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郭知熠文集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鲁迅啊,鲁迅!你也成了落水狗?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论中国的“屁民”以及“屁民观点家”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可怜的中国人:中国人集体精神分裂吗?
·让人民更加幸福也许是一件难办的事
·如何使得中国人生活的更有尊严?
·我也许应该首先做一个“观点家”
·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奥巴马是出于无奈,难道中国就应该选择沉默?
·评“乌鸦”黎鸣:中国人没有思想
·祝贺我女儿获匹兹堡青年艺术家奖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乌鸦”黎鸣对中国的思想界是有贡献的,明显地超过鲁迅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为何没人敢应战?
·中国的思想界还没有走出拿来主义的阴影
·波普的三个世界理论以及我的“四个世界”
·毛泽东对于项羽的评价也是人云亦云?
·“超级厚黑学”是结构主义在历史中的运用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
·爱情骗子为什么能够得逞?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中国的知识分子其实很可怜,我为郭沫若“翻案”
·论“超级厚黑学”远比“厚黑学”重要
·驳杨恒均:中国人更应该关心政治, 西方人可以不关心政治
·春天之模样
·为什么崇拜容易产生爱情?
·究竟杨恒均与吴祚来该不该“变脸”?
·为什么说黎鸣的重要性超过了鲁迅?兼论中国思想界之四大领域
·如果共产主义能够实现,人类的爱情会是什么模样?
·中国的官员们, 你们应该学习刘备的“虚伪”
·李士生先生走了,但理由很奇怪
·柏拉图的爱情理论批判
·关于我就是中国唯一思想家的一点随想
·从鼓吹民主到提倡“宽容”:变脸是杨恒均的必然之路
·跪着的美女乞丐,你其实并没有错
·杨恒均爬树摘桃子,李悔之在一旁瞎起哄
·王益碰到刘芳菲,要他不贪都不行
·杨李应该道歉:从对“宽容”的不宽容看中国人的真正渴求
·如何用我的人生哲学解释毛泽东与刘少奇的恩怨?
·刘芳菲究竟爱不爱王益?
·贪官王益的公开信:贪官是杀不绝的
·蒋介石比毛泽东更算得上伟大领袖?
·毛泽东是孙悟空,蒋介石是什么?
·为李银河说句公道话
·斯腾伯格的爱情三角理论究竟是什么东西?
·对取消聚众淫乱罪的进一步思考
·女大学生要嫁“富二代”,印证爱情渗透理论
·盲人版成人杂志问世,盲人也有性权利?
·女大学生要嫁富二代与哲学教育有关?
·毛泽东逝世为什么我们会哭?
·女生要嫁富二代,男生该怎么办?
·秦始皇究竟是暴君还是明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作者:郭知熠
   

   
    中国人因为文字而获罪,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源远流长。恐怕使得中国的文字狱达到顶峰的,应该算明朝和清朝了。这两个朝代之所以“文字狱”盛行,笔者猜想,是这两个朝代的特殊性所造成的: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出身卑贱,做过和尚,而清朝是满清入侵,他们害怕汉人不服。
   
    也许有人认为“文字狱”只是帝王的特权。其实,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文字狱”并不是帝王的特权。它不仅仅存在于帝王的心中,它不仅仅存在于帝王的思维过程中。它也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因而“文字狱”实际上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目中,它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思维习惯中。
   
    “文字狱”是中国人心中无法摆脱的孽根。
   
    中国人喜欢“文字狱”是无奇不有的。最近,笔者听说湖北大学的一位老教授就是中国“文字狱”文化的又一个牺牲品。这位老先生写了一部小说,却被人以“诽谤罪”告上法庭。而一审的结果,居然是这位教授败诉,因而有可能要过六个月的铁窗生涯。
   
    这个例子足以说明,“文字狱”的思维方式是中国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并不是帝王所独享的。如果那位审判的法官有皇帝那么大的权力的话,如果这位教授的书又是涉嫌到该法官的话,这位教授恐怕没有坐几个月的牢那么“舒服”,多半会把小命搭上,甚至有可能捞上一个满门抄斩。只是这位法官先生的权力还太小了一点,而这位教授在书中又没有诽谤法官先生,所以,这位教授才得以幸免(或者幸存)。
   
    同样,“文字狱”的思维方式也存在于这十三位原告的思维中。这十三位原告,将这位教授书中的人物与他们自己划一个等号。认定教授书中的某些人物就是他们自己,于是,有了这种逻辑,这位教授就是在“诽谤”他们无疑了。
   
    笔者不知道国内具体的法律程序,不知道是否用得着陪审团。如果用得着的话,毫无疑问,“文字狱”的思维方式也是那些陪审团成员的思维方式。他们因为遵循这个思维方式,才会将这位教授定为有罪。
   
    当然,这只是中国人用“文字狱”的思维方式进行思维的一个例子。我们知道,在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中国人又何尝不是用这个思维方式将一个个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的?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人又何尝停止过运用这个思维方式?很多人仅仅因为说了一句真话,说了一句实话,甚至,仅仅因为说了一句无心的话,就被打成反革命,进入十八层地狱里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郭知熠先生说,中国的“文字狱”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它是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的,它是不会轻易消失掉的。即使它的某种表现形态永远消失(譬如说封建皇帝再没有了),它还会以另外的表现形态出现。
   
   
   
    写于2006年1月31日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