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雷声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痛悼遇罗克
   ——1970年3月5日遇罗克被害40周年祭
   
   任众
   

   一、关于铜像
   为遇罗克塑像的事是很多人的期盼,十多年前《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和遇罗克的胞妹遇罗锦就发出过集资兴建罗克塑像的号召.我虽然期盼,但总担心它问世的难度。
   2009年清明节这一天,遇罗克的胞弟遇罗勉打来电话,约我到通州宋庄美术馆去看罗克的铜像,这真是喜出望外.由罗勉开车,同去的还有罗克的挚友郝治,罗勉的挚友王嘉才(他们也都是当年《中学文革报》的参与者,传播罗克文章的人)。先行到达的有徐晓,丁东和郑敏等人,他们是此举策划的人,我对他们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一尊约两米高的铜质胸像十分传神;罗克眉宇凝重,两眼直视前方,表现出与血统论誓不两立的坚定信念.塑像是28岁的美院学生郑敏先生完成。铜像雕刻着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凡是不经过自己努力得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摘自《出身论》)这句话简要地概括了罗克所有文章的精髓——平等的理念。铜像的设计者能够在罗克的多篇文章、十几万字中挑选出这句话来,使我不得不佩服其慧眼识英雄的才能。
   参加揭幕式的虽然仅仅大约二十人,是个低调的悼念活动,但是眼前一些文革后出生的年轻人使我为之一振,就在这一刻,让我感到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的时代进步。更让我感触的是,罗克牺牲40年了,可是他追求的理念并没有丧失现实意义。
   
   二、回忆和罗克相处的时刻
   1966年秋,我和前妻徐钟玲(已故)住在南郊的和义庄,距城里较远,徐当时在东四办事处主管劳动分配,她多次向我讲述;在待业青年中有一个外号叫“伊拉克”的人如何聪明礼貌和学识渊博,她同情他并努力为他向用工单位推荐,父母都是右派,他的名字叫遇罗克。不久,徐告诉我,遇罗克给咱们提供了一个住房的消息,说他们院里一家小业主被红卫兵撵走了,腾空了一间小东屋,徐征得了我的同意后,找有关部门批准搬了进去,从此我和罗克一家人有着一段非常时期的邻居关系。
   罗克一家人通情达理,谦恭谨慎,平和乐观,令人敬重,也正是由于这种心态和为人,他们承受了那场摧残生灵的风暴。就在此时,北京乃至全国出现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反动对联。众所周知,50年代以来统治集团开始推行制造等级划分的血统论,它蛊惑了多少不法之徒兴风作浪,又致使多少人受到出身之苦遭到迫害。这幅对联虽然出自早期红卫兵之手,其实代表了以毛泽东为首的统治集团的一贯政策,只是剥掉了虚假的外衣而已,谁敢不服从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许多天真无邪的年轻人因为出身有问题又对对联有点异议,被红卫兵暴徒活活打死的大有人在;以对联为宗旨杀灭“黑五类”全家的事件层出不穷。那时候真是哀鸿遍野、尸骨成堆、人人自危,罗克也因为出身和自己的日记问题被所在工厂的红卫兵关押起来遭到批斗。在这种压力下,不屈的罗克已悟出了《出身论》的腹稿。
   当年深秋,罗克的两个弟,带着哥哥的《出身论》文稿参加了全国大串联,并在外地将它油印散发。
   一天,罗克把他的两万余言的蜡纸版《出身论》拿给我看,并征求我的意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所写的文章,当我看完后,我眼前的遇罗克立刻变得高大起来。他用生命在思考,他用生命在写作,他用生命维护着真理,他用生命维护着人的尊严!他的文章平白质朴,逻辑严谨,说服力强,而且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辞,通篇文章反映了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和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谁知这个饱含真理的文章竟成了罗克的绝命书。
   我时常想起我们一路去上班,一路散发《出身论》和一起到龙潭湖游泳的时刻,还想起狭小煤屋的灯光和罗克与姥姥开心的笑声……
   
   三、伟大的思想家和斗士
   著名学者丁东先生在他《精神的流浪》一书中说道;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学者多而思想家很少。我非常赞同。遇罗克能把血统论的重大社会问题揭示出来,而且指明社会影响大于家庭影响,目的在于宣示人权的生而平等。他勇敢地申明自己的观点,唤起民众的觉悟,他其实非常明白是在向强大的专制政权挑战,他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
   今天,许多人由于不了解专制政权的本质,尤其不了解当时专制政权的穷凶极恶,反而不理解遇罗克所作所为的意义,他们远不如独裁者本身清楚,《出身论》击垮了实行多年的阶级政策,让血统论再也无法貌似公允地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更令独裁者恼火的是罗克竟象嘲笑似的使用大量马列式的语言。所以罗克被当权者杀害自然是顺理成章的。遗憾的是,至今许多研究遇罗克的人还没有理清这样一种规律——专制政权与血统论有着必然的联系。(国际上一些事件也证实了这样的规律,比如列宁、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红色高棉时期的柬埔寨以及现在的朝鲜。)所以经常有人讨论罗克是不是个思想家,甚至有人还想挖掘出罗克被杀害的其他“真相”。
   遇罗克在被枪杀的十年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等大报相继以《划破夜幕的陨星——记思想解放的先驱遇罗克》和《逆风恶浪中的雄鹰——遇罗克》等为题的大块文章进行了讴歌。作家徐晓称罗克为英雄,还有人称遇罗克为中国的马丁•路德金。
   值得一提的是与遇罗克先后遇难的还有“党的好女儿——张志新”,报载张志新被追认为“烈士”。罗克的母亲询问有关部门为什么有烈士和非烈士的差别?得到的回答是:如果是共产党员,就可以追认,否则不行。这多么不可思议;一个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竟然因为不是共产党员而不能成为烈士!这分明仍是不平等的写照。多么大的一个讽刺:一面宣扬着争取平等的斗士,一面还在继续制造着不平等!之所以形成这种荒唐局面,足以说明多年的不平等制度已经使人们陷进这肮脏的泥潭有多深,而挣脱出来又有多难。当有关部门好心地建议追认罗克为中共党员的时候,遭到了罗克母亲的婉拒。在她无意中告诉我这件事以后,让我更对她老人家肃然起敬,我只是想说:罗克不愧有这么伟大的母亲;母亲也不愧有这么伟大的儿子。这也应了那句俗话:“知子莫如母。”
   “乾坤特重我头轻”写出了罗克人生的使命,让他走上了思想家和斗士的不归路。
   
   四、家国之不幸
   因为我与遇罗克一家的每个成员都熟识,熟知,常把他家的遭际与国家命运联想。
   遇罗克的父亲遇崇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土木工程系,1955年在华北电力总局任工程师,由于我国的钢材紧缺,遇崇基在北京良乡的一个建筑工程地上,大胆地以竹筋代替钢筋建造了四十四栋二层小楼取名竹筋楼。他说这是为了解决职工住宅问题,是短期安排,设计寿命十年。但因为种种原因,大部分楼房使用期竟超过四十年,还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考验。这些楼房还形成了良乡城的一个地名,叫“竹筋巷”。由于开发新建用地,2003年才拆除了最后几栋竹筋楼。这样一个堪称重大贡献的业绩,也没能使他幸免被打成右派的命运。他在贫困潦倒中还相继写出了《科技日语翻译技巧》一书和翻译了有关围棋的《白布局》、《定式要领》、《死活与收官》等九卷书。
   罗克的母亲王秋琳也是日本留学,长于财经。“解放”初在北京创办了一个“理研铁工厂”,反右运动中,王秋琳被打成右派,工厂也在公私合营运动中成为国营企业。王秋琳虽经多次动荡,却仍能保持乐观,镇静,豁达的处世精神,在危难中维系着一个多舛的家庭,渡过了艰难的岁月。她的一个同事说过,王秋林在工厂里所遭遇的磨难,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恐怕也难活下去。我还要说一次,她是个伟大的女性。
   遇罗克被害以后,妹妹遇罗锦怀着悲愤之情写下了长篇小说《一个冬天的童话》走上文坛,这本书在80年代成了洛阳纸贵的畅销书,如今客居德国。
   遇罗文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他勤劳智慧,从不停息用脑。在多家技术杂志上发表自已的产品创意。他开办过“节能炉研究所”,“黑陶研究所”,后又与弟弟罗勉共同开办“专利新技术研究所”,研制成功水力切割机(即水刀),出版过自传体长篇著作《我家》。《我家》是我和许多朋友最喜欢的书,我有幸为该书写了跋。罗文2001年移居美国。
   遇罗勉是家庭成员中最小的,也是个有成就的电子工程师,因为技术成果突出,80年代被评为北京市劳模,他有着父亲酷爱围棋的基因,现留居国内。
   从以上我们知道到这样一个家庭,如果不因残酷的政治迫害,他们会给国家和人民做出多少贡献?—然而这样的家庭就是因为出身的问题,不但没有用武之地,而且就连安身立命之地都曾经难以觅求!
   遇罗克一家人的遭遇不过是当时社会的一个缩影,它不只是一个家庭的不幸,也是我们家国的不幸,更是我们民族的不幸!
   五、不朽的英雄
   在对遇罗克的纪念文章中,大都记述了他是北京人民机器厂的学徒工,我感到这似乎过于简单了一点。因为所谓学徒工的概念,是指旧社会的一些贫困家庭,为了给孩子们的未来找个生活出路,把他们托给艺人或工匠门下,学上一技之长,时限一般都是三年零一节,在此期间不但是无报酬的劳动,而且要经受住老板的打骂与侮辱。“解放”后,大多是以企业招工的形式招收青年徒工,虽然有着社会保障,但还是低报酬的。
   遇罗克本应是展翅翱翔的雄鹰,但他却无枝可栖。我的前妻徐钟玲曾多次向用人单位美言推荐,都因出身问题而被拒绝。这样才把遇罗克委身为“学徒工”。其实在他当学徒工以前,已经工作了5年,他当过农民、科技资料员(兼翻译,临时工)、代课老师等等。
   遇罗克之才不同凡响,锋芒毕露,他在当学徒工不久,就写出了震惊国人的《出身论》,代表中国受压迫和受屈辱的人群发出了人权宣言。
   许多人一说到英雄,总会联想到铁面无私、六亲不认、不食人间烟火那种脸谱化的形象。棍据我对罗克的了解,他是个非常讲义气、有人情味的人,正所谓“无情未必真豪杰”。有两件事对我感动极深。
   首先说我亲身经历过的。那是1966年冬天,我和罗克一起去看望我们的邻居、好朋友。他们一家被红卫兵撵到农村,因为农村不收又被撵回北京,原来的住房已经住上了别人,此时已经无家可归,暂住在一个大型的收容所里。被撵走的时候是夏天,红卫兵没收了他家的全部财产,他连过冬的衣服都没有。罗克见状当即脱下姥姥刚缝制的新棉衣送给了他。要知道,那时候棉花、布料都要凭票供应,而且少得可怜,一个人好几年才能攒出一件棉衣的材料,能像罗克这么大方的可不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