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姜维平文集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来源:RFA
    一向唱高调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近几年在各大媒体的曝光率仅次于胡温,但很奇怪,这几天他却忽然消失了,除了重庆媒体的地方干部简介专栏外,他的名子从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处如同烈日下的水珠一样蒸发了,以至由习近平主持召开的2月3日至7日的全国省部级领导干部会议也独缺其人,他在最后会议做总结时,薄熙来也未能露面,对此观察家们颇多猜测,甚至怀疑是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据新华网报道,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专题研讨班开班式,3日上午在北京中央党校举行。胡锦涛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出席了开班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主持了会议。
   按级别说,薄熙来不参加会议也没什么,他不是常委,但再往下看却发现了问题,在与会的所有政治局委员中唯独少了薄熙来,而且更蹊跷的是,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中央举办这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目的是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四中全会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分析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认真总结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经验,深入研究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完善推动科学发展、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思路和举措。显然,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做为重庆的第一把手,他应当高度重视此次会议,根本没有任何理由缺席,特别是到了2月7日,据新华社的报道说,习近平在这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结业式上讲了话。此前的5日李克强也发表了意见。可见,薄熙来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位置上已领先一步的官员都高调亮相了,从而勾画出了十八大中共中央决策层人事按排的清晰轮廓,也就是说,他很可能已定出局。
   我们再往下细看微妙之处:一向处事低调的习近平,在2月7日的会议上,竟高调谈到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专题,他特别强调了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团结带领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切实做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各项工作的问题。耐人寻味的是,新华社说,这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于2月3日至7日在中央党校举办,历时5天。除了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作了重要讲话外,重庆、辽宁、上海、广西、江苏、河南、陕西、商务部等8个省区市以及中央和国家机关的代表作了大会交流发言。专题研讨班学员联系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实际,围绕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交流,进一步开拓了视野、深化了认识、统一了思想。但是,作为第一个地方交流发言的重庆,代表人物却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一把手的薄熙来,那么是谁呢?文章也没做交待,因此我认为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它是寓意深刻的,是令人浮想联翩的。

   联系近期重庆出现的稀奇古怪的乱相,似乎可以悟出一点门道:先是心狠手辣,以铁腕治警著称的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忽发奇想,面对文强受审万人关注的历史性场面,竟为其过去的光荣历史评功摆好,这个以前在辽宁省铁岭市靠出卖他的“干爹”邀功请赏,向上爬的人,却良心发现了,他重旧情,怎能令人信服?我想,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是否有了难言之隐?他灵敏的嗅觉已探听到了薄熙来大势已去,接下来应是墙倒众人推,势力小人王立军会落井下石吗?他从文强的今天看到了自已的未来!他为自已动了恻隐之心吧,他说文强的功劳不能抹杀,是要给自已留后路了!那么,按照这个逻辑,陈良宇,陈绍基,马向东等人如何评价呢?......不过,在我开来,既使薄熙来倒台,文强也别想翻案,因为薄氏打黑虽是动机不纯,用心险恶,但由于中共体制滋生了众官皆贪的土壤,所以歪打正着!审判文强等贪官的戏必须演下去!而且王立军也难逃成为下一个文强的命运!
   除了文强的评判之外,是律师李庄的突然软化和被迫“顾全大局”,几天前他还和自已的律师并肩战斗,信誓旦旦地拒不认罪,2月3日二审时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得观众目瞪口呆,连他的辩护律师高子程等都感到匪夷所思,其实,我们不必为戏剧性的落差所困,中国原本就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这个突变正好说明薄熙来在仕途上已是日薄西山,他受到的来自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当他顶不住的时候,就会向被其操控愚弄的公检法转移压力,而李律师是第一次坐牢,一方面对看守所的黑暗现实承受不住,另一方面对薄熙来的变局并不知情,所以他为了获得减刑改判早些回家过年,只好出卖了原则和良心,口是心非地认罪了。从人之常情的角度看,也在情理之中吧!薄熙来及其马崽2000年在大连折磨刘晓滨,韩晓光,陈德惠等人的办法,很容易冲破李律师的心理防线,这种手法,对薄熙来及其死党也是轻车熟路稳操胜劵的勾当。
   不过,就我多年来对薄熙来的了解,没有比他权势更大的足够的压力,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政治对手,只要了解习近平2月5日高调视察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的真实用意,我们就恍然大悟了!薄熙来之所以从刘峰岩下重庆开始,把打黑除恶的调子降低,改为“迫不得以而为之”,把自已的功劳归于重庆历任领导,并叫文强成了替死鬼,又不得不与汪洋握手言和,等等,都说明了他的处境实在是不妙。假如他老父亲薄一波还活着,江泽民还大权独揽,一言九鼎,他绝对不会给党内的政治对手留任何活口!
   正因为2007年由商务部长卸任之后,薄熙来走了背运,反贪打黑,使他把对共青团派的仇恨怨愤转嫁到黑社会和重庆贪官身上,大大地出了一口闷气,但中南海的局势并无根本性变化,胡锦涛等权势者依然不会重用他,何况他自身的贪腐已铁证如山,臭名昭著,而运动似的唱红打黑又搞得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所以窝火伤及身心,也的确是难免的。所以假如这次薄熙来缺席重要会议,不是被中纪委双规,或被迫辞职,接受调查,那么就是患了严重的疾病,不得不卧床休息,正如当年在中共十五大上没争得后补中央委员一样,那次他住了整整一个月医院,差一点气死。如今情况更糟!从我近期收到的大量的电邮看,很多人都在背后诅咒他,和江泽民一样,他怎能不生病呢?
   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透露这些耸人听闻的信件的一鳞半爪,因为我既不迷信也不轻信,我只相信证据和实事以及真理。既使薄熙来嶄时平安无事,观察家是一时看走了眼,但他在大连以至辽宁当权十几年期间所犯下的罪证线索,不单单记载于我的日记之中,也留在许多官员和群众的脑海里,都会使中纪委事半功倍!不论他在重庆山城装的多么廉洁,喊的“反贪打黑”口号多么响亮,群发的红色短信迷惑了多少人,他都无法抹去历史上的劣迹,毛泽东从纪念堂爬出来也得抓他!只要他在中南海的内斗中失势,他的贪污受贿和恂私枉法的真相就将被政敌抓住尾巴,赶他出局,一切就将大白于天下!只要如此,其贪腐的金额就是天文数字,震惊世人!所以,一次缺席会议,或许是偶然,但他的垮台则是历史的必然!
   2010年2月8日于多伦多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