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江中学子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老王(八)
·老王(九)
·老王(十)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作者:江西邹引娇母子

    2010年2月4日,我母子俩打县委副书记王小林手机(13970418399),询问什么时候处理问题。王书记说:“下个星期去你家看一下,和你谈一下。”2月11日上午,县委王书记、凤冈镇管书记、彭镇长、县信访局罗局长和二名凤冈镇工作人员来到我家。王书记送给母亲二百元钱、两瓶油(5L/瓶)和两袋米(20Kg /袋),问家中其他人(父亲、弟弟)会不会回家过年?母亲告诉他:“问题没解决,他们不会回家过年。”王书记听了有些惊讶,又问:“ 你家其他人过年也不回家?”事实上,家中其他人已连续三年没回家过年,因为问题未解决,监控跟踪仍在持续,回家也必被监控。

    但来访的官员不相信我家其他人未回家过年,也怀疑我家有电脑。随行的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提出要“参观”我家,叫我把房门全部打开让他“参观”。罗局长和一名凤冈镇工作人员“ 参观”完一楼后,又到二楼“参观”,这名凤冈镇工作人员还爬楼梯到二楼屋顶上看了一下。罗局长环顾四周后,又打开锅盖、电饭煲盖和碗盖,看我俩有没有准备年货。我母子俩长期被监控跟踪,现领630元/月的低保(户口本上有四个人,只办了父、母、弟三人的低保,09年9月起低保总和增至630元/月),生活一贯节俭,家中连电视机都没有,更没有电脑,过年也未准备任何年货。“参观”完后,罗局长对我说:“你家生活确实很困难,你把协议签了,我把这几万元信访救助款给你,问题就解决了。”我说:“ 协议上写,我母子俩反映的三个问题经过调查,都不属实,这一条要删除。”罗局长未答复。

    临走前,王书记又说:“你们签了那协议,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我调走了,你们摸壁都摸不到。”母亲答道:“协议上说我母子俩反映的三个问题经过调查,都不属实。签这种协议, 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小孩子都知道那是黑协议、假协议。”王书记听了后说,春节后再谈。2月20日我母子俩再次打县委副书记王小林手机,王书记说:“ 不签协议问题处理不了,签那份协议是对你们今后负责,你们想通了再来找我。”另外,我俩多次打通了现任县委书记邱建国手机(13907048988),除邱书记的秘书接了一次电话,说邱书记在开会外,其余都是语音提示为“无人接听”或“正在通话中”。我俩发短信询问,邱书记也未回复。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2010/0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