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郭知熠文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作者:郭知熠
   
   
   在网上看了韩寒的《答记者问 -- 送点土特产》,郭知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写一点什么来加以反驳。恐怕笔者最近都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一些时日。我总是有这种感觉,郭知熠的这个启蒙工作是最最艰难的工作。但花这个代价是永远值得的。郭知熠先生会一直为这个问题呐喊下去。
   
   毕生的精力够不够?!考量到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是如此地不可救药,说实话,郭知熠现在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我们的后代是会感激郭知熠的这个努力的,他们是会对郭知熠的这个努力行尊重礼的。
   
   最近看了黎鸣的一点文章以及他的自我介绍,我对于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持之以恒有很深的体会。郭知熠说,黎鸣先生是中国思想界的真正斗士。如果中国人能够理解我,或者说,如果中国的思想界有一天能够真正地理解我的这句话的全部内涵,(不是半通不通),那标志着中国的思想界才开始有一点希望。
   
   郭知熠今天不准备讨论黎鸣, 我会在别的时候讨论这只中国人的“乌鸦”。我们还是回到主题上来。我们是在这里讨论韩寒,以免离题千里。
   
   韩寒说,中国现在应该向世界输出让全世界信服的文化作品,而不是靠熊猫和茶叶。不要把向外国人送一点土特产当作输出自己的文化。
   
   郭知熠先引他的一些原文,以免断章取义之嫌:
   
   “没有审查不一定能出好作品,但特别严格的审查一定出不了好作品。除非不想在国内混了。一来中文存在翻译的问题,比如拉丁语系国家,这个国家不让我出版,我可以在其他国家出版并且获得世界上的成功,情况有所不同。二来就像作曲,很多国家的作曲家有哆来咪发少拉稀,但我们国家只有少拉稀,网络时代到来以后,逐渐放开一些,有了咪发少拉稀,不是不能写出好曲子,但难度肯定增加了。因为每一个作家,每一个导演,每一个编剧在落笔的时候都会想,我这段内容会不会通过过审查。所有的编剧都知道一个信条,那就是市长可以是坏人,但市委书记一定要是好人,而且最后纪委一定要把坏人抓走。在物价和生活压力这么大的年代,大家势必更加小心翼翼,生怕龙颜大怒,自己丢了饭碗。当然,这也是中国比以前进步的地方,之前的中国很多人因言获罪,现在的中国最多就是让你禁言,比较少获罪。
   
   比如说以下知名电影都是中国导演拍的,《肖申克的救赎》,我想他在中国就不能通过审查,第一,中国警察怎么会抓错人呢?第二,就算抓错了怎么还能让你跑出去呢?第三,监狱长怎么可能是坏人呢?不予通过。
   
   比如说电影《教父》,不用说了,中国怎么可能有黑帮。不予通过。
   
   比如说电影《蜘蛛侠》《蝙蝠侠》,中国的警察怎么可能搞不定,不予通过。
   
   比如说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建议改成《牯岭街成人杀人事件》,并且主要要反映我民警如何机智迅速的破案。
   
   比如说电影《杀人回忆》,警察到最后怎么能连凶手都没有找到,不予通过。
   
   比如说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反映社会阴暗和落后的一面,中国怎么可能有贫民窟呢,不予通过。建议将主人公的出身定为普通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学习成绩很好,最后才答对了那些问题。
   
   比如说美剧《24小时》,怎么可能让一个已经被组织开除的人当了英雄拯救国家呢?不予通过。
   
   比如说美剧《SEX AND CITY》,内容都不用审了,名字直接就给屏蔽了。
   
   比如说昆丁的电影——不用说片名了,这个人就压根没拍过电影。
   
   比如说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直接抄家。
   
   欢迎大家补充。
   
   当然,有《海上钢琴师》《天堂电影院》《阿凡达》《飞屋历险记》等我们这里稍作修改也能通过审查的电影,但是你知道,这是超越了社会的不和谐去表达人类的电影。这种段数不是说我不能拍ABC,所以为了躲避我拍一个D,而是我拍腻了ABC,我想拍个D。写作也是这样。事实上,这不是电影局的责任,也不是作家协会的责任,这不是谁的责任,但是我们大家的责任。中国人就靠着一些因为说不清楚的原因发财了的人去国际上一买就是一百个LV来获取国际社会的认可么?国人现在的心态是这样的,一个人剥削一万个人,大家正骂着呢,突然这个人飞去日内瓦车展买一台全世界最贵的跑车,消息传到国内来,那一万个人都很自豪。
   
   算了吧,没有真正强大的文化,没有真正输出的作品,外国人看你永远像你看山西煤老板一样。
   
   中国之真正的强大,除非十三亿人一人一台奔驰,否则就取决于现阶段有没有真正让全世界信服的文化作品。这需要所有的文化人和官方共同的努力,只要你松绑,我们从来不缺好的艺术家,当然可能我不是,但一定有一批人是。哪怕是批评你的作品,你一样扶持它,这样的文化部门才是受人尊敬的。要不然你打算永远靠熊猫和茶叶去感动全世界吗。
   
   我们总是把送外国人一点土特产当成在给外国人输出文化了。”
   
   其实,中国人已经向世界输出了一些好的文化作品。中国有世界第一流的电影,也有世界第一流的演员,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导演,韩寒的这段话是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中国的经济在进步,中国的文化也在进步,这是世界有目共睹的。
   
   倒是中国的思想界,郭知熠没有感到任何丝毫的进步。中国人还是整不出任何新思想,中国人还是出不了一个有意义的“主义”。所以,郭知熠呐喊:韩寒,你傻呀,中国人最应该出口的,不是什么文化产品,而是新思想,而是中国人自己提出的“主义”。
   
   
   总是有人说,郭知熠没有把他的精力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似乎批判一下贪官,讽刺一下社会等等等等就应该是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我并不反对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也有其重要性。
   
   但是,在郭知熠看来,中国没有思想家才是全中国最最重要的事情。什么东西都可以拖,但中国没有思想家这个问题不能拖。因为即使所有的中国人都达成了共识,说我们一定要让中国产生真正的思想家,思想家也不是说产生就能马上产生的。它不象经济,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奇效。
   
   而且,如果中国人的观念不加以改变,如果中国这块土壤不加以改良,中国即使产生了真正的思想家,也会被加以扼杀。其实,中国有一位唯一的思想家,可是,中国的思想界却选择不予以承认。中国的思想界还会有希望吗?!
   
   只是,中国是一个世界的第一人口大国。 如果我们永远产生不了一个思想家,如果我们永远不能向世界输出自己的新思想,还有新主义,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是完全没有借口的。
   
   所以,郭知熠说,韩寒,你傻呀,中国最最应该出口的,不是什么文化,而是中国人的新思想,是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主义”。
   
   
   
   
   
   
   写于2010年02月14日
(2010/02/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