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江棋生文集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我和引力波还真的有缘份
·成也智者,败也智者
·说说文革这面镜子
·追忆恩师黄顺基先生
·被迫沉默:自由,还是不自由?
·和抵制洋货的同胞聊聊天
·我是《炎黄春秋》自费订阅者
·如果连不参与作假都不敢,那我们就没有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牛年腊月廿五,我在北京市看守所结识的几个朋友请我吃饭。说实话,平时我和他们各忙各的,连电话都不打,短信也不发。快过年了,大家乐意碰个头,叙叙旧,说说心里话。那天,使我惊讶的是,这哥几个,一年到头在生意场上忙得不亦乐乎,竟然对我的动静还颇为知晓。原来,他们的办法是:百度一下,就知道个大概其了。
    转眼已是虎年正月。几天前,去朋友家帮着设置宽带路由器。当时我对朋友说,你可以通过“百度”了解我的动向,尽管大部分相关内容都被砍掉了,但总会有个大体把握吧。说完,我就演示给他看。我当着他的面,敲入了“江棋生”三个字,然后潇洒地“百度一下”。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百度一下,一片空白。
    百度一下,我第一次得到了关于自己的零结果。
    我对朋友大呼:过了!过了!过份了!你们大院太过份了!当时我以为是他们大院的局域网宁左勿右,另加了一道山寨电子柏林墙。第二天在家一试,才明白是冤枉人家了。我在自己的电脑上百度一下,结果同样是:一片白茫茫,荧屏真干净。
    我看到,所有“江棋生”名下的内容都成了“可能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因而“未予显示”、不能让人知道的东西。虎年伊始,在官家嘴里所谓“自由的互联网”中开动搜索引擎,居然得到全裸的零结果,这不能不说是一桩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颇有点“爆竹声中一岁除,总把新桃换旧符”的味道。
    那么,在“江棋生”名下,是突增了涉及黄、赌、毒的内容因而需要一刀切地禁读吗?不用说,这肯定不是。先说黄。在我的全部文章中,甚至连“草泥马”三个字都没出现过,更遑论其它了。而大家都知道,“草泥马”一出世就不是什么“禁果”,而是80后“果冻”。至于赌,我从来不沾。不仅不会推牌九,出狱后连扑克牌都不碰,更不要说去赌球了。毒?我这辈子连烟都没抽过;喝酒也显得挺有分寸,白酒不超过二两,黄酒不超过四两。为此,临酒不惧的莫少平律师没少批评我,而我总是微笑着不认错、不悔过。
    那么,在“江棋生”名下,是“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出现了井喷,因而需要惩罚性地加以全部屏蔽吗?显然,这也不成立。我倒是一直在批判现行的后极权制度或张博树先生定义的“威权制度”,呼唤宪政和民主,赞成通过非暴力的“新演进”去建设公民社会,实现制度变革。在当局眼里,我的这种言说就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但是,我近来做得一点也不过分;而且,我像刘晓波等绝大多数持不同政见者一样,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以造谣、诽谤”的方式去“煽动”。我这个人生性对说假话、说瞎话特别反感,对不论打着何种旗号的“造谣“、“诽谤”深恶痛绝,如果我自己也造谣——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捏造消息,迷惑群众,或诽谤——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那我还怎么做人?那我还有脸年年回家乡去见白发苍苍的老母亲?《零八宪章》中有我加进去的一句话,叫做“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 坦率地讲,你可以据此说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因为现有政权是“党天下”的党国政权;但你不可以说我“以造谣、诽谤”来煽动,因为在中国大陆,共产党拥有垄断执政的特权,乃是百分之百的事实。在这样的特权下,反对党不能合法地存在,而花瓶党则连执政欲望都不敢有。毋庸讳言,尚有不少国人容忍甚至赞美这样的特权,但我主张取消这样的特权。因为不取消就没有宪政,不取消就没有民主。陈独秀先生晚年在《我的根本意见》中一语中的地说,民主政治,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对此,我深以为然:若没有反对党派之自由,则任你说得天花乱坠,都不是民主政治。
    类似陈独秀先生的根本意见那样的硬道理,党国当局特别害怕,特别不希望让人知道,这一点我能理解;要是光拿掉“江棋生”名下的这类东西,我早就见怪不怪了。而这一次“百度一下”居然出来个大鸭蛋,我还真是比较纳闷。其中尤为纳闷的是,即便把“江棋生”名下别的东西都给拿掉,那你也不能拿掉关于我的物理学研究的内容啊?!它可是百分之百不“可能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呀?!2月22日下午,不锈钢老鼠刘荻和王仲夏等三位年轻朋友来看我,我郑重其事地对他们说,我在2010年中的主要使命,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普世价值为准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是要正式发布我的物理学论文,力图颠覆物理学中空间反演理论和时间反演理论两座原有大厦,重建新的大厦。我已经为此呕心沥血18年,现在该是了断的时候了。我说,完成这件事,既是可凭一已之力,也是别人难以替代。接着,我向他们简要地、科普式地介绍了自己所得到的研究成果,特别是点明了人们为什么对天天都会亲密接触的“镜像” 进行了误读。王仲夏问我,听说杨振宁对你的研究有所闻?我说是,并随即拿出6年前杨振宁通过蒋彦永医生送给我的《杨振宁传》(杨建邺著),让他们看了杨在扉页上题写的工整的钢笔字,然后笑着对他们说,杨振宁当时还给我写了一封亲笔信,要我好好写写科学家传记,但我不干,我要自己当科学家。
    “江棋生”名下的一切东西,“百度”像柏林墙下的东德士兵那样,奉命都给“毙”掉了,我对此理所当然地提出抗议。既然是抗议——表示强烈的反对,心中难免就有敌意和恨意,如同北京朝阳区创意正阳艺术区的艺术家们,难免会对月黑风高夜来野蛮强拆的歹徒心生敌意和恨意一样。然而,我的敌意不深,恨意较浅。因为我觉得,当局这种肆意践踏知情权的行为太愚蠢了,也太可笑了,它除了凸显当局“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忽悠性外,还定将激发更多的国人去掌握一种“特异功能”——电子穿墙术,以便获取自己有权知晓的各种基本信息。
   
   
   2010年2月28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月28日播出)
(2010/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