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姜维平文集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来源:纵览中国
   近日,汪洋在国内媒体上频频亮相,抢占了不久前由薄熙来缠绵了多时的位置,的确引人注目,由于中共对媒体的严密操控,故可就此解读中南海高层权斗的走向,显然,从汪洋的中式制服到薄熙来的模糊照片,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共青团派已站了优势,胡锦涛加紧了十八大之前的人事布局,并隐现了治国建党的思路。
   如何解读汪洋的中式服装?似乎成了这几天海外观察家的热门话题。昨天,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身着中式服装出席了当地的春节团拜会。他说,“正式讲话前,先就我的服装说几句。”这使大家很惊诧,他身着样式与传统中山装较接近的中式立领上装,显得很时尚,但又不失儒雅庄重。汪洋说:“我今天在这儿带个头,我希望在今后的中国传统节日里,有更多的人穿中式服装,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拉动中式服装消费。”全场听众以热烈掌声表示赞同。
   但在我看来,他不仅有引领时装新潮流的意思,恐怕更多的是回应党内左倾势力对他执政路线右倾的指责,表明自已的观点:假如进入下一届政治局常委或夺得更高的位置,他将坚定不移地继续搞“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会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多党制那一套,因为所有的中共官员都是演员,他们要看党的脸色行事,也要看观众下菜,不仅胡锦涛习惯于左倾,其它政治局成员也都不敢挑战毛泽东和邓小平,共青团派也好,太子党也罢,都不愿共产党垮台,都不愿失去祖辈抛头颅洒热血得到的权力,和附着其上美不胜收的物质利益,而且,中共的经济成就,也使许多权贵资本家和知识精英以及普通百姓满足现状,他们面对西方的经济危机和中共的高压统治,以至社会上声色犬马的诱惑,不得不选择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要赚钱怎么都成,只要不反对共产党就行。汪洋或许将来会有所突破,但眼下他必须通过身体的服饰语言做个姿态,稳住所有的派别,先把权力拿到手再说。看来,这一着还果真厉害!
   而且,从以往汪洋治理广东的政治手腕来看,他做得多,讲的少,反贪打黑,以法办案,较之薄熙来的假大空和恂私枉法,似乎更令人放心,但假如有民主选举,对他们我都不投赞同票。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汪洋的“腾笼换鸟”比因循守旧要好,注重程序,比“文革旋风”要好,以人为本比“人人过关”要好,至于中山装也不一定比西服差,他使人们想起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很是温馨。假如汪洋真能学他的三民主义,我看它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要好,也比胡锦涛的“发展观”科学!单就服装来说,传统的中山装是立翻领、对襟、前襟五粒扣、四个贴袋、袖口三粒扣、后片不破缝。但近年来,人们在此基础上推陈出新,设计出多种样式、添加了不同时尚元素的中式服装。这很有启迪!假如共产党开放党禁和报禁,搞宪政民主,把三民主义发扬光大,既可救已也可兴邦,或许汪洋也是通过着装装诠释他的治国理念?也未可知!

   但不论如何,从新华网和人民网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人的拜年排行榜可知,汪洋已占领了抢夺中共十八大要职的高地,而雄心勃勃的薄熙来则明显落后,他没有出席中央党校省部级研讨班活动,表面看是因为患了重病,实际上是出了问题,张春江案,王益案,郭京毅案,辽足赌球案等均与其有关,他通过太太办律师事务所变相受贿已证据确实充分,罪大恶极,他的病容不过是破败的心理反应而已。
   本月9日,重庆日报为了回应海外舆论的猜测,刊登了一张照片,和一篇文章,题目是《薄熙来看望福利院的老人和儿童》,据我对他的深入了解,他对本地党报报道自已的每一篇文章,都逐段逐句地深思熟虑,才能放行,比如,九十年代中期文汇报副总编刘永碧到大连,曹伯纯先见她,大连日报的报道稿是“会见”,而他见我们,特意对负责安排版面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国良说,曹书记是“接见”她,我是“会见”她,报道不能出错!因为薄熙来自认为他比别人要高明,所以,同样一篇报道,他要精雕细刻。据此本人认为,薄熙来在消失了十多天之后出现的这篇报道,非同一般,它至少泄露了两个秘密,一是,照片弄巧成拙。他故意挑选一张集体合影,本人面部表情不甚清晰,这是怕人们看出他中风后的病容,但读者很容易把照篇放大,看出他眼歪嘴斜,目光散淡,病情很是严重,自2007年以来,他在重庆大搞阶级斗争,唱红歌,读红书,塑红像,发红信,“反贪打黑”,排除异已,恂私枉法,祸国殃民,已是四面楚歌,身心交瘁,积劳成疾。
   二是文章的内容寓意深刻,其中多处描写折射了他的心态,既附合他的现状,又表达了他的无奈的心声,这方面由于篇幅所限,我只讲两点,一是文章说,在福利院“爱心家园”里参观,薄熙来走进一户家庭,“客厅、厨房、卧室和儿童房一应俱全......在“爱心妈妈”李重宁家里,“一家人”,拥着薄熙来围坐在沙发上,年龄最小的王晓明蹦蹦跳跳,薄熙来把他揽进臂弯:“你们谁是老大,谁是老小啊?”“我最大,我最大!”调皮的孩子们一齐举起小手。薄熙来笑着说:“哎,怎么都是老大啊?”......
   这表明薄熙来最关心的是自已的权力?下一届党代会,谁是老大?正是他的心病!而现在中共高层内斗激烈的乱局正是如此,薄熙来概括得很好:“怎么都是老大啊?
   第二点,文章说,在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住着800多位老人。天气晴朗,老人们在院坝里晒太阳,唱歌运动,其乐融融。几个老大爷正在下象棋,薄熙来停下脚步,大家问薄书记好,薄熙来说:“棋逢对手啊,不打搅了,你们接着下。”这正是薄熙来目前的处境,一些僵而不死的政治老人正在争权夺利,尔虞我榨,汪洋等人已枪了头功,占领了高地,他不得不退出对弈,作壁上观,他虽然野心勃勃,有江泽民和李鹏护航,但无奈重病缠身,四面树敌,力不从心,只有出局了!......
   以上细节分析,近期香港《前哨》月刊将刊载我的长篇文章,深入介绍重庆最新消息,故此从简。我现在要说的是,汪洋的中式服装是一个变局的信号,它恐怕会使生产西服的企业老板心里不舒坦,但最嫉恨的莫过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了,假如身体健康,他还能与其斗上一阵子,可惜屋漏又遇暴风雨,正是应了古人的话:风水轮流转,在过去的近二十年里,在大连,沈阳以至北京,他随着官运走红,做恶多端,变本加利,积冤甚深,如今,薄熙来的仕途终于走到头了!1999年,已故的大连著名书法家,周易大师于植元先生曾给薄熙来算了一卦,预测他将在“牛逼”的第二年{他属牛,过了2009年就是今年}倒霉,或是猝死,或是入狱至亡,人们对此拭目以待。
   2010年2月14日于多伦多
(2010/02/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