白狼的故事。话说某地产商以五亿的价格拍得一块地王,合同价格是五亿,定金是两千万。这第一笔两千万的定金是万万拖不得的,因为通常合同以收到定金为生效条件和生效时间的。于是地产商以最为痛快的态度汇出两千万,然后合同生效,土地过户手续就可以开始办理了。但是后续付款就不痛快了,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基本上就没有打算要付款。而国土局也催也不催,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当然要关系好才行,关系好坏与得到的利益为标准,当然也以对象背景有关系。
   
   拖上个一两年,楼价就上去了。楼价上了,地价当然也就上去了,水涨船高嘛。地价上去了,就该卖地了。地产商以八亿卖出,付完地价净挣三亿。不过要意思意思的部门很多,钱是不可能都让一家都挣了去,大家都要分分的。于是轻轻易易地,两千万两年赚三亿。这就是地产商典型的空手套白狼的手艺。其实还未必是两千万赚三亿,可能最初的两千万就是从银行借的,那就是花点利息钱就完了,更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当然这样的话,银行那边也是要意思意思的了。

   
   这样的生意,是不是更加象抢银行?简直比卖白粉还要好得多,卖白粉至少还要拎着脑袋,钱多却风险大。当然这里有一个大背景,就是楼价必须望上走,望下行就亏了。于是大家就必须屯地屯楼,把楼价地价哄抬上去,于是大家分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地产商,再加上整条利益链的小串串,合伙抢劫楼民,也就是我们这些房奴们。于是国民财富大量流入如任志强这样的地产商和地产商的狗,以及政府中的每一个喝血的部门。于是财富大量、急剧地集中,各地所谓地王楼王不断产生,畿尼系数畸高。于是社会动荡,民不聊生。
   
   于是任志强说,政府打击楼价六、七年了,手段已经毫无新意,效果是越打击楼价越高。而且还要高,要高速上行。想想看果然如此,温家宝掌权以后,政府批评地产商的声音、打击楼价的措施不断,而这六、七年的楼价如同火箭一般窜升,这政府也未必太无能了吧?无能确实是无能,但是还有一个是真心还是假意的问题。楼价果然是无法有效地打击的吗?恐怕未必,其实几个招数,就可以把楼价打回七年前,杀尽地产奸商的威风。这不是吹牛的,是共产政府曾经施行过的政策。
   
   是什么招数这么神奇呢?答案就一个:行政命令。第一,勒令国有银行停止一切对地产业的贷款,凡是地产公司一律不予放贷,已经放出的贷款到期必须回收。这是李鹏在九十年代实行过的方法,此招一出,地产业必然风声鹤唳,楼价应声下塌。因为地产商真正靠自由资金做生意的几乎没几家,这一招掐在地产商的喉咙上,资金链一断,他们只好倒闭。即便能挺过来的,也只能以最保守的财政政策经营,什么屯地吞楼的奸商招数一律有心无力。地价楼价一律回归真实价值。第二,地产公司一律不允许预售房产,盖好一栋卖一栋。这招一出,地产业就真正进入寒冬了。这是斩断了地产商的经营杠杆,让他们有一分钱就做一分钱的生意。帐面上的活钱少了,量他们也不敢再随便地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地王了,搞不好的,还要将前几年吃的粮食再重新吐出来,否则就等着倒闭吧。第三招,凡是投标买地的,付款不得有半点推迟,严格遵守两年内不动工就收归国有,违者重罚。这就足可以斩断地产商屯地的最后一丝希望,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做生意,赚该赚的钱。
   
   这些招数确实是有点过猛的,也肯定会造成某些后果。首先自由经济学家必然是反对的,这是使用行政手段敢于市场,违反经济规律的事情。他们当然会这样说的,从字面上看似乎也很有道理。哪一个砖家出来说话不是引经据典的?哪一个不是看起来非常有道理,却似是而非的?对经济的干预手段当然是货币手段、财政手段最好的,但是不可忽视的是有一个前提,就是货币手段和财政手段必须是采用在完全市场经济或者说是完全竞争市场才是有效的对经济进行微调的手段,对不完全竞争市场或者垄断市场是完全没有效果的。
   
   中国的地产市场,肯定不是完全竞争市场。首先第一手地的提供者,实际上只有政府一家,是绝对的垄断。只要地产商搞掂了政府官员,他们拿地几乎是零成本的,这是竞争市场吗?于是地就从第一手炒到第二手第三手,最后老实起楼卖楼的,就只有靠牺牲建筑质量来牟利了,否则就要亏本。所以就产生了楼脆脆楼倒倒,所以地震灾区那些可怜的孩子只能为中国政府的无能无耻用生命买单。在这样的市场里面,什么提高贴现率、存贷款利率、减少流动性这样的手段是绝对无效的。因为大有大赚,这点小成本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小有小赚,因为验收人员是可以买通的。可怜的升斗小民只有拿毕生积蓄乖乖地送上门,命不好的话,刚好在楼塌的一瞬间刚好在里面,政府连给你一个真相的要求都做不到。他们怎么查?真的查,政府就要倒台了。
   
   还有一个后果,就是会产生大量的银行坏帐和烂尾楼,这是必然后果。这不是该付出的代价吗?地产业的泡末,已经被吹成一个硕大无比的气球了,任由这个泡末越吹越大,十年?八年?最后一旦泡末破灭,中国经济将遭受毁灭性打击,最后中国将如同九十年代的日本一样,遭受十年二十年的寒冬。房地产价格冻结二十年,到那一天,中共的政权将会在下一代领导人手上毁灭。也许连同中国的一切发展契机,也许连同中国的和平发展的一切机会。
   
   最后再说回前面的温家宝与楼价的关系问题。很简单,无论是李鹏还是朱熔基时代的中共政权都曾使用过雷霆手段打击房地产价格,而温家宝时代则完全没有过。可以说温家宝当政多少年,中国楼价的泡末就吹了多少年。可以说今天中国房地产业的尾大不调,是温家宝一手造成的,这就是温家宝与楼价的关系。假如温氏不能采取果断措施调节楼价,料其百年以后,仍遭国民唾骂。
(2010/02/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